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77章 流沙部队扬名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76章 硬点子
  • 下一章:第478章 艾滋病杀人(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刚开始,嵇大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凝声问道:“萧大哥,你刚才是说,自己做闪光弹?”(日)

    虽然高山清司那两个保镖离得很远,听不见,但是萧方压低声音点下头:“其实制作闪光弹的原料很简单。只需要镁封,镁条,另外再加上一张锡箔纸。”(日)

    闪光弹的主要成分其实就是镁粉,用镁条点燃后会发出刺眼的光亮。这说起来很简单,要做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去哪儿搞材料。这里可是医院,又不是化学品商店。

    其次,用多少量,量少了会不会不起作用,量大了会不会把整个房子都烧了,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呛死。

    再有,潜伏的枪手会不会等到他们把闪光弹做好,或许他们在这期间就发动攻击了呢?

    这些,都是萧方需要考虑的问题。

    嵇大建在一个劲地挠头,差点把头发给全部揪下来了。

    萧方摊摊手:“怎么,很匪夷所思?”(日)

    嵇大建如是道:“是的,非常匪夷所思。”(日)

    萧方:“匪夷所思就对了,谢文东不就经常干些匪夷所思的事吗,匪夷所思的另外一重意思就是出奇制胜。咱们这边作两手准备,以策万全。”(日)

    嵇大建脸上依然挂着为难之色:“那咱们去哪儿找镁粉啊?”(日)

    “在医院隔壁,有一家化学制品商店,里面肯定有镁粉。你马上打电话给外面的兄弟,让他们弄点过来。”(日)

    萧方是流沙部队的一把手,他的话嵇大建不能不听。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给留守在外部的兄弟打去了电话。没过十分钟,外面的兄弟便传来好消息。他们找到了一瓶装着五百克的镁粉的玻璃瓶。除此之外,还以一大卷镁条。

    那几名兄弟一点没客气,把那些东西全部带了回来。

    至于萧方所需的锡箔纸,那就太简单了,医院里的厨房就有。

    在此期间,那两位厉害的保镖一直都没动手。首先,对方没动手他们也不好冒头。其次,时间拖得越久对他们越有利。高山清司得到朝日医院遇不明身份的杀手突袭时,已经亲自带着草莽组的组长以及大批手下赶往这里。

    虽然只过了短短的二十分钟,可是萧方感觉像过了二十年那么漫长。终于,在大家等得快没有耐心的时候,有两名兄弟把萧方需要的东西拿了过来。

    “萧大哥,你看够不够。”(日)那名兄弟捧着几个玻璃瓶和一把锡箔纸跑了过来。

    萧方点点头:“应该够了吧。”(日)正说着,他开始动手做第一个闪光弹。首先,把镁粉倒进锡箔纸里,再把锡箔纸捻成一个球,把一根引燃用的镁条插在最中间。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再把口捏紧。

    一个简易的闪光弹就弄好了。

    看到这个“丑陋”的家伙,嵇大建狐疑道:“萧大哥,这这么简单,这东西行吗?”

    “虽然比不上真家伙,但肯定能用”,(日)萧方自信满满:“实话跟你说,这我曾经想用这玩意儿弄瞎谢文东的眼睛。”

    嵇大建讶然,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日)

    “因为他那双眼睛实在是太难看了,让人看了浑身不舒服。我讨厌他的眼睛,讨厌的要命。”(日)

    “呵呵。”(日)嵇大建赔笑道。

    几十秒钟后,三颗闪光弹制作完毕。

    行不行,就看你了。萧方把选了三个机灵的兄弟,把“闪光弹”交到手上,并吩咐他们,一旦镁条点燃之后,就立刻丢出去。因为镁条的燃烧速度非常快,要是丢晚了没炸到敌人来说,反而把己方的眼睛弄瞎了。

    这三名兄弟拿出打火机,打亮严阵以待。

    一切准确就绪,萧方开始下令:“一、二、三。”(日)

