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68章 变故【三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67章 永绝后患
  • 下一章:第469章 激战安全屋【二合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他掀开帐篷,发现李爽正一个人鬼鬼祟祟,背对着谢文东干着什么。或许是因为太过专注了,他居然连有人到他身后都不知道。

    谢文东探身往前看了看,只见李爽手里正攥着一块扳指大小的玉石盘摩着什么。玉石十分温润,看上去像婴儿的皮肤一样,颜色也非常正。懂玉的人都知道,这种玉石是玉石中的极品。在他面前,还有十多块五颜六色的宝石。原来他不让人呆在这儿的目的,就是把玩这些东西来着。

    不过,他不是把整包宝石都丢了吗,怎么手头上还有。

    谢文东故意咳嗽一声,告诉李爽自己来了。没想到李爽做贼心虚,啊得一下把面前的宝石全部打翻在地。

    被人打扰了好事,李爽正要骂娘。可一看到谢文东,脸色马上就由阴转晴。他搓着手,嘿笑道:“东,东哥,你没事了,实在是太好了。”

    “你倒是挺悠闲的啊”,谢文东故意板着脸,平淡道:“既然身体都没事了,回到社团之后,马上到研江哪儿领罚。”

    一听到这个,李爽马上哎呦哎呦地假装痛苦起来:“东哥,你要是现在让我去研江那儿,我一定会被打死的。等我死了,顶多住个经济适用坟。”

    谢文东不为所动,吸了口气道:“你还有经济适用坟可住,那些在地下的兄弟呢,他们…唉。”

    见谢文东有些伤感,李爽也是有些不忍。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再难过那些兄弟们也活不过来,只能好好弥补他们家人了。李爽捧起一把宝石,点头道:“东哥,这些东西都是我偷偷带出来给那些兄弟家人的,另外,我还自愿罚俸一年,东哥拿我的工资给他们的家人吧。”

    算你还有点良心,谢文东在心里嘀咕一声。

    见谢文东没有说话,李爽又马上摆出一副贱贱的样子:“如果东哥不答应我,我就立刻去自杀,这是我一贯的做法。我不是个粗人,会选择比较文艺的方法死的,比如吃几百斤香蕉什么的。”

    一个胖子居然自称自己不是个粗人,这向哪儿说理去。谢文东无扶了扶脑袋,忍者笑道:“我真被你的天真打败了。”

    “不对”,胖子李爽老神在在道:“打败东哥的不是天真,而是无邪!”

    “哈哈。”谢文东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到谢文东大笑,李爽心里马上就有底了,至少东哥不是真的想把自己处死。他露出一个便宜的笑容,又从被窝里拿出一块掌心大的石头。

    谢文东看到这个,笑容马上凝固住了。他凝声说道:“第二块龙眼没有丢?”在爬银杏树的时候,谢文东一直没有见到七彩的光芒,还以为那东西被李爽丢失了。李爽邪笑道:“我把它藏在袖子里了。不是传说集齐四块龙眼,就能够有毁天灭地的超能力吗?现在东哥有两块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找另外两块。”

    “你敢”,谢文东非但没有感到高兴,反而莫名其妙发火:“你要是还敢私自下地,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李爽被谢文东的这一句厉声吓得一缩脖子,马上连连摆手:“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看到李爽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谢文东语气这才稍稍有些缓和:“你没听到那只是个传说吗,为了一个传说拿自己和兄弟们的性命去冒险,那你可真就没救了。更何况,就算有通天彻地的能力,那又什么样?我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我希望以自己的双手,创造属于自己的梦。生命的过程,不只是清风暖阳,还要阴霾和风雨。当阴霾与风雨袭来,敢于接受而不是畏缩地逃避,才不失红尘走一遭。”

    听完谢文东的话,李爽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东哥,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谢文东话锋一转:“还有,不要把龙阳一族存在的事情告诉别人,就是你最亲近的人都不能。”

    李爽:“那三眼和强子他们呢?”

    谢文东摇摇头,坚决道:“也不要。这件事非同小可,如果传播出去,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李爽恩了一声:“我一定把它烂到肚子里。”

    在任、张、李三人中,谢文东最担心的就是李爽。李爽嘴巴大,做事马虎,最怕他不小心把秘密泄露出去。不过谢文东的担心有点多余了,先不说他不敢说,就算他敢说,也因为没有确切的人证物证,他吹牛开玩笑惯了,就算他说得是真的,别人也以为他在吹牛。

