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54章 风云变色(五)【三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53章 风云变色(四)【二更】
  • 下一章: 第355章 风云变色(六)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袁天仲答应一声,叫过旁边的一位小弟,低声吩咐几声。那名小弟转身从车上拿出一块毛巾,将那名士兵的嘴巴死死塞住。看到洁白的毛巾,那名士兵暗自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命算是保住了。

    有兄弟把五花大绑后的士兵带到别处,谢文东时不时举起手里的夜视仪看向远方的战局,忍不住骂道:“这些所谓的士兵,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数百人,居然被几把狙击枪吓得不敢往前冲。敲山震虎的计策虽然不错,可这群笨蛋连敲山都不敢。小国家终究是小国家,成不了大气候。”

    听到谢文东的骂声,高山清司也抢过手下的夜视仪,仔细观察着战场:“谢老弟说得没错。照这么个打法,猴年马月都抓不到人。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越拖就可能越多突发情况,对我们不利啊。”

    谢文东放下手里的夜视仪:“英雄所见略同,我们得帮把手。”

    高山清司大点其头:“谢老弟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想好了办法,你说怎么办?”事情紧急,谢文东也没有客气,大大方方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们这么办”

    两人把计划定下之后,各自抽调出一百人。这一百人乘坐九辆悍马轿车,飞快无比地向着城墙处开去。

    刚一接近,就听“叮叮当当”的枪响声,漆黑一片的夜空中,不断有道道火光从四面八方飞射而来,叮叮当当打在改装后轿车的5毫米厚的防弹板上。

    领头的金眼和山口组的小泉躲在车里不敢出来,只得踩死了油门一直往里面冲。

    “碰”,头车将城墙上的大铁门撞开,九辆车发疯般地冲了进去。这种略显高调的奔命方式,立刻就引起了黑暗中狙击手和枪手的注意。

    大街上顿时成了一片新战场,无数嗖嗖的流弹从悍马车头顶上和身边擦过,白色的土石墙和遍布瓦砾的马路上被打出了一片弹孔,叽里呱啦的骂声混着枪声和爆炸声响起成了一片。

    此刻能拥有一辆机动性能和越野性能良好的悍马,是决胜的关键。

    黑暗中的枪手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纷纷掉转枪口,对着如失控怪兽般疾驰的悍马车轮胎拼了命的扫射起来。不过这需要运气,天色这么黑,能不能打着全凭天意。

    一排流弹从旁骤然射來,打得悍马车两侧的防弹钢板“叮叮当当”一阵乱响,虽然暂时还沒有击穿的危险,但四溅的火花和爆响声还是让车里的人心惊胆战。

    他们是如此,躲在暗处的黑三角枪手们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以为政府军开了装甲车过来,吓得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开灯,把他们干掉。”(英)躲在镇内供电局的张海明正通过电脑连接着,安在入口处的十多个摄像头,观察着敌人。

    他发现来人的数量并不多,主要是他们的车厉害。只要把路灯打开,就能轻易找到轮胎的位置,把汽车打翻。汽车没有轮胎,人就成了瓮中之鳖。话音刚落,他身边马上有人给配电室的人打去电话,让他们把w城的电送上。

    十几秒过后,整个W小城灯光大作,路灯齐亮。

    “哈哈,找死。”(英)街道两边的枪手们纷纷调底枪口,对高速行驶的九辆悍马连连扣动扳机。

    一会儿功夫,就有载着两辆分别载着七八位山口组成员的汽车一头撞向旁边的隔离栏。至于车里面的人,就算没事也得撞个七荤八素。

    “老大,你好好开车,我去开枪。”木子用力从车顶天窗上的口子探出半个身子,伸手操起上面的12.7mmm2hb机枪,对着枪火发出的地方,手指猛扣扳机。

    哒哒哒,枪管上的火舌疯狂乱吐,一颗颗闪亮的粗长弹头带着慑人的啸声射向接到两边的黑三角枪手,瞬间就将火力稀疏的敌人压制得抬不起头,抛壳口的大号弹壳如下雨般飞落到车旁的地面上,

    相对于黑三角人员手头那如爆豆般“叮叮当当”乱响的零星火力,12.7mmm2hb机枪发出的“轰轰轰轰”的爆响,就如同高射炮般轰鸣不已。

    这片密集的弹雨也只将马路边的墙壁和掩体打得石屑纷飞、弹坑密布,就算打不到人,但其声势也足够骇人了。

    晚风吹得他的头发和衣襟,火药激射迸发出的火光将他的脸照得通红可怖。刚刚的一分多钟里,他已经不知道打出去多少发子弹了,虽然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但枪管上传來的炙热气息,已经让他开始忧虑起过热枪管的爆裂风险。

