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70章 神秘的援军(一)【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69章 激战安全屋【二合一】
  • 下一章:第471章 神秘的援军(二)【二合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花蛇抓住老鬼之后,在外面叫了半天,胡子峰也没再派人出来。花蛇恍然大悟,原来胡子峰和他的手下根本不是要光荣地死在战斗中,他是想抓住自己,迫使自己退兵。好个歹毒的胡子峰,花蛇引领者手下,对里面的人破口大骂,什么难听的词都用上了。

    听着外面乱糟糟的骂声,胡子峰手下有数人当场受不了。他们纷纷请战:“峰哥,让我去吧,让我去铲了这群叛徒。”

    胡子峰何尝不想冲出去,不过现在可不是冲动的时候。他冷静道:“第一次出手,敌人还揣摩不透我们的真实目的,成功几率也是最大的。现在再出手,敌人已经有了防备,再用擒贼擒王这一招已经不适用了。”(日)

    “峰哥,那我们怎么办?”独耳靠山王杨林急切地问道。

    胡子峰愣了愣,没有说话。

    屋外的花蛇好像是猜到了胡子峰的心思,大声提醒道:“胡子峰,你别妄想你们的援军能够赶回来。不怕告诉你,高山组长亲自率人拦截在半道上,就算你的人有三头六臂也别想过来。识像的,赶紧出来投降,我保证不伤害你的性命。”(日)

    “你算什么东西。”(日)胡子峰身边的一位保镖大声喊道:“一个叛徒也敢在这儿大言不惭。”(日)

    “叛徒?”花蛇不以为然:“高山才是真正名正言顺的山口组组长,我只是顺天由命。我再给你们五分钟的考虑时间,五分钟后如果我等不到我的答复,我就率领兄弟们攻打进去了。”(日)

    好虎架不住狼多,就算胡子峰他们再厉害,也没法从几百号人手里逃出去,更何况这几百号人还都是山口组的成员。虽然称不算个个都是高手,但是比起社会上的小混混还是要强太多了。硬碰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眼看着自己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身后就是外丈深渊,胡子峰突然记起谢文东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我给你留一张王牌,如果你真得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就打这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会在第一时间过来增援你。”(日)

    胡子峰从来没见过谢文东所说的那张王牌,也从来不知道那张王牌到底是什么。不过,既然东哥这么说了,那肯定有他的道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拿出电话,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悄悄拨通了那个从来没有拨打过的电话。

    他们之间的对话内容很简单。

    胡子峰:“救我。”(日)

    那人:“你是谁?”

    胡子峰:“我是胡子峰,谢先生让我有困难打这个电话。”(日)

    那人:“可是谢文东谢先生?”

    胡子峰:“是的。”(日)

    那人:“你在哪儿?”

    胡子峰:“我在神户市滨江路89号,一栋灰色的三层建筑里。”(日)

    那人:“坚持一个小时。”(日)

    胡子峰苦笑一阵:“恐怕我坚持不了那么久。”(日)

    那人:“实在是坚持不下去,就投降吧,保持电话畅通,我们会找到你的。”(日)

    胡子峰还想再说什么,电话嘟得一声挂断了电话。投降?保持电话畅通?胡子峰不敢相信,东哥留给自己的到底是什么王牌。

    这时,胡子峰的心腹,独耳的杨林带着好奇走了过来:“峰哥,你在跟谁说话?”

    事关谢文东的事都属于绝密,纵然是最亲密的心腹,胡子峰还是有所保留。他随口答道:“我在打电话问援军的情况。”(日)“恩”,杨林摇摇头,一脸得愁云道:“我刚才也打了,我们在神户市的几路援军,都被高山清司困住了,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很不利啊。”(日)

    胡子峰点下头:“我知道,我和神户市的几位大哥关系很好,我让他们出兵来增援我们。”(日)

    “太好了”,杨林下意识喊了一声,不过转念一想:“这可是山口组内部的战斗,他们恐怕不太敢插手吧。”(日)“你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通知兄弟们,我们只要坚持一个小时,坚持一个小时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日)

