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80章 艾滋病杀人(三)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79章 艾滋病杀人(二)【二合一】
  • 下一章:第481章 艾滋病杀人(四)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草莽二郎别的不找,撩开大脚板子直接冲向萧方。萧方身为原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不管是身手还是头脑都无可挑剔。他的脸上毫无惧色,挺刀而上。

    以前的萧方,大多都在后面压阵,真正动手的时候很少。跟在谢文东身边久了,他也喜欢上了冲锋陷阵。

    这虽然危险,但却可以最大程度调动起将士们的士气。只要主帅还没有倒下,只要主帅还没有逃走,兄弟们就能战至最后一刻。以前萧方不明白,为什么己方数次将谢文东困死,谢文东最后还是能逃出生天。这其中恐怕除了运气外,和谢文东的人格魅力不无关系。

    一代狼王的诞生,靠的不是世袭,靠的不是谄媚,靠的是一次次的血与血、牙与牙的战斗。

    等二人相近不到五米的时候,草莽二郎突然加速,喝叫着对着萧方就是重重的一铁锤。十多斤的铁锤刮动着空气,呼呼作响,直摄人的心魄。

    这一铁锤快如闪电,势如奔雷,转瞬间就与萧方的距离不足三寸。

    萧方提着刀,几乎本能地一撤身,锤锋在他的脑门上划过。这一铁锤,拉开了混战的序幕。双方加在一起,一共一百多号人。这一百多号人混战在一起,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棍风呼啸,砸得乒乓乱响,打得好不热闹。

    且说草莽一郎的弟弟,草莽二郎。此人典型的武夫,五大三粗,是个十足的草莽汉子。对于别人来说,他或许算得上个很厉害的高手。不过,他这次面对的是萧方。

    本来萧方还对面前的这个敌人有所忌讳,毕竟对方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五十多山口组精锐的头目。

    交手七八招之后,原先的顾忌荡然无存。他嗤笑一声,心里暗骂一声:“草包。”

    说话间,脚步一滑堪堪闪开,厚重的铁锤擦着他的衣服划过。还没等草莽二郎变招,他一回刀,左手五指成拳,至上而下,迅速顶了上去。

    “啪”的一声,这一拳正打在草莽二郎的下巴上,强大的咬合力差点把他的舌头切断。

    后者站立不住,踉跄着退出数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只觉得周围一阵天旋地转,耳边嗡嗡做响。足足过了五六秒钟,草莽二郎才明白过来,怒吼一声,又挥动着手里的铁锤冲上前去。

    他脚步发飘,身子前倾,速度倒也不漫,只是声势全无,空有架子。这回萧方连躲都没躲,等对方快接近时,抬腿一脚。脚尖在两把霍霍生风的铁锤下穿过。结结实实点在草莽二郎胸膛上,后者嚎叫一声,倒飞好几步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萧方缓缓收腿,拍了拍裤脚,悠然道:“八格牙路。”

    “八格牙路!”草莽二郎木然地站起身,瓮声瓮气地回骂了一声。他从口袋里摸出几个药丸一样的东西,直接把它们扔进嘴里。吃完后,直接扔掉手里的铁锤,换上了一把短刀。

    萧方狐疑一阵,这个RB鬼子在搞什么鬼?!

    正想着,草莽二郎已经反杀过来。只见他手中利刃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银色光芒,朝着萧方身体各个要害部位攻击而去。吃了药的草莽二郎两眼发亮,好像打了鸡血一样,异常的兴奋,又好像机器人不知疲惫。

    草莽二郎本不是萧方的对手,可这样一来反而让萧方有些应接不暇。看到对手如此反常,萧方心头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他听说最近黑道上兴起一种新型毒品,这种东西的外号“不死丸”,主要成分是苯氨酮硝酸钠。这种毒品可以刺激人的神经系统,让人感觉飘飘欲仙,不怕累不怕痛,力大无穷。

    萧方还听说,这种“不死丸”是毒品里的贵族,黑市上可以卖到一万块人民币钱一片。

    难不成,刚才他吃的那几片药就是“不死丸”。

    当然,这只是萧方的猜测,还不能百分百确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吃了药的草莽二郎恰如换了个人,不怕累,不怕痛,仿佛如天神下凡一样。

    萧方打起十二分的小心,一面小心应对着,一面寻找下手的机会。

    二人你来我往之间,十数回合下来,萧方和草莽身上都多多少少有些刀伤。这对草莽二郎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对萧方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

    草莽二郎根本没有因为伤口让速度变慢一份,他怒吼一声,身形一动,好似一头猛虎似得朝萧方冲撞过去,俩道身影重重撞击在一起,萧方好似炮弹一般倒射出去好远距离才停下来。

    萧方刚刚站稳脚步,草莽二郎又杀气腾腾而来。

    看到草莽把流沙部队的头目逼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那些观战的山口组大众连连发出欢呼和加油声。听到兄弟们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大声为自己喝彩,草莽二郎更加兴奋。