    “我们得抓个舌头。”金眼开着车,往前面一栋红色小楼逝去。小楼里一共有四个火力点,这说明里面至少是有四个人。

    悍马车的速度很快,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眼间就到了。就在金眼刚要刹车的那一刹那,只见左侧的砖墙后,一颗火箭弹带着长长的明亮曳尾,呼啸着向悍马车飞了过來,

    “老大,快左打方向,是火箭弹。”木子见状大吼道。

    金眼吓了一跳,用力一打方向盘,庞大的悍马车猛地一个左转,火箭弹嗖的一声从车身右侧飞了过去,在汽车旁边几米的地上轰然炸开,爆炸后的地面上火光带着浓浓黑烟冲天而起,石屑和火箭弹的碎片四处乱飞,

    只见车顶上的木子微哼一声,从上面跌落下來,肩膀上破了一个洞,血如泉涌。

    金眼全神贯注的开着车,这才分神侧目一看,惊得大喊了起來:“木子,你沒事吧,”

    “没事,”木子的脸上满是黑灰,早已看不出脸色,他一手捂着肩膀,一手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绷带包,扯出一截叼在嘴上,用力包扎起起来。

    金眼从腰眼里扯出几个烟雾弹,将其丢出窗外引爆。趁着这个空当,他赶紧跳下车,他掏出手枪:“兄弟们都下车,速度要快,行动要轻。”

    他继续低声说道:“快,进楼。记住,要抓活的。”周围兄弟没有接话,但是都很默契地在烟雾弹的遮掩下,猫着腰往楼道里穿梭起来。红楼里的四位枪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胡乱开着枪。

    进到红楼后,眼前的一切简直不堪入目。两个全身雪白赤*裸的女子如同待宰的羔羊般吊在楼内的一根木架子上,两只手举得高高的,更显出胸前那一对无遮无拦玉峰的挺拔高耸。本来白净光洁的身上布满了齿印、鞭子的抽痕和抓痕,身下更是一片狼藉。

    她们的头无力的低垂着,但口鼻中却再也沒有气息,看样子应该是城中的jinv,被人生生折磨而死。做JInv已经很是不幸,更不幸的是,她们碰上了四个喜欢玩SM的**。

    不过这种情况在当地很普遍,许多毒枭或者他们的打手都喜欢玩这种“别致”的招儿。

    吴永辉虽然统一了黑三角地区,也严明了军纪,不过手下还是有许多当地的武装分子。这些武装分子无法无天惯了,居然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偷偷玩女人,真是让人觉得可笑。

    金眼用匕首把两具女尸放下,脱掉身上的衣服给她们盖上,心里暗骂道:“真是一帮禽兽。”

    这边,楼上的四名枪手还全然不知危险就在他们的身后。他们甚至还在疑惑:“人呢,人是不是打死了?”(英)

    “西塔,你下去看看。”(英)

    “我才不去,你自己怎么不去。”(英)

    “嘿,你妈的还敢跟我叫板。”(英)

    “跟你叫板怎么了!”(英)

    两人差点因为这事打起架了,就在这时身边两道刺眼的光照了过來,一个声音大喊道:“不许动,放下武器,”(英)

    虽然眼睛被强光照得有些白花花一片,但枪手们还是察觉出身边足有十几只枪口对着自己,只要自己现在稍有异动,他们就会立刻将他打成个筛子,

    “放下武器,举起手来,同样的事我不想说第二遍。”(英)这个阴婺的声音越來越近,厚重军靴底子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异常沉稳,背着光的一张脸渐渐清晰起來,却是一群亚洲黄种人面孔,

    四个黑人枪手别无选择,只得放下武器高举双手。旁边一个人端着手枪冲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搜走了他们手里腰间的手枪和匕首,然后一人一枪托,狠狠地砸在他们的脑袋上。打人的不是别人,正是金眼。

    一阵天旋地转和剧痛从头上传了过來,四人皆被打得头晕目眩,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金眼毫不客气地将三人踹翻在地,伸手拎起一个人的衣领子,对旁边一位兄弟说道:“你帮我翻译。”

    这名黑人被金眼抡起,有些不知所措。他怔怔道:“你们你们是怎么上来的。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啪啪。”金眼收起枪,左右开弓就是两巴掌:“我问你,你们的老大张海明在哪儿?”

    “张海明,我我不认识这个人。”(英)

    金眼目光如电,一眼就看出这小子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