    一个小时?杨林吐了吐舌头,以现在这种情况,能坚持半个小时就很不错了。

    不过,泄气的话他还是不敢当着胡子峰的面说。杨林掂了掂手里的倭刀,点下头:“好,我去通知大家。”(日)

    花蛇给胡子峰等人只有五分钟的考虑时间。五分钟,三百秒,一眨眼就过去了。

    见胡子峰依然没有投降的意思,他果断下令,所有人马全力进攻安全屋。

    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就此展开。

    人群中的花蛇眼中射出几道狠毒的目光,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胡子峰,希望你能为我换来一辈子荣华富贵。”(日)

    命令刚刚下达,数十号之多的山口组南派帮众大呼小叫着,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一同向前拥去,与以胡子峰为首的北派人员展开了一场大混战。后面人挤不进去,就挥舞着钢刀齐声助威。

    安全屋的位置其实还是神户市还比较繁华的街道,不过RB民众显然对黑道拼杀的场面早就习惯了。没人去报警,也没人大惊小怪,人们该干嘛干嘛,有些好事的人还站在远远的地方,驻足观看,不时地评头论足。这在别的国家显然非常不可思议,但在RB这个奇葩国家,这种事却是稀松平常。

    再回到正题。

    说话间,双方人员已经交织在一起,打得不可开交,正应了那句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胡子峰这边的优势是人员精良,手下兄弟不是威震一方的组长、若众,就是混迹江湖多年的保镖,老手。而山口组南派的人员虽然不如胡子峰精锐,优点同样非常明显,那就是人数众多。

    双方各有优劣,打起来亦是难解难分。双方在安全屋的大门口展开了殊死搏斗,都有不把对方一口气压死不罢休的气势。

    且说胡子峰,他被七、八名南派帮众围在当中,周围的倭刀、棍子不时地向他周身要害招呼过来。

    如果换成旁人,这时候恐怕早就伤在对方的刀棍之下。不过胡子峰却丝毫没露出下风,他更不把这群小混混放在眼里,一身的傲气好像天生的一样,如潮水般扑面而来,直逼人心魄。

    他没有动用自己的佩刀,而是抢下对方的一把倭刀——在他看来,这些人根本就不配当他的对手。刀虽然是别人的,但他挥舞起来虎虎生风,毫无违和感。

    然后,在他的身体周围接二连三的传出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声,脆响之下,时不时的有火星子迸射出来。

    他以一敌众,沉稳有余。非但没有慌乱,反而还把周围的大汉们逼得连连后退。看到这幅画面,混在人群里的花蛇眉头拧成个疙瘩。

    他不留痕迹地绕到胡子峰的背后,趁着他正全力应对周围大汉的围攻时,花蛇悄然无声地抽出明晃晃的倭刀,他双手握住刀柄,默默地等待时机。

    这时候,有四名南派打手一同冲到胡子峰的面前,四把倭刀全部是立劈华山般向他猛砍过来。胡子峰深吸口气,运足力气,横刀硬接对方的重刀。

    当啷!对方的四刀齐齐砍在他的倭刀上,强劲的力道冲撞着胡子峰身形一阵摇晃,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两步。而正藏于他背后的嘴角抹过一丝阴笑,意识到机会来了。

    这场“以下犯上”“卖主求荣”的好戏顿时演绎到了高潮部分。

    他默不做声地抬起手中倭刀,健步如飞,向胡子峰的背后直冲过去。人未到,倭刀先至,倭刀锋直取胡子峰的后心。

    “峰哥,小心。”(日)独耳杨林大喝一声,横刀立马迎击花蛇。花蛇虽然年轻,但身手有他的过人之处。他并不与杨林纠缠,而是闪身避过他,再次杀向胡子峰。这时候,面前的四把倭刀再次反杀过来。

