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64章 尾声(下)【四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预告
  • 下一章:第466章 新的篇章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揉了揉鼻子,幽幽道:“还能怎么样,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我就不相信,几千年前的古人出得了这门,几千年后的我们出不了。”

    他就是有这样的能力,简单的几句话都能让手下信心满满。乐观的气氛很快弥漫开来,李爽学着谢文东的样子,揉了揉他的肉鼻子,嘎声道:“就是,我还就不信了,肯定有什么机关。”

    说干就干,李爽小心翼翼地开始在巨门摸索起来。其他人也没有闲着,各自验证着心里所认为可行的办法的办法。

    一晃眼,几十分钟过去了。就在谢文东越来越怀疑自己的自信时,一个念头突然如春雷般闪过脑海——为什么非得打开这扇巨门,从别的地方走不是更好。

    他低头查看脚下的地面,地面是由四四方方的大青砖铺成的。这些青砖虽然硕大沉重,但还是可以撬开的。如果可以用老鼠打洞的方式,直接从巨门下面直接穿过去,所有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他当即叫住大家:“都过来,我想到办法了。”

    一听谢文东说想到了办法,大家马上围了过来。李爽着急地问道:“东哥,是什么办法?”

    谢文东指了指地下:“我们打洞,从这门下面穿过去。”

    “就这么简单?”李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设计这扇门的人又不是笨蛋,怎么会没有这么简单的常识。

    谢文东打了个响指:“就这么简单。有些问题的答案看似很难找到,其实它根本就在谜面上。我们觉得它是假的,偏偏它就是真的。”

    任长风狐疑道:“东哥,万一这门下面还是一块巨石怎么办?”

    谢文东知道自己现在很难用现有的证据说服大家,不过他有这样一种感觉,这办法是可行的。

    他耸耸肩:“难道你有别的更好了的办法?”

    李爽和任长风哑然。

    过了好一阵,前者才嘟囔着嘴说道:“怎么可能这么简单。”

    谢文东冷静地分析道:“石申没有在羊皮卷上特别注明开启巨门的办法,肯定是他觉得这办法实在是太普通了,根本没有值得记载的必要。”

    既然东哥说这个办法可行,那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大家放弃从巨门本身上着手,转而走向它的下面。一开始入手,比较吃力。差不多十多分钟的样子,地下的一块一百多斤的大青石被起了出来。

    “有盗洞。”李爽欣喜地喊出一声。不用他说,其他人也都看到了。

    谢文东长出了一口气,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已经放下。申少鹏蹲下身来,仔细验看了一番,说:“这个洞的确是个盗洞,而且有不少年头了。”

    李爽连连摇头:“居然是真的,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娘的设计这扇门的人简直是个棒槌,连点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面对李爽的猜测,谢文东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也许,这巨门根本就不是用来拦人的,而是有别的其他的用处。”

    “哦?东哥想不到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它具体的作用,只是有这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一直没说话的申少鹏突然插过话来:“咦,谢先生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到了一件事。”

    大家齐刷刷转过头去,申少鹏吸了口气,一本正经道:“传说地底深处,有一扇金钟之门。那扇门具有通天彻地之能,每当它响起金钟嗡名之声,就是万古邪恶降临人间的时候。传说金钟只被人听到过两次,每一次都是发生在饿殍遍野,血流成河的动乱年代。”

    看到谢文东等人一脸的质疑,申少鹏又马上改口:“当然,这都是传说。刚才谢先生说这门可能有其他作用,我才联想到这个传说的。”

    “不管这扇门的作用是什么,这都不是我们现在要关心的。既然这是个人类挖的盗洞,那就证明它能够带着我们通到外界。时不我待,我们现在就出发。”

