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47章 高山清司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46章 交谈
  • 下一章: 第348章 到底是不是唐寅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轻轻敲了敲桌面,幽幽道:“徐xiaojie,你应该庆幸你是个女人。”

    徐露不解:“谢先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冷笑道:“如果你不是的女人,我现在已经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了。你刚才的这句话我很不喜欢,很讨厌。”

    见谢文东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徐露的身体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谢谢老大不要生气,我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

    “呵呵。”谢文东冷冷道:“别以为我是什么傻子。鬼影部队被别人干掉了,你们找不到凶手,就想把这个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我实话告诉你,以我的实力我确实可以在几天之内灭掉鬼影部队。不但如此,我还可以在一年之内灭掉你后面的山口组。话虽如此,不过我并没有理由那么干,也不想那么干。高山组长是我的结拜兄弟,我信任他才到这儿来。如果你们把我的信任当做肆意妄为的资本,那就是欺人太甚了。今天我就在这儿,如果高山组长不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我就要向他讨一个交代。”

    谢文东越说越生气,三十六计中的“反客为主”被他运用的神乎其技。他的演技是如此的卓越,简直把袁天仲任长风等人都唬住了。兄弟们哑然,心说东哥这表演的实在是太棒了吧,如果去演戏,拿个奥斯卡小金人那岂不是分分钟的事。

    徐露也被谢文东的激烈反应吓住了,之前计划好的步骤被全部打乱。她怔了怔,不知不觉间居然说了真话:“谢谢老大,你是怎么知道鬼影部队被灭掉这个消息的”

    “哼!”谢文东脸色一正:“我的这双眼睛,可以看透人间的忠奸善恶,更能看透人的隐秘心思。谁要是跟我玩什么阴谋,哪怕一丝一毫的阴谋,我弹指间就能取其首级。”

    虽然谢文东事先声明徐露是个女人,而他自己一般也不杀女人。但在徐露听来,还是觉得一阵阴风飘过。顿时间,她全身的汗毛都起来了,几乎快要涨破那件黑色的紧身衣。

    呆了好久,徐露才回过神来。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根本就是息怒无常,寻常人根本就揣摩不到他半点心思。刚才还好端端的,转眼间就会翻脸不认人。

    眼见两人的交谈陷入尴尬之中,这时候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局面。这个人,便是山口组的组长高山清司。

    和徐露想的一样,一开始高山清司也认为这件事是谢文东干的。因为除了他以外,没人有那么大的势力,可以在几天之内将行踪诡秘的鬼影部队成员毁于一旦。

    可今天看谢文东的反应(其实高山清司一直躲在附近的房间,用徐露事先安排好的摄像头和录音笔观察谢文东的一举一动。他会出现在这儿,连徐露都不知道)好像他又很问心无愧。

    高山清司举棋不定,在三名精锐保镖的护卫下,缓缓来到包厢面前。

    “几位兄弟,还请向谢兄弟通报一声。”高山清司笑着对五行道。五行中的金眼点下头,说了声稍等。不一会儿,金眼从包厢里走出来礼貌地一引手:“高山组长里面请。”

    高山清司挺了挺兄,抬腿走进包房。当高山清司出现的那一刹那,徐露嚯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没想到,组长居然会来这儿。虽然徐露名义上是属于樱花集团,但高山清司对她依然有生杀大权。她快步走到高山清司的面前,恭恭敬敬地三十度弯腰:“高山组长。”(日)

    高山清司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饶过她径直走到谢文东的面前,伸出手掌道:“谢老弟,让你久等了。”

    谢文东并没有站起身,更没有和他握手。他翘着二郎腿,老神在在道:“不敢。高山组长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高山清司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不过他还是装作莫名其妙的样子:“谢老弟这是怎么了?”谢文东哼了一声,没有接话。这时,旁边的袁天仲接收到了谢文东的某种暗示,他微微颔首,指着徐露说道:“高山组长难道不知情?刚才徐xiaojie质问谢先生是不是灭了你们的鬼影部队。”

    “有这种事?”高山清司“恶狠狠地”地看向徐露:“江户川海露纯子,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质疑我的义弟?”

