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69章 激战安全屋【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68章 变故【三合一】
  • 下一章:第470章 神秘的援军(一)【二合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战斗瞬间爆发,时间一点点流逝,战场中变成人家地狱,血腥味道弥漫在空中,残肢断臂,到处都是,打斗声连起一片,一个个眼珠子瞪得老大,不光不顾朝对方冲击而去。

    这时候,山口组南派阵营后面喊杀声大作,原来是胡子峰的援军到了。

    草莽二龙见对方人数呈压倒性的优势,马上召集手下撤退。

    援军的负责人还想追击,被杨林喝住了:“不要追了,那只不过是个小人物,保护子峰大哥最重要。”(日)那名负责人骂了几声八格牙路,然后下令放弃进攻。草莽二龙趁这个难得的空当,率领手下狼狈逃窜。

    “这位大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还请子峰大哥赶快离开这儿。”(日)那名负责人提醒道。杨林擦了擦倭刀上的血迹,点头:“我这就去告诉子峰大哥,让他赶紧离开这儿。”(日)

    正说着话,胡子峰带着几个若众,从安全屋走了出来。他们已经知悉战况,这才敢放心走出安全屋。

    胡子峰环视战场,眉头拧成了疙瘩。安全屋的保密程度是非常高的,只有很少人知道。现在安全屋都不安全,这说明己方内部肯定存在奸细。而且,这个奸细的地位还不低。

    “一定要把这个大奸细挖出来。”(日)胡子峰握了握重拳,暗暗告诉自己。

    杨林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峰哥,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必须离开这儿。”(日)胡子峰点下头,一甩头:“走,回据点。”(日)

    一行人正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前来救援的援军中突然伸出一根黑洞洞的枪管。

    “砰!”

    毫无征兆,一声枪响平地乍起。再看胡子峰的胸前,平白无故多出了一个指甲盖大的枪洞。

    “有杀手。”(日)胡子峰身边的一位保镖眼疾手快,连瞄都没瞄,抬手就是一枪,枪响过后,那名潜藏的杀手应声倒地。一颗子弹贯穿他的眉心,这一枪是在仓促间击发的,开得却是惊天地泣鬼神。

    在看胡子峰,他的身体只是晃了晃,死神并未降临到他的头上。倒不是他有多么幸运,一枪打中了心脏还没死,而是刚才在安全屋的时候,他特意和手下几名若众都穿上了防弹衣。没想到,防弹衣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眼看着胡子峰躲过一劫,那名援军负责人当场撕破伪装,大喝一声:“高山组长有令,杀死胡子峰奖励一亿日元,连升三级。”(日)

    一时间,枪声大作。胡子峰想不到己方的援军,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都替换成了南派的人,这实在是大出他的预料。时间紧急,他来不及往更深处想。一面开枪还击,一面往安全屋内撤退。

    安全屋内有武器弹药、食品,血包,进去固守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在乱枪之下,胡子峰的护卫们当场折损了七八成。在这些保镖们的誓死护卫下,胡子峰和他手下七八位若众安全撤退到了安全屋内。因为都穿着防弹衣,再加上枪手们的枪法并不是十分准,这些胡子峰的骨干们基本安然无恙地退了回去。

    不过,即便如此形势也不容乐观。

    这波所谓的援军是有准备而来,枪火织成一张死亡之网,让众人的处境岌岌可危。

    “子峰哥,我们被包围了。”(日)绰号独耳靠山王的杨林大声喊道。

    胡子峰心里紧张,表面上依然是从容不迫:“一帮乌合之众,想取我胡子峰的性命,真是异想天开。大家坚持坚持,我们的真正援军马上就要到了。”(日)

    虽然胡子峰在神户市的势力远远大于高山清司在这里的势力,但是以现在这种情况,不知道哪个据点已经落到了高山清司的手里。

    杨林一边开枪还击,一边把自己的顾虑告诉给胡子峰。胡子峰砰砰两枪,轻松干掉两个人,这才回答道:“我就不相信,高山清司可以在我们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将我们的势力彻底剔除出神户市。”(日)