    众人默默地点点头,深吸几口气后。盗洞挖得比他们想象的要长,为了方便相互照应,他们一字排开,全部下地。

    石申拿着洛阳铲和电灯走在最前面,第二个是李爽,第三个是张娅婷,第四个是谢文东,压阵的是任长风。

    这个盗洞呈直线型,打得非常专业。虽然过了上千年,但基本完好。石申拿着洛阳铲本来是打算清理之用,盗洞保存的这么好,倒是让他省了不少功夫。

    大约爬了十多米的样子,只听前方传来一声振奋人心的消息:“到头了。”

    “太棒了。”后面的谢文东等人忍不住喊出一声。在身后众人的热切期盼下,申少鹏用电灯照了照头顶的青石板。这块青石板和刚才他们挖起的青石板大小形状都差不多,应该都有一百多斤。他当时也没想太多,把电灯咬在嘴巴里,直接用手试图把青石板顶开。

    一百多斤的青石板,虽说比较费力,但还是可以撑开的。然而他真的用劲的时候,却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好像在他头顶的不是一块青石板,而是一座大山。

    申少鹏试了好几次,青石板都纹丝不动。看到这幅情景,谢文东马上上来帮忙。在两人的共同的努力下,青石板终于动了一点点。就在这时候,一阵浑厚的钟鸣声突然响了起来。

    咚咚咚!

    地洞内的五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吓得一动不动。难道金钟之门的传说是真的?这简直无法想象,也太匪夷所思了。

    “申老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申少鹏脸上的表情同谢文东一样,也是无比的茫然。

    在悠长的钟声响了七八下后,突然青石板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水流拦腰压裂开,一大股水流射进洞内。然后,他们就感受到了一阵天摇地晃的震动。

    就那么五六秒的功夫,整条盗洞的三分之二空间就被水流填满。

    洪水来了,大家小心。

    谢文东大喊一声,呛了半口水。

    然后,五人像随风摇摆的浮萍一样,被生生冲出盗洞之外。谢文东极力在水中挣扎着,伸手想拉住最近的张娅婷的脚。只不过,他小看了洪水的力道。才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张娅婷就被洪水冲出十多米远。

    更为恐怖的是,两扇巨大的门居然向外挪开了一点,一条缝隙出现在两扇门之间。缝隙随着洪水的冲击,越开越大。谢文东猜得没错,开启这巨门的真得是洪水。只不过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从盗洞走还能触发机关,引来洪水打开机关。

    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一瞬间在谢文东的脑子里转了十几圈。

    那似钟鸣般的钟声,应该起到某种预警的作用,类似于防空警报!

    洪水,应该是积蓄起来的地下河水。

    设计这扇巨门的人,肯定是龙阳一族的高人。它不是用来拦人的,而是用来提醒龙阳一族干某种事的。比如祭祀。

    不知道为什么,谢文东的思路居然渐渐清晰起来。

    一开始,水流非常湍急。随着巨门的彻底被打开,水势渐缓了不少,好像一大池子的水在慢慢放干。更为奇妙的是,石门这边的水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下降得越来越快。

    才不过二十分钟左右,上亿立方米的水就基本被放干净。这种借助大自然的力气来开门的设计,简直令人叹为观止。不用说,关门的原理也是这样。

    金鸣声还在响个不停,谢文东不敢耽搁,告诉自己必须得马上找到其他的几个人才行。他小心翼翼地叫着大家的名字,一开始他找到了张娅婷,其次是任长风,在之后是申少鹏。

    然而,李爽却迟迟不见踪影。越到最后,大家的心越是紧张和不安。尤其是谢文东,拿着防水手电的手心全是冷汗。

    就在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团白炽灯般光亮的从黑暗深处亮了起来。与此同时,谢文东等人发现周围的石头缝隙里都冒出白色的雾,而且速度惊人,几乎是一瞬间,大家膝盖以下的空间就开始雾气缭绕,好像仙境一样。

    突然冒出来的灯光,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李爽在用打火机照明。任长风下意识地张口要去喊李爽的名字,还没等他出声,谢文东和申少鹏的手便先后盖住了前者的嘴巴。只听谢文东在他的耳边冷凄凄地小声道:“不要说话,那不是小爽。”

