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406章 蝙蝠公子现身(4)【三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405章 蝙蝠公子现身(3)
  • 下一章: 第407章 蝙蝠公子现身(5)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白马寨距离洪门分部有一百多公里,正常情况下只需要一个来小时,可谢文东一行九人开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到。通往县镇的水泥路,泥泞不堪,到处都是大坑大裂。像这条水泥路,才修了五年,就又回到未修路之前了。

    国家“村村通水泥路”这个政策非常好,可真到了下面就变味了。某些官员吃拿卡扣,真正用在修水泥路上钱,已经所剩无几了。

    一路上,大家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快被震散架了。在阵阵谩骂和埋怨声中,谢文东一行人来到了三保家所在的镇子上——新白马寨。

    新白马寨的居民,大部分都是由老白马寨(杜阿婆所在的寨子)搬过来的。还留在老白马寨的人,已经所剩无几了。要想了解那边的事,又不打草惊蛇,这里是最好的去处。

    在三保的带领下,谢文东等人左拐右绕终于来到他家。这是个不大的院落,院落里有一层平房。院子里,还有一个妇女正在修理渔网。白马寨是方圆几百里之内,最有名的渔市,村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靠出海打渔为生。

    看到妇女的背影,三保激动地喊了一声:“妈!”(闽南语)

    妇女听到喊声,转过头来,盯着三保半天也没说话。三保继续道:“我是小三子啊,我回来了。”(闽南语,以下略)

    “你是小三子?”妇女上下打量一番,两行眼泪刷刷就流了下来:“小三子,小三子,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三保情到浓处,也不禁潸然泪下:“是,妈妈,我回来了,小三子回来看您了。”

    妇女流着眼泪,突然低下头左右找了找,最后找到了一个洗衣服用的木槌。她抄起木槌,就打在三保的屁股上,骂骂咧咧道:“十多年了,你小子终于舍得回来了,你终于舍得回来了是吧。”

    三保也不反抗,任由她发泄心里多年的压抑。打了一会儿,妇女这才罢手。她擦了擦眼泪,眼睛通红道:“都怪你爹那个老不死的,当初要不是非拉着你去自首,你也不会一离开家就是十多年。”

    三保鼻子一酸:“也不能怪爸。自从那次后,儿子就发誓要混出个模样才回来。现在,我在一家很大型的制衣厂当副厂长。你看看,这都是我自己挣的。”三保拍了拍身上那身崭新的西服,自豪道。

    看到儿子“出息了”,妇女也很高兴。这时,她才注意到儿子这次还带回来一群人。

    “小三子,他们是谁?”

    三保哦了一声:“他们是我的同事,这位是我的上司,也是制衣厂的厂长。”他又为谢文东介绍道:“东哥,这位是我妈。”(普通话)

    谢文东笑眯眯地伸出手去,笑道:“伯母你好。”

    他说的是普通话,妇女能听懂但是不会说。她试着说普通话回应,但开了好几声也没有成功,最后尴尬地笑了笑。

    谢文东也不介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红包递了过去:“来得匆忙,没有准备礼物,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妇女见谢文东拿出这么大哥红包,淳朴的性格让她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你们是客人,应该我给你们包红包,你怎么能给我红包呢?”

    三保把妇女的话,翻译给谢文东。

    谢文东笑呵呵道:“伯母不要客气,三保在我厂里干得非常好。这不,快过年了嘛,我就当提前给他发年终奖了。”听到谢文东说这是给儿子的年终奖,妇女这才犹犹豫豫接了过来:“那我就替小三子谢谢厂长了。”

    谢文东微微一笑:“伯母不用客气。对了,伯父现在还是白马寨的镇长吗?我想在这一块投资房地产,想了解了解这边的情况。”

    “投资房地产?”妇女就算再孤陋寡闻,也知道“拆迁一响,黄金万两”的道理。她连连点头,激动地说道:“是,是,老头子还是镇里的镇长。你是想投资对吧,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说完,她迫不及待地冲进房屋找手机,给三保的父亲打去电话。

    三保到家做主人,感激地对谢文东道:“刚才的事,谢谢东哥了。钱,我一会儿还给您。”谢文东呵呵一笑:“你觉得我差那点钱吗?”谢文东身价几百亿美金,那一万块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他拍了拍三保的肩膀:“难道不请我到你们家喝口水吗?”

    三保这才觉得失礼貌,一拍自己的脑瓜子,赶紧说道:“东哥里面请,各位老大里面请。”

    一听三保带回来一个大老板,这个大老板还有意在这里投资房地产,整个白马寨都轰动了。附近的居民想看“猴子耍把戏”一样,把镇长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当然,这和三保母亲的“辛勤劳作”是分不开的。

    谢文东身份特殊,被人围观总有些不自在。三保一边埋怨母亲嘴巴大,一边把谢文东请进内屋。三保母亲给三保父亲打电话的时候,后者正带着两个儿子出海打渔。一听到这个消息,他们连渔网也不收了,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

    一到家里,三保父亲就看到自己家里务央乌央挤满了人。他拨过人群,好不容易进到家里。

    一看到三保,他的两个哥哥大保二保激动地抱了上去。父亲赵宝华虽然心里很高兴,但脸上还是装作愤怒的样子:“小兔崽子,还有脸回来。你这些年,死哪儿去了?”

