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46章 交谈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45章 江户川海露纯子
  • 下一章: 第347章 高山清司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江户川海露纯子(徐露)玉面一红,身体一立正然后九十度弯腰:“实在是对不起,让谢先生久等了。”

    谢文东双眼眯了眯,精致的丹凤眼里射出两道洞察一切的精光。两道精光扫在徐露的身上,后者赫然心动,感觉自己像是脱光了站在对方面前似的。她赶紧别过头去,以掩饰自己的怯意:“谢先生这边请,我们已经订好了房间。”

    谢文东呵呵一笑,抬脚跟着徐露往里面进。

    上了三楼,穿过狭长的走廊,徐露在一处房门前停下,轻轻拉开了房门。

    谢文东想也没想,大步就准备向里面走。袁天仲忙拉住他衣袖,谨慎地摇了摇头,道:“东哥,小心!”

    “哈哈!”他的话,让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天仲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和高山兄弟是结拜兄弟,如果我在日本出了什么事,他这个东道主就脱不了干系。高山脱不了干系,徐xiaojie就脱不掉干系。我想徐xiaojie会保障我的安全的,肯定不会给‘坏人’可乘之机的,对吧?”

    徐露身子一震脸色有些不自然。虽然她没有要杀谢文东的意思,不过谢文东刚才的话却很好地给她提了个醒。和谢文东打交道,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说的每句话都要斟酌斟酌再斟酌。因为一个麻痹大意,就可能被对方找出破绽。

    徐露故作镇定地笑了笑:“谢先生请放心,我们会保障你们的安全。”

    谢文东哈哈一笑,提了提裤腿就往里面进。袁天仲、任长风和褚博等兄弟见状,不落其后纷纷往里进。五行兄弟没有动,而是默契地分散站在门口,经验老道地守住几个重要通道,以防不测。

    通过玄关,谢文东走进房间内。这间房间很大,也很豪华,装修得极具日本贵族气派。

    徐露像到了家里一样,把身上的和服脱掉,露出一袭黑色的紧身衣。紧身衣包裹着曼妙的身材,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谢文东不是个见了meinv就走不动道的人,他大大方方地坐到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众兄弟或站或坐,围在他的身边。

    徐露直接坐到了谢文东的面前,也就是高山清司的位置。这个小细节没有瞒过谢文东的眼睛,但他并不点破。既然这个日本女人想从自己的口里得到什么,那自己就跟她好好玩玩。

    徐露双脚并拢,双手别向一边,淑女地三十度弯腰:“实在是抱歉,让谢先生久等了。”“徐xiaojie高山兄这次叫我来所谓何事?“谢文东故意道。

    徐露面露难色,美目下意识地眨了眨:“请原谅。这这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是有关鬼影部队的事,要不然他就不会让我作陪了。”

    看到她这个反应,谢文东的笑容更深了。他端起面前的一杯茶,慢条斯理地喝了起来。

    见谢文东不再追问,徐露心里暗松了口气。她端正身姿,美目盯着谢文东的脸,开始进入正题。她由浅及深,开始套谢文东的话。听上去像是在闲聊,实际上每句话都是事先精心安排好的。

    徐露:“谢先生,您对古玩也敢兴趣?”

    谢文东:“不敢兴趣。”

    徐露:“哦?那既然如此谢先生还花三百亿日元买那卷战国帛书,实在是让人很费解。”

    谢文东:“因为我高兴啊。天大的理由,也大不过高兴两个字。只要我高兴,三百亿日元买一卷卫生纸我都愿意。”

    徐露哑然:“三百亿日元买一卷卫生纸谢先生,您真的真的太”

    谢文东:“太烧包了是吧。”

    徐露:“我不是这意思”

    谢文东:“我就是这意思。钱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串数字。如果不花出去,那只是一串数字,连卷卫生纸的作用都起不到。”

    徐露:“如果按照谢先生这么说,那谢先生还是赚了。毕竟那卷帛书不是卫生纸,它可是鬼影部队用九十条性命换回来的。鬼影部队自从建立的那天算起,这样的灾难只经历过两次。”

    谢文东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哦,除了这次还有一次?”