    后面是一把刀,前面是四把刀,胡子峰虽然听到身后恶风不善,也明知道是有人在背后偷袭,也只能先迎击面前的四人——如果顾后不顾前,他会立马被大卸八块。

    说时迟那时快,胡子峰故技重施,再次举刀。不过,这次他长了个心眼,不是直着身子,而是半弓着身子。

    四把钢刀如山一般压向胡子峰,后者虽然抵挡住了,但下坠的惯性还是让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与此同时,花蛇的倭刀也到了。因为胡子峰身体突然下坠,倭刀并没有刺中他的后心,却在他的肩膀上刺出个大窟窿。这一刀是冲着胡子峰命去的,刀尖甚至从他的身前探了出来,由此不难看出这一刀的力道之大。

    “嗯哼。”(日)胡子峰痛得闷哼一声,奋力将四把刀顶开,然后反手一扫:“阴险的东西。”(日)

    想不到胡子峰非但能躲避自己这一记暗道,还能顺势发动反攻。花蛇吓了一大跳,赶紧抽刀躲避。

    他的反应速度虽然很快,但还没有胡子峰的快。只听啊得一声惨叫,花蛇的右腿被扫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子。胡子峰忍着肩膀被洞穿后的剧痛,又将倭刀往前一扫。

    噗噗噗噗,鲜血从四名山口组打手的小腿皮肤里流了出来,然后齐齐栽倒在地。

    胡子峰站起身,像魔鬼一样,红着眼睛朝花蛇飞奔着而来:“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日)

    花蛇看到红着眼睛,满目杀气的胡子峰,吓得魂飞魄散,他手脚并用一边往后爬去,一边大声叫喊道:“快救命,快来救命。”(日)

    山口组成立了一百多年,向来以纪律严明闻名于世。虽然明知不是胡子峰的敌手,周围十多人还是呼啦一声将胡子峰团团围住。这种混战,对胡子峰来说极为不利,但是他却连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有。

    厮杀还在继续,地上的尸体、伤者越来越多,鲜血、内脏、皮肉混杂在一起,让人触目惊心。虽然死了几十号人,但花蛇为了私仇公仇一起报,一直持续不断地下令进攻。

    刚开始,胡子峰这边还能抵挡住一阵。随着时间的退役,力气的慢慢被消耗,他们这边渐渐露出败势。

    几十号人被压缩到了安全屋的三楼,每个人都变成了血葫芦,变成了血人。众人气喘如牛,双脚好像灌了铅水一样沉重,双手好像棉花一样无力,甚至连兵器都拿不住。

    胡子峰艰难地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他们已经坚持了四十分钟了。电话那头的人要他们尽可能坚持到一个小时,现在距离一个小时还有不到二十分钟。胡子峰不是个轻言失败的人,就算有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也会战斗到底。

    “花蛇,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站出来,老子要和你决一死战。”(日)胡子峰心腹——独耳靠山王杨林提着倭刀,环视众人道。

    他的背上有三条超过三十公分长的伤口,腿上手臂上的伤口更是多达几十条,血水滴滴答答地掉个不停,看上去好像刚刚从血潭里洗了澡一样。

    花蛇听完,哼笑一声:“就凭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还敢跟我下挑战,真是可笑。你不是想死吗,我成全你。”(日)

    他叫过一位大汉,在他的耳边耳语一阵。大汉听完后,也是吃惊不小。过了片刻后,才怔怔地点点头。

    这人的武力只能算三流,本不是杨林的对手,可现在杨林一身是伤,而他一直没动手,全身毫发无伤。此消彼长,还未动手胜负恐怕已经见了分晓。

    这人走上前来,礼貌地拱了拱手:“杨大哥,我也是奉命行事,不要怪我。”(日)

    杨林完全不领情,厉声道:“叛徒,一群叛徒。来吧,看你有没有那个胆子杀掉我。”(日)

    这人从肋下拔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一米多长的唐刀。

    唐刀是倭刀的前身,可RB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中国人的东西根本就比不上他们日本人的东西,流传一说更是无稽之谈。故他们对唐刀并不感冒,唐刀在道上的露面次数甚至比刀枪还要少。

    “杀。”(日)这人大喊一声,身形高高跃起,借助下落的惯性,对准杨林的脑袋恶狠狠全力劈出一唐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