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53章 风云变色(四)【二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52章 风云变色(三)
  • 下一章: 第354章 风云变色(五)【三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和白天比起来,晚上就要舒服太多了。头上烈日当空,刺眼的强光照射在悍马车厚厚的防弹钢板上,超过50摄氏度的高温也很快就让车内的众人汗流浃背。所有人都脱了外套、上衣、只穿条短裤坐在车上,不但如此还要不停地灌水,以保证从身体里散发出的水分。幸好那个胖子为他们准备的饮用水够多,要不然这样下去全军几天之内就会断水。一旦断水,就意味着断命。

    男人们都是这样,更别说张娅婷、凌颜、水镜等女人们。她们不能像他们一样,把衣服脱得精光。唯一的抗暑办法只有用手帕擦汗,吃抗暑气的药片。

    中午两三点钟,是白天最热的时候。谢文东和高山清司一般会让手下兄弟夜晚和上午赶路,到了下午则支起篷布躲在阴凉处休息。再加上沿途有不少可以歇脚的小城,在历经四天四夜后,一行人终于离开了那生死考验的大沙漠。

    等出了沙漠,他们就正式进入刚果金的境内。刚果金以全境来说,全年分干、雨两季。每年十一月到第二年五月是雨季,气候湿热;六月到十月是干季,气候温和。

    刚果金位于非洲中部,紧靠世界水量第二大河——刚果河,四季如夏,只分旱季和雨季,首都金沙萨。得天独厚的地理和自然条件,造就了美丽的风光,南部是典型的非洲稀树草原,北部是原始密林,矿产资源异常丰富。

    刚果金拥有广阔的热带稀树干草原、大草场以及森林区域,高耸入云的林木点缀在河岸边和沼泽低地里。稀树大草原的林地上一般生长着风车子属植物、榄仁树以及惹人注目的紫荆花、阿拉伯树胶、合欢树和刺桐等。

    第二次刚果战争从1998年开始,让这个国家满目疮痍,也被称为“非洲的世界大战”,因为涉及了9个非洲国家和大约20个武装势力。

    尽管在2003年签署了和平协定,战斗仍在在该国东部地区继续。在刚果东部,强*奸和其他性暴力的发生率被描述为世界上最高的。本来张娅婷和凌颜等人看到如此美景的时候,还想停下车来在这里歇息几个小时,顺便拍几张照片。一听到这个消息,她们马上就没兴趣了,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谢文东也没让她们失望,在刚果金的首都补充完食物、淡水、汽油之后,一行人又出发了。

    又在路上走了两天三夜,谢文东高山清司一行人进入有“小非洲”之称的喀麦隆共和国的南部小城W城。

    这个小城距离黑三角地区不过一百多公里,因为风俗人情特别(这里男女比例是1:3,政策是一个男的可以娶3个老婆,或者更多。而且这里人们的性格很开放,女人对自己的老公或者男朋友出轨,一点都不奇怪也不生气),黑三角的毒枭们喜欢在这里寻欢作乐,也是很多毒枭的巢穴。不少人在这里买车买房,生儿育女。这里是成功进入黑三角地区的关键,是一行人此行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目的地。

    这个地方和ZG海南省一样,也是靠近大海,属热带气候,气候宜人,常年温度在24-28度左右。

    车队抵近W城时,正好是凌晨两点钟。

    凌晨两点钟,本该是人们睡觉休息的地方,却不曾想这时候远处居然枪声大作,似乎正在激战。谢文东反应最快,忙用对讲机喊道:“有情况,警戒。”

    嘎吱,十多辆车马上刹车。几名枪法如神的狙击手占据了一旁沙堆上的有利地形,趴伏好后,将带有红外瞄准具的枪头对准了城墙上下。见到洪门的人马纷纷刹车,山口组的人也纷纷将悍马轿车停住,熄灭车灯。

    谢文东则取出座位上的红外线望远镜,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只见有一支四五百人政府军模样的人马在w城外安营扎寨。远处的黑暗中不时有火光闪现,奇怪的是W城的城墙上竟然也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想必是某些地方埋伏了狙击手。因为城里的供电线路早就被人切断,偌大的城市现在是黑乎乎的一片,就如同暗无天日的地狱般,慑人心魄。