    双方你来我往,枪声像爆豆一般,弹壳声叮叮当当掉在地上的声音不停。在枪战中,死的最多的是高山清司那边的人。不过他们并不在乎,折损的那点人对于整支队伍的整体实力来说,影响并不是非常大。

    胡子峰这边人虽然精锐,但吃亏在人员数量少。双拳难敌四手,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子,如果子弹都打光了,敌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们淹死。

    十多分钟之后,双方成员的子弹开始逐渐告罄。枪战也由原先的炮火覆盖,变成了零星的点射。

    绰号老鬼的若众是胡子峰的四大心腹干部之一,他看了看战场,冷静地分析道:“擒贼先擒王,要是我们能活捉南贼的负责人,这帮乌合之众就不堪一击。”(日)

    现在那名负责人正躲在人堆里,要想干掉他,简直比登天还难。

    胡子峰不慌不忙地更换着弹夹:“你有什么计划?”

    老鬼嘴角扯出一段弧度:“用武士道精神,和他们决斗。”(日)

    “决斗?”

    老鬼点点头,把自己的计划小声告诉给了胡子峰。胡子峰听完,凝声道:“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

    “ZG有一句古话,叫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机会取胜。”(日)

    胡子峰仔细想了想,或许这样也是一种拖延时间的好办法。犹豫了一会儿,后重重点头:“好,就这么办。”(日)

    老鬼抖擞了精神,丢下了手里打空的手枪,开始向外喊话道:“都停手,都停手,我们组长有话要说。”(日)

    “援军”这边的负责人听到里面有动静,摆了摆手。等周围都安静下来,他才谨慎地探出半个脑袋:“你们这群叛徒,还有什么遗言?”

    老鬼慢慢抽出自己腰间的短刀,高声道:“我们大RB国,一向只有站着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窝囊废。我们大哥说了,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尊严。我们来一场男人之间决斗,让我们在战斗中自豪地死去。”(日)

    负责人还没开口,他身边的一个智囊谨慎地提醒道:“别听他们说,他们这是在拖延时间。”(日)

    “我倒是觉得可以答应他们,要是能把胡子峰和他的干部活捉,老大你的功劳肯定比得到几具尸体还大。”(日)

    “你这是在拿兄弟们的生命在冒险,再给敌人拖延时间。”(日)

    “…….”

    两人为是不是接受决斗,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那名负责人被他们吵得一个头两个大,他怎么能看不出这是胡子峰在拖延时间。不过,他依然爽口答道:“好,我答应你,以山口组的名义起誓。”(日)

    胡子峰无非是想拖到援军过来增援,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高山组长已经亲自派人埋伏在半道上。就算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过不来。所以,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胡子峰玩。

    这名负责人绰号“花蛇”,本名知道的人不多。虽然年轻,但头脑非常不简单,手段是出了名的毒辣,算得上胡子峰手下排得上号的干部。

    不过,他有一个缺点就是贪财好色。高山清司用一亿五千万日元和十名妙龄女郎才说服他背叛胡子峰,转而投到自己名下。除此之外,还将他提拔为神户市的草莽组副组长,地位仅次于组长草莽一郎。

    本来,他的计划天衣无缝,利用潜藏的枪手将胡子峰干掉。胡子峰一向不喜欢笨重的防弹衣,也一向不穿。没想到,他这次居然一反常态。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说话间,胡子峰那边的老鬼已经替胡子峰答话:“好,以山口组的名义起誓。”(日)

    他提着刀,小心翼翼地走出安全屋。

    “花蛇”左右看看,最后把目光聚集到一位身材敦实的壮汉身上:“花岗,杀掉他,我升你的官。”(日)

    那名壮汉爽朗地答应一声,露出一口不规律的龅牙。

    和这名壮汉相比,老鬼的身材就太瘦弱了,好像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似的。老鬼一边观察着“花蛇”的位置,想着如何活捉此人,一边喃喃道:“无名之辈,别说我欺负你们,再来四个这样的。”(日)

    “八格牙路。”(日)