    三保继续着那个善意的**:“我在外面打拼事业啊,你看看我,现在当了一个老大制衣厂的副厂长了。我们厂长也来了,他说要来和你做个镇长谈谈开发白马寨的事。”

    当看到谢文东的时候,赵宝华马上收敛了怒气。他客客气气地上前握手:“多谢厂长的关照,这些年犬子让您费心了。”

    “爸,我们厂长是华侨,听不懂闽南话,只会说普通话。”

    赵宝华恶狠狠地瞪了三保一眼,然后重新用普通话说了一遍。谢文东和他握了握手,笑着说道:“三保很让我省心,厂子被他打理的很好。我看白马寨这边的风景非常好,准备在这边投资建造一批别墅。”

    他这话刚刚说完,屋里屋外马上沸腾起来。有人马上就开始问,拆迁费按照多少一平,什么时候准备动工

    赵宝华大加赞同,称赞道:“HN这几年房地产发展的很不错,在我们这儿投资,回报也肯定是非常丰厚的。”谢文东被这些村民吵得一个头三个大,赶紧把赵宝华拉到一边,小声说道:“赵镇长,能不能让这些村民先回家。这么多人聚在这儿,咱们话都说不好了。”

    赵宝华会意地点了点,走到村民们的面前,朗声说道:“乡亲们,我们要商量投资的事宜了,大家就先回家吗,等把事情定下来,我们再开会。”

    因为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村民们只是窃窃地往后退了几步,并没有真的离开。

    看到这种状况,赵宝华火了。他板着脸,叱道:“谁要是现在不回家,拆迁款就别要了。”

    “拆的是我们家的房子,你说不给不给了。”一个泼皮反驳道。

    “我是白马寨的镇长,拆迁款下来了,也是经我的手再发给你们。我现在在这里记录,谁要是还留在这儿,我就替他把拆迁款捐给希望工程。”

    赵宝华在白马寨当了十多年的镇长了,名望很高。再加上他用土地补偿款相威胁,村民们虽然好奇,但还是笑着一个接着一个回了家。

    等村民们都离开,赵宝华绷紧的脸部肌肉才松弛下来。他气派十足,指挥着家里的老老少少做午饭,款待贵客。并吩咐,要拿最好的鲍鱼,最大的牡蛎,最棒的酒。

    才一会儿功夫,屋里屋外就传来了锅碗瓢盆的碰撞声。

    在这期间,赵宝华先是和谢文东拉起了家长,关心地问儿子三保这几年表现的怎么样,然后问起房地产投资的事情。谢文东心不在焉地应付着,逐步逐步把话头往老白马寨引。

    他告诉赵宝华,来之前他考察过了。老白马寨在住人口并不多,如果在那里开发,可以省去很大一部分拆迁费用。

    老白马寨多是旧房子,老房子,空房子。如果拆迁,拆迁费当然要大打折扣。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赵宝华仔细听着谢文东的话,一边听还一边拿着个小本子记录着。

    聊着聊着,谢文东慢慢引向杜阿婆。他开口问道:“赵镇长知不知道老白马寨住着一个杜阿婆?”

    赵宝华放下笔来,凝声问道:“老板,你怎么突然问起那个老太太来了?”

    听赵宝华的语气,他是知道杜阿婆这个人的。只不过,他怎么会问。

    带着好奇,谢文东随便编了个理由:“听说这个杜阿婆脾气很怪,我担心重土难迁,不好处理啊。”

    赵宝华也没多想,说道:“你说的没错。这个杜阿婆,非但脾气很怪,她整个人都很怪。她很少和人接触,身边连一个亲人也没有。我看她可怜,每个月会给她家送点油、肉、米和面。可是,她却好像不太领情。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是不用吃饭喝水的妖怪。”

    谢文东再问:“杜阿婆以前是白马寨人吗?”

    赵宝华摇摇头:“不是。大约三年前,她才搬到白马寨住的。”

    三年前?!谢文东心头掠过阵阵凉风。那岂不是蝙蝠公子把冯泰山安插到唐寅身边的时间!

    也就是说,蝙蝠公子出招后,这个杜阿婆就出现了。难道,这是巧合?不,这不是巧合。这分明证明,吴永辉说的没错,这个杜阿婆非常有问题。

    谢文东又问:“赵镇长还对这个杜阿婆了解多少,越详细越好。”

    (ps:明日三章,白天不会更新,晚上更新。敬请期待!)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xz951.com/huaidan4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