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29章 王爷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28章 龙牙刀显威
  • 下一章: 第330章 木渎公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任长风一甩龙牙刀,意味未尽骂道:“一帮缩头乌龟,要不是你们跑得快,老子今天非大开杀戒不可。”“行了长风,你今天已经大开杀戒了,你看看这地上,都快成了屠宰场了。”姜森笑着来到任长风的身后。

    刘波也赞叹道:“长风,今天真是谢谢你哈。要不是你,东哥和我们都难逃一劫。”

    姜森和刘波可是声名赫赫的两位大将,能得到他们的夸奖实在是一件难得的事情。任长风听罢,浑身都飘飘然起来。

    这还不够,就连一向自命不凡的袁天仲也如是道:“有了这把龙牙刀,恐怕我都不是你的对手。长风,以后跟你切磋的时候,你可不能拿这把宝刀对付我,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哈哈”,任长风狂笑:“天仲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是兄弟,我怎么会拿这把刀对付你呢。”袁天仲颔首,满意地点点头。褚博也不忘夸耀道:“任大哥,以后谁欺负了小弟,我还要靠你出头呢。”

    任长风的为人本就高傲,这时更是得意洋洋,眼睛快抬到了脑袋顶上去。他拍着厚实的胸膛道:“好,包在我身上。”

    任长风性子傲,但还是知道感恩回报。他转过神,感激道:“东哥的再造之恩,长风这辈子都铭记在心。就算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这不是场面上的奉承之词,而是发自肺腑的。

    谢文东喜欢任长风,不但是因为他的身手不凡,更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忠心。

    他的内心火热,笑着说道:“我不用你肝脑涂地,而是要你好好活着。我的目标是创造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属于我们的时代,让世界在我的掌心跳舞。你们愿不愿意随我一起奋斗,把我们的的名字刻在紫云之端。就算哪天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后世也能记住我们的故事,并把这个故事一直传承下去。”

    谢文东的声音不大,却如空谷之音,荡涤在场众位兄弟的灵魂。

    任长风动容道:“我愿意。”

    袁天仲:“我愿意。”

    姜森刘波:“我愿意。”五行褚博刘思远:“我们也愿意。”

    一个男人,要有自己的目标和追求,人也就这一辈子,头顶的天都是一样的,你可以失败,但是不能自甘平庸。

    收拾完了“小尾巴”,谢文东等人平平安安地返回日本洪门在东京的总部。

    到目前为止,谢文东知道了两股人马对这卷战国帛书有兴趣。

    第一,是掮客和他们背后的神秘的老板一伙儿。第二,是日本寻宝盗宝组织——神宗家族。大金牙和那支厉害的麒麟军隶属于这个神宗家族。如果再算上那个神秘的委托人,一共是三股势力。

    本来谢文东对这件战国帛书的兴趣不是很大,但在经历了今天晚上的事后,他的立场稍稍有些动摇了。偏偏谢文东又是个不肯轻易认输的人,他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至少应该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到底在哪儿,为什么那么多人费尽心机,挤破脑袋也想得到。

    晚上,谢文东拿着那卷战国帛书研究了好长时间,也没有研究出了个所以然来。

    他让人找来一台高清晰照相机,拍了几张帛书局部的微距图,再用电子邮件发往文东会,让正在东北的何浩然派人去找找专家,看看这上面的图到底是什么,那些文字又到底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是文东会的老大,他的事何浩然可不敢有半点的耽搁。在收到谢文东的电子邮件后,他马上组织十多路人马,寻找熟悉战国历史和相关文字的专家。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次日的下午两点钟,终于有好消息传过来。一位从文物局退休了的老先生认得这种文字,听说还出过书。

    何浩然马上给谢文东打去电话:“东哥,你让我找的人都找到了。”谢文东欣喜道:“哦,那人怎么说?”

    何浩然:“那个专家说那是一种几近失传的文字,后世称为“籀文”。因为图片上的文字不完整,他只能读出千秋万代四个字。要想完全解开那照片上的秘密,必须让他看到实物。”何浩然又顿了顿,终于忍不住问道:“东哥,那几张照片到底是哪里来的?”

