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34章 麒麟军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33章 谜底在谜面上
  • 下一章: 第335章 险遭毒手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本以为战国帛书只是他征战路上的一个插曲,却不曾想这才刚刚开始。

    某一天,李爽因为好奇,纠集一大批盗墓高手下到黑军地区的那座神秘水下建筑中。那次行动,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越来越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先后冒了出来。他们将这些东西串联起来之后,居然误打误撞地揭开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现在只有天知道。

    *******************

    凌晨一点钟。

    谢文东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一身的疲惫,在袁天仲和褚博两人的陪伴下走出日本洪门的总部夜下散步。

    当大哥不容易,不仅耗费脑力,而且每一件事情都需斟酌再三,错一步,手下兄弟便会倒下一片,既然他们将命交给自己,自己就应该负责任。

    每个人站着的地方,本来都是平等的,只看你肯不肯往上爬。你若站在那里乘风凉,看着别人爬得满头大汗,等别人爬上去之后,再说这世界不平等,不公平,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人们都只看到了谢文东身上的光环,却不知道有光环的地方就有阴影,他在人后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又有几个人知道。

    袁天仲和褚博两个人死心塌地跟随在他身后,无论眼前是什么,只要谢文东去做,他们俩人毫不犹豫的会跟上去。

    谢文东看似是在散步,其实是在脑海里计划着日后和山口组的战斗。山口组和别的帮派不一样,它是由日本政府支持的。洪门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外来组织,打不过日本政府。所以,他不能硬着来。他把胡子峰安插在山口组内部,就是因为顾忌到日本政府的排外性。如果是山口组内部的争斗,那事情就要好开展的多。

    未来的战斗,以胡子峰和高山清司的争斗为主。谢文东要做的就是从旁协助。

    为了掩人耳目,他不会给胡子峰调派一兵一卒,但是会给他充足的资金支持。有了钱,胡子峰就有了和高山清司开战的资本。当然,谢文东要做的也不单单是如此。胡子峰有钱,高山清司更有钱。未来谢文东要做的除了给予资金支持外,还有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山口组破产。

    只要山口组的资金链断裂,高山清司手上的那些积蓄就维持不了多久,毕竟手下十多万人光一天的开销就是个天文数字。只要山口组人心散了,胡子峰的机会就来了。胡子峰的机会来了,那谢文东控制山口组的机会也就来了。

    谢文东走在前边,袁天仲与褚博二人跟随在身后,三人皆默不作声,黑暗中,有着只有沉默。

    “东哥,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袁天仲忍不出才开口说道。

    “是的,休息好才有精力面对明天事情,”褚博站于一旁,关心说道。

    “呵呵,有的时候散步比睡觉更容易让人放松身心。”谢文东展颜而笑,这种日子虽然过得很累,但过得非常充实。

    二人闻言,不再说话,继续跟随在他身后。

    不知走了多久,谢文东停顿脚步,目视前方,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表情严肃,神情紧绷,站定身形,盯着前方。

    袁天仲与褚博皆一愣,不明白为什么东哥突然停住不走了,俩人目光越过此处望向远方,皆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东哥?”

    “杀气!”谢文东淡淡说道。

    俩人闻言,随手将藏在暗处的家伙拿出来,虎视眈眈盯着远处,可是,黑暗中,安静的出奇,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道微风刮过。

    等了片刻之后,二人皱眉,忍不住回头望向谢文东,看着他表情严肃,只要继续盯着前方,默不作声。

    谢文东六识过人,可以敏锐地捕捉到空气中弥漫的死亡味道。

    “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躲躲藏藏,下作之为。”(中)谢文东朗声朝着远处空旷地带喊道。

    “哈哈,没想到你如此敏感,本以为我们的动作够轻了,可还是被你感觉到了,几日不见,警惕度见长啊,”(英)一道消瘦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手中提着一柄寒刀,在他身后,还有一道身影,二人并肩走来。

    “你是麒麟军那个头领?”谢文东声音陡然一震,不可思议说道。

    “哈哈,我说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走着瞧,今天我要带你回去,拿回那卷战国帛书。”(英)头领伸出嗜血舌头,舔了舔干涩嘴唇,冷然说道。

    谢文东没想到来人竟是几天前的手下败将,看来这个神宗家族倒挺有意思。他们刚刚是从日本洪门总部出来,想必对方已经知道了己方的身份。可就算这样,他要是敢口出狂言,说要带自己回去,这说明对方并不忌惮自己。

