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61章 吴王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60章 美丽的绿洲
  • 下一章: 第362章 吴王虎翼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那少女的脸本是对那边的,此刻她明媚的眼波,忽然向袁天仲任长风等人这边一转,众人立刻知道她已发现他了。

    别的少女若发现有人窥视,一定会遮掩躲藏,但这少女眼波一转后,竟如出水芙蓉般,盈盈站起。她不脸红,袁任等人反而有些红了。

    只见这少女美丽的胴体如惊鸿一瞥,慢慢拿起一件衣服穿上。她一边系扣子,一边吃吃地笑道:“偷看的人,可是来自谢先生的洪门兄弟?”她语声轻柔婉转,如出谷黄莺,只不过口音中微微带着些生涩,就正如吴侬少女,初学京语。

    想不到对方居然能猜到自己的身份,六人实在是太吃惊了。张娅婷眼波闪动,道:“你是谁?”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少女呵呵笑道。

    张娅婷轻叹一声,柔声道:“我们无意间闯进来,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见谅。”少女眸中有了笑意,缓缓道:“无妨,其实我就是在这儿等谢先生的。”

    “东哥。”六人相互看看,表情皆茫然不解。这女人说,她是在这里等东哥?此行隐秘,她是怎么知道的。另外,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这么神通广大。

    看出了他们的疑惑,少女笑道:“我们吴王,已经恭候多时了。”

    吴王!吴永辉?唐寅!他是怎么知道己方的下落。一提到这个名字,大家不由得紧张起来。唐寅这个人喜怒无常,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来。任长风皱了皱眉头,决定还是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给谢文东。他掏出电话,拨了过去。

    在接到任长风的电话后,谢文东也是诧异的很。不过在思忖片刻,他还是来到池塘边,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生怕他出现什么意外,五行等干部也跟了过来。高山清司也不愿呆在车里,跟着谢文东来到池塘边。

    这时,少女已经穿好了衣服。她以纤美的手挽起了头发,转身道:“谢先生,高山先生,我们吴王已经等候多时了,请跟我来。”美丽的帐篷里,不时传出轻盈的乐声和欢乐的笑声,帐篷外执枪肃立的黑人保镖,目光却如鹰一般瞪着谢文东等人。

    而这时美丽的少女已经走入了帐篷,正招手唤他们。

    高山清司把嘴巴凑到谢文东的耳边,低声说道:“谢君,小心有诈。”谢文东微笑着拍了拍高山清司的肩膀,幽幽道:“如果我们不去,就说明我们没胆子了。一个没胆子的人不但会被自己人看不起,更会被敌人看不起。”

    不等高山清司同意,谢文东已经施施然走了进去。高山清司皱了皱眉头,心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谨慎了。看到谢文东等人进了帐篷,高山清司也咬了咬牙,跟了上去。毕竟是在吴永辉的地头上,两帮的干部不敢大意,命令全部人马全方位护卫他们的安全。

    只见数百人从四面八方蹿出,把几个帐篷包围的严严实实。

    所有人草木皆兵,严阵以待。但这帐篷里却连丝毫凶险的征兆都没有。事实上,事实上,这帐篷里简直可以说是世上最不凶险的地方。

    帐篷外有一片柔软而美丽的草地,草地虽然枯黄但依然柔软。帐篷里却铺着比世上任何草地都柔软十倍,也美丽十倍的地毡。

    地毡上排着几张矮几,几上堆满了鲜果和酒菜,好几个穿着鲜衣的人,正开开心心地坐在地毡上喝酒。

    最开心的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穿着一身白袍,衣袂飘飘。他高踞在正中的一张矮几后,左手拿着金杯,右手却搂着刚才那个少女的纤腰,开怀大笑道:“宛如,你做的很好,没让我失望。”在他的右手边,是一对弯刀——唐寅的弯刀。

    那名叫宛如的少女抿嘴而笑,燕子般轻盈地走到男人的身旁,弯下了腰,在他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话。

    她一面说,男人一面点头,目光却不住在谢文东身上打转,他面上虽带着笑,但目中却有一种慑人的威严。

    谢文东也含笑会望着他,心里也开心起来。

    他眯了眯眼睛,正色道:“真想不到,真的是你。”

    男人,正是唐寅。

    唐寅道:“老朋友,好久不见。”

    谢文东顿了顿:“你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唐寅也顿了顿,突然仰天而笑:“人总会变的。”

    谢文东:“可我认识的那个唐寅,不是这个样子,荣华富贵动不了他的心。”