    等交代完毕后,谢文东这才转身离开帐篷,去看望张娅婷。

    一行人在友谊峰逗留了两天,两天内任长风和张娅婷陆续苏醒过来了。一切收拾妥当后,谢文东让人把准备好的定时炸弹全部从银杏树的冰盖位置投了下去。

    又过了几个小时,谢文东等人只听到老远处的友谊峰位置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爆炸非但将龙阳一族的地宫炸塌掉,还因此引发了雪崩。数以万吨的雪块将所有的痕迹掩埋掉。事后,谢文东还派遣专人进入这区域,他们只看到了白茫茫的一片,龙阳一族的事到此总算彻底完结。

    龙阳一族的秘密,也随之掩盖下来。有关地宫的传说,也仅仅限于传说而已。

    等一切完毕之后,谢文东等人转道满洲里,再由DONGBEI返回极乐岛。

    这时,已经是新年的二月初,也就是说他们在外面足足呆了一个月有余。

    》》》》》》》》》

    话分两头说,让我们再把视线放到RB山口组。年前因为RB政府的干预,胡子峰和高山清司暂时休战。正月十五一过,两方又开始闹得不可开交。

    年前,胡子峰在与高山清司的战斗占尽优势,把后者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几乎把山口组一半的地盘控制在手里。可是,今年正月十五一过,再次开战,胡子峰却连连遭遇挫败,堂口地盘据点丢失无数,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到底是什么人从中作梗?一切都不为人所知。

    RB神户市!胡子峰的安全屋。

    一名男子坐在首位,看着会议桌旁一干人,眉宇间透露出一股威严,相貌英俊,举手投足都带有一股器宇轩昂之气,一看就是胸怀大志之人。

    “各位,如今这南派打到咱们门口了,大家有想法对付南派吗?”(日)男子开口说道,这人正是老大胡子峰。

    胡子峰能有如今地位,除了谢文东的暗地支持外,还和他超强的能力不无关系。他聪明绝顶,从来不玩纸上谈兵的把戏。

    “老大,这南派攻击猛烈,神户市的市长又是他们那一派的人,听说也在拉拢警察局长,可见高山清司多聪明,我们的获胜希望不大啊。“(日)

    就在男子还想继续说时候,坐在首位的胡子峰双目怒睁,盯着此人,冷喝一声,道:“山本,你还算什么若众,算什么大哥,你竟然长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给他拖下去。“(日)

    随着胡子峰话落,名叫山本一夫的男子被俩名彪形大汉拖出去,山本眼中充满惊骇之色,知道拖出去的后果。

    “老大,老大,我不是故意的,给我一次机会吧!”山本大呼小叫,鼻涕流下一大滩,哭爹喊娘求情道。

    在场人皆没为山本求情,山本本就是立场不坚定的人。在这个时候,却说出这样话来,无疑使自寻死路。

    “胡哥,市长虽然是南派的人,但我们在神户的根基很深,只要聚集兄弟们力量,区区一个市长不成问题。“(日)大石武夫开口说道。

    大石武夫是胡子峰手下的四位核心若众之一,是胡子峰绝对的心腹。只要胡子峰一句话,他甚至可以离开山口组,投奔谢文东。虽然叫武夫,但其头脑更为过人。

    “聚集兄弟之力倒也可以抵挡住南派猛烈攻击,不过,我想要的是神户的所有地盘,而不是仅限于自保。“(日)胡子峰微微皱眉,说道。

    大石武夫略作思量,继续道:“胡哥考虑的是,其实我们可以走一步险棋。“(日)

    胡子峰:“什么险棋?”

    大石武夫继续道:“南派在神户的负责人是草莽组组长草莽一龙,我们只要干掉他,事情就会好办的多。“(日)

    “这个法子,峰哥也不是没有想过。不过这个草莽一龙身边保镖众多,我们派了好几拨人过去,最后都没一个活着回来。“(日)

    “一般的人肯定不行”,大石武夫清了清嗓子:“我们可以请专业的人去干,比如,谢文东的白血。“(日)

    “白血?你确定是谢文东的白血?谢文东和高山清司可是结拜兄弟。“(日)一位若众插话道。

    这位若众的绰号名叫老鬼,也是四位核心若众之一。

    众所周知,胡子峰和谢文东的关系“不好”,而后者与南派的高山清司却是“亲如兄弟”,去找白血帮忙,那不是自投死路吗?