    对何浩然,谢文东用不着隐瞒,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合盘托出。想不到东哥居然花了三个亿,买下了这么一张羊皮卷,不禁让人讶然。

    谢文东接着说道:“我现在在日本,能不能让人把那位专家带过来,真东西现在在我手上。”何浩然有些为难:“我听手下兄弟们说,那个专家八十多岁了,让他去日本,恐怕”

    何浩然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谢文东已经明白。后者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带着东西亲自回趟中国。反正坐飞机H市到东京几个钟头就到了。”何浩然:“那山口组怎么办?”谢文东回答:“现在子峰在监狱还有二十多天才能出来,我们还有时间,耽搁不了几天。”

    胡子峰的事,何浩然听刘波说过一些。他点点头:“如果是那样,那就最好了。”

    谢文东说走就走,挂断电话让人马上去订几张回H市的机票。

    当天下午五点钟,谢文东带着任长风袁天仲两人秘密去了东京的莆田机场。为了避开耳目,他甚至连五行兄弟都没带。而姜森刘波褚博等人,继续留在在日本。一则注意山口组的情况,二则看看跟踪那个日本女人江户川海露纯子(徐露)的那路兄弟,能不能找到鬼影部队的大本营。

    一行人从东京的莆田机场出发,先是转道上海浦东机场,再由浦东机场转道H市的太平机场。飞行途中花了十个小时。等到了文东会在H市的堂口时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好不容易等到早上七八点钟,谢文东等人才在文东会兄弟的带领下,在一间古朴装满古书文献的房间内,找到了传说中的老专家。

    老先生鬓发全白,胡须眉毛也是白的,往那一坐,不消说什么话便给人一种道骨仙风的感觉。虽然八十多岁了,但精神矍铄,耳聪目明。

    谢文东未开口,老先生便开了口:“小伙子应该不是一般人吧。”

    “哦,老先生是怎么看出我不是一般人的。”谢文东大感奇怪,自己连口都没张,对方是怎么知道不是一般人的……

    “你的气味告诉我的。”老先生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道。

    “我的气味?”老先生的一句话,让谢文东的脑海中升起无数的问号。老先生提壶作茶,笑眯眯道。“恩,是有杀气还有霸气。普通人是不会有这样的气势的,你应该是道上的人。”

    短短的几句对话,让谢文东对眼前这个老者刮目相看。他从来没见过八十来岁的老人,还能有眼前这位老先生这样思路清晰,言谈举止都让人震撼的。

    就连一向傲气的任长风、袁天仲都暗暗对老先生伸出了大拇指,赞叹他还真是个可爱和厉害的老头。

    谢文东不置可否,直接开门见山道:“老先生,我们来这里是来请教你一件事的。”

    “不着急,先喝口茶润润嗓子。”老先生把三杯沏好的茶摆到三人的面前,说道。

    “多谢!”谢文东带着诸多疑虑,很爽快的喝下了一杯茶。茶水入吼,他顿时感觉遍体清凉异常,有种说不出得快感。

    “好茶”,谢文东赞了一声,扭头向袁天仲、任长风说道:“你们也喝吧,味道真不错。”

    袁天仲和任长风都知道,如果东哥这么聪明的人都说这茶可以喝,那这杯茶就肯定是安全的。没有丝毫的犹豫,两人一口把茶水喝干,喝完了之后又齐声赞道:“好茶。”

    “老先生这是什么茶?”谢文东问道。老者眯眼回答:“不是普通的茶叶,是金银花。”

    “金银花?”谢文东点点头,自己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紧接着是第三杯。茶水润喉,飘香四溢。

    谢文东也算喝过不少极品茶叶,但从来没听这过这金银花还可以泡茶的。而且,泡出的味道是这么好。

    见谢文东喝完了茶,老先生又捋了捋白色的胡须,问道:“小伙子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老头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谢文东放下手中的茶杯,一拱对袁天仲使了使眼色。袁天仲会意,把随手携带的那只箱子摆在桌面上。箱子打开,露出了那张战国帛书。

    谢文东:“这是我花重金买到的一件东西,老先生看不能帮我看看上面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老先生带上箱子里的白色手套,仔细观察起来。看了大约有二十多分钟,老先生才终于放下东西开了口:“这是一份木渎公的手卷。”

    “木渎公,木渎公是谁?”谢文东好奇地问道。

    老先生继续说下去,而是起身在屋里的书架子上翻找一番。

    终于,他找到了一本黄纸封面的线装书。线装书书页已经泛黄,想必有不少年头了。这本书的封面上写着十一个大字,《论五千年那些神秘的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