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48章 到底哪里是出路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447章 被困
  • 下一章:第449章 破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等张娅婷醒来的时候,谢文东已经完成了手头的工作,坐在身边兴致十足地看着她。

    张娅婷揉揉眼睛,慢慢坐了起来:“文东,我睡了多久了?”

    谢文东抚了抚她的秀发,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指着旁边一栋长两米,宽一米五,高一米五左右的冰屋道:“看看咱们的新家。”

    张娅婷顺着谢文东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座石屋平地拔起。她吃惊道:“文东,你怎么这么快就完成了?”

    谢文东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还差两步。”

    “哪两步?”

    张娅婷看了看这座冰屋,觉得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谢文东站起身来,走到病屋旁边说到:“我在每块冰砖上都打了一个洞,一会儿我要把冰水灌进去,这样冰砖就成了一体了。除此之外,还缺个屋顶,我打算用猞猁的皮毛代替。因为材料都在地下河那边,我不敢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所有一直等到现在。”

    听着谢文东侃侃而谈,张娅婷对他又增长了几分见识。她托着下巴,丹凤眼眼眸中充满了爱意。她柔柔道:“文东,你知道吗,我真是让我越来越刮目相看了。你怎么什么都会啊,好像超人一样。”

    谢文东仰面而笑:“我不是什么超人,只是一个男人,一个能为你遮风挡雨的男人。”“咱们喝水的水壶还在吧,我们拿它去取点水来。”

    “恩。”谢文东和张娅婷爽然答应。

    两人在地下河和冰屋来来回回十余次,总算把冰屋架构完毕。因为周围的温度很低,水流灌进冰砖上的小洞之后,一会儿就冻住了。等冰水全部冻成冰块之后,谢文东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右腿上,狠狠地踹了几下冰屋。

    固若金汤的冰屋发出咚咚的巨响,响声过后却纹丝不动。

    看到这儿,谢文东长长舒了口气:“我还担心不坚固呢,看来防御能力不成问题。”

    张娅婷看到谢文东满脸的倦容,赶紧让他休息。她从冰屋的小门里爬进去,把两张猞猁的皮毛铺在地上。等谢文东进来之后,她又用几块冰砖把门封上。谢文东建造冰屋所用的冰,都是普通的冰块(里面没有发光的奇怪微生物)。虽然光亮还是可以从屋顶上的缝隙中射进来一部分,但冰屋还是让他们第一次有了黑夜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身体陷入半漆黑的环境中,马上瘫痪下来。谢文东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散了架一样,躺下之后便再也没有知觉。虽然身在相对安全的冰屋之内,张娅婷还是不敢大意,瞪着杏眼小心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第一天,太平无事。

    第二天,太平无事。

    第三天,第四天……

    接下来的六七天时间内,他们出不去,别的东西也进不来。谢文东和张娅婷两人就像被老天遗忘的两个人,一直活在虚幻的世界里。谢文东有时候会静静坐下来,想想以前的事,想想以前的人。

    张娅婷偎依在他的怀里,很享受般地阖着眼帘问道:“老公,为了救李爽和任长风,你才被困在了这里,后悔了吗?”

    谢文东摇摇头,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一点也不后悔,他们是我生死与共的兄弟,如果不下来看看,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只可惜,到最后也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

    张娅婷:“老公你就不要郁闷了,你该做的已经做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相信李爽和任长风他们两个也不会怪你的。”

    “恩”,谢文东话锋一转:“你有没有后悔,后悔跟我下来?”

    “一点也不后悔,我倒是觉得这种日子挺好。就我们两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真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谢文东坏笑道。

    张娅婷细细咂摸一下,马上回过味来,玉面涨红道:“你误会了,不是那意思!”她和谢文东之间虽然有过一次肌肤之亲,但说起那种事,还是会觉得害羞不好意思。

    谢文东看着怀里这个俏丽的mei人儿,坏坏道:“我跟你讲个笑话吧。”

    张娅婷声音轻轻道:“什么笑话?”

    谢文东老神在在道:“很多年前,一个地方的计生办的官员到一个山村去检查工作,发现超生很严重,就问老乡,‘你们这儿怎么超生这么严重呢?’老乡答道,‘没电’。”

    说到这儿,谢文东故意停顿了一下:“婷儿,你知道为什么吗?”

    张娅婷是个智商非常高、非常聪明的人,可现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老实地摇摇头:“没电和超生有什么区别?”

    谢文东:“那个官员也是这么问的。老乡说,‘没点没事干’。官员听完后,一脸困惑道,‘没事干咋了?’老乡回答说,没事干,就干那事呗。”

    好一会儿,张娅婷才明白过来。她指着谢文东,你……你……半天,最后还是说不出话来。谢文东嘿笑一声:“反正也出不去了,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干点有意思的事。”

    一边说着话,他顺手从张娅婷的衣领口伸了进去。张娅婷里面是穿得谢文东的衣服,领口比较大,谢文东很轻松就捉到了自己想要捉的东西。

    男人有正常的生理反应,女人何尝不是如此。那一刹那,张娅婷的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起来,天啊,这个坏蛋想干嘛,在这里,还是在他身上有伤的情况下?

    张娅婷的双脸潮红着,试图挣脱着:“不行…你的伤还没好…不能。”还没等她说完,谢文东的嘴巴就堵了上来。

    陌生的冰洞,绝望的两颗心,一间的冰屋,一对相爱的男女,放纵一次又何妨。

    谢文东虽然被人看作神,但他却是个实实在在的人。既然是人,那这事儿就太普通不过了。

    (ps:明天是好友帅帅女朋友曾妍的生日,祝小姑娘越长越漂亮,也祝两人可以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爱情就是相互包容,信任。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好好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