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79章 艾滋病杀人(二)【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78章 艾滋病杀人(一)
  • 下一章:第480章 艾滋病杀人(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草莽一龙也在看眼前的这间医院,心中有强烈的不安,他喃喃道:“难道,花蛇已经败了?”

    “为了钱而被判主子的人,永远是靠不住的。”高山青司活动着手指的筋骨,正色道。草莽一龙点点头,征求高山清司的意见:“那组长,我先派一群人过去侦查侦查。”

    高山清司表示同意。

    “你”,草莽一郎叫过来一位组内的头目,吩咐道:“你带二十个兄弟,进去看看。看看里面什么情况,如果遇到了埋伏,不要恋战,快点出来。”

    那名头目哈衣一声,便带着一拨人拿着家伙冲向医院。这波人的速度说快不快,一会儿就消失在漆黑的医院之中。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这二十几人就像泥牛入海,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最诡异的是,里面连一点打斗的声音也没有。

    等得有些心急的草莽一郎让人给里面的那名头目打去电话,询问里面的情况。然而电话通了,却没人接。

    这是个不好的苗头,很不好的苗头。

    高山清司眉头微皱,心说这里面应该是出事了。旁边的草莽一郎眉头拧成个川字,又叫来一名组内的头目,吩咐他再带二十人,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并嘱咐他带上一把手枪,一旦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就鸣枪示警。

    人类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对神秘未知的东西,会充满恐惧。这名头目心里忐忑不安地带着手下,一点点向漆黑如鬼屋的大厦慢慢靠近。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这名头目甚至感觉自己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他吞了吞口水,朝医院的一楼走去。

    刚一进入医院,他们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从这浓烈的气味中,不难看出,这医院的一楼,应该是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投目看去,只见几具尸体叠罗在一起,身下有一大摊血。

    这名头目捂着鼻子,蹑手蹑脚地朝那几具尸体走了过去。

    “快,把这具尸体翻过来,看看是不是我们的人。”但凡山口组组员,刚入组的时候都会向上级献上一根小手指,以表示其忠心。如果这些尸体的小手指没有被切,应该就是敌人留下来的。

    两名山口组大汉接到命令,赶紧把倭刀收起,撸起袖子大干起来。第一具,尸体的十根手指完好无缺,第二具,十指同样是完好无缺,第三具,第四具也都是如此。

    看到这儿,那名头目奇怪了。既然敌人连己方兄弟尸体都没带走,说明他们是仓促撤离,既然是仓促撤离,那应该就是败了,怎么这医院一点动静也没有。就在他们赶到好奇的时候,他们突然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只见其中的一具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犹如诈尸一般跳了出来。妈呀,那两名抬尸体的山口组大汉吓得差点尿裤子。还没等他们大声囔囔出来,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割破了他们的咽喉。两名大汉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喉咙,一呼吸血液就有咕噜咕噜地冒了出来。

    那名头目见到此状,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对着那名“尸体”就要扣动扳机。枪是响了,不过枪里面的子弹并没有平行射进“尸体”的胸膛,让这具假尸变成真尸体。在子弹出鞘的那一刹那,头目感觉自己的手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撑起。因为方向的改变,子弹径直射向了一楼的天花板。

    噗嗤!头目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他的心脏就被一把锋利的匕首扎穿,手里的电灯也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剩下的那三具尸体同时“起尸”,在来人阵营中刮出一阵死亡之风。就在这时候,他们的身后又多出七八个神秘的黑影。

    这些黑影下手极黑,专找人体的致命点,往往只需一招就能夺走人的性命。

    才一会儿功夫,这第二批山口组的精锐就步了第一批人的后尘,所有人甚至连动手人的身份都不知道,便被斩杀,其手段简直到了残酷的地步。

    这第二波人马虽然也回不来,但是那名头目临终前的那声枪响,却警惕了外面的高山清司和草莽一郎。两人心中一动,心道:“果然是出事了。”

    几十人几十人的进攻,无异于杯水车薪。高山清司明白这一点,果断下令:“一半的人进攻,一半的人压阵。”

    草莽一郎连连点头:“一组二组三组进攻,四五六组保护组长的安全。”

    话音刚落,数百名大汉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叫喊着冲向朝日医院。眼看着黑压压一片的人冲了过来,萧方果断下令:“所有人马全体迎战。”

    流沙部队的五十余命兄弟集体发出一声怒吼,向愤怒的公牛一样,冲出医院。

    没想到敌人会反杀出来,山口组的众人齐齐刹住脚步,不知所措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萧方站在人群最前面,高声喊道:“叫高山清司高山组长出来说话。”他的声音很大,保证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得到。

    听到对方的头目主动叫阵,山口组的数百名大汉齐刷刷看向高山清司。高山清司一愣,冲草莽一郎摆摆手:“你过去看看。”草莽一郎怔了怔,随后躬身点点头:“我这就去。”

    他伸手拨开一条道,挺着身子,高昂着头走到了战阵的前面。

    等站稳身子后,草莽一郎这才开口道:“胡子峰呢?”

    萧方朗声回答:“胡先生已经送到了安全的地方,你们今天杀不了他了。”

    虽然心里有这个预见,不过真等对方说出来,草莽一郎还是感到很吃惊。这医院他们可是留了二三百好手,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败了。他不还是有些不相信:“花蛇那个叛徒呢,他在哪儿?”

