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63章 尾声(上)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62章 富可敌国的宝藏(四)
  • 下一章:预告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经过谢文东这一点拨,张娅婷才恍然大悟。她话锋一转,忽然问谢文东道:“文东,如果我们安全出去了,你还会再回来吗?”

    谢文东明白她的意思,都说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如此巨大的一笔宝藏扔在这儿,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要说对这笔巨大的财富不动心那是骗人的,只不过谢文东还没有被金钱冲昏头脑。他摇摇头,确信道:“不会,不但我不会,我还会下令封锁消息,不让手下任何兄弟再踏足此地。”

    张娅婷想知道谢文东的真实想法。

    谢文东也不隐瞒,干脆道:“首先,这地宫生得实在是太危险。我们平白无故死了那么多兄弟,那些兄弟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一群畜生嘴里……钱财虽好,不过没命花还是白搭。我不可能明知道这里这么危险,还故意让兄弟们下来送死。”

    “这是第一点”,谢文东缓了口气,继续说第二点:“第二,树大招风。如果我们真得拥有的这批宝藏,立马成为世界各个国家眼里的大肥肉。就凭我们手头上那点人,甚至连一个月都扛不住,马上土崩瓦解。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这个道理。”

    谢文东思考问题往往十分长远,而且懂得什么叫做有舍有得。该争取的就一定争取,不该争取的就果断放弃。

    张娅婷欣赏谢文东,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胸怀开阔,装得下天下。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张娅婷一边听着,一边像优雅地点着头。

    两人聊天这会儿,李爽、任长风、申少鹏已经因为过度兴奋而精疲力尽。

    扫眼看去,他们三个人每人都胖了一圈,就差连头发里也塞上宝石。

    俗话说得好“眼大肚子小,想吃吃不了”。等他们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所带的宝石均超过了三百斤,远远超过他们的实际负重。一个人负重三百斤,别说是在这危险的地宫,就是在普通的平地上,也休想挪动半步。

    没办法,减轻重量的唯一办法,只有把稍微差点的东西扔出来,这就让人比较难受了。好不容易到手的东西就要丢掉,实在是叫人肉疼。

    三人中,就数李爽表现的最夸张。他每丢一块,就心痛地大声叫唤一声,一张胖脸扭曲得都好像要哭了一样:“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啊,这都是我的钱啊……”

    他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把一向矜持的张娅婷逗得捧腹大笑。谢文东在一边摇头,表示对他的无语。

    虽然忍痛丢掉了大半的宝石,但每个人身上东西的重量,仍然在八十斤到一百斤之间。这些东西如果能成功带到现实世界里去,每人进账几亿不成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把这些东西带出去。

    再出发之前,谢文东对手下的两个兄弟约法三章:“要想我答应你们把这些东西带出去也可以,不过你们得答应我几个条件。”

    李爽早就被猪油蒙了心,别说几个,就是几十个几百个也照答应不误:“行,东哥说啥是啥,我都听东哥的。”

    谢文东侧过头又问任长风:“你呢?”

    任长风点头:“我也听东哥的。”

    谢文东看到两人的态度,满意地点点头:“好。首先,你们要以保护自己的安全为先,不能因为贪财而麻痹大意,在这地方把命丢了。”

    李爽和任长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爽快地答应道:“好。”

    谢文东再说到:“第二,如果真的能出去。你们必须上缴三分之一到社团。”

    这个,就更不是问题了。李爽第一个拍拍胸膛,豪气道:“三分之一给社团,三分之一孝敬东哥,三分之一才自己留着。”

    任长风也点头:‘我也同意小爽的。”他们在点头,谢文东却在摇头:“我不要你们的钱,社团也不要你们的钱。三分之一给社团,是让社团给此行牺牲的兄弟的家人发的抚恤金。他们是因为你们而死,钱都由你们出,没意见吧。”

    说到这儿,李爽和任长风惭愧地低下了头。尤其是李爽,随行的精锐大多数是虎堂的精锐,是他的亲信。他们死了,就算没有这批宝藏,他也会负担起相应的责任。他跟谢文东一样,从来不亏待死心塌地、忠心耿耿跟着自己的兄弟。

    “没意见。”李爽收敛笑容,正色道。谢文东点下头,又侧过脸对申少鹏道:“还有些人是你的同行,至于你怎么安排,我都没意见。”

    申少鹏冲谢文东会意一声:“也希望谢先生兑换你的承诺,把我女儿和手下安全地送回来。”

    谢文东:“好,我答应你。”

    李爽忍不住催促道:“第三点呢,第三点是什么?”

