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90章 我帮你御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89章 出手(二更)
  • 下一章:第491章 向问天重出江湖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轰!”闪电一招不慎,被于典踢中了胸口。一个又湿又大的脚印印在闪电的胸前,后者顺势一头栽进了一堆厚厚的雪堆里。于典和那名叫强子的弟兄横刀上前,不给闪电半点翻身的机会。

    这时,向问天高声喊道:“阿典,强子,不可伤他的性命。”

    于典在心头叹了口气,向大哥实在是太仁慈了。答应是切磋,还真是切磋。不过他又不得不佩服向问天,至少他活得问心无愧,活得顶天立地。

    于典把兵器收起,将闪电的一只手反扣在他的后背上。另外一名兄弟也适时地扣住另外一只手。

    四只手像两把巨大的铁钳一样,将闪电缩得动弹不得。然后他二人一用力,把闪电从雪堆里拉了出来,押到向问天的面前。

    不等向问天开口,闪电便心服口服说道:“多谢向君不伤我们兄弟性命,我输了。”向问天点点头:‘既然输了,就得认赌服输。”

    闪电输了手艺,只得把胡子峰交还给胡子峰。他对着周围几位山口弘道组精锐道:“把人给我放了。”(日)几位押着胡子峰的打手也看得出来,要想从这帮人的手里带走胡子峰是不太可能的。他们非常好奇,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只跟己方光明正大地比武,而不对己方下死手。不管怎么样,这样的对手是值得人敬佩的。

    几人小心翼翼地把胡子峰押上前,礼貌地一躬身:“多谢!”(日)

    向问天听不懂日文,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明白了一个大概。他拱拱手,吩咐手下把人接过来。

    一把胡子峰接到手里,就有人开始给胡子峰掐人中。这个法子当真是有用的很,才一会儿功夫,胡子峰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胡子峰抬头,看见一群身穿白色衣服的陌生人出现在面前,很是奇怪。他的声音缓而沉稳,淡淡道:“你们是什么人?”(日)

    “我们是萧先生请来的客人。”(日)于典把嘴巴凑到胡子峰的耳边,小声说道。一听是萧方的客人,胡子峰误以为来人是谢文东派过来的。在看这些人的打败,哎呀,莫不是白衣血杀到场了吧。不过,这些人的着装又和他见过的白衣血杀兄弟不一样。

    再说,东哥为了避嫌。就算是出动了白衣血杀,也不可能穿着本部的衣服。如此,这些人便不可能是白衣血杀的人。

    胡子峰激动了片刻,很快冷静了下来。他张了张嘴,刚想问他们的身份,转念一想,在情况不明之前最好先不说话。等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才作决断。

    他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一双明眸闪动着精光。

    这时,闪电已经命令弘道组的打手把四名受伤的忍者扶起来,交代他们几声。嘱咐完了之后,他们一行人一瘸一拐地沿着雪路离开。奇怪的是,他自己并没有走。

    向问天有些好奇,问道:“我既然已经放了你们走,你为什么还要呆在这儿?”(中)

    闪电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喉结滚了滚。他朝向问天俯身一揖,正色道:“我没有完成任务,作为头领应当以死谢罪。”(中)

    向问天有些惋惜道:“阁下一身好本事,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可惜了。”(中)

    “你是我见过的,真正的英雄。能败在你的手里,我死而无怨。”他慢慢直起身子,从怀里掏出一把专门用来切腹的匕首。然后眼睛一眨不眨地捅向自己的肚子。扑通,过了一会儿后,闪电身体一歪,倒在了雪地里。

    向问天呼出一口白气,摇了摇头:“山口组,果然名不虚传,纪律严明,是个让人尊敬的对手。”感叹完了之后,他走了几步来到胡子峰的面前。向问天比萧方的名头还大,胡子峰更是和前者有过几面之缘。虽然事情过了这么多年,那股子豪情还是一直未变。他脱口而出:“南洪门向问天向老大!”

    “呵呵”,向问天点点头:“正是鄙人。阁下就是小方说的,那个被谢文东安插在山口组内部的胡子峰胡兄弟吧。”

    胡子峰安排在山口组内部这件事,没几个人知道。既然萧方能把这间绝密的事告诉给向问天,那向问天就应该是可信的。只不过,向问天以前是东哥的敌人。二者相矛盾,这让胡子峰有些左右为难。

    他没有正面回答向问天的问题,而是巧妙地回答:“我就是胡子峰。”

    向问天聪明之极,当然不会看不出胡子峰的谨慎。他爽朗地笑了笑,并不介意:“现在小方困在堂口里面,我们必须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胡子峰探头瞭望了不远处的堂口,正色道:“我得回去,兄弟们没有我指挥,现在肯定乱成一片了。”

    于典和几位手下对视了一下,心说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还想回去指挥战斗?!不是找死么。现在胡子峰,身上缝合的伤口几乎全部重新崩裂开来,身上缠着的白布变成了红布。即使送回去,也只有等死送死的份。

    见向问天没有说话,胡子峰挣扎着试图起来,他感激道:“感谢向老大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容我来日再报。”他刚一站起来,就因为体力不支滑到在地。

    于典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人真不知道好歹,我们好不容易把你救出来,你居然又要回去送死。”

    胡子峰一听这话,脸顿时就拉了起来了。他凛然指着前面的堂口道:“那里有我几千兄弟,我不能就这样离开他们。”

    “是条硬汉子”,向问天赞叹一声:“我向某人平生就敬佩你这样的好汉。这样,如果你信得过我,我来帮你指挥。”

    “你来?”

    “怎么,信不过我?”

    胡子峰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向老大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这是我们山口组内部的事,您一个外人插手,恐有不妥。我不想让你们陷入这趟淤泥不能自拔。”

    向问天:“你是担心我是谢文东的死对手,担心我把你的那点人拱手让给高山清司?”

    胡子峰讶然,他居然看破了自己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