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66章 唐寅vs蝙蝠公子(三)【三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65章 唐寅vs蝙蝠公子(二)
  • 下一章: 第367章 唐寅vs蝙蝠公子(四)【四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听到这句话,黑衣头目的心蓦地沉了下去。既然他在唐寅的手里,那就意味着自己带来的那些兄弟都完了。

    他咬着牙,目光阴冷道:“你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那个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不是我和师傅要把你带到什么地方去,而是你要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

    黑衣首领哑然,难不成唐寅真的要跟自己去见蝙蝠公子。过了一会儿,他才凝声说道:“你真的敢去见蝙蝠公子?”

    “哈哈。”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唐寅哈哈大笑:“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听他的口气,不像是在开玩笑。如果他真的在开玩笑,他就不会留着自己的性命了。一想到这儿,刚才还悲愤交加的黑衣头目不由得欣喜起来。这次任务虽然损失了公子的十多位精锐,但好歹是勉强完成了任务。

    他一改刚才的臭脸,居然赞扬其唐寅来:“不错不错,唐先生果然是名符其实一代豪侠。我张谋仁佩服。”

    “张某人?你姓张,那全名叫什么?”冯泰山好奇地问道。

    张谋仁干笑几声:我全名就叫张谋仁。张,弓长张。谋,谋划的谋。仁,仁义的人。”

    听完张谋仁的解释,冯泰山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爸妈脑子被驴踢了,居然取这个名字。”张谋仁张张嘴,最终还是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唐寅问:“我们去哪儿找蝙蝠公子。”

    张谋仁:“先到HAINAN省的白马寨,再由白马寨出海,那里会有人接应。”

    冯泰山:“蝙蝠公子在海上?”

    张谋仁更正道:“在海岛上,那里是我们的大本营,我们管它叫蝙蝠岛。”

    冯泰山:“听上去像个鬼岛。”

    张谋仁:“不,那里是天堂。我现在跟你说不清楚,你到了之后就知道了。”

    冯泰山:“那白马寨又是个什么地方?”

    张谋仁:“那才是个鬼地方。”

    》》》》》》》》》》》》》》》

    风在呼啸。

    风是从南面吹来的,啸声如鬼卒挥鞭,抽冷了归人的心,也抽散了过客的魂魄。

    幸好这里没有归人,也没有过客。

    这里什么都没有。

    街道上没有轿车行人,店铺里没有生意往来,连镇子的主要干道的路灯也没有。

    一片死寂。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风忽然停了,死寂的长街上,真的就好像来到了一个鬼地方。

    白马寨以前也是个很繁荣的镇子,也是方圆百里内响当当的鱼货集散地。几十年前,政府在距离这三十公里外的地方专门开了一块地方,建新的白马寨,连带着集散地也被迁往哪里。虽说故土难牵,但镇上的渔民都得指着那个集散地卖鱼活命,而且那个地方确实比这个老白马寨交通更加便利,出海也更加方便。

    几十年间陆陆续续有人迁出了这个镇子,到现在只剩下几户人家。

    风又再吹了,暮云低垂。天地间一片暗淡,淡如水墨。

    忽然间,有声音从远处响了起来,是脚步的声音。轻轻的、慢慢的、简直好像恶鬼在细细碎语,听了让人发毛。

    从脚步声中不难听出,它的主人虽然并不十分悠闲,但却十分谨慎小心。

    来的当然绝不是归人,也不是过客。

    归人的归心似箭,只恨不得能早一点回到父母妻子儿女的温情里,过客赶路心急,怎么会如此从容?

    这种声音,本来只有在春秋佳日、名山胜水间才能听得见。

    来的人是谁?为什么会来?

    来人是唐寅、张谋仁、冯泰山!他们为了蝙蝠岛,为了蝙蝠公子而来。

    小巷尽头处,有一扇门,窄门。张谋仁用手敲这扇窄门,敲一下,停!然后再敲三下,两快一慢,停!然后再一下,尽量要把这五次敲门声中,充塞入一种很奇怪而有趣的节奏感。

    于是窄门开了。

    窄窄的门,窄窄的人。开门的人第一眼看不到脸,显得有点神秘兮兮的样子。第二眼,开门的人才抬起了脸。

    定眼一看,这人居然是个头发如霜满脸周围的老太太。老太太提着一盏灯笼,好像跟鬼片里的鬼婆婆差不多。浑身上下冒出一股死人的恐怖气息。

    唐寅看了倒是没什么反应,倒是他的徒弟冯泰山看了差点吓得叫出声来。

    “咳咳咳,你们找谁?”老太太声音低沉道,声音倒是人声,这说明她还不是死人。

    张谋仁也学着她的样子干咳了三声:“二婶,你好,我们找去蝙蝠岛的船。”