    “第三点”,谢文东的语气突然阴沉下来:“等你们安全上去之后,自动到社团的执法堂认罪。”

    “啊!”李爽和任长风吓了一跳,要知道光欺瞒帮主这一条,就是死罪。两人站在原地半天,全身好像过了电一样。聪明的张娅婷赶紧给谢文东找个话头,她上前半步,为两人求情道:“东哥,看在两人立过的那些大功的份上,还是绕他们一命吧。”

    李、任二人眼中透出浓浓的感激之色。

    谢文东故意重重一哼:“我是个赏罚分明的人,做错了事情要是不处理,还怎么让给下面的兄弟做榜样。这样,既然婷儿给你们求情了,我就免你们一死,一人三十军棍代过。”

    一人三十军棍,如果真下狠手,人非得被打残废。谢文东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也知道,以二人的交际,执法堂的兄弟肯定不会下重手。他这么做,其实是让李、任二人长个教训,让他们知道在做事之前,先过过脑子掂量掂量。

    李爽和任长风也明白了东哥的良苦用心,二人皆当场表示,原意受罚。

    约法三章过后,谢文东这才终于同意他们背着价值上亿的宝石,进入石室的地下第三层。

    按照石申羊皮卷上的记载,过了石屋,下面就是青铜巨门。只要从青铜巨门出去,就能找到出口。

    石室的地下第三层,有许多石雕。这些石雕大多精妙绝伦,技艺精湛,让人叹为观止。不敢在这里逗留太久,谢文东带着大家径直出了石屋。

    果真如石申所描绘的地图一样,谢文东一行人在出了石屋之后,便瞧见前方大约五百米处的一扇巨门。这是一扇足有三层楼高,十米宽大的青铜色巨门。从巨门的厚重感看,一扇门起码有几十甚至上百吨重。

    那么现在,摆在大家面前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出现了–如何打开这扇巨门。谢文东一边思考,一边率领众人小心翼翼往青铜色巨门走去。据石申的羊皮卷记载,他们一进一出都是经过这里。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吊车,推车、铲车什么的,对方肯定不是靠蛮力把门打开的。而且,一般的技巧弹簧也做不到。

    谢文东首先想到的是地下河的河水。雷电、洪水、地震,自然界就这三种力最大,具有排山倒海之势。

    雷电和地震一样,都是自发性的,人为很难操控的了。而洪水则不一样,如果运用得当的话,是可以被人类控制的。

    最好的一个例子,便是三峡大坝,泄洪的洪水可以推动几组。如果三峡大坝溃堤,几个钟头之后就会冲掉下游的yc市。三峡最大流量高达每秒7万立方米,换算成下泄速度就是每小时100公里,与高速公路上飞驰的汽车相同。如此大的流量,如此高的速度,其冲击力堪比原子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

    (当然了,大家也不用担心三峡大坝那么容易溃堤,它是重力坝,每一块坝体都能依靠自身的重力保持稳定性。除非动用核弹,要不然常规的武器对它是没有作用的。如果真的发生了核战争,那就离世界灭亡就不远了。扯远了,书归正传。)

    “大家小心点。”谢文东小声提醒道。越是到最后,就越不能麻痹大意。大家纷纷点头,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他们就这样慢慢行进至那扇巨大的青铜巨门面前。在远处,他们就觉得这门大得不可思议,给人以压迫的感觉。等到了近前后,这种感觉便更加强烈。

    任长风试着用唐刀敲了敲这门,这门只发出很细微很细微的声音,而且声调极其厚重。好像他敲得不是一扇门,是一堵又厚又实的墙。

    “咱们会不会搞错了,这门太沉了,根本就不是人能打开的。”说话的是任长风。

    李爽学着任长风的样子,用刀柄敲了敲,而趴着耳朵仔细听了听,老神在在道:“人家根本就不是设计得让我们进来和出去的。我好奇的是,石申那老头是用什么办法,把这扇们打开的。”

    任长风:“东哥,那张羊皮卷地图上说了具体的打开方法吗?”

    谢文东先和申少鹏对了一下眼色,然后很坚定地说道:“没有,什么也没有。”

    李爽听罢,很快泄了气:“那该咋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