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62章 吴王虎翼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61章 吴王
  • 下一章: 第363章 终极大boss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袁天仲用的是软剑,任长风用的是唐刀、褚博用的是开山刀,张娅婷用的是双柳叶刀,凌颜用的是匕首。五把不同的兵器,如暴风骤雨般一起袭向吴永辉。吴永辉以一敌六,居然不落下风。

    在这六人中,他对胡涛的照顾可谓“尤其周到”。吴永辉一边挥舞着手里的双刀,一边轻松地说道:“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草!一个人打六个,他居然还这么轻松。胡涛本来不想搭理他,但仔细一想以说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也是好的。

    登登登。

    胡涛的脚下传來一阵可怕的脚步声,宛若连地面也被这力大无比的脚步声踩得震荡起來。他喘着粗气道:“想起谁?”

    吴永辉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格桑,那个大块头。你和他比起来,差远了。”

    胡涛浑厚粗豪的咆哮声自喉咙中响起,心神一凛:“用不着你在这儿说。”

    吴永辉自讨了个没趣,转过脸来问任长风:“那个大块头不是一直跟在谢文东的身边吗?他今天怎么没来,死了?”一边说着话,他轰然打出一拳。

    胡涛叠起的双臂格挡吴永辉凶猛无比的一拳,双臂立时发麻,双腿亦是不由自主地往后倒退数步,可他仍是一咬牙,再次往前俯冲而去。

    吴永辉一声怒吼之下,再次出拳,他似乎并不打算下杀手。犹如狂风骤雨的拳头落在胡涛的身上,最后便是被吴永辉一脚直直踢飞出去,

    扑通。

    力大无穷的吴永辉竟是一脚将胡涛几百斤的身躯踢至张娅婷身侧,力度可见一斑。张娅婷下意识地伸手去接他。没想到她低估了吴永辉这一脚的力道。她非但没有接住胡涛,反而和前者一起栽倒在地。胡涛接近两米的大个子差点把她压的背过气去。

    一下子就让两个强劲的对手暂时失去战斗力,吴永辉更加轻松。他再一遍地问任长风:“格桑呢,他怎么没来,是死了吗,有点可惜了。”

    “死你妈的,格桑活得好好的。”

    任长风须发乱舞,攻势又已逼近,他狰狞的脸上充满残忍之色,双眼更是布满血丝,宛若要将吴永辉撕成碎片方解心头之恨,令人心颤。

    “哦,他怎么不来?”吴永辉似乎对格桑非常感兴趣。他有意无意的一句话,让袁天仲格外恼火,他这么说分明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忽地,一道白影自吴永辉身后弹射而來,迅即便闪电般一脚飞出。

    砰。

    这一脚裹挟着一股凶悍的杀气,肆无忌惮朝吴永辉杀来。好快的速度,吴永辉感叹一声,忙抽身往身后退去。袁天仲一脚将吴永辉逼退,并不停歇,软剑狂舞。

    密集的剑阵乱中有序,居然催动了天地天色,刚才还算晴朗的天空居然乌云密布,雨滴不期而遇地落了下来。

    下雨了!居然下雨了。

    吴永辉感受到雨滴的寒意,脸上的笑意更浓:“没有那个大块头,你也挺不错。”

    “用不着格桑,杀你绰绰有余。”袁天仲仅是一个停顿,便是张牙舞爪地俯冲过來,细密的雨滴,他犹如一头來自长白山森林的野兽,龇牙咧嘴地扑向吴永辉,仿佛要将他撕碎才罢休,

    砰!

    吴永辉左腿一蹬,整个身躯便是忽地一弹,将绝密脚法施展开來。仅是一个瞬间,他已连踢三脚,角度之刁钻,令人防不胜防,力度之大,足以踢爆铁板,

    三脚被袁天仲挡下一脚,剩余两脚皆是落在他的胸膛之上。两脚过后,袁天仲的身体被狠狠地抛飞出去。

    哗啦!

    袁天仲整个人撞上一颗白桦,枝桠上的枯枝被尽数荡开,碗口粗的白桦树差点拦腰折断。

    可见这一击力量之大,令人乍舌。

    扑哧!

    落地的袁天仲口喷一道血箭,下一秒便又迅速站起來,宛若方才拿身体撞断白桦的不是他,而是旁人。

    “想这么**我,没那么容易。”

    袁天仲调整气息,按捺住胸口翻滚的气血,咬紧钢牙,弯腰窜向吴永辉,

    他很强,抗击打能力很强,攻击力量更强。而且袁天仲是从不轻易肯认输的人,他会越挫越勇,纵使面对吴永辉,他也从未低头过。

    所以他这次俯冲上去时,并未急于奋力攻击,而是采取迂回战术,与吴永辉周旋起來,

    砰,他一记绵剑将吴永辉的胸膛挑出一道大口子。血水潺潺而出,很快就把他身上的那间白色衣服染红一大块。

    “该我了。”吴永辉将另外五人的刀剑一齐扫开,挥动双刀向袁天仲的双臂削去。

    真要是让他得逞,袁天仲这双手就废了。观战的谢文东等人见到此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不想让六位兄弟伤了唐寅,更不想让唐寅伤了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人。

