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09章 何去何从【二合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408章蝙蝠公子现身(完)【二合一】
  • 下一章: 第410章 尾声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蝙蝠公子没有接话,耐心地听下去。

    谢文东掏出一颗烟,慢悠悠地点燃,又不紧不慢地吸了一口。将青烟吐出之后,他才继续道:“昨天晚上,我的兄弟在你院子的垃圾桶内,找到了一包焚烧过的化妆品盒子。我问过吴永辉吴吴先生,平常时候,只有你一个人住在那栋老房子里。如果有人要进入蝙蝠岛,你再联系人过来。”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叠得四四方方的纸巾,打开纸巾后一块只有指甲盖大,边缘都被焚烧过的纸片出现在大家面前。

    “QRWT”,法国顶级香水。每瓶,就价值五千法郎。试想一下,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需要用这么贵的香水吗?如果你是说,给进入蝙蝠岛的女性高手用,为什么不连外面的盒子一起拿给别人,只留下外包装盒,而且还要把烧掉。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

    包括任长风在内,至少有一半的人听得云山雾罩的。他皱了皱眉头,问谢文东道:“东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含笑,没有点透。旁边的张娅婷接过话茬,柔柔道:“还不明白吗?那瓶顶级香水是杜阿婆用的,准确点说,是她卸掉伪装变成蝙蝠公子用的。如果我没猜错,蝙蝠公子是会每隔一段时间返回蝙蝠岛一趟的。”

    同为女人,凌颜也明白过来:“某一次,她返回那栋老院子,发现自己要用的卫生巾没有了。而这种事,又不好打电话让那帮臭男人去买。所以,她才会自己一个人跑到新白马寨买的。刚好,那次镇长家二儿子女朋友,那个当售货员的小娟记住了。”

    (谢文东已经将去新白马寨的事,告诉了那些没有当场的兄弟)

    听完张娅婷和凌颜的介绍,周围人恍然大悟。原来,东哥是从这两个细节中窥探出端倪的。

    听完,众人的心目中还是有许多疑问。

    褚博问:“那既然如此,蝙蝠岛到底在哪儿?唐寅又在哪儿?”

    袁天仲也问:“到底蝙蝠公子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

    任长风也在问:“这个蝙蝠公子到底什么来历?那么庞大的势力,我们居然一直不知道。她的幕后,会不是某个我们的死敌?”

    就连一向头脑聪明的张娅婷也在顾虑:“东哥,我们抓了蝙蝠公子。她的哪些手下肯定不会善摆甘休,咱们该怎么应对?”

    谢文东叼着烟卷,神态悠闲道:“大家别着急,一会儿你们就会找到你们想要的答案。”

    所有人都拭目以待,等待谢文东揭晓答案。

    谢文东拉了一把椅子,坐到蝙蝠公子面前:“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真名?”

    蝙蝠公子的声音非常好听,好听让人恨不得把她绑到裤腰带上天天听她说话。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能有十七八岁小姑娘的不老容颜,又有中年女人的气质。两者相融的感觉,真的让人心醉。

    谢文东甚至觉得,如果他是在十二三年前情窦初开的时候,遇到蝙蝠公子。他肯定会义无反顾地、疯狂追求她。

    大作家古龙曾经有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来形容男人和女人。

    他说“男人的心很奇怪,他们总想风尘女子不像风尘女子,而像个小家碧玉或是大家闺秀。但他们真要遇上个正正当当、清清白白的女人,他们又会想让这个女人像个风尘女了。所以——风尘女了若是像好人家的女子就一定会红得发紫。好人家的女人若是像风尘女子就一定会有很多男人追求。”

    而蝙蝠公子,比什么正经女子,风尘女子的境界更高。这样的女人,怎么不能让人心动。

    不过,时光不能倒转。谢文东已经是数个女人的爱人,他对此时的蝙蝠公子更提不起什么兴趣。

    他心态平静地打量着蝙蝠公子,眼睛清澈的就像一汪泉水。

    蝙蝠公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她见过的眼睛,大多的是“好色的,敬畏的,害怕的,担心的。”

    蝙蝠公子迎上了谢文东清澈的目光,笑道:“我就叫蝙蝠公子。”