    啊!任长风的小脸刹那间吓得煞白,他突然想起,李爽身上是没有打火机的。如此,他联想到一个可怕的结论——打灯的不是人。

    难不成,来人是活的龙阳一族族人。

    任长风想到这儿,差点吓得叫出声来。只见他瞪着眼睛,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谢文东不放心,还是作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提醒他不要说话。然后,他关掉了手上的防水手电,和大家一起潜藏于一块巨大的石雕后面。

    大约过了半分钟左右,两个三四米长的巨人出现在四人的视线之中。他们虽然也有人的相貌,却比人多出一条粗壮的尾巴和两条大腿。看过电影《木乃伊二》的人应该知道,里面有一个蝎子王。眼前的怪物,和那个蝎子王的样子如出一辙。

    在看那个发光的官员,居然是一只眼珠。眼珠子长在怪物的眉心,好像第三只眼睛。之前谢文东在冰洞里见过这种“眼珠”,那是一种古老的生物,应该是吸附上去的。只不过,他们眉心的眼珠子比谢文东见到的都要大,光源也是十足。

    好在谢文东他们的位置是光线的死角,前者能看到那两头怪物,而那两个龙阳族人看不到他们。

    看到这两人的样子,谢文东差点把舌头咬下来,血液好像刹那间凝固了。连谢文东都是这样,更别说其他人了。几人大气不敢出,眼睛瞪圆了注视着前方。

    这两个怪物的速度非常快,他们径直走到巨门面前。上面摸索一番后,钟鸣声居然停下来。之后,他们好像也注意到了那个盗洞的存在。一番注视之后,一人伸长了手,从头顶的“天花板”上取下了两块青石板。这真是太奇特了,也太不可思议了,铺路的青石板居然放在“天花板”上,谢文东掂量过那种青石板的重量,每块的重量都在百斤以上。

    两块青石板加在一起,也就是两百多斤。在看那怪物,手若无物般拿着两块青石板,一脸的轻松。

    这头怪物把青石板交给另外一头怪物,那人分别将青石板盖在盗洞的两头。临了,还在上面踩了踩,好像在验看是不是牢固一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大家绝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存在另外一种高级动物。眼前的景致,完全颠覆了他们对世界的认识。

    如果有人要证据,这就是证据;如果有人要人证,谢文东这四个人就是人证。

    等盖好了青石板后,两头怪物又左右观察一番,待感觉没有什么异样之后,两人发出一声悠长如恶鬼般凄厉的叫声。这叫声在空间里回响了好久,把人的耳膜震得生疼。

    待叫声响过之后,一阵铿锵如行军般整齐的声音传了过来。仔细一听,这声音里还夹杂着细细的呐喊声。

    那声音好像在说:“东哥救我,东哥救我,这帮王八蛋要把我弄成像石申那老头一样的干尸,去血祭龙眼……”

    顿时,谢文东、任长风、张娅婷、申少鹏都感觉到了背后嗖嗖的凉风,好像有几只恶鬼在对着他们吹气一样。

    前三人忍不住低音喊出:“小爽。”

    李爽被水冲走,居然落到了龙阳一族的手里,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而申少鹏则喊的是:“钟门一开,阴兵祭祀。”

    现在申少鹏明白了,那巨门钟声其实跟咱们的闹铃提醒一样。他猜想,只要一响便到了祭祀的时候。钟门本来是定时“响铃”的,祭祀时间本来也是确定好的。外人的闯入打乱了这种平衡,让祭祀提前到来。

    他赶紧小声提醒道:“谢先生,我们必须抢在龙阳一族的大部队到来之前,干掉那两个怪物先跑出去。否则……”

    “我不会放弃自己的兄弟。”谢文东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狠狠地瞪了申少鹏一眼,用眼神把这句话的意思传达给他。那一刻,申少鹏有一种错觉,那就是他的眼睛在发光,真的闪出光来。其光芒四射,夺人魂魄。

