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76章 硬点子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75章 神秘的援军(六)
  • 下一章:第477章 流沙部队扬名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兵法有云“擅兵者,亦擅藏兵”。这也一样,真正的高手,是很会隐藏自己的位置的。

    流沙部队这边的兄弟明明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但听到砰砰两声枪响,两名流沙部队的兄弟便应声倒地。又两声,又有两人倒地,再两声,还有两人倒地。六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叠在一起,看上去令人震惊无比。

    要知道流沙部队虽然在道上还没有名声,但是名师出高徒。有萧方和嵇大建这样的高手指导,其实力不下于世界上任何一个职业杀手组织。每个流沙部队成员,都是经过严格选拔和淘汰挑选出来的,光训练费每人就在五十万元以上。

    一下子折损了六名精锐,这搁谁身上都受不了。看到朝夕相处的兄弟惨死,后面的人向发了疯一样,朝前面倾泻着枪里的子弹。只可惜,这些子弹是不会转弯的,它们都无一例外打进了面前的墙壁里。

    趁着兄弟们枪火掩护的功夫,一名圆脸的流沙兄弟趴在地上,迅速往前方爬去。

    才一会儿的功夫,那名兄弟也步了那六位兄弟的后尘。只见他天灵感中弹,未吭一声,死在前行的路上。

    “都别打了,省电子弹。”(日)萧方大声喊道。兄弟们听到命令后,纷纷罢手。

    这样盲打,不是办法,必须先找出敌人的位置。萧方故技重施,从卫生间找来了一块镜面。通过镜面的反射,视线之内空无一人,好像他们的对手不是人,而是捉摸不透的幽灵。

    嵇大建喉头滚动着,连连咽着口水,大气不敢出。他的眼睛看着镜子发射过来的画面,攥枪的手心里全是汗。

    话分两头说,一连干掉七个人的那名保镖听到对方没有动静,轻轻地退出了弹夹。弹夹里还只剩下五发子弹,而他所在的位置又是要冲,非常关键。他慢慢把弹夹重新装上,对着墙后的另外一名保镖轻轻吹了声口哨。

    见那位保镖看向自己,他便马上做了个张开五指的动作,示意自己还剩下了无五发子弹。后面这位保镖连想都没想,从口袋快速摸出两个弹夹,一起丢了过去。

    两个满满当当的弹夹在空中划出两道优美的弧线,就在它们飞向前面那位保镖的时候,嵇大建的枪突然响了。

    只听砰砰两声枪响,两支弹夹被打得横飞出去,断成了四截。见状,四名保镖心头同是一沉。心痛弹夹倒是其次,他们最大的担心是开枪之人的枪法实在是太准了,那么小的两个目标,而且还是在移动状态,要想两发皆中,除了需要绝佳的运气之外,还要有百步穿杨的本事。两支弹夹都是如此,如果是人的脑袋,那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来人,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杀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他们又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迄今为止,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有如此高超枪法的人。开一枪打中弹夹,这都能算一流高手。连开两枪,两枪还都能打中,这简直可以算是超一流中的超一流高手。

    想到这儿,四名保镖的脸上,额头上,背上,手心上都见了汗。如果刚才他们还敢说肆无忌惮的话,现在简直是胆战心惊。他们是高手,所以也更怕比他们还要厉害,可以轻易洗掉他们的高手。

    这就好像五行一样,生生相克。如今碰到了真正的对手,怎么能让他们不慌张,不害怕,不闻风丧胆。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枪法入神的人吗,答案自然是有的。不过,这样的人是凤毛麟角。

    刚才那两枪,其实是两个人开的。一人是嵇大建,一人是流沙部队第七组的组长,龙岩。

    因为开枪的手法是如此相似,故而被人误以为是一个人开的。当然,这么做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很好地震慑了那躲在暗处的四名保镖,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了。如此一来,就给了萧方这边一个绝佳的时机。

    第七组组长龙岩缓缓来到萧方身边,连续做出手势,表示自己先贴墙摸上去,他们在这里掩护自己。

    萧方眯缝着眼睛想了想,觉得他这么行动太冒险,可是一直耽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毕竟胡子峰和数名心腹都在对方手上。多耽误一秒钟,他们就多一分危险。

    思前想后,他最终还是点点头,以手势提醒龙岩,多加小心。与此同时,流沙部队二号头目嵇大建也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像刚才那样,和龙岩来一个“双枪合璧”。

    龙岩组长点点头,而后慢慢站起身形,毛着腰,身子紧贴着墙壁,一步步地向楼上走去。

    他走的很慢,步伐也很轻,但他的脚踩在地砖上还是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声。这是避免不了的,只要鞋面和地砖不是绝对光滑,摩擦就存在。摩擦一存在,声音自然也会存在。不过,这声音简直太微弱了,好像一直长着肉垫的猫,在地毯上悄悄行走。