    三字刚一出口,三根镁条就被集体点燃。之后使劲一扔,三颗“闪光弹”便划着三道优美的弧线,飞向远处的走廊。别看东西做的挺粗糙,但实用性一点也不比专业的闪光弹要差。只听“嗤嗤嗤”的三团白光腾空而起,几十倍太阳光的强光和烟雾将朝日医院的整个五层照得亮如白昼。

    两名精锐保镖的眼睛被当场照瞎,跌撞着摔倒在原地。

    (ps:老曹在这里提醒下大家,千万不要模仿和尝试,因为这东西真的能弄瞎人的眼睛。好奇心害死猫,大家看个小说把自己的眼睛弄瞎了,可就划不来了,好了,言归正传。)

    嵇大建抹了一把虚汗,捂住眼睛感叹道:“好大的威力,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感觉的到。”(日)

    一些动作稍微慢了点的兄弟都被强光照的眼膜生疼。

    等强光消失之后,嵇大建忍者空气中刺鼻的气味,率先发难,身子化作一道闪电窜了出去。

    “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日)两名保镖捂着眼睛打滚,鲜血顺着他们的手指缝流了出来。

    循着两名保镖的惨叫声而去,嵇大建很轻松地找到了他们。

    “我来送你们一程。”(日)嵇大建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子弹激发后,惨叫声戛然而止。

    啃掉这最难啃的四个保镖,萧方这一边势如破竹,攻破几个病房,将几个病房里的胡子峰属下救走,并俘获了大批的俘虏,所有反抗分子也一律被杀。

    据山口组的俘虏交代,胡子峰就在最里面的那个病房。

    萧方率领着众人来到那间病房。

    他抬起手来,向前推了一下。房门只开了一半,嵇大建猛然抬起腿来,一脚将半开的房门彻底踹开,而后箭步冲进房间内。

    怕他有失,萧方和其他兄弟也急忙跟了进来,当一行人穿过玄关,冲到房间里,向前一瞧,二人同是一怔。

    此时,床铺上有两个人,一位是胡子峰,另一位是个二三十来岁的年轻人。

    年轻人看到一大票黑衣蒙面的人冲了进来,身体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

    胡子峰已经醒了,不过他的双手被手铐反铐住,身体也被绷带包成了一个木乃伊,动弹不得。

    那个年轻则躲在胡子峰的身后,一只手死死抓着他的肩膀,支撑住他的身子,另只手则握着一把手枪,枪口正顶着胡子峰的太阳穴上,只是他持枪的手正在突突地哆嗦个不停,年轻的脸庞也布满了汗珠子,脸色苍白得像纸似的。

    见到萧方和嵇大建突然冲进啦,他惊恐地瞪大双眼,身子哆嗦得更加厉害,尖声大叫道:“别过来,再…再过来我就一枪毙了他。”

    看到躲在胡子峰身后的年轻人,萧方停下脚步,凌厉的目光在他脸上扫动,幽幽说道:“放开他,我可以放你走。”(日)

    年轻人吞了口唾沫,充满惊恐之色的目光在萧方和嵇大建的身上扫来扫去,他结结巴巴地说道:“都不要过来,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你要是过来,这里的人都要死。”(日)

    他把胡子峰身上的被子撩开,只见后者的腿上绑着一圈c4炸药,炸药上安有定时装置,并且已经启动,正在倒时。c4炸药威力巨大,就这么几块就足以将整间病房炸成废墟,一个人也逃不掉。

    说话时,因为过度紧张的关系,他的手指不知不觉地扣紧手枪扳机,萧方甚至能听到手枪内弹簧拉紧的嘎嘎声。

    他把持枪的手猛地向上一举,然后将手中枪慢慢放到一旁的桌台上,说道:“别激动,有话好好说。我们只收钱救人,如果你放下手里的枪,我可以饶你一命。”

    见他把手中枪放下,年轻人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扣紧扳机的手指也随之松了松。他边喘着粗气边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我是被高山清司逼迫的,我不想杀人,我只想活命。”(日)

    他理解地点点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他向年轻人摆摆手,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是被逼来的,不过,你得先把枪放下,万一走火,误伤到他,你可就真的走不出这里了。”(日)