    花蛇阵营中传出一连串的骂声。

    花蛇转了转眼珠,心说胡子峰身边都是些悍将,就凭一个人恐怕拿不下他。既然对方开口就给了自己这么一份大礼,那自己有什么理由不接受。他喝声制住了手下,接话道:“既然如此,那青木,裕子,浅田,渡边,你们四个人也去。”(日)

    花蛇叫出了四个人的名字。

    临出战前,还特意交代,一定要活捉,不要伤其性命。

    决斗,现在开始。

    五人手持利刃,将身材瘦弱的老鬼团团围住。

    老鬼被五人围在中间,目露凶光,那眼神好似野兽一般可怕,五人怒吼一声,首先发难朝对方脑门攻击而去。

    老鬼眼神闪过一道寒光,身体向一旁侧去,随即手中战刀斜刺向那名名叫青木的山口组成员的肋下,青木汗毛倒竖,急忙向后躲闪,不敢与老鬼正面对战。

    一人不敌,随即另外四人齐齐出招,是四把倭刀举过空中,朝老鬼劈去。

    后者不予他们四正面冲突,脚下一滑,像后边躲闪而去。见四人攻击闪过,随即身形一动,犹如灵猴一般快速,手中战刀直取五人中那位实力较弱的青木。

    青木心中骇然,想要向后躲闪,业已来不及了。

    一道寒光闪过,他的脑袋裂开,猩红血水流出,样子恐怖至极。

    四人见对方攻击这般迅猛,一个个怒吼一声,高举手中倭刀,双臂卯足力气,朝老鬼连续攻出几刀。

    老鬼不予对方纠缠,身形一动,消失在二人面前,随即脚下一滑,来到二人背后,手中战刀一闪而过,直取俩人后心。

    二人心中同时惊诧,寒意升起,顾不上好看身形,身体就地一滚,躲出几米外。

    一名男子躲闪不急,被战刀划中肋下,寸长血口划出,血水流出,疼的男子怪叫一声。

    短短一分钟不到,五人有四人被卸掉了战斗力,只有那名名叫花岗的大汉还在坚持。

    身为胡子峰手下的四大若众之一,老鬼的实力果然不是盖的。见状,花蛇也顾不得什么决斗的规矩,又喊了五个人的名字,随即喝道:“你们动手,不要让我丢脸。”(日)

    虽然对方用得是车轮战术,不过老鬼也没办法。他观察到花蛇的位置,故意便打便往他的方向移动。不过,他想动,另外的六个人不想让他动。他们围成一圈,将其死死圈在中间。

    老鬼的目标是“花蛇”,而不是这些小喽喽。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手下人身手,怪叫一声,将面前朝一名敌人撕开。这一刀直接将那人的头颅从脖子上砍了下来,没等尸体倒地,他抬起一脚,使出一招凌空飞跃,直接蹿向花蛇,同时手中的倭刀递向花蛇的脖子。

    没想到老鬼的目标是自己,花蛇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一歪脖子。锋利的倭刀擦着他的脖子飞过,在他的颈部留下一道细细的血口子。虽然不致命,但这一刀还是把他吓了一大跳。

    老鬼也有些诧异,没想到花蛇居然躲过了这一刀。来不及多想,前者的拳头一闪而过,朝后者面门就是一拳,这一拳力道极大,花蛇整个鼻子被打得塌下去,鲜血直流。

    这个时候,六把明晃寒刃朝他劈来。

    在安全屋内的胡子峰等人见状,忍不住大声提醒道:“小心。”(日)

    老鬼用得本就是放手一搏的舍命招式,一招未中,空门已经大开。

    噗噗噗,五把钢刀分别刺进了他的肩膀,臀部和大腿肌肉里。这些部位虽然不是致命的,却足以卸掉一个人的战斗力。老鬼啊地一声惨叫,被倭刀生生顶翻在地。

    花蛇一面忍受着疼痛,一面喝令手下道:“把他给捆了。”(日)

    》》》》》》》》

    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得志猫儿雄过虎,落毛凤凰不如鸡。

    胡子峰万万想不到,堂堂山口组的若众,居然会这么快败在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小混混手里。

    他无比的痛心,今天这一关恐怕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