    沙沙沙,如果不靠近仔细聆听的话,根本听不到,但四名保镖都不是普通人,耳朵一个比一个尖,神经也一个比一个敏锐。

    连杀七人的那名保镖最先听到动静,然后是丢弹夹的那位保镖,他俩身子一震,双双回头,向潜伏的另外两名保镖做手势,提醒同伴对方已经摸上来了。

    这第七组的组长,也是不简单之辈。他走路的方式很特殊,像只壁虎一样贴在墙体上,虽然缓慢但足够安全,让四名藏在暗处的保镖毫无开枪的时机。耳听着对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四名保镖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很多RB人都崇尚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真有不少是亡命之徒。眼看着己方四人就要陷入被动挨打的状态,先前那位连杀七人的保镖深吸一口气,蓄足力气,毫无预兆,猛然间从墙后飞身跳了出去。

    他人还在空中,飞跃到走廊的时候,甩手就是两枪。这两枪是正常的开枪,没有刚才那“夺命二声响”相隔的时间短,也没那吓人。

    因为是仓储开枪,这一枪打在了龙岩的大腿上。子弹在后者的皮肉上钻出一个血眼,又一头扎进了旁边洁白的墙体中。另外一枪则打在龙岩的腹部。

    在他开枪的瞬间,七组组长龙岩也举手回击了一枪,同样是无比精准的一枪,正中那名保镖的胸口。这时,流沙部队二号头目嵇大建也扣动了扳机。他的子弹直接插进了那名刽子手保镖的喉咙,将其动脉血管、器官、脊梁骨一举击穿。

    “夺命二声响”,再次震荡着剩下三位保镖的神经。真是太可怕了,一个人怎么可以在间隔如此断的时间内,连开两枪,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扑通、扑通!他二人几乎同时扑倒在地,那名飞扑出去的大汉成功从左侧的墙壁扑到右侧的墙壁那边,但人趴在地上已然站不起来了,鲜血顺着他的身下缓缓流淌出来。

    时间不长,在地面上散开好大一滩,再看楼梯通道里的那名保镖,趴到在洁白的地砖上,猩红的血水顺着地砖不断地向周围滴淌。

    流沙二号头目嵇大建脸色顿变,也顾不上什么危险不危险了,沉声喝道:“掩护我。”(日)说着话,他箭步窜了过去。

    只是他刚来到中弹的龙岩近前,右侧的楼梯口处又突然探出一颗脑袋,同时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嵇大建。

    以高山清司这些贴身保镖的枪法,一旦被他们瞄上,他们是绝对不会打偏的。换句话说,嵇大建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去换龙岩的命。

    龙岩感激得要命,这就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心头掠过阵阵暖意。

    他的心头掠过阵阵暖意,不过,嵇大建却感觉后脊梁骨正在嗖嗖地冒着凉风。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腰眼而过,高速飞行产生的气浪刮动着他的衣服,仿佛置身于十二级的风口一般。

    这颗子弹是从萧方的枪膛里射出的,子弹像长了眼睛一样,正打在那名保镖的右眼上。

    子弹在他的脑袋里,把脑浆搅成了浆糊,又打着旋儿从他的后脑炸出一个大洞。那一刻,他只感觉脑袋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针,力气立马被抽得干干净净。他已经无力扣下手中的扳机,黑洞洞流出血水的眼窝看上去狰狞又恐怖,他的身子贴着墙壁,缓缓滑到在地,人已经当场断气,但身子和四肢还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搐着。

    嵇大建没有多余的时间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他迅速地蹲下身形,一手握着枪正式着前方,一手抓住龙岩组长衣服,将他从原地硬拽下来,一直拉到安全地方。

    回到掩体后面,退到众人的身后,萧方长吁口气,低头再看龙岩的伤势,他大腿的中弹还相对不严重,只被钻了一个眼,子弹也没在身上。关键是他小腹的中弹,那可是要害被击中,如果不立刻抢救,人肯定是活不成了。萧方抬手抓住龙岩的衣服,急声说道:“快!快送他去医院!”(日)

    “我没事。”(日)龙岩咬着牙,硬气道。

    萧方哪能听他的话:“别逞能了,这是命令。”(日)情急之下,萧方差点就说出了中文。

    “去哪家医院,萧大哥。”(日)嵇大建茫然道。

    其实他们所在的朝日医院,就是神户市最好的医院。但是要是把人留在这儿,是不是太危险了?这是嵇大建的顾虑。

    “就在这儿,去找医生,快。”(日)

    “可是…..”(日)

    “没什么可是的,救人要紧。”(日)

    萧方果断下令。

    “是!”(日)嵇大建答应一声,叫过两位流沙部队的兄弟,急匆匆地把龙岩背离战场。

    等兄弟们把那名叫龙岩的组长背走后,萧方拿着梳妆镜的半块镜面观察着前方的环境,眉头越皱越深,看起来他们是打算跟自己一直耗下去了。而且,他们的位置很难捉摸,己方要是强行冲上去,损失肯定会很大。

    通过刚才的交锋,高山清司的贴身保镖是折损了两人,剩下了两人。而萧方那边也损失了一位得力干将,双方暂时陷入了僵局,萧方不敢再大张旗鼓地冲上去,而高山清司的保镖也只能胆战心惊地守着。

    “要是现在有颗闪光弹,就太棒了。”(日)

    嵇大建一语道破了天机。

    萧方眼睛一眯,一拍大腿:“对啊,闪光弹。我们可以做一个闪光弹。”(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