    申少鹏下意识地闭上了嘴巴,没有把到嘴的话说下去。

    说话间,队伍像幽灵般开了过来。这些怪物都光着身子,除了少部分为男性外,大部分都为女性。他(她)坐在巨角怪兽的背上,看上去威武不凡。在队伍的中间,有四个男性龙阳族族人抬着一副棺材。因为他们的身体很高大,谢文东等人没法看清楚棺材里的到底有什么,但是李爽的声音却清晰地从里面穿了出来。

    “我们还有多少手雷。”

    张娅婷摸了摸背包:“一共只有五个。”

    五个,就算把五个全部引爆,也很难从这么多龙阳族族人的手上把李爽抢过来,闹不好还搭上他们几条命。谢文东虽然救李爽心切,却也没有傻到去做那种以卵击石的事。他做了个手势,示意大家先沉住气,另外再找机会。

    这支队伍的速度很快,人类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们。其规模,也远远超过众人的预料,至少有好几千人。队伍足足走了有一刻钟的样子,才全部进入巨门之内。生怕迟了李爽出意外,谢文东赶紧带人跟了上去。

    巨门之后,是一条四五百米的隧道。过了隧道之后,便是一个天然的溶洞。

    这个溶洞,比他们见过的任何一个溶洞都要大。它的面积只有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并不是最大的。之所以说它比之前任何一个溶洞都要大,主要说的是它的高度,眺眼望去,这个溶洞无边无际,起码有两三千米。

    最让人讶然的是,溶洞里面有一棵古老的树。这种树在两亿七千万年以前就出现了,原产于ZG,后来被移栽到世界各地,寿命可达三千年以上,是裸子植物中唯一现存物种,和它同门的所有其他物种都已灭绝,又号称植物界的活化石。它的名字有很多种,比如白果、公孙树、鸭脚树等,但被人们所熟知的还是另外一个名字——银杏树。

    它的果实叫做“白果”,如果大量生食或者食未经熟透的白果,会发生什么氢氰酸毒素中毒。

    一般的白果,只有开心果那么大。在看这颗银杏树上的白果,个个都跟菠萝那么大。它的树干跟一栋小区楼房差不多大,叶子跟芭蕉叶那么宽,真像是成了精一样。

    在这地宫看过太多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大家都麻木了。不过在看到这棵真正的参天大树后,还是吃了一大惊。

    很快,大家的注意力从银杏树上转移到了溶洞中央。

    在溶洞中央,有一颗被打磨得无比光滑的石头,大约有一辆六轮卡车那么大。从这块石头的样子上看,是品质极好的玉石。玉石的四个角上都有阶梯。连阶梯都是由品质极佳的玉石打造而成。

    从它们的模样上看,应该类似人类的祭台。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长相、模样、身高和普通人十分相似的女人手捧着一块巴掌大的石头,缓缓走上祭台。这块石头发着七彩的光芒,应该是传说中的第二块龙眼。而这女人,谢文东等人也见过——正是“七星棺”中那个像仙女一样睡着的漂亮女人。

    至于李爽,正躺在祭台的下面的那口嵌满了宝石的棺材棺材里。很奇怪,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绳索束缚,但就是不能动弹片刻。

    就在这时,祭祀大典开始。

    》》》》》》》》》

    棺材里的李爽除了身体不能动外,大脑意识都非常清醒。他虽然身体不能动,但嘴上可没闲着。从龙阳一族的名字“龙阳”二字着手,把他们一族人上上下下骂了个遍。什么同性恋啊,什么断背啊,要多难听有多难听。其实龙阳一族这个名字只是古人对其称呼的而已,并不一定人家真的有龙阳之好。

    骂完了这个之后,李爽又从人家的长相骂起。什么四条腿的癞蛤蟆再到长着尾巴的赖皮蛇……爹啊,妈啊的……

    要是龙阳一族的人听得懂,非得被他活活气死不可。在李爽的骂声中,龙阳一族的族人全部趴到地上作深伏状。那名漂亮的女人嘴里念念有词,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好机会。”谢文东眸中一闪,对任长风道:“长风,我们去救小爽。”任长风爽快地答应一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把钛合金长刀和两把手枪,把一刀一枪交给谢文东:“东哥,给你。”