    老太太僵死的脸上突然露出诡邪的笑容:“船三天后出发,都进来吧。”说完,提着那盏破灯笼走回屋内。张谋仁客客气气地一引手:“唐先生,里面请,里面有干净的上房。”

    冯泰山把嘴巴凑到唐寅的耳边,压低声音道:“师傅,我看这个老太婆很古怪,会不会有诈。”

    唐寅轻笑一声,抬腿往里面进。

    他的行动,就是最好的回答。

    冯泰山知道他这个师傅的脾气,也不生气,抓抓头发抬脚往里面进。

    窄门里是个已经荒废了的庭园,荒草没径,花木又枯,一位头白如霜腰弯如弓的老太太,一盏不知道用了多久的灯笼。

    大屋、高檐、长廊、孤灯、老妪,古老的宅院,冷冷的夜色,远处的风声如弃妇夜泣。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

    沙沙沙!

    老太婆的碎花布鞋摩挲着旧地板,就好像一直恶鬼在你抚摸你的后背,让人全身的汗毛耸立。冯泰山毕竟是个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对这种房子这种环境很不适应,简直到了厌恶的地步。不过他的**——唐寅,倒好像很享受这种诡异——他从来都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老太婆带着三个人上楼,来到一间房间前推开了房门。

    这间房非常陈旧,看上去起码有五六十年的光景。虽然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两张床榻上的被子和褥子都是新的,连地板都洗的发白,更别说有什么蜘蛛网老鼠屎之类的,但作为富二代公子哥的冯泰山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对了,这间房间里没有电灯,只有一盏昏暗的煤油灯。

    老太婆指了指两张床,对唐寅和冯泰山道:“这三天你们就住在这儿吧,吃得喝的我会派人送来。有一点别怪老太婆没有提醒你们,这里不是随便的地方,不要瞎逛。”

    说话之时,唐寅把他的弯刀从身上解下,丢到床里边。而他本人连鞋都没脱,直接跳**榻盖上被子。

    老太婆和张谋仁对视了一眼,向唐寅和冯泰山二人说了声告辞。

    等他们关上门离开后,冯泰山小心翼翼跑到唐寅的床头,微声对唐寅道:“师傅,要不要我去跟踪他们?”

    唐寅连眼睛都没睁开,只吐出了两个字:“睡觉。”

    冯泰山愣了愣,自讨了个没趣,哦了一声便转身爬到另外一张床上。他和唐寅不一样,要是睡觉不脱了鞋子袜子外套,他会难受死的。

    或许是因为连续赶路,实在是太累了。冯泰山在这种诡异、陌生、杀机四伏的环境下,居然睡着了。

    在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吵闹的声音。跟在唐寅身边修行了这么久,他的六识训练的也很不错,身体条件反射性地弹跳而起。他一睁开眼,就看见唐寅拿着弯刀,在门边仔细地聆听着什么。

    冯泰山赶紧穿好鞋袜,步履极轻地走到唐寅的身后,声音小的只有他们俩能听到:“师傅,外面出什么事了?”

    唐寅简单地说出三个字:“来人了。”

    的确是来人了,来的不止是一个人,而且是三个人。不对,再加上他们身后的六个黑衣人的话,一共是二十一人。

    这似乎是三个不安分的人,一进院子便大吵大闹。其中一个,居然操着一口京片子,嚷嚷着这是什么破地方。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被双手被捆着,狼狈地被人押了进来。

    说起这三个人的来历,在黑白两道上也是大名鼎鼎。

    富察康。ZG人,三十八岁,1999年担任英国杀手组织黑血的教官,多次执行猎杀任务。十年间,先后暗杀掉美国默克集团总裁,英国巴比伦总经理、堪培拉市长共计十三位风云人物。是英国要价最高的杀手之一,也是国际**组织红色通缉令中的一员。

    东来顺,ZG人,ZG红细胞特种部队教官,退役后任华夏保安公司董事长。他训练出来的保安,有的比国家的特种兵、侦察兵还要优秀。许多国家都向他抛出过橄榄枝,想让他到部队里担任行动顾问。不过这人脾气很怪,一点不给那些国家好脸,任凭他开出什么条件,不愿意去就是不去。既不吃软也不吃硬,像茅坑里的石头那么难对付。

    (ps:预告下第四章更新时间,凌晨两点钟整。能等的兄弟就等,不能等的兄弟就去睡觉吧,明天看吧。老曹正在还债中,希望我的努力大家能看的到。一个月也没好意思求月票了,求个月票吧。对了,还有推荐)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xz951.com/huaidan4以便下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