    “可你却不是真正的蝙蝠公子。”谢文东轻轻吐出几个字。

    他说得倒是轻松,却把在场的所有人雷得外焦里嫩,精神错乱,五官扭曲。

    什么?这个女人不是蝙蝠公子?可是刚刚东哥才说,她就是蝙蝠公子。什么卫生巾,什么法国香水的,说得头头是道。

    别说是他们,就连蝙蝠公子和吴永辉,也是完全地被震住了。

    吴永辉愣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勉强挤出一点点笑容:“谢文东,我本来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也不过如此。蝙蝠公子是我的师傅,我难道连她也不认识。呵呵,真是好笑,实在是太好笑了。”

    他笑得越来越大声,要不是被五花大绑在椅子上,他真的要笑得在地上打滚了。

    谢文东也在笑,不过他笑得没有吴永辉那么夸张。

    “东哥,如果这个女人不是蝙蝠公子,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说她是蝙蝠公子啊?”任长风百思不得其解。

    等吴永辉笑得差不多了,谢文东才回答了任长风的问题:“有人想让我以为她就是蝙蝠公子,人家费了那么大的心思,我当然不好拂了他的面子。所以,故意把蝙蝠公子说成蝙蝠公子,让他开心开心呗。”

    “这是个冷笑话。”任长风嘟囔道。

    众兄弟嘴里也念念有词:“就是,一点也不好笑。”

    吴永辉没说这是个笑话,也没说不好笑,他只是幽幽问道:“哪你说,蝙蝠公子是谁?”

    谢文东:“你本不该这么问的。”

    吴永辉:“哦?”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真正的蝙蝠公子,其实就是你。”

    这话一出,众位干部和兄弟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已经跟不上东哥的节奏了。蝙蝠公子不是个女的吗,怎么一会儿又变成了个男的?

    胡涛使劲揪着自己的头发,就差把自己揪成哥秃子了。他忍不住问道:“东哥,难不成,吴永辉是个女的?我靠,人妖啊。”

    任长风性子急,朗声喊道:“来人,把吴永辉的裤子扒了,我要看他到底是男是女。”左右,还真有人上前几步准备动手。谢文东出声一喝:“不得造次。”

    几人被谢文东这一喝,又退了回去。

    “哎呀,东哥,你就别卖关子了。”任长风急得直跺脚,就差吃个炫迈把地给跺穿了。

    格桑脑子不太灵光,他呆呆地问道:“东哥,这个吴永辉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呀?”

    谢文东右嘴角翘起一段弧度:“吴永辉当然是个男人,也算得上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可是,蝙蝠公子不是女的吗?”任长风也开始揪头发,跟胡涛一个模样。不但是他们俩,很多人都开始挠头,揪头发,绞尽脑汁。

    谢文东把手上的烟掐灭,重重道:“其实,这一切都是个幌子,一个巨大的**。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蝙蝠岛,也不存在什么五秒钟之内秒杀唐寅的蝙蝠公子,更不存在什么蝙蝠岛十大杀手。藏在迷雾当中,自始至终就只有我们认识的吴永辉。我一直感觉到,蝙蝠公子是我认识的人。直到昨天,才幡然醒悟。他不是我以前认识的人,而是我最近才认识的人,他就是吴永辉。”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竖起耳朵继续听谢文东说下去。

    谢文东顿了顿,继续说道:“蝙蝠公子是女的,这个信息是吴永辉告诉我们的。他编了一个故事,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我们一开始只是猜中了故事的前半部分,没有猜到故事的后半部分。他这么做,为的把我们带向错误的轨道。”

    “可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有人问谢文东。

    “他一手炮制了蝙蝠岛的事情,为的就是给自己留下一个筹码,一个翻本的筹码。”

    “如果把所有的假象去掉,将事实的片段都串联起来,真实的故事应该是这样的。”

    接下来,是谢文东的故事。

    这个故事没有吴永辉的故事那么精彩,但那却是**。

    谢文东缓缓道:“几年前,江湖上兴起一股隐秘的势力。我们就暂且把这股势力叫做蝙蝠党。蝙蝠党在首领吴永辉的带领下,迅速崛起。那时候,还是南北大战刚刚结束不久,我们正在养精蓄锐。那个时候的我们,虽然刚刚经历一次大的惨败,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别说这种骆驼只是伤了元气而已。蝙蝠党还没有势力和我们抗衡,所以只有选择继续潜伏,继续秘密发展。

    发展需要大笔的资金,所以首领吴永辉决定自己走贩毒的道路。渐渐的,蝙蝠党白粉的生意越做越大。然而,这点生意根本满足不了吴永辉的胃口。他计划自己开辟一个像金三角一样的毒源基地。

    当然,他也想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事情。那就是新建立的毒源基地,势必挡住四大毒源基地(金三角,银三角,金新月,第四产地)发财之道。为了避免不被四大毒源基地联手消灭,他想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我。