    年轻人身子一震,先看看萧方,再瞧瞧自己手里的枪,他的鼻涕眼泪忍不住一并流淌出来,颤声说道:“不行,你们说了不算,要他说了才算。”(日)

    他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胡子峰。这时,胡子峰才终于开口。虽然身体很虚弱,但那掩盖不了他眼中的寒光。

    只听他缓缓说道:“花蛇,你以下犯上,谋害大哥,害死了那么多兄弟,我以为我会让你走?”(日)

    “不让我走,我们就一起死。”(日)花蛇一听这话,情绪马上激动起来,好像随时都会开枪。

    “杀了他,我给你一百万美金。”(日)胡子峰果断下令。虽然他不知道这些人和谢文东是什么关系,不过既然对方说了是自己“花钱”来的,也乖觉地映衬道。

    萧方和嵇大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嵇大建慢慢抬起手枪,冷笑道:“想不到你这样一个人居然值一百万美金,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我们老大给过你机会了,可是你没抓到,现在,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吧。”(日)

    花蛇怔了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歇斯底里地喊道:“杀了我,胡子峰必死无疑。”(日)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们流沙部队个个都是拆弹高手。”(日)

    花蛇吓得差点尿裤子,连声说道:“不要,不要。”(日)

    说完,他扣动了扳机。

    扑的一声轻响,再看着花蛇,仿佛被人迎面击了一记重拳似的,身子向后一震,眼眶里还蒙着一层泪水,脸上还保留着惊恐和无助。

    但在他的眉心上已然多出一个鲜红的圆圆斑点。

    血,顺着他眉心处的斑点汩汩流淌下来,越流越多,然后顺着他鼻梁的两侧滴滴答答地低落在洁白的瓷砖上。

    扑通!一具鲜活的尸体倒在了地下,人虽然死了,不过神经还没那么快死,依然一抽一抽的。

    确定花蛇确实死了以后,病房里的人这才收起了武器。萧方打了个响指,吩咐手下道:“快,给胡先生拆弹。”(日)

    趁着拆弹这个功夫,胡子峰好奇地问道:“阁下是谢先生什么人?”(中)因为蒙着面,胡子峰看不到这些人的本来面目。

    萧方假装听不懂,摇摇头道:‘胡先生在说什么?”(日)

    胡子峰非常聪明,马上改口:“哦,对不起我说错了。我刚刚听你说,你们叫流沙部队。我应该付给你们多少钱?”(日)

    萧方回答:“钱已经有人给你们付了,等拆完炸弹后,我的人会送你和你的手下到安全的地方。”(日)

    虽然对方不肯当着他的面,承认与谢文东的关系。但聪明的胡子峰还是敢断定,这些人绝对不是一般的杀手,他们肯定是东哥的人。既然对方硬要说自己不认识东哥,那必定有他们的考虑。胡子峰也不深究,拱了拱手说道:“那就多谢你们了。”(日)

    “如果还有今天这样的事,别忘了给我打电话,我还是非常乐意接受这种富有挑战性的买卖。”(日)

    “大哥,炸弹拆掉了。”一位流沙部队的兄弟长舒了口气。萧方拍了拍他的肩膀,赞叹道:“做得好,赶紧送胡先生和他的朋友离开。”(日)

    周围人答应一声。

    等他们都安全离开后,嵇大建在旁说道:“萧大哥,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日)

    “还得再等等。”(日)萧方道。

    嵇大建:“为什么?”(日)

    萧方提醒道:“你忘了,七组的组长龙岩正在这座医院做手术,我们必须等他把手术做好了,才能离开。”(日)

    “这里由我守着,萧大哥你先带人离开吧,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高山清司一会儿就来了。”(日)

    “我还怕他不来呢,我今天就要会一会这个山口组组长。”萧方握了握拳头,镇定道:“既然谢文东可以打败他,我萧方也可以。”(日)

    等人倒是其次,想通过这一战打响流沙组织的名号,才是最重要的。

    嵇大建颔首:“我明白萧大哥的意思了。”(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