    唐寅:“那是过去的唐寅,过去的唐寅的确对荣华富贵不敢兴趣。现在的唐寅,不,我更喜欢吴永辉这个名字。喜欢权力,也喜欢荣华富贵。”他张开臂膀,惬意道:“看,我也有很多兄弟,也有很多女人。我现在证明了,我一点也不比你谢文东差。”

    说老实话,唐寅的确是个聪明绝伦的人。不过以前的唐寅更喜欢当独行者,更喜欢杀人。

    谢文东目光如炬地盯着吴永辉看,想从眼前这个人的眼睛里看出一些别样的东西。他看了一会儿失望了。这眼神,的确就是唐寅的。可他心里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唐寅本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谢文东想了想,灵机一动突然转过头对身边的兄弟道:“任长风!”

    任长风呆了一下,拱手道:“在。”

    谢文东再道:“袁天仲。”

    袁天仲的反应要比任长风要快多了:“东哥有何吩咐。”

    谢文东:“褚博。”

    褚博回答:“褚博在。”

    谢文东:“张娅婷、凌颜、胡涛。”

    两女一男铿锵回应:“属下在。”

    谢文东指着前面的吴永辉说道:“此人是假的唐寅,你们把他给我捆到我的面前。”

    “啊!”六人集体呆住了,心说东哥这是要干什么。尤其是袁天仲、任长风、褚博三人,他们是见过唐寅本尊的,眼前这人是唐寅无疑,他怎么说这个人是假的唐寅呢。其实,谢文东也不敢确定眼前这人就不是真的唐寅。只是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非常奇怪的感觉。

    一个人的话可以骗人,声音可以骗人,相貌可以骗人,但武功骗不了人。所以只要让人试一试他的武功,真假便一目了然。

    当然,这些话不便直接说出来。他左右看看,喝令道:“执行命令。”

    “是!”几人纵然心有疑虑,但还是毫无条件地执行谢文东的命令。

    吴永辉的手下们虽然对这六人不是每个都熟悉,但他们还是听过吴王说过袁天仲、任长风两人。此二人的厉害,他们常有耳闻。在看另外四人,想必也同样不简单。好家伙,六大高手联合起来,恐怕连全世界的第一高手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一听谢文东命令六人制住他们的吴王,这些手下人当然不答应。他们呼啦一声站了起来,刀剑出鞘,声如龙吟。

    还没等他们相助,吴永辉已经站了起来。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即使板着脸也好像是在笑:“谁都不要插手,既然客人想玩,那我就陪他们玩个够。我要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手下败将。”

    手下败将这几个词,让袁天仲和任长风两人面红耳赤。也就是唐寅敢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任长风多么狂妄的人,见吴永辉在这么多兄弟面前贬低他的身份。他气鼓鼓道:“唐寅,你小子别嚣张。一会儿,我要一雪前耻。”

    袁天仲也非常配合道:“虽然你救过东哥,但我还是会一剑杀了你。”

    褚博、张娅婷、凌颜、胡涛四人虽然没有接话,但是用行动证明了一些。他们抽出各自的家伙,严阵以待。

    吴永辉阴阴一笑:“这里太窄了,我们出去一战。”不等大家答应,他迅速抓起右手边的双刀,像一道闪电一样破帐而出。都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个吴永辉武功简直到了巅峰造极的状态。

    任长风沧浪一声,抽出怀里的唐刀冲出帐篷:“出去就出去。”怕他一个人吃亏,袁天仲、褚博等人迅速追了出去。

    吴永辉和谢文东手下的六大高手打了起来,这可乐坏了高山清司。在他眼里,不管哪边死伤对他的好处都是大大地。他迫不及待地追出帐外,想目睹这精彩的一刻。谢文东作为发号施令的人,当然要到现场控制局面。

    这下可好,几百人围成一圈,观看七人的战斗。

    说话间,吴永辉以一招横扫千军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性子比较急的胡涛第一个冲上前去,他抽出两把十多斤重的开山斧,力劈华山般轰击下去。吴永辉冷哼一声:“雕虫小技。”双刀一架,轻轻松松就把来势汹汹的开山斧夹住。

    铛啷啷~~~兵器与兵器碰撞,撞击出一阵刺破耳膜的金鸣声。不少人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

    最前面的胡涛当然是首当其冲,不过他的两只手都拿着斧头,没时间也没机会捂耳朵。只能任凭噪音在他的脑海里泛起惊涛骇浪。响声过后,他的两只胳膊都被震得麻木了。

    “***,力气怎么这么大。”身高近两米,铁塔一般的胡涛连退了三四步,才勉强把身体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