    谢文东暗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打谁啊。

    这时,高山清司也走了过来。他狐疑道:“谢老弟,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谢文东和他一样,茫然不解。他放下望远镜,转头对高山清司道:“高山兄,看来我们得派两个人过去抓个舌头。”

    “我也是这么想的。”高山清司有意在谢文东的面前展示展示自己的实力,叫过旁边一位黑衣人:“小泉,你去。”(日)黑衣人哈衣一声,像一根羽毛般巧若无声地飘了过去。

    旁边的袁天仲见状,附耳细声对谢文东道:“东哥,不能光让小鬼子一个人出风头,我也去。”谢文东点点头,对袁天仲道:“要小心。”袁天仲应一声,身形飘忽而去。

    袁天仲是第二个回去的,却是第一个回来了。才不过三辆分钟的功夫,他就把一个士兵模样的人打晕了扛了回来。好家伙,一个一百七八十斤的人就这么被他轻轻松松扛了回来,让包括高山清司在内的山口组大众吃惊不已。袁天仲前脚刚到,那个叫小泉的山口组成员也后脚赶来了。

    谢文东深知袁天仲的本事,再比较那个叫小泉的人,也悟出一个道理:“高山清司身边的能人不少,不可小觑。”

    两个被打晕的人被带到谢文东和高山清司的面前。有人见机,找来绳子把这两人的手脚捆上,以防他们逃脱。等一切准备就绪后,金眼将一整罐水分别倒在两人的脑袋上。后者猛然睁开眼睛,当场苏醒。当看到眼前一大票不明身份的人马时,他们两个意识到不好,赶紧喊道:“快来人啊,反动派来援军了。”(英,本地通用英语和法语)

    “我劝你们赶快投降,否则”(英)

    虽然谢文东等人离交火地点挺远,但也难保不惊动敌人。他冲袁天仲递了递眼神,沉声说道:“让他闭嘴。”袁天仲倒是干脆,毕竟这样的舌头想抓多少就抓多少。他将手一扣后面这人的头颅,然后轻轻松松这么一扭。

    只听嘎嘣一声,那人的脖子就被扭断,脸瞬间调转了一百八十度。

    那个喊援军的“士兵”叫声戛然而止,一双眼白很多的大眼珠子盯得大大的,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被吓住了。谢文东没时间跟他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城里面的和你们交火的是什么人?你们在执行什么任务?”(英)

    “士兵”完全被谢文东身上的气势怔住了。他想说话,却感觉自己的喉咙里卡了一块大石头,半句话也说不上来。

    谢文东的目光慢慢变得阴冷,那名士兵感觉一股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或许是因为这股寒意刺激了他的神经,他居然能说话了:“我我是喀麦隆共和国的政府军军第三旅团第五步兵大队的和我们交火的是附近的毒枭名叫张海明听说是黑三角第一任毒王吴永辉手下第一干将我们的任务是逮捕他,找到黑三角地区的”(英)

    张海明!吴永辉!这两个分明是ZG人的名字。从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中不难看出,这个张海明确实不是本地人,应该是吴永辉带过来的人。如果能抓到他,那就真的遇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个好机会是什么不用说,自然显而易见。

    谢文东压制心里的激动,继续问道:“你还知道什么,继续说下去。可能你觉得那是个细节,但那没准就是我想要的。”(英)

    喀麦隆是个小国家,其士兵的觉悟性比较低。为了保命,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们在东南西三个方向埋伏了狙击手,北边是我们的大股部队。我们想给他们造成兵临城下从北边进攻的假象,从而迫使他们从另外三个方向突围。”(英)

    嗬,好一招敲山震虎。谢文东忍不住赞叹,想不到在这边陲小国有人还能用上这样的兵法。

    他继续追问道:“知不知道那个张海明有多少人和对方现在的大致方位?”

    士兵咽了咽口水,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问:“我说了,你真的能放我一命吗?”

    谢文东被他那无辜可怜的样子气乐了,他点点头:“只要你不跟我耍花招,我不会难为你。”听了谢文东的承诺,士兵如释重负。他缓缓开口道:“情报上说有一百多人,具体方位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还在W城里。我只知道这么多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英)

    按照谢文东的性格和惯用的手法,此人用完之后肯定是要被灭口的。不过这次谢文东并没有那样做,此人对他来说谈不上威胁。他冲袁天仲说道:“找块毛巾把他的嘴堵上,检查一下绳索,不要让他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