    袁天仲修行的是轻灵一脉的功夫,身法比招数更加高强。吴永辉的这一招虽然来的急,但袁天仲躲开还是没问题。只是一眨眼,他便迅即地滑开步子,往左侧挪去,未等吴永辉收拳,又是挪至他身后,一个侧踢狠狠抽向袁天仲的腰眼。

    袁天仲这势如破竹的导弹腿饶是格桑、胡涛这等外练功夫极佳的高手也未必敢硬接。

    须知,袁天仲双腿力量奇大,他全力之下双腿凌空射來,怕是能捣穿一道厚墙,遑论人体的血肉之躯。

    可吴永辉向来不喜欢按照常理出牌,他的思维也不是一般人所具有的。他对袁天仲那弹射而來的右腿视若无睹,展开的双臂亦是毫不设防,任由那右脚捣在腰眼上。

    砰,吴永辉一口血水狂喷而出,但那张狰狞的脸上却浮现一抹残忍的诡笑,

    啪,

    未等袁天仲收腿,吴永辉双臂一合,死死抱住袁天仲尚在空中的双腿。抱住袁天仲双腿的吴永辉身子一旋,竟是将袁天仲的身躯狠狠砸向一侧的白桦上。

    袁天仲受力,身子仿佛离弦之箭,一头向白桦树撞去。如果这要是撞实了,断几根肋骨都算轻的。袁天仲反应和体质超出常人,他身在半空,暗中咬牙,喝叫一声,猛的腰眼一用力,让身子在空中尽力翻转了一下。

    只听轰的一声,他的双脚狠狠顶住了白桦树。咔嚓,白桦树居然被他一脚瞪断。由此不难看出,这蓄力的一脚有多么大的力道。

    想不到袁天仲这样子也能躲开,吴永辉呵呵笑道:“不错,不错,再来。”

    吴永辉目中透出一抹惊愕,茫然地垂下头,发现他的手臂竟是被两只纤细的素手抓住。他偏头看了看,抓住他的是两个meinv。一个身穿皮衣皮裤,看上去英姿飒爽。一个身穿白衣,看起来清纯柔美。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两女手腕一翻,空闲的右手便是毫无意外地多出了一把武器。武器分别是一把匕首和一把柳叶刀。

    “不许动。”张娅婷和凌颜两人冷冷道。

    雨下得更大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战斗,以吴永辉的失败而告终的时候。吴永辉突然阴邪一笑,反手一搭二女的脉门。二女吃痛,身子弯了下去。恰如这时,吴永辉一躬身,身体以非常不可思议的角度曲折,从二女的手下逃脱。

    这时,褚博、任长风、二人左右方向杀到。

    褚博站如钟,任长风快如风。一静一动,只见右手闪电探出,开山刀向吴永辉的胸膛扫去,吴永辉左手刀轻轻松松将其格挡开。这时,任长风的唐刀从另外一方向杀到。

    吴永辉故技重施,挥出右刀格挡。谁知道,任长风这一刀只是虚招,真正的杀招在脚下。

    他使出一招扫堂腿,右脚狠狠地抽向吴永辉的脚踝。后者的脚踝被任长风扫中,皮肤火辣辣的痛。

    不过疼痛似乎更加刺激了吴永辉的神经,他大吼一声一脚踢出去,任长风下意识地抬刀格挡。

    只听当啷一声,精钢打造的钢刀居然被他一脚踢得变形。

    太可怕了,谢文东旗下六位干将,居然打不赢吴永辉一个人。现在,谢文东相信吴永辉就是唐寅了。他正准备喊停战斗,哪知道任长风好胜心起,不肯这么善摆甘休。

    他咬牙将手上的唐刀甩开,出动龙牙刀。

    龙牙刀一出,连吴永辉的脸色一变。他吃惊道:“上古三大邪器之一的龙牙刀,想不到这把刀居然在你这儿。”

    任长风愣了愣,嗤笑一声:“怎么,你也怕了?”

    吴永辉摇摇头:“我不是怕了,而是惊喜。”

    任长风不解,他也不想知道他什么意思:“看刀。”不等吴永辉反应过来,任长风倏地出刀。

    龙牙刀出鞘的那一刹那,吴永辉手上的双刀发出清脆的悲鸣声,似在回应,又在哭泣。的确,弯刀和龙牙刀比起来根本差得不是一个档次。

    吴永辉并不与任长风发生正面冲突,他身形提溜一转,对远处的一位手下喊道:“泰山,拿我的虎翼来。”

    泰山,吴永辉的徒弟,真名叫冯泰山。

    虎翼,与龙牙刀齐名的上古三大邪器之一。

    分别了上千年的两把邪物,居然在这里聚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