    胡子峰不置可否,倒是反问到道:“说说理由。“(日)

    大石武夫继续说道:“白血是谢文东旗下的王牌组织,也是超级霸道的杀手组织。如果白血再配上新成立的暗天眼,强强合作,恐怕可以秒杀世界上任何一个杀手组织。如果花重金请他们杀掉南派区区一个若众,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日)

    那名名叫老鬼的若众听完后,连连摇头:“不行,这简直是自寻死路。“(日)

    大石武夫解释到:“别看谢文东和高山清司的关系不错,其实那都是相互利用的关系。谢文东是聪明人,如果有巨大的好处摆在面前,他是不会不动心的。到时候……”

    他们正在开会,突然间一名小弟冲入会议室,偌大的会议室内,这名小弟冲入里边,被一道道火热目光扫射在身上。

    “***,谁不长眼睛啊,乱闯。“(日)一位大汉见小弟冲了进来,怒吼一声,瞪着眼睛看着那名小弟。

    小弟来不及喘息,直接开口说道:“老大,南派来袭,我们的兄弟都快抵不住了。“(日)小弟一句话,如晴天霹雳一般重击在胡子峰脑门。

    这里可是己方的安全屋,保密程度可是一等一的,南派的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好一会后,胡子峰才缓和过来,深吸一口气,久久回不过神来。

    此时胡子峰能不着急吗?己方一半多骨干都在这儿,如果都折损在这儿,想要翻盘,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知过了多久,会议室内一阵安静,一名男子站起身来,开口说道:“胡哥,五公里外有我们的一个据点。只要我们抵挡一阵子,安全就不成问题。“(日)

    开口说话只有一只耳朵,名叫杨林,绰号独耳靠山王。是胡子峰在RB洪门时的老人,此人一身不俗功夫,善近战,领导能力较强。爱开玩笑,但是发起狠来又像个疯子。

    众人闻言,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众人纷纷点头响应道。

    胡子峰满意地冲杨林点下头:“好,小林带着我的护卫做先锋,先抵挡一阵子。我这就给据点那边打电话。“(日)

    杨林匆匆答应一声,率领胡子峰的几十名护卫队赶往安全屋的前门。前门已经发生了一场战事,守门的兄弟都倒在地下,一动不动。

    杨林带着人及时出了安全屋,远远望去,场地上黑压压一片人。

    为首是一名面色黝黑身材高大的壮汉,壮汉的袖子上带着山口组的菱形徽章。手持俩把重锤,看上去有十多斤重,汉子膀大腰圆,一看就是练家子。

    此人,正是山口组南派神户市的负责人——若头草莽组组长草莽一龙的亲弟弟——草莽二龙。

    “你们这群山口组的叛徒终于敢出来了,老子今天要替山口组清理门户。“(日)大汉声音好似雷震一般在众人耳朵周围回荡。

    杨林见对方群中一名黑脸大汉,心中惊诧之余,更是感叹这人长相凶狠,手持重锤,站在人群中,如鹤立鸡群一般。

    “好狂妄的小子,想清理门户,那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日)杨林振臂大喝一声,随即首当其冲手持倭刀冲向对方。

    草莽二龙没想到对方不给自己面子,心中冷哼一声,喝道:“独耳的垃圾,拿命来。“(日)

    是人就有弱点,杨林也不例外,他最不喜欢别人提及他独耳的短处。一听这话,怒火顿时冲到脑门。他大喝一声:“给我杀!”

    瞬间,双方人马快速冲撞在一起,叫喊声,武器撞击声音,怒吼声,一个个睁大血红眼睛,相互激战在一起。

    且说杨林,一马当先,手持倭刀,冲在人群中,一名大汉见杨林冲到近前,高举手中片刀,怒喝一声,道:“小子,受死吧!”

    杨林心中冷笑一声,身体微微向后一侧,随即寒光闪射,从他面前一闪而过,随即,后者出手如电,重击一拳,朝大汉面门重重砸去。

    这一拳,快如闪电,壮汉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杨林一拳砸飞。血水顺着鼻子流淌而下,再看那名壮汉,已经被打得面目狰狞。

    一拳击飞壮汉,杨林速度不减,身子一晃,躲过一人攻击,随即抽刀朝对方肚子划去,那名男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杨林一刀击中。

    倭刀入肚,男子眼睛睁大老大,血水瞬间浸染衣服好大一片,男子低着头,看着明晃刀刃,随即身体缓缓倒下去。

    杨林一连将对方俩名男子击杀,瞬间惹怒周围众人,随即四五名大汉将杨林包围在中间。

    后者见状,微微皱眉,冷哼一声,道:“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叫你们老大过来会我。“(日)

    “操你妈的,老子偏偏找的就是你。“(日)一个南派大汉挥舞着手里的倭刀,冲杀过来。

    刚一交手,这几名南派的山口组成员就感到一股无形的巨大压力。心说这个独耳的人看着挺单瘦,动起手来真跟疯子差不多。

    杨林号称独耳靠山王,体内有好战因子,下手又黑又狠,不留任何情面。很快,眼前的几个人就倒在血泊之中。这种普通的小弟完全激起不了杨林的任何兴趣,转而便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草莽二龙的身上。