    谢文东接过兵器,压低声音叮嘱张娅婷和申少鹏道:“你们两个给我们做掩护,一会儿我们从那颗银杏树上走。记住,手雷一定要省着点用,那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申少鹏点点头,把两颗手雷抓在手里。

    张娅婷听完谢文东的话,眼泪唰得一下子就流下来了。她动情地深吻了一下谢文东,呜咽道:“文东,一定要活着回来。”

    谢文东怔怔地点点头,说道:“我会的。”

    说罢,与任长风两人双双杀向龙阳一族的祭台。刚开始,龙阳一族的族人还没有发现(可能发现了,但在这个神圣的地方他们不敢妄动)它们身边的巨角怪兽也非常温顺。一直等到两人快要接近李爽时,那名一直念念有词的漂亮女人突然一转身。

    当她看到两个陌生的人类时,先是吓了一大跳。等反应过来后,并没有中断嘴里的语言,美目狠狠地盯着他们,祭祀继续进行。

    本来谢文东和任长风以为肯定有一场大战,没想到事情会这么进行的这么顺利。很快,谢文东明白了,龙阳人之所以对他们熟视无睹,应该是因为某种禁制,或者说规定,让他们不敢动分毫。

    想到这儿,谢文东的胆子更大了些。他不敢耽搁,和任长风大踏步跑向李爽的方向。

    李爽正躺在棺材里骂街,突然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一张熟悉的面目出现在他的面前。这张脸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任长风。任长风压低声音,怒声骂道:“丫别嚎了,我的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

    挨了一巴掌的李爽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傻乐起来:“长风,东哥你们来了,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放弃我的。你们可来了,要是再晚来一会儿,我就要被活埋了,呜呜~***混蛋王八蛋……”他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会儿笑一会儿哭。

    时间紧迫,没必要把它浪费在这种寒暄之中。谢文东打断李爽的话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你能不能起来。”

    “脖子,我的脖子上好像有东西,身体全麻了,都动不了。”

    脖子?谢文东伸手一拉李爽的脖子。只见他的脖子上吸附着一条巨大的蚂蝗,蚂蝗的半截身子已经钻了进去,另外半条身子正努力往里面钻。得亏是李爽脖子粗,皮厚,要不然真要被它钻进去,可就不好办了。

    忍着恶心,谢文东用带着手套的手拽住蚂蝗的另外半截身子。蚂蝗倒是很容易拔出来,可它一离开皮肉,便掉头直接插进谢文东的掌心。

    几乎是同时,谢文东的整条胳膊都麻木了。他吓了一跳,赶紧用另外一只手将手套摘掉。

    蚂蝗丢在地上扑通一会儿,立马就死了。

    当看到蚂蝗死了之后,那名漂亮女人立刻就停止了嘴里的念念有词,面目随之狰狞起来,随后她冲龙阳族人指手画脚一番,嘴里说了些听不懂的话。

    这句话说完之后,祭台跪伏的龙阳众人像炸了锅一样,纷纷起身,哀嚎着冲向谢文东、任长风和李爽。

    当看到呼呼作响的尾巴四下扇动时,任长风嘴角抽了抽:“糟糕了。”

    谢文东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对李爽喊道:“小爽,你能不能站起来。”

    李爽试着动了动,还别说真的能动了。不过因为麻得太久,他的速度和反应里下降了好几成。当他慢吞吞地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时候,前锋的龙阳一族已经杀到。