    他吸了吸鼻子,裂开嘴露出一嘴的烟牙:“看我今天把你大卸八块,然后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日)

    “好大的口气,看谁把谁大卸八块”(日),萧方目光一寒,随即脚下步伐一滑,快速出现在草莽二郎的左侧,斜刺一刀。

    草莽二郎大惊,没想到这人的身法是如此的快速。

    “不死丸”只是能让人兴奋,不累不困,再厉害,终究不是真正的不死仙丹。

    身体的关键部位遭到重创,照样挂掉。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一吸肚子,倭刀的刀锋擦着草莽的肚子而去,一种冰凉的死亡触觉瞬间传遍了全身。

    他吓得冷汗直流,吧嗒啪嗒连连倒退几步。

    趁着草莽收势的时候,萧方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身影紧跟其后,手中倭刀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光芒,直取前者的脖子。

    此时草莽二郎还想站起来已经晚了,利刃离他的气管只有几厘米距离,草莽二郎吓得惊魂失色。

    一道银色光芒电闪而去,再看草莽二郎,脑袋落地,血水好似喷泉一般飙射而出,草莽二郎眼睛外翻,断气身亡。

    “哗–”

    刚才还欢呼雀跃的山口组众人立马戛然而止,几乎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还“占据压倒性优势”的草莽大哥,怎么转眼间就急转直下,还被人杀掉了。参加战斗的几十号山口组精锐心头不由地生出寒意。

    和山口组这边的反应相反,流沙部队的人看到断头,顿时士气高涨起来,一各个大呼小叫,进攻越发凶猛。

    短兵交接勇者胜,混战进行的很快,前后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场面上便出现了一面倒的局面。

    不管从整体实力和单兵作战水平上来说,流沙部队还是要强于山口组。萧方对这个结果并不是很意外,只是随着这一场战斗的结束,兄弟们的战斗力削弱不少。接下来的战斗,不好打啊,萧方舔了舔嘴唇上的鲜血,表情十分漠然。

    看到五十多位精心挑选出来的精锐被一支不知名的队伍打趴下,高山清司的脸色无比的难看。他转过头对草莽一郎道:“这就是你们草莽组的精英,真是让人失望。”(日)

    “组长,组长,你听我,,,听我解释。”(日)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看你这个草莽组组长的位置也别坐了。”(日)

    “组长,组长,再给我一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日)

    “哼。”高山清司撂下一句话,他一扭头走向路边的小轿车。

    草莽一郎刚刚死了弟弟,又折损了五十多号组内精锐,刚刚又被高山清司呵斥了一顿,他的脸上笼罩着一层严霜。

    “组长,组长!!”草莽一郎连声喊道。但是高山清司并不理睬,和一众保镖绝尘而去。

    看到高山清司离开,流沙部队兄弟们心头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然而,萧方的一句话,却让他们再次紧张起来。

    萧方在一具尸体身上擦了擦手上的血,又从尸体上撕下一条布,把倭刀绑在手心上:“一会儿,山口组的大部队就要来了,兄弟们不要害怕,我自有良策。”(日)

    “大哥”,一名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的黑衣人奇怪道:“高山清司不是和我们约定好了,只要我们赢了就放我们离开吗,难道…….”(日)他没有勇气把到嘴的话说完。

    萧方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轻蔑地笑道:“你们以为他高山清司是什么好人?他之所以离开,是想把‘言而无信,以多胜少’这顶帽子丢给他的手下。你看吧,一会儿车轮战就要来了。”(日)

    “嘶嘶~~~”众人听完,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相互看看,只见还能站着的兄弟不过三四十人,几乎每个人都满身是伤,筋疲力尽,战斗力也下降到了谷底。别说对方是几百山口组的成员,就算是几百小混混,一人一刀也能把他们砍成肉泥。

    大家实在是想不到萧方萧大哥嘴里说的“良策”实在是什么。

    就在大家胡思乱想的时候,萧方耸然动容道:“一个帮会的成长,从来没有平平淡淡的,必定是伴随着血雨腥风。今天能从这儿活着出去的,以后都是我流沙组织的骨干。流沙一出,风云变幻。长刀在手,天下皆惊。”

    “流沙一出,风云变幻。长刀在手,天下皆惊!”

    “流沙一出,风云变幻。长刀在手,天下皆惊!”

    “……”

    这一战过后,或许很多人再也站不起来,或许有很多人从此就离开这个世界,但他们都该为自己的选择而骄傲。

    因为,他们将见证一个奇迹的出现,更庆幸自己参与其中。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一个响当当的名字,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

    这个名字,便是日后被世人称作世界十大杀手组织之一的“流沙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