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88章 向问天出手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87章 真英雄向问天(六)
  • 下一章:第489章 出手(二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是有些单调”,“闪电”明白向问天的言外之意:“这样吧,我选四个人出来,向老大也选四个手下出来。我们五对五切磋比试,谁要是打赢了,谁就可以带走胡子峰。”

    “好。”向问天拍了拍手:“阿典,带四个兄弟出来。”

    说完话不久,一个长着大众脸,相貌平平的男人左手提枪右手提刀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别看他长相平平,认识他本人的也没几个,但在昔日的南洪门内部却是大名鼎鼎。此人,便是向问天的保镖头目,实力不下于八大天王任何一位的于典。尽管向问天已经退出江湖,但于典还是领着一批兄弟继续保护在向问天夫妻身边,其忠心着实令人感动。

    于典带来了四个人——四个长相也很普通的汉子。

    南北大战结束后,其中大部分兄弟依照向问天的命令,投奔了谢文东。但是,还有极少部分兄弟因为和北洪门积怨甚深,无法放下心中的成见。他们宁愿退出江湖,也不愿意在谢文东手下做事。这一部分兄弟回到向问天的身边,当起了他的贴身保镖。

    别看这四人长得普通,但个个都是南洪门的后起之秀,在昔日的南洪门中担任要职。不是堂主就是副堂主,或者是统帅一方的瓢把子,亦或是名声响当当的红鞋(打手)。

    他们呆在向问天的身边,除了保护他的安全外,还是有一些私心。那就是期望有朝一日向大哥重出江湖,带他们继续征战四方。

    今天向问天为了萧方而来,在他们看来就是重出江湖的一个讯号。

    为了等到今天,他们已经寂寞得太久了。这就好像一群饥肠辘辘的饿狼,在临死前看到了一群膏肥肉美的绵羊。一个快要死的人得到了一颗九转还魂丹。

    当然,“闪电”等人还不至于是待宰的羔羊。他选得另外四人,皆是忍者组织的中忍,身手可堪一斑。

    还未交战,周围气氛便剑戟森森,顿时紧张起来。

    向问天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久违的战斗激情,他周围的空气也似随之倒转起来,将四面八方喷涌而来的杀气格挡在外。他慢慢把头顶的白色帽子摘下,整理了一下衣衫:“那我们就开始吧。”

    “高山组长想要的人,从来没有要不到的。”“闪电”沉声说道。

    向问天抬着头,笑道:“那么今天可能要让高山先生失望了。”

    真是麻烦!“闪电”显然没想到向问天这么强硬,眼中顿时杀机必现。他做了个准备的手势:“那就得罪了。”他挥了挥手,四名上忍马上聚拢过来。这个手势他们也明白,就是赶尽杀绝,一个不留。

    真正的高手,在未动手之前,往往是先观察一下对手。最重要的,是对方的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以从中读出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向问天身边的高手看到这五人,神经立刻绷紧起来。

    只见这几人眼神坚定,迥然有神,信心满满,临战的时候还能如此淡定,这说明这几人绝非普通的杀手。他们心里想着,向大哥已经许久未动手了,计艺肯定有些生疏。一会儿不管如何,都要保障他不能受到什么伤害。

    其实他们这是多虑了,向问天虽然许久没动手,但也绝不会因为此,变成酒囊饭袋。要是他使出全力,恐怕于典萧方都不是他的对手。

    大战一触便发,向问天从于典手里接过一把片刀。这把片刀是那种极为普通的片刀,到了向问天的手上,便顿时变成了一把神兵利器。

    两股人流瞬间就混合到一起,侵入心神的寒光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游荡在空气中的嘶吼声振聋发聩。

    刀乃兵器之王,其大开大合的套路正好适合向问天光明磊落的性格。于典担心向问天的安全,想自己迎战五人中唯一的一名“上忍”。还没等他付之行动,向问天已经抬刀而上。

    没办法,他只能先解决一位中忍,再回过头来帮向问天的忙。

    因为随身携带的两把倭刀都被子弹打断,无可奈何的“闪电”从裤腿上掏出两把雌雄匕首。

    每把匕首皆由精钢打造,匕首长有三十公分左右,刀身为黑色,窄至两公分,刀刃为银白色,闪亮无比。

    至于为什么叫雌雄匕首,其关键就在它的匕首柄上。我们普通的匕首柄一般都是独立的,或呈圆形,或呈三角形。这两把匕首,居然是呈现圆柱形。而且这两个圆柱形中间就有螺纹的。一旦将螺纹拧实,两把匕首就可以合二为一,变成一把近六十公分的双头猎刀。

    双头猎刀,是八器(八种兵器,这八种兵器分别是,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中不太常见的一种,用得不好非常容易伤着自己。但一旦练成,则同时具备“强”和“险”两大特点。

    (刀谱上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双头猎刀组合起来,就拥有长刀的“强”,拆分开来,就拥有匕首的险。)

    向问天有心摸摸敌人的武功路数,刚开始动手选择的是以防守为主。上忍“闪电”急着把胡子峰带给高山清司,直接迎上前去,举刀就劈。向问天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对着“闪电”的匕首不躲不闪,横刀招架。

    当啷!随着一声脆响,“闪电”的弯刀被弹开,向问天脸不红气不喘,也不追击。这时候,“闪电”的第二刀又来了,这回是变劈为刺,直取向问天的胸口。

    不错,向问天把“闪电”刺来的一刀又挡开。可是他好像仍然没有强攻的意思,只是一味防守,“闪电”的第三刀又向他急扫过来。

    向问天走的是刚猛一路,大开大合,在乱军之中,确有万夫莫敌之勇,可“闪电”是以速度见长,其快如闪电的速度正好克制住向问天,两人交上手后,场面上也好像是一边倒,在“闪电”的快攻之下,向问天看上去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向问天仅仅坚持了十个回合,旁边的于典等人便吓得浑身是汗。

    眼看着这个大名鼎鼎的向问天也不过如此,“闪电”心生蔑视,将两把匕首合二为一,化成一把修长的双头猎刀。

    接着,他使出全力,唰唰唰连斩三刀。

    三道白芒或是横扫或是竖劈或着斜斩,飞速地向向问天袭去。就在刀锋快要接触到向问天的胸口时,后者突然变招。几乎是在一瞬间,向问天突然打出了五六刀。这五六刀有三刀抵御住了“闪电”的双头猎刀,另外三刀直接擦着后者的头皮,腋窝,大腿而去。

    “闪电”吓了一大跳,脑海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一个招式大开大合的人,怎么也能施展出如此灵活多变的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