    徐**点头:“说起来,那差不多是六十年多年前发生的事了。”

    “六十多年前?徐xiaojie那个时候还没出生吧。”袁天仲忍不住打断道。

    徐露嫣然一笑:“这位是袁先生吧,可能你不太知道,我是负责鬼影部队情报管理的课长。别人或许不知道,我却能知道。”听罢,袁天仲不再接话,耐心地听着她把话说完。

    谢文东:“徐xiaojie请继续。”

    徐露含笑点了点头:“六十多年前,鬼影部队正处这一百多年中最辉煌的黄金时段。在那段时间,鬼影部队光寻龙点穴的人就是一百多人。下地的人马,更是有一千多人。每年,鬼影部队从各个国家找到的宝贝都在五千件以上。那时的鬼影部队是樱花社(现在樱花集团的前身)旗下最耀眼的部门,鬼影成员不管走到哪儿都是受人尊敬的。”

    谢文东仔细听着徐露的话,简单地推算了一下。六十多年前,正是ZG政府刚刚才解放不久。解放初期,不少省份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粮食颗粒无收,国家又无处调粮,数百万人被活活饿死。人一挨饿,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不少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没有山水的只有靠盗挖坟地,拿盗来的文物和外国人换粮食吃。那个时候的盗伐情况异常严重,想必鬼影部队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疯狂壮大自己的势力。

    说是从各个国家找到的宝贝有五千件以上,其实这五千件文物至少有四千五百件是从中国运走的。

    谢文东虽然是个坏蛋,骨子里却也烙着“中国人”三个字。联想到那段黑暗的历史,他的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仁义道德之分,只有强者弱者之分。小日本满口仁义道德,给人以谦恭的感觉,真干起缺德事来比谁都要狠。

    勿忘国耻,一个国家只有强大了,别人才不敢骑在你的脖子上拉屎撒尿。

    谢文东心里虽然升起厌恶之意,不过脸上依然不动声色。

    徐露顿了顿,见谢文东一行人完全被自己的话吸引住了。她趁热打铁,继续叙述道:“某天,鬼影部队突然接到一个人的邀请,让我们的前辈们给他找一件东西,出价是三十万块大洋。”

    周围人对三十万块大洋的概念比较模糊,但有一点肯定的是,这在当时肯定是一大笔钱。花这么一大笔钱去寻找一样东西,这倒是挺令人奇怪的。

    旁边的任长风听故事听得正兴起,继续追问道:“那后来呢?”

    徐露叹了口气:“参加那次行动的人一个也没有回来,不但如此,那件事过后的一年内九成以上的鬼影成员都被灭了口。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来个这个世界一样。谢先生你那么聪明,你觉得到底是什么人能有那样的实力,让偌大的鬼影部队差点飞灰湮灭?”

    徐露绕了一大圈,这才是真正说到了正题上。一开始谢文东还真的以为六十多年前,发生过这样一件事。等她说到这儿,他全都明白过来了。这真是一个好故事,一个精彩的故事。他能想到徐露是想套他的话,却没想到对方故意编了一个故事,绕了这么远在这儿等着他。

    她这是想让自己露出马脚,通过观察自己的下意识反应,来确认这件事是不是和自己有关。

    这个手段对别人来说或许有用,但对谢文东来说,简直毫无用处。

    谢文东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令人捉摸不透:“有三种可能。”

    徐露:“哦?洗耳恭听。”

    谢文东:“第一种可能。那个时候的鬼影部队出现了叛徒。这个叛徒为了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将鬼影部队的成员尽数灭口。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叛徒肯定不止一个人,因为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足以将一个上千人的组织毁于一旦的。”

    徐露要的并不是这个,连想都没怎么想,便继续追问道:“那第二个呢?”

    谢文东再道:“第二种可能。鬼影部队的某些人在下地的时候,感染了致命的病菌。光中从死亡的数量上看,只有病菌能够做到这点。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

    这个理由,依然不是徐露想要的。她点点头笑:“没错,如果真的是感染了病菌,那就死的不管是他们呢。还有呢,还有第三个理由。”

    谢文东眸中射出两道精光,阴**:“第三种可能,鬼影部队惹上了一个极其可怕的人、或者一个组织。这个组织遍布全世界。”

    对了。就是这个。

    徐露有些肆无忌惮地感叹道:“这个理由倒是挺靠谱。真是一个好可怕的人。如果不是事情发生在六十多年前,我甚至会以为这件事是谢先生做的。”

    她这句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玩笑”,当即戳中了袁天仲、任长风、褚博等兄弟的软肋。周围人脸色顿变,心里都在说:“糟糕了,莫非鬼影部队被灭的**,被这个日本女人发现了?”

    (ps:整整一天,终于写下了这三千字,今天看了看书评区大家的评论,感触颇深,这几天的更新确实不尽人意,还是那句话缺多少我都会补齐的,还请大家理解和支持。写个打油诗吧,让大家开心下。人说我心被狗吃,心烦意乱谁相知。君若有情莫急躁,就当三少未吃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