    一开始谢文东也觉得有点诧异。仔细一想就明白了,神宗家族是个寻宝盗宝的组织,肯定不能和山口组一样受到日本政府的保护。它应该和赤军一样,都是无比神秘地隐藏在暗处,就连日本政府都拿他们没办法,更别说是自己了。

    **肯定就是这样,谢文东释然。

    谢、袁、褚三人除了在头领身上感受到浓烈杀气之外,比他更浓烈的是身旁那两名黑衣男子。

    两名黑衣男子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从他们的相貌上看,应该双胞胎。两名黑衣男子的身高都有有一米七样子,壮实身材,样貌清秀,双目带有肃然杀气,眼神毒辣如蝎子,面无表情,似有似无杀气犹如寒风一般。

    “机会只有一次。你们那么多人都不能拿下我,就凭这三个人?真是可笑之极。”(英)谢文东眯了眯眼,幽幽道,对于危险存在并不在意。

    “并不是你说了算,而是靠手上功夫,”(英)头领不想同他啰嗦,神色一震,提刀朝着他逼来。

    看到头领逼来,褚博手持兵刃一起朝着对方跑去。

    头领很快与褚博对战在一起,袁天仲并没有动,而是等待着那两名黑衣男子。黑衣男子看了看两人之间战斗,嘴角挂有淡淡笑容,森白牙齿露出,阴森可怕。

    “我叫大岛,小心了。”(日)黑衣男子话还没说完,陡然朝着谢文东快速奔去,身形化作一条黑线,雷厉风行。

    袁天仲见对方攻来,单手一抖,软剑在手一道银光闪过,再看二人,身形交错,各自占据一方,正色盯着对方。

    大岛显然没料到,自己先下手攻击,反而被对方接住这一招,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失败了,眼前年轻人的身边人都有一身不俗功夫。

    “我叫小岛。”(日)

    这人的目标是谢文东。谢文东也不甘示弱,挺刀而上。

    且说头领与褚博二人,双方一接触就是激烈战斗,你来我往,招招快过一招,十几回合下来,谁也没有占到谁的便宜。

    “哈哈,不错嘛。再来,”(英)头领嗜血模样盯着褚博,身影一动,手中单刀划出一道漂亮弧线朝着褚博胸口点出两刀。

    褚博丝毫不敢大意,单手持刀,单臂用力,点击在对方刀尖上,俩刀火花四起,一招下来,平分秋色。

    这边再说袁天仲与那名叫大岛的黑衣男子之间的战斗。

    从对方的招式手法上看,这个大岛是个一流高手。手中单刀出招速度越来越快,一招快过一招,眨眼功夫就打了十多招。对方出刀快速刁钻狠毒,专门攻击自己心口,筋脉处,一招就能毙命,袁天仲招架的有些狼狈起来。

    “支那猪。”(日)大岛朗声笑道。“八格牙路。”袁天仲学着电视里的日语骂了一声,斗志激起,一股热血在身体内奔腾,他双臂陡然用力,身形朝着头领爆射而出。

    软剑朝着大岛肚子以及脖颈攻击而出,剑未到,寒风逼近,大岛不敢怠慢,身形一晃,向后倒退一步,随即,手腕一抖,后发制人,连续攻出俩刀,银色光芒一闪,两道火花溅起,将袁天仲逼退。随后,袁天仲再次欺身而上,软剑带有山岳般重力朝着大岛劈去。

    大岛倒也勇猛,双臂紧握单刀,用力向外抵挡,只听一声如闷雷一般爆炸声响起。在看软剑大岛的倭刀时,发生了弯曲。锋利的剑锋将大岛的脸颊挑出一条不大不小的口子。血水滴落,一股咸咸的味道萦绕在大岛的舌尖。

    “好小子,再来,”大岛双目血红,战斗欲望再次被他激起。

    袁天仲没想到对方如此勇猛,非但没有胆怯,反而激起了他的战斗欲望。

    见他攻击而来,袁天仲笑着迎了上去。双方战斗粘在一起,打得难解难分。袁天仲的优势在于耐力强,灵活多动。

    尤其手持软剑,剑如灵蛇一般在大岛身边游走,寒光四射,大岛手持倭刀,无法像软剑一般里外肆意游走。一番交涉后,袁天仲虽然没有立刻干掉眼前这人,却在他的身上划出七八道血口子。这些血口子不是致命的,却能影响身体的灵活性和人的反应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