    谢文东和任长风马上迎上去和龙阳一族的族人战在一起。不管是从体型还有速度来说,谢文东和任长风都不占上风。不过,他们有一样占优势的东西,那就是武器。

    开战后,谢文东这边枪弹齐鸣,把龙阳一族的人打得毫无反手之力。那些怪人从来没见过这种又有光又有烟又有声的武器,吓得连连后退。

    看到这种情况,李爽乐了,想不到龙阳一族的族人长得人高马大,其实是一群棒槌。那些坐骑非常温顺,没有一点动手的意思,这让他更加得意,一双眼睛都快放到脑瓜顶了。这时,他的余光瞥见了祭台上的那个光着身子的漂亮女人。

    李爽投眼看去,这女人除了多了一条尾巴外,别的地方跟人类没啥区别,在龙阳一族里算是个另类了。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漂亮的女人,令人心动的女人。李爽嘿嘿一笑,直接跳上祭台。女人吓得花容失色,连连倒退几步。

    李爽虽然爱看漂亮MM,但还没变态到想抢龙阳一族的女人的地步。他赶紧摆摆手,嘎声笑道:“别害怕,别害怕,我不要人,只要东西。”

    不由分说,他一点不客气地抓住那块龙眼:“东哥已经有一块了,我再送他一块。”

    “嘶嘶嘶嘶”,漂亮女人发出怪异尖锐的声音,看上去极为愤怒和不满。李爽见情况不太对,赶紧伸手一拦:“我说大妹子,你可别跟哥闹脾气,要不然我真的会不小心揍死你的。”

    “嘶嘶嘶嘶”。漂亮女人的声音更大。

    任长风眼角瞥见李爽,没好气地骂道:“**,你个死胖子,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跟漂亮姑娘谈情说爱。你个猪猡三,没看到她在叫人吗?”

    “**,真是小看你了。”李爽吧唧吧唧嘴,最后还是忍住了一脚把她踹下祭台的冲动。他自觉地认为自己是个绅士,他娘的绅士极了。

    身体的麻木感已经消失,李爽拿着龙眼石往谢文东的方向靠拢。三人连打带杀,步步靠近那颗银杏树。

    银杏树上非常多枝桠,攀爬起来非常容易,就这样,五人齐齐怕上了树。看到打乱祭坛典礼的“怪物”就要逃跑,龙阳一族的族人急得嘶嘶大叫。有几人试着攀爬上来,刚要动手,便被年长一些的族人喝止住了。看来,除了那块龙眼石是龙阳一族的圣物外,这棵参天大树同样是。

    这下,谢文东等人可算可以彻底松了口气了。只见李爽一手拿着龙眼,一手抓住枝桠,扭着屁股跟那个漂亮女人打招呼道:“拜拜,妹子,再见喽,再见喽,哥哥还会来看你的。”

    啪!任长风拍了他一下肩膀:“你就继续跟你的妹子告别吧,一会儿她就把你拖回家了。”

    李爽不知道任长风这话是什么意思,后者伸手指了指下面,努努嘴:“看吧,你家妹子派人来接你来了。”李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感觉头皮一阵发炸。

    原来,树下不知道何时多出了一大团白斑蛇,起码有几万条。这些蛇比咱们普通的眼睛王蛇的个头要大一倍,脑袋上居然长着一撮红毛,尖牙也暴露在外面,看上去恐怖无比。

    李爽脚下一滑,差点摔进蛇堆里。只听他妈啊一声,吓得掉头就往上面爬去。

    谢文东看到李爽的背上还背着那个装满宝石的背包,赶紧冲他道:“把包丢掉。”

    李爽那里舍得,表情好像便秘一样的痛苦:“东哥……”

    谢文东不容置疑地喝道:“丢掉。”

    军令如山,更何况下命令的是他最尊敬的东哥。纵然心有不甘,他只能忍痛将来之不易得来的整袋宝石丢掉。他小心将龙眼塞进袖子里,再把袖子打个结,防止龙眼因为手滑都掉下去。等做完这些后,手脚并用快速往上面爬去。

    大约爬了有二三十米高的距离,谢文东一行五人已经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要是爬十层楼,对于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可是,现在是垂直往上升,而不是有坡度的往上爬,对人的体力是非常大的消耗。