    萧方:“你说的花蛇,就是胡先生的那个手下吧,他被我的兄弟一枪干掉了。”

    “不可能”,草莽一郎连连摇头:“胡子峰在神户的势力没那么大,要是有那么大,我们早就不在这儿了。”

    萧方轻哼一声:“我们自然不是胡先生的人。”

    对方头目的这个回答,让草莽一郎和人群后面的高山清司皆为止一惊。如果不是胡子峰的人,那这些人是什么人?他们又为什么宁愿得罪山口组,也要去救胡子峰。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对方能解答。萧方也没有让他们失望,不等他们问起,便主动说了出来。只见他哈哈笑了几声,便一字一顿道:“我们的名字,叫做流沙部队。”

    流沙部队?!山口大众面面相觑,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一支叫做“流沙部队”的部队。别说是他们,就连见多识广的高山清司也没听说过。

    “我们流沙部队,干得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儿。只要有人出得起钱,杀人放火我们什么都干。”说到这,萧方得意地笑了起来。从他的笑容中,高山清司听到了讽刺、轻蔑。

    后者缓缓抬腿上前,穿过人群在众位保镖的重重护卫下,来到草莽一郎的身边。

    不等草莽一郎说话,他首先开口说道:“你们的任务是营救胡子峰,人既然已经救出去了,为什么还要留在这儿?”

    萧方收敛笑容,把刀一指:“因为你们是山口组,你是高山清司。”

    高山清司托着手:“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

    萧方:“流沙部队是一个刚刚兴起的社团,如果打败了你们,我们的名声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世界各地,以后也可以接到很多生意。这,就是我们完成了任务,还继续留下来的原因。”

    高山清司好像听到了一个无比好笑的笑话,他一直笑个不停,好像这笑话真是个笑话一样。笑了好久,他才慢慢收住笑容,淡淡道:“好狂妄的口气。我没有听说过什么流沙部队,也没有听说过谁敢在RB挑山口组的事。既然你们留下来了,那就一个别走了。”

    他拍了拍手,示意兄弟们做好准备。从敌人的数量看,他们的人并不多。就算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颗钉子。恐怕用不了一轮攻击,就能打垮他们。

    萧方好像高山清司肚子里的蛔虫,居然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只听他悠然而笑:“你想以多胜少,还是想用枪干掉我们?”

    高山清司耸耸肩:“对于一群死人来说,这有什么区别。”

    “当然”,萧方点下头:“如果你用枪,我们也会用枪。我保证,我手下兄弟们的枪法绝对比你们要精湛得多得多。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声令下,你的脑袋就会开花。”

    他这是在托大,也是在忽悠人,高山清司身边有那么多保镖,那么多人体盾牌,要想从如此密集的贴身护卫中杀掉高山清司,谈何容易。虽然知道对方这是在威胁自己,但高山清司心里未免有些顾虑。一听这话,他身边的保镖和草莽一郎的顾虑就更深了。他们将高山清司紧紧地围在中间,严密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高山清司心里有一些担心,但是面上依旧的气定神闲。他和谢文东都有这样的本事,喜怒不形于色。只见高山清司满脸轻松道:“那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和你的兄弟也会脑袋开花。”

    萧方并不否认:“我信。但我敢保证你不敢动枪,你是个聪明人,不会做出这样玉石俱焚的事。”

    “好一个玉石俱焚”,高山清司拍了拍手掌:“如果我以多胜少,江湖上倒要耻笑我山口组仗势欺人了。这样吧,我们公平比试。你们有多少人,我就挑选多少人。如果你们输了,则要留下你们的性命。如果我们输了,自然会放你们离开。”

    高山清司是个老狐狸,他想通过这样来判断萧方的具体人数。就算他的人输了,他也不会放这些人离开这里。胡子峰的逃脱,已经让他这个山口组组长在道上人面前丢了脸。如果还被这些人利用了,那可真就丢人丢到家了。

    萧方也不是傻子,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受骗。但他却宁愿装疯卖傻,笑道:“听上去不错。我们这边有五十三个人。”

    才五十三个人,就敢在四五百人的山口组面前这么嚣张,真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屎)。高山清司打了个响指,转过头对旁边的草莽一郎说道:“草莽,挑选五十三个兄弟出来,别让我失望。”

    “明白了。”草莽一郎嘴角抹过一丝阴笑,他要从这四五百人挑选五十三个最精锐的。人物挑选过程,就不赘述了。

    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草莽一郎的亲弟弟草莽二郎领着五十二号精锐,走出了阵营之中。放眼看去,这些人无不是三十往上四十往下的精壮汉子。日本人的个子普遍比较矮小,这些人却非常高大,皆在一米七以上。

    一身的肌肉把衣服都撑得鼓鼓的,就连他们手里的武器都比别人要大上一号。这些人七成以上拿的是倭刀,还有三成用得是剑或者锤子双节棍什么的。

    再看看萧方的这些手下,由于已经大战过一场,体力消耗了不少,有的人身上还受了伤。不过,纵然如此萧方对自己的兄弟还是非常有信心。他正要下令,这时,一个小弟急匆匆跑到萧方身边,耳语道:“萧大哥,龙岩组长的手术已经做完了,子弹取出来了,人已经没事了。”

    在战斗前能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实在是让人心情愉悦。萧方侧过头来,吩咐道:“派个人,让医生把龙岩从地下车库转移走。”

    “是!”那位兄弟答应一声。

    萧方慢慢举起手里的倭刀,大喝一声:“开战。”

    “杀!”草莽一郎也果断下令。

    一方如群狼一样扑来,一方如猛虎一般迎战。双方刚一接触,只听见叮叮叮当当当兵器碰撞声平地炸开。刺耳的声音,直震得人耳膜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