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57章 死掉的“谢文东”(上)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56章 富可敌国的宝藏(下)
  • 下一章:第458章 死掉的“谢文东”(下)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任长风看着棺材里的女尸,凝声道:“不是说龙阳一族的人都有三四米长吗,这女人和我们普通人怎么没两样?”

    李爽:“估计这姑娘的爸妈是近亲,生出了她这么个怪胎,要不然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呢。他***,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任长风:“跟‘不好意思’有毛关系?”

    李爽:“你想啊,如果这妹子没死,我们拿她棺材里的东西,还能向她道个谢啥的。现在,你看,唉,实在是太不礼貌,也太不好意思了。”

    任长风:“要不,我给你抹个脖子,你到地下跟她谢谢去?”

    李爽:“草,你敢。要是老子转世投胎,一定把你闺女祸害了,让她尝尝三堕胎四流产的滋味。”

    任长风:“**,你要是敢动我的闺女,我非打断你的狗腿子……额,不对啊,我还没生闺女呢。万一我生了个儿子,你投胎成了女人,嘿嘿嘿,那就不知道谁玩谁,谁虐谁了。”

    李爽翻了翻白眼:“不可能,就爽哥我阳刚气,下辈子也肯定是男人。不过你就难说了,下辈子投胎肯定是个女人。怎么,不信啊,要不咱试试看,你先抹,我接着抹。”

    任长风斜斜地看了他一眼,恶狠狠地骂道:“谁***要跟你这个死胖子殉情……”

    和李爽呆在一起久了,连任长风也学会了斗嘴扯皮,这俨然成了在这无聊的地宫里打发时间的好手段。

    听到李爽和任长风聊天打屁,谢文东也没表示反对。的确,呆在这鬼地方久了,要是不找点话说说,人真的要崩溃了。不过,他没有两人的闲情逸致。只见他脸色凝重,试探地问道:“申老爷子,你怎么看?”

    申少鹏虽然也喜欢女人,但还没变态到对一具尸体产生什么兴趣。

    他上下扫了扫ciluo的女尸,说出了自己的观点:“第一,这人绝不是我们普通的人类。我们普通的人类死了之后,就会很快出现尸斑,这人身上没有。”

    “第二,我见过真正的龙阳族族人,从这人的尾巴模样上看,应该也是属于龙阳一族的。但是,像个子这么小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很可能真的如李先生所说,这是个另类。”

    “第三,别的龙阳族族人死了之后,只是会简单地装殓头颅。而这具女尸,里面居然放了这么多原石(没有经过雕刻,直接开采的宝石),就连外面的棺材也是费劲心思密封。如此隆重的殓葬,到底是为了什么?”

    ……

    谢文东虽然不太了解这里面的门道,但听完申少鹏的看法后,心头蓦地跳出两个字。

    “祭祀”。

    申少鹏顿了顿,眼角的皱纹深现:“谢先生,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祭祀。”

    “没错,就是祭祀,只有祭祀才能解释眼前的一切。”他迫不及待地去查看那块好像小叶紫檀木的板子,板子上雕刻着许多骷髅的模样,并伴随着北斗七星的图案。

    只见他小心蹲下,手里拿着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放大镜,嘴里念念有词道:“如果这真是祭祀的话,那么我一定可以破译这种陌生的文字。”

    他这一聚精会神,便是漫长的三个小时。

    当然,在这三个小时内,谢文东等人也没有闲着,继续翻动着棺材山。这一翻不要紧,居然又被他们翻出来六口棺材。这七口棺材的相隔得很近,不管从大小,模样,制式都一模一样。

    谢文东三人试着撬开一副棺材,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这幅棺材也盛满了宝石原石,就连里面的女尸也是一模一样。同样的鬓若刀裁,同样的眉如墨画,同样的面如桃瓣,同样的飘逸高贵,同样的雅致脱俗。唯一不同的是,棺材里的那块木板上的图案和第一块不一样。

    这第二块木板,上面没有文字,只有几幅图案。上面有太阳,有月亮,也有野兽。一群奇奇怪怪的人对着星空上的参拜,看上去恭敬无比。这些人居然比人类多出了两条腿和一条尾巴。从图案上看,这些人应该是龙阳一族无疑。

    接下来轮到第三口棺材,同样的一模一样的漂亮女人,同样满满当当的宝石。

    这第三块木板上,只有一副图——一副行军图。每个龙阳族人都拿着兵器,胯下骑着凶神恶煞的巨兽。

    第四块木板,第五块木板,第六块木板上,皆配有怪异的图案和神秘的文字。

    在开启第七口棺材时,谢、李、任三人心里有了预见。如果所料不错,里面应该也是一具女尸。然而,棺材打开的那一刹那,三人的心差点吓得从嗓子里跳出来。

    这不是一具女尸,而是一具无比恐怖的干尸。这是一具男尸,男尸身上没有外伤,脸上的皮肤,两只眼珠子已经干瘪,颧骨凸出,一条黑黝黝的干舌头伸得老长,好像吊死鬼一样。一般的人只要看它一眼,就要连做一个月的噩梦。就连谢文东、李爽、任长风这样见惯了生死的人,看完后心里也是非常不舒服。

    强压着恐惧,谢文东又去看棺材里的那张木板,只见木板上的图案被一大团漆黑的物质掩盖住,看不起本来面目。这副棺材里除了有少量的宝石外,还多出了一只青铜的铁瓮。

    “长风…你有没有…有没有觉得…..觉得这具尸体….的样子….有点像…像我们认识的…..一个人?”李爽牙齿发出咯咯的声音,看上去是什么东西吓着了。

    任长风刚想说怎么可能,当他定眼仔细再看男尸的时候,脑袋嗡地一声,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闷棍。

    只见他的反应和李爽一样了,哆哆哆嗦道:“这。。。这。。。这人。。怎。。。么…那么像…东哥啊。”

    这太匪夷所思了,难不成东哥早死了?那站在他们身边这个,是谁?

    听完李爽和任长风的话,谢文东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他重新细看起这具干尸,浏览一遍后,竟也忍不住道:“这…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