    草莽二龙天生力大,与杨林相差不多,但他脑子不是很聪明,资质一般。

    草莽二龙见杨林朝他奔来,并没将杨林放在眼里,手持双锤,在人群中一阵猛烈攻击,草莽二龙手中锤子重达十多斤重,被粘上一点,不死也得重伤。

    “小子,看招!”杨林嘴角掀起一抹冷笑,看着草莽二龙,大喝一声,随即脚下蓄力,身形高高跃起,直接一个力劈华山朝草莽二龙脑门砸去。

    后者反应倒也快,见对方冲他而来,心中冷笑一声,抬手架起双锤,将对方攻击尽数格挡开。

    ‘铛啷啷’一声金鸣爆炸声响起,杨林感觉手臂一阵发麻,一道火花四射,身体不由向后倒退几步。

    草莽二龙双臂微微向下一沉,感觉一股极大力道朝他身体砸来,还好他反应及时,提气快速握紧双锤,这才没掉到地上。

    “小子,有两下子,吃我一锤,”草莽二龙面露凶相,心中不服,怪叫一声,手持锤子朝杨林砸去。

    后者不敢硬接,身体向后倒退几米,只见那黑色锤子将地面砸开一个小坑,地面都一颤一颤的,可见草莽二龙力道之大。

    “哈哈,不错啊,”杨林心中惊喜,好久没遇到这么强硬的对手了,随即手持倭刀,身法诡异一晃,快速来到草莽二龙身后,电闪朝他肋下刺去。

    草莽二龙还没反应过来,杨林业已来到他身边,来不及多想,身体用力向外一扭,堪堪躲过这一迅猛攻击,随即,草莽二龙得到短暂缓和,双手持着重锤,转身朝杨林砸去。

    后者不与他硬碰硬,身体一晃,快速向一旁躲闪过去,随即手中倭刀电闪出一道银色光芒。

    草莽二龙心中恼怒,更多的是愤怒,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狡猾的人,不与他正面对碰,只是投机取巧,利用自己快速身法偷袭,这着实让人生气。

    “小子,有本事正面攻击啊,”草莽二龙大喝一声,气的鼻子都歪了,手中锤子快速挥舞,在周围快速旋转着,瞬间,一股巨大气流产生,周围有几名小弟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急锤子砸死。

    这些人中有些是北派的敌人,有些是南派的自己人。砸死敌人倒是痛快,可要是砸到自己了,可就没那么痛快了。见几名兄弟误死在自己手里,草莽二龙把账都算在独耳杨林的身上。他带着愤怒,想再找对方的时候,周围几米开外根本连对方的人影都看不到。

    杨林躲在人群中,看着发怒的草莽二龙,并没急着出手,眼中精光闪射,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双方战斗到此时,已经是白热化了,能够站起来的,皆是意志力坚定之人,不然不可能战斗这么久了。

    杨林手持倭刀,冲在人群中,将对方阵型搅乱,他功夫了得,在这些人中,如鱼得水一般。

    越是不能正面与这个独耳人交手,草莽二龙就越是着急。就在他临场慌乱之际,杨林抓住了机会。他的身形化作一道闪电,人未到,手中钢刀带着寒风呼啸而来,寒光闪过,想象中的血水并没有飙射出来。

    草莽听闻背后恶风来袭,身体一晃,划出好一段距离,抬头看向那名男子,这名男子手里提着一把雪亮的倭刀,气势汹汹盯着他。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激战的对手——杨林。

    “不错啊,被你躲开了。“(日)独耳杨林嗤笑一声,刹住脚步。

    “小子,受死吧!”草莽二龙一声怒吼,身体快速窜出来,手中铁锤朝杨林迎面袭来。

    后者冷笑一声,眼中寒芒闪烁,脚下蓄力,身体一动,快速消失在草莽二龙的面前,草莽心中惊讶,同时感觉到一股寒风从他腰间劈来。

    草莽二龙不敢大意,身体向一旁躲闪而去,回头一看,只见一道黑影纵身而起,手中倭刀高高举起,朝他脑门劈来。

    他不敢大意,高举铁锤,双臂蓄力,猛然向上抵挡,只听‘铛啷啷’一声金鸣炸响,火花四射,草莽感觉双臂失去知觉,虎口流淌出一道血水,身体向后倒退三步才算稳住身形。

    独耳杨林落定,嘴角掀起一抹冷笑,看着眼前的草莽二龙,笑了笑说道:“不错嘛!”别看他脸色轻松,其实内心也是震撼无比。他的整条胳膊都麻了,都快提不动倭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