    谢文东抬头往下看去,只看透过密集的树叶几乎完全遮住了底下的光线,只有少量的光线投了上来。他把防水的电灯打开,往下一照,见那些红毛蛇没有跟上来,这才长出一口气。他打了个手势,示意大家休息一下。

    众人如释重负,马上就近找了个比较粗壮的枝桠,坐下来休息。趁着这个空当,谢文东终于有机会,问问到底在李爽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攀爬对于李爽来说,真是个要命的活。他双脚发虚,几乎站不稳。谢文东等他气喘匀了一些,才开口问道:“小爽,发洪水的时候,你到底去哪儿了?”

    李爽把大屁股放好,这才缓缓说道:“我被水冲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那是一座宫殿。宫殿的中心有一个像漏水的阀门一样的装置,水都从哪里流走了。等我清醒过来佛,发现宫殿上的墙壁上画着很多图案。”

    “有关祭祀的图案?”申少鹏猜测道。

    李爽点点头:“没错。”

    李爽的经历其实非常简单,无非就是被抓,被装进棺材里。不过这点事,他却足足说了十多分钟。这些插曲于此文无关,就不赘述了。

    任长风听得兴趣缺缺,打趣道:“没意思,你还不如讲几个荤段子听听呢。”

    李爽倒是答应的爽快:“好啊。”他刚说好,就感觉脚下一紧,身子不受控制地往下坠。然后他们听到扑通一声巨响,旁边的申少鹏不知何故人仰马翻地从树杈上栽了下去。

    谢文东一惊,马上用电灯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一看不要紧,七八头巨型变色龙伪装成银杏树的颜色,悄然无声地潜了过来。如果不是它们正用舌头撕扯着申少鹏的四肢,恐怕它们到了己方身边,己方还发现不了。

    申少鹏发出几声惨叫后,便没了动静。如果细心一点不难发现,他的脖子已经被变色龙柔韧有力的舌头给扯掉了。再看李爽的脚踝上,一条巨大无比带着粘液的肉舌头正死死缠着李爽。

    李爽双手死死抓住一根并不粗壮的树杈,与下面的巨型变色龙叫着劲。更加糟糕的是,因为银杏树叶遮挡的原因,他居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谢文东如临大敌,赶紧喊道:“长风、婷儿往上跑,快。”

    上面的任长风和张娅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听到申少鹏的惨叫声,马上意识到肯定是有东西逼近了,他们手忙脚乱地继续往上爬去。谢文东找了一根相对比较粗的枝桠,倒挂金钩,然后使出一招漂亮的海底捞月,用金刀将那条变色龙的舌头割断。割断舌头后的变色龙更加疯狂,像发了疯一样往上拱。

    谢文东喝令李爽赶紧往上爬,与此同时割掉附近几棵白果。菠萝大的“银杏果”从高处砸下,直把下面的巨型变色龙砸得皮开肉绽。不过,那些变色龙好像吃了秤砣铁了心一样,大有不把这些捣乱祭祀的人杀掉不罢休的架势。

    没办法,谢文东只能一边往上爬,一边割断“白果”,延缓一些巨型变色龙的前进速度。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谢文东、任长风、李爽、张娅婷都处在极度疲劳、饥渴、精神紧张当中,他们已经记不清楚打退了多少波巨型变色龙、毒蛇,巨型狙如,变异食人猴的进攻了。在树上的这些日子,他们感觉像是过了几十年那么漫长。

    李爽睁了睁沉重的眼皮,抬头看了看:“长风,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怎么看到太阳了。”

    任长风苦笑一声,眼皮睁也不睁,虚弱道:“我也看到了,可能是因为都死了。”

    “这下好了…我们。。。真的殉情了。”

    “草。。你大爷,老子…老子才不要和你一起死。”

    “呵呵,长风,这辈子认识你很高兴,我们。。。我们下辈子。。。还做兄弟。”

    “好,还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