    他知道我在毒品这一行里的分量,如果我站到他那一边,四大毒源基地势必有所顾忌,毕竟我手里当时是握了十几万兄弟。再加上出国作战,不是四大毒源基地的擅长。如此,他的想法就有了站稳脚跟的一步。

    同时,他也担心“请神容易送神难”,怕我站在他那一边后,反将他的基地据为己有。

    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既和我关系莫逆,又不属于洪门、文东会体系的人。这个人,便是唐寅。他挑选了自己的徒弟冯永辉,潜入到唐寅身边。用摄像头和录音笔记录唐寅的一举一动,为了之后假冒唐寅做准备。

    时间一晃,几年过去了,时机渐渐成熟。于是,他在徒弟冯泰山的配合下,先**了唐寅。然后率领本部人马,统一了黑三角各部。

    我和高山清司在得到消息后,率领各自的精锐,准备剿灭这个对我们有威胁的黑三角,却意外地发现了它的领导者是唐寅。为了证明,他就是唐寅,他编造了蝙蝠公子和蝙蝠岛的事,成功地为自己的性格大变找到了说辞。就连我,也当是被他骗了。因为唐寅对我有恩,所以在我的撮合下,我和高山清司与吴永辉签订了和平条约,全部收购黑三角所产的毒品更多好书尽在比奇中文网。

    我和高山清司一起站在黑三角这边,让四大毒源产地的首领都望而却步,不得不承认黑三角为世界第六毒源产地这个事实。

    事情本来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吴永辉依靠着黑三角这块风水宝地,训练军队,疯狂扩张他的势力,至于以后有什么大动作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我发现了端倪,再次折返回来。在小美的逼问下,他说出了自己假吴永辉的身份。那天,我们用电网和麻醉弹**了他,并于当天晚上成功攻破了黑三角,俘虏了蝙蝠党的一众干部。”

    说了这么多,谢文东觉得自己有些口渴了。

    他停了下来,对金眼打了个响指:“金眼,我渴了,给我弄杯水来。”

    金眼和在场兄弟一样,都听得津津有味,深深陷入其中,难以自拔。在愣了几秒钟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匆匆拨开人群去找水。

    任长风,追问谢文东:“东哥,既然吴永辉都已经失败了,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要带我们去找什么蝙蝠岛,去找什么蝙蝠公子?”

    谢文东:“这就是他高明的地方。”

    任长风忍不住问:“为什么?”

    谢文东白了他一眼,老神在在地说道:“你能不能让我先喝口水?听故事不给钱就算了,还不让人歇歇啊。”

    呵呵!周围的兄弟们裂开嘴,哄笑一阵。

    “东哥,水来了。”金眼把一瓶没有开封的矿水递了过去。谢文东拧开盖子,喝了好几大口。感觉自己的嗓子也没那么干了,谢文东这才继续说道:“因为,他想翻本啊。”

    “他一个人,能翻起什么大浪。”任长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一脸微笑的吴永辉,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起来。到了现在,他居然还能如此淡定。

    谢文东摇摇头:“可别小看他。如果,今天你们都上了船,恐怕就不会好端端地站在这儿了。我审问过货船上的俘虏,货船上的通风管道里安装了几十个甲醚(一种可令人短时间晕厥的无毒气体)罐。那些甲醚足可以让上船的所有人丧失战斗力。”

    众人听完,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如果是在陆地上,要想抓住这么多精锐,几乎是不可能的。可要是在船上大家不敢再往下想了。

    难怪东哥要在他们登船之前炸了它,原来是怕己方众多干部落入吴永辉的手里。东哥一向重情重义,吴永辉有了这么多人的生杀大权,就相当于直接控制了东哥。到时候,吴永辉就有了和东哥讨价还价的砝码。

    当然,也有人问。吴永辉为什么不直接控制谢文东,用他来要挟。要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就算吴永辉能抓住谢文东,也难保他不被潜伏在暗处的枪手干掉。到时候,死的不单单是他一个人,还有上百位心腹手下。

    谢文东身边别的没有,用枪入神的高手还是有的是。吴永辉是个非常聪明的人,没有把握的事,他是不会做的。但如果把那些精锐都控制在船上就不一样了。

    “东哥,我还有一个问题。”凌颜好奇地问:“既然如此,那杜阿婆又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赞赏地冲她点了一下头:“你这个问题问到点子上了。杜阿婆,仍然是吴永辉抛出的一个烟雾弹。就在几十分钟以前,我还认为蝙蝠公子就是杜阿婆。直到我检查了捏了捏昏迷的杜阿婆的手臂和脚肚子。”

