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60章 富可敌国的宝藏(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59章 富可敌国的宝藏(一)
  • 下一章:第461章 富可敌国的宝藏(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时候,他们发现了龙阳一族的存在,并带人找到了这儿。

    当时的科技水平虽然没有现在这么高,不过那支队伍里的奇才,歪才众多,他们下地之后,居然连克障碍,一直深入地宫中央。他们每进入一个地方,就有专人画地形图。随着地图的越来越多,他们发现这个地宫非常大,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说到这儿,谢文东突然想起随行的付宏亮说过一句话。他说他曾经看过一张可能是鲁千秋的图纸,图纸一共九层,和地宫的结构很相似。他本来以为这座地宫是鲁千秋设计的。现在想来,很可能当时鲁千秋就混在“八门”的队伍中,图纸是他进入地宫之后描绘出来的。而且,那张图纸很大可能只是偌大地宫的冰山一角。

    可是不对啊,如果那具干尸真的是石申,那战国羊皮卷是谁制作的?要知道鲁王活了九十岁才死,这中间的几十年就成了空白。

    带着疑问,谢文东侧耳耐心地听了下去。很快,申少鹏的叙述解答了他的问题。

    》》》》》》》》》》》》》》

    一开始,“八门”队伍进行得很顺利。到了后来,死的人越来越多。有一天,他们的队伍无意间挖到一个溶洞,进去的人几乎全军覆没。

    听到这儿,李爽呀地一声怪叫起来:“难怪,难怪我们之前在狙如洞里看到那么多人的白骨。看来,那些人肯定是石申的手下。”

    申少鹏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那次经历,几乎给八门以毁灭性的打击。没有人才,一切都进行不下去了。没有办法的石申只好暂时回国,从长计议。这一等,就是几十年。彼时,鲁国日渐式微,已经接近亡国。鲁王再也拿不出大把的银子,重新组织其像之前一样浩大的行动了。

    一直等到死,石申也没再踏入这片区域。

    等鲁王死了以后,石申也已经七十多岁了,迟暮之年的他还有最后一个心愿——再探龙阳一族的地宫。他带上最亲信的一百零八人,悄悄返回此地。这一次,他是有备而来。

    或许是老天可怜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如此坚决的决心,在临终前,他终于有幸见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第二块龙眼……

    谢文东、李爽、任长风、张娅婷四人正听得入神,申少鹏忽然戛然而止,不在说下去。

    性子急的李爽赶紧追问道:“接下来呢,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石申怎么会封印在棺材里?那第二块龙眼在哪儿?另外六口棺材怎么会在这儿,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

    申少鹏摇摇头:“没了。”

    李爽扯着大嗓门,嘎声道:“没了?”

    申少鹏:“没了。”

    李爽:“嘿,这石老头子真不像话,话说一半吊人胃口。”

    任长风也如骨鲠在喉,握了握拳头:“操,真扫兴。”

    “就是,让我白高兴了一场,我还以为石申这老头能带着我们出去呢。没想到,还是这么个操蛋的结局。”

    虽然了解知道了干尸的身份,不过最重要的事情(出口在哪儿)大家依然不知道。大家都或多或少有些失望,心里的很多心结也没打开。

    谢文东也有些气馁,但是没有轻言放弃。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这时,李爽的牢骚话,好像一道紫电闪过谢文东的脑海。他凛声说道:“小爽,你刚才说什么?”

    “怎么了,东哥。”李爽不明白谢文东为什么要这样问。

    谢文东没时间跟他解释太多,再次重复道:“你刚才说什么?”

    李爽被谢文东凌厉的目光一扫,浑身一激灵。他老老实实道:“操蛋的结局。”

    “不是这个,上半句。”

    李爽仔细回想了一下,结结巴巴道:“石申…老头…能带着我们出去…呢。。。”

    谢文东眼光一亮,打了个响指:“我们就要石申带我们出去。”

    听完谢文东的话,周围的几个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任长风挑了挑眉头,道:“石申已经死了,他怎么带我们出去?”

    “是啊,死人又不会说话。”李爽和任长风一样,都没有转过来这个弯。

    一直没开口的张雅婷想了一会儿,接过话来:“东哥的意思是,既然石申能出去一次,又敢再进来一次,肯定是有所依仗。第一次他不是画了地宫的图纸吗,他肯定是借助了那些图纸。”

    “聪明!”谢文东喜悦道:“找,去找那些图纸。”“应该就在石申的随身物品中。”

    说干就干,任长风、李爽等人已经迫不及待,摩拳擦掌开始找东西了。为了照顾到张娅婷,他们两个主动前去查看那第七口棺材,也就是装着干尸的那具棺材。而张娅婷在原地查看身边的青铜器酒瓮。至于谢文东,他则帮着申少鹏整理竹简,看有没有漏掉一些重要的细节。

    很快,细心的张娅婷就发现,这个酒瓮一共有内外两层。里面是瓦制的内胆,外面才是青铜(有点像现在我们用的热水瓶)。如果把内胆拿出来,那里面是可以藏东西的。

    说这话的时候,张娅婷已经动手了。果然,一张老旧的羊皮安安静静躺在酒瓮的底部。她刚要动手,就被谢文东拦住了:“我来吧。”不等张娅婷答应,他径直将手伸进酒瓮中,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很多人奇怪,既然有保存能力绝佳的羊皮,为什么那个时候人们还习惯用沉重的竹简来记载文字。这主要因为有两个原因。

    首先,竹片比羊皮更容易获得,造价也更加低廉。在那个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一张羊皮的价值不亚于现在的一部手机。

    其次,羊皮容易变质,变幻,变皱,要想做成书写的工具,其工艺非常繁琐和复杂。所以,人们只在制作地图的时候,才会选择轻便的羊皮。

    再看谢文东手里的这张羊皮。

    这是一张和纸一样薄的羊皮,仅仅从这精湛的制作工艺就不难看出,这上面的东西很有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