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72章 神秘的援军(三)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71章 神秘的援军(二)【二合一】
  • 下一章:第473章 神秘的援军(四)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萧方将所有人马分成两队,一队从医院的前门进,另外一队守在原地谨防山口组的援军。

    守夜是最吃苦的工作,尤其是快天亮那会儿,身体又困又乏,对人是极大的考验。几名山口组的巡逻人员时不时地打上一个哈欠,聊上几句以打发无聊的时间。就在他们百无聊赖的时候,萧方已经带着

    嵇大建大摇大摆的朝日医院大门走去,那几人见有人过来,立刻心生警惕,用日语大喝一声:“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日)

    萧方呆在日本好几年了,日语已经能说得非常流利。他脚步不停地往前走去:“病人,过来看病。”

    “门诊部八点钟开门,现在才五点多钟。”(日)

    “我们挂得是急诊。”(日)

    “哦?我看你们两个也没多大毛病,看得什么病?”几名山口组的成员继续盘问道。

    嵇大建接过话来,笑脸相迎道:“我们肚子不太舒服。”(日)

    对面几个人似乎也不是那么好骗的,毕竟在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两个穿黑色衣服,看上去没病的人却自称自己有病的人,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在这其中,还有两个人警觉地把手伸向怀里。

    一人冲他们挥挥手,没好气道:“去去去,去别的医院,这里还没开门。”

    “哎”,嵇大建作出一副和他们理论的样子:“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们是来看病的,又不是来找打架的。”(日)

    真是两个不长眼的家伙,几名山口组成员在心里嘀咕一声。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拔出枪来,在面前晃了晃,威胁道;“混蛋,你们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如果是普通人,看到枪马上吓得四散而逃了,但是萧方和嵇大建并不是普通人。

    萧方冷哼一声,道:“好嚣张啊,干掉他们。”这一句,萧方用的是中文。就在山口组的几人还在咂摸其中的意思时,一道身影从身边闪过,嵇大建出手了。

    嵇大建疾出闪电的身影快速从二人中间穿过,嵇大建张开的双手如闪电般在二人的喉间掠过。瞬间一股凉意袭上二人的心头,紧接着两个人均感觉到喉咙处一阵火热的灼烧感传了过来,不多时眼前视线渐渐模糊,两个人倒地的瞬间还依旧保持着掏枪的动作。

    仔细一看,在他的手指尖多出了一块薄如蝉翼的细小刀片。

    整套杀人的动作干脆干练,一点不拖泥带水,典型的侦察兵风格。在嵇大建杀完人之后,萧方也终于出手了。这是萧方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杀人,那种久违的、酣畅淋漓的感觉再次席卷全身。他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短刀,一番龙腾飞跃之后,剩下的三人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这时,见到这幕场景的不远处的岗亭中的保安吓得大声尖叫起来,双眼充满惊恐地望着两人。

    萧方做了个灭口的手势,嵇大建的枪声就响了起来。因为手枪上带着消音器,保安的声音迅速戛然而止,且没有惊动其他的人。清理完了大门前的障碍后,四十多人拿着家伙从黑暗里走了出来。他们鱼贯而入,直接冲进了医院的大门。

    朝日医院属于贵族医院,这里不像普通的大医院人满为患,医院的值班台只有寥寥的两个人。因为没什么事,两个护士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咚咚咚!!!”

    一阵嘈杂的桌面敲击声,打乱了两个人的清梦。两人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看到的第一样东西便是一把明晃晃的手枪。

    护士被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一名流沙部队成员用流利的日语回答道:“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明白,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我们要知道今天山口组送来的那些病人在哪儿?”

    “呀!”两名护士如梦方醒,眼前的这些人肯定是山口组的仇家,是过来寻仇来着。在日本,人人都知道山口组不好惹。一人赶紧摇头道:“我才刚刚上班,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一人也小声回应道:“我…我也不知道。”

    她们两个人只是个普通人,那点把戏怎么瞒得了狡猾的萧方。萧方打了个响指,冷笑道:“我虽然也是个怜香惜玉之人,但有时候也不得不做出一些不怜香惜玉的事。”

    还没等两名护士反应回来是怎么回事,他对旁边的嵇大建一甩头,故意道:“我把她们俩赏给你了,玩得开心点。”

    两名护士虽然不是那种一等一的meinv,却也有几分姿色。

    嵇大建也十分“上道”,马上拱手淫笑:“多谢大哥,多谢大哥。”正说着话,他已经伸出手去扯一名护士身上的衣服,大手适度地盖在那人的大胸上。护士们看到嵇大建的那副淫淫的嘴脸,马上明白过来。山口组固然可怕,可眼前的这些人也同样可怕。

    那名被撕扯衣服的护士哇得一声,直接吓哭了。她一个劲地往后缩,嘴里连连叫道:“不要,不要,我说我说,他们清空了五楼,应该就是在五楼。”(日)

    “对对对,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我们知道得都说了。”(日)

    嵇大建听罢,把手收了回来,耸耸肩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冲身边的一位手下甩下头:“把她们捆起来,用东西堵住他们的嘴。”那么手下答应一声。

    萧方看了看医院的大厅,只见东西方向各有一条楼梯通道,中间是六台电梯。在电梯和楼道的门口,肯定有人把守。相比之下,走消防通道更加隐秘安全些。

    他打定了注意,做了个从两条楼梯分散走的动手。流沙部队的成员个个训练有素,悄无声息地爬向五楼。

    五层楼,对于普通人来说都不算什么,更别说是流沙部队的精锐了。

    才一会儿功夫,两支二十几人的行动部队便抵达了五楼。嵇大建透过楼梯口铁门上的玻璃往里面看去,只见面前的一段走廊里空无一人,只有走廊墙角的地灯还亮着,声音从九十度的墙后面里传了出来,不时地在周围回荡着。想必,那说话之人便是负责警戒的守卫人员。

    嵇大建正要率领手下兄弟进攻,就在此时,两个人大摇大摆地进入他们的视线。从他们提裤子和交谈的话语中不难看出,这两人便是守住楼梯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