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74章 神秘的援军(五)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73章 神秘的援军(四)
  • 下一章:第475章 神秘的援军(六)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论身手,嵇大建可能不如萧方。但论枪法,萧方还是比嵇大建要差上一个档次。

    “放心吧萧大哥,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绝不给咱们流沙部队丢脸。“(日)嵇大建把脱下来的外套提在手中,又向萧方微微一笑。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萧方心头顿时涌上一阵暖流。那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回到到当初八大天王叱咤风云的时候。

    或许,眼前这个叫嵇大建的兄弟,正是昔日的兄弟附身的。他是谁,是陆寇?是周挺?还是战龙?萧方这样问自己。

    正在愣神之际,只见嵇大建将手中的外套抖了抖,尽可能把衣服张到最大,而后,将外套猛地向外扔了出去。这一招,是几乎每个枪手都会用的。但要用好,用得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嵇大建这一甩衣,真好像一个人飞身而去的样子。

    在他扔出外套的一瞬间,走廊内的枪声连成一片。等子弹打到衣服上发出“呼呼”的声音,那些精锐枪手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六位高山组长身边的精锐保镖,居然连是人是外套都辨别不清楚,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那件外套还在空中,都没等它落地已然被打成了马蜂窝。

    趁着自己的外套吸引对方火力的空挡,嵇大建躲在房内的身子就好像离弦之箭般飞射出去,直直地向外面房门撞去。

    在他窜出去的同一时间,萧方伸出半只手去,向那群杀手连开两枪。

    砰砰砰!六名杀手快速地躲到掩体之下,趁着萧方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时间,嵇大建连连扣动扳机,两颗子弹精准地打在对面房门的门锁上。如果这两枪没有打中,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结果。

    第一种可能,嵇大建被门的反作用力反弹至走廊处,结果被六名枪手乱枪打死。

    第二种可能,嵇大建被门的反作用力撞晕,摔倒至门口,结果还是被六名枪手乱枪打死。

    好在嵇大建没有丢姜森的脸,精准的两枪把门锁打了个细碎,随着身躯重重撞在上面,房门应声而开,他的身体也顺势轱辘进房间里。

    嵇大建趴在地上,甩了甩浑噩的脑袋,愣神许久才从地上缓缓站起身。

    他才刚刚挺直身躯,病房里就传出几声尖叫声。原来几个山口组没有枪只有刀的小弟躲在这儿。在热兵器与热兵器的较量中,冷兵器出场只有被秒杀的一种结果。他们这才把门锁锁死,没想到居然还是被人闯了进来。

    嵇大建一看对方穿着山口组的衣服,二话不说直接扣动扳机。等杀了这几个人之后,他转头把房间里的环境查看一番。

    这边的病房装饰的无比豪华,落地窗、卫生间,厨房,客厅,卧房应有尽有。窗外有贯穿整栋楼梯的钢铁框架,嵇大建边看边估算,心里默默做着衡量。

    对方有六人,两人在前,半蹲持枪,相隔三米,是另外的两名枪手倚墙而站。再往后三米,又是两名枪手,这两人分别站在两个房间的房门口,大半的身体缩在房内,只露出两颗小脑袋还有黑洞洞的枪口。如果和萧方形成交叉火力,就算可以打掉前面四个人,也很难打掉最后面的两个枪手。这两个枪手才是最难解决的两个敌人。

    如果自己能在楼体外横穿过去,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房间里,那可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釜底抽薪了。

    想到这里,嵇大建决定把计划作出改变。他打开门,向萧方做了一套手势,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他。如果能饶到敌人后面突然发动袭击,那就再好不过了。萧方没有反对,只是叮嘱他要小心。

    在得到萧方的提议后,嵇大建把手枪别在后腰,用力推开窗户,接着纵身跳上窗台,抬起一条腿,朝着钢铁框架迈了出去。

    嵇大建曾经看过一个报道,人在遇到火灾后,最安全可以从几层楼上跳下去。最有经验的消防专家告诉记者,大概三米,也就是一层楼的高度。一层楼以上的高度,百分之九十会对人体造成巨大的伤害,甚至是死亡。这个数据,是从全国“跳楼”的大数据中总结出来。

    这里是医院的五楼,如果摔下去,浑身的骨头会折断不说,脑浆屎尿也会震出来。他宁愿被山口组的人乱刀砍死,也不想变成那个样子。

    嵇大建双手死死抓住窗棱,双脚一点点的向下蹭,当他踩在前面的钢铁框架时,发现它实际上比自己想象的要窄,只能容得下自己的脚尖。并且,框架与框架之间的距离非常大,站在上面跟空中走钢丝一样惊险。

    他又低头向下方望了望,不由得感到一阵阵的眼晕,立刻把目光收回来。嵇大建深吸口气,又吐出一口浊气,然后手把着窗台,脚踩着脚下细细的框架,一点点向旁横移。

    这是真正的步步惊心,每迈出一步都好像走在悬崖边上,随时都有坠下五层高楼的危险。

    他一面谨慎地移动着,一面在心里默默计算距离。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当他走到一间病房的窗外时,眯缝着眼睛向里面一瞧,正看到一名黑衣人站在房门口处,还探着脑袋向外张望着。

    嵇大建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他一手抓住窗台,一手摸向后腰,这时候他只要拔出手枪,一枪便可把房间门口的那名枪手解决掉。可是如果那样,他也会暴露在另外一名枪手的枪口之下。

    嵇大建耐着性子,顺着窗户摸索一番,发现窗户口的密封并不严。他拿出匕首,小心将窗户撬开。

    他的速度很慢,尽量不让自己拉窗的动作发出任何的声响,过了好一会,他才把窗户完全打开。

    向房间里看,对方毫无察觉,仍探着脑袋向外张望着,嵇大建双手扣住钢铁框架,用力向上一撑,人已爬上窗台,随后他越过窗户,钻进房间里。

    他身形犹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地从窗台下来,向门口那人的背后缓缓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