    “这能发现什么?”褚博不解。袁天仲揉着下巴,眼睛突然一亮:“我知道为什么了。吴永辉说杜阿婆可以在五秒钟打败唐寅,那她势必就是个武功高手。但凡练武之人,身上的肌肉总要比一般人要发达一些。”

    谢文东抚掌而笑:“天仲说的一点不错。其实,我是先发现了她头套的秘密,之后才去检查她的手臂和脚肚子的。杜阿婆的皮肤虽然紧绷有弹性,但并不是那种练过武功之后的感觉。所以我这才断定,她是假的蝙蝠公子。”

    听到这儿,任长风咬着牙大骂一声:“该死的家伙。”如果不是东哥细心,差一点就要被吴永辉瞒天过海了。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吴永辉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如果不是手脚被绑着,他真的会为谢文东鼓掌:“谢文东不愧是谢文东,果然不简单。”

    他这么说,就相当承认了谢文东上述故事的真实性。

    谢文东一双丹凤眼流露出无比犀利的精光:“吴先生,你也不简单。你是我见过,用计最为庞杂,最为精细,最为巧妙的人。每条计策环环相扣,滴水不漏。三十六计,几乎被你用了个遍。你这样的一个人,真的让我感到了后怕。如果你不是现在蹦出来,而是再潜伏个十年八年,我真不知道到那个时候怎么面对你。”

    吴永辉重重叹了口气,默然道:“这都是命。以前我不信命,现在我信了。谢先生过谦了,如果再过个十年八年,我依然不是你的对手。你是我天生的克星,只要有你在的一天我就没有赢的机会。呵呵,既生瑜何生亮,既生吴何生谢。”

    他慢慢抬起头来,凛然道:“我还有一个问题想知道?”

    谢文东礼貌地一拱手:“请问。”

    吴永辉:“既然你知道杜阿婆不是真正的蝙蝠公子,又怎么知道我才是蝙蝠公子?”

    谢文东指了指杜阿婆:“一个人的秘密已被揭穿,已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本不该还有杜阿婆刚才那样的自信,除非她另有后着。”

    吴永辉道:“你看到,她在看我?”

    谢文东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自信,可是太自信了,也不是好事。你就是她的希望,只要你的身份不暴露,她就功德**了。”

    吴永辉沉默着,过了很久,忽又笑道:“你刚才说的,基本上都对。但有一点,你说错了。”

    谢文东哦了一声:“什么?”

    吴永辉:“你说我是在我徒弟冯泰山的配合下,抓到唐寅的。其实不然,我是一个人把他打败的。”

    谢文东点头,承认道:“你真是个厉害的人。”

    吴永辉:“唐寅也很厉害。有一点我没说错,他是个遇强则强,遇更强则更强的人。相信,他已经变得更强了。我有一个心愿。”

    谢文东:“我答应你。”

    吴永辉:“我还没说什么心愿。”

    谢文东:“不管什么心愿,我都答应你。你虽然是我的敌人,却是个让我尊敬的敌人。”

    吴永辉:“以前老听人说,谢文东如何如何狡诈,如何如何心狠手辣,看来传言不一定是真的。”

    谢文东:“传言说的一点没错,我不是个君子,我是个坏蛋。”

    吴永辉:“我想和唐寅再打一场。我预感到他变得更强了,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谢文东:“我想唐寅也非常期待这场旷世之战斗。”

    吴永辉:“我会给我的兄弟们下达最后一个命令,让他们全部投降于你。他们都是我多年寻觅和培养的人才,希望你善待他们。放心,我的命令一下,他们不会找你报仇的。”

    这时,杜阿婆咬着贝齿喊了声:“吴王!”

    吴永辉:“紫苑,见过东哥。”

    杜阿婆愣了愣,最后果真对谢文东喊道:“紫苑见过东哥。”

    吴永辉的干部们都是难得一见的人才,如果真的能为谢文东所用,那可真是天上掉肉馅饼的好事。可如果不能为谢文东所用,任他们流到别处,日后肯定会成为心腹大患。杀了他们,谢文东又觉得可惜。

    谢文东权衡再三,心说不管怎么样先答应下来,以后怎么办再说。他点点头,拍了拍吴永辉的肩膀道:“我答应你。”

    吴永辉话锋一转,又问道:“谢先生可知道我把唐寅藏在了哪里?”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xz951.com/huaidan4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