    徐露被高山清司这种眼神吓得花容失色,她重重一弯腰:“对不起,我实在是太心急了。”

    “混账东西。”高山清司左右开弓,啪啪两下狠狠地打在徐露的玉面上。这两掌,可真是实打实的用力。两掌下去徐露的脸肿的老高,连带着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谢文东在一旁见状,有些于心不忍,更有些怜香惜玉,高山清司这戏演的实在是太过了。他赶紧摆摆手,对高山清司说道:“高山兄,住手吧。我想徐xiaojie也是职责所在,你就不要怪罪她了。”

    高山清司就坡下驴,指着徐露的鼻尖骂道:“还不向谢老大道歉。”

    “对不起。”徐露毕竟是女人,遭遇委屈眼泪便不争气地掉了下来。看到她这个样子,谢文东心里也有些惭愧。他挥挥手,对金眼说道:“金眼,让兄弟找家医院给徐xiaojie上点药,顺便把暗组兄弟找到的情报告诉她。”

    金眼哦了一声,抬手道:“徐xiaojie,请。”没有高山清司的命令,徐露哪敢挪动半步,她老老实实地呆在原地没动。谢文东:“高山兄,你看”

    高山清司:“既然谢老弟发话了,那就暂时饶了她吧。”徐露冲谢文东歉意一弯腰:“多谢谢老大,多谢高山组长。”说完话后,徐露像逃似的离开了这家日本餐馆。

    目送徐露离开,谢文东一摊手:“高山兄请坐。”

    高山清司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刚才徐露的位置:“对了,刚才谢兄弟说什么暗组兄弟的情报,那是什么东西?”

    谢文东反问高山清司:“高山兄这段时间是在为鬼影部队的事苦恼吧。”

    高山清司惊讶道:“你都知道了?”

    谢文东一改刚才的愤怒,满脸轻松道:“我手下的黑衣暗组兄弟,偶然间得到的这个消息。”

    “那谢兄弟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动的手?”高山清司迫不及待地问道。

    谢文东:“我不知道。但是我收到风声,这件事和神宗家族可能有关。”

    高山清司:“神宗家族?”

    谢文东:“没错,神宗家族也是日本老牌的寻宝盗宝组织,更是鬼影部队的竞争对手。都说一山不容二虎,他们的嫌疑最大。”

    高山清司点点头,又摇摇头:“不会啊,他们没那么大的能耐,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谢文东呵呵一笑:“没有?我想高山兄不会忘了赤军吧。赤军在山口组的面前,不过是一群不入流的乌合之众。可是,他们为什么敢去碰山口组?他们其实和神宗家族一样,最大的优势就是神秘。你就算知道是这些人搞的鬼,也很难找到他们报复。”

    高山清司还在摇头:“那也不可能。鬼影成员遍布全球,他们是怎么就算有那么大胆子,也很难做得如此干净利落。”

    谢文东摇头而笑:“不是没有可能的,如果里应外合呢?”

    高山清司听完,啊了一声:“你是说鬼影部队里面出现了叛徒,是那个叛徒把鬼影部队成员的资料泄露出去的?神宗家族的高层事先按照情报,先分散到世界各地。然后依照命令,再同一时间发动袭击?”

    谢文东打了个响指:“这是最大的可能信。”通过和谢文东的这么一番交涉,高山清司暂时把矛头从前者的身上,移到了鬼影部队内部。可是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鬼影部队的成员差不多都完了,他又能从何处下手呢。

    谢文东看出了他的疑惑,又再次指点迷津道:“从能接触到鬼影部队绝密资料的人着手,就算人不在了,只要多费点功夫还是可以找到蛛丝马迹的。”

    经由谢文东这一提醒,高山清司突然坐了起来:“花名册。如果神宗家族拿到了鬼影部队的花名册,鬼影部队全军覆没就有可能。”他告谢一声,赶紧让人给徐露打去电话,让他着手查找所有能接触到花名册的人。

    这一查,果然不得了捞到了一条大鱼。通过多方排查,徐露最终把重大嫌疑人锁定到了鬼影部队的副总长身上。

    从他的联系人着手,终于确定了一个化名叫“西子”的女人。这个“西子”,正是隶属于神宗家族。原来,一切的根源真的是出在这个副总长的身上。事发之后,这个副总长已经失踪(被山口组认定逃之夭夭,实际上却是被白衣血杀干掉),线索到这里就断了。线索断了,事情到这里也就彻底结束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谢文东有意无意地问起高山清司:“对了,高山兄这次叫我过来所谓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