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26章 战国帛书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25章 战国帛书【三更】
  • 下一章: 第327章 龙牙刀显威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两个人看上去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一副掮客的摸样。一开始,他们用的是英语。见对方交谈的时候用的是汉语,便马上转变语种,用流利的汉语和大家打招呼,态度还十分的热情,搞得谢文东一众人莫名其妙。

    五行兄弟生怕来者不善,忙围成一个圈把谢文东保护起来。

    人高马大的土山和火焰挡在最前面,四只铜铃般的大眼警觉地盯着他们。水镜金眼镇守两边,木子小心注视着背后。

    两位掮客也不在意,又是点头又是哈腰道:“我们知道贵客拍到了那副战国的羊皮卷帛书,想和贵客谈一笔生意。”谢文东从两人的身上感觉不到杀机,他拨开土山和火焰,问道:“你们是谁?想和我谈什么生意?”

    那名姓崔的掮客恭恭敬敬道:“恕我们有自己的苦衷,身份暂时不能告诉贵客。只不过要谈什么生意,贵客当然有权知道。我们想买下贵客手里的战国帛书。”

    “哦?”谢文东寻找鬼影部队的目的已经达到,而他自己对挖宝寻宝的兴趣也不怎么大,如果能把这东西重新换成钱,那倒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他托着手,淡淡道:“你们能出个什么价钱?”

    “两百亿日元。”那名姓崔的掮客晃了晃手里的两根指头,呵呵笑道。

    他在笑,谢文东也在笑。他笑的灿烂,谢文东的笑容比他的还要灿烂。

    另外一名姓楚的掮客不解道:“贵客这是答应了?”

    任长风被这两位草包气乐了,他讥笑一声:“答应你们这俩狗王八蛋,把我们当傻子骗是不是?你知道我大哥花了多少钱把这东西买下来的么?”

    崔姓、楚姓两位掮客点点头,齐声说道:“三百亿日元。”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任长风没好气地笑骂道:“人家别的古董倒一下手,都得翻个一两翻。你们这倒好,不加价不说,反倒是一开口就给我们砍下了一百亿日元。”

    袁天仲看了他们俩一眼,转过头对谢文东道:“东哥,咱们回去吧,没必要把休息的时间耗在这上面。”

    谢文东点点头,转身上了汽车。褚博、袁天仲紧随而上。

    见谢文东要走,两位掮客马上急了。他们急忙说道:“两百一十亿日元,我们可以出两百一十亿日元。”谢文东依然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对金眼道:“金眼开车。”

    “是。东哥。”金眼跑到车的另外一边,把车门拉开,跳上了驾驶室。

    见谢文东真的要走,生意将要谈崩。那位崔姓的掮客赶紧又把价钱提到了两百二十亿日元,同时他大声提醒谢文东:“贵客,两百二十亿日元是我们出的最高价钱了。那东西放在你们手上,只能是废纸一张。别说两百亿,就是二十块钱也不值。”

    谢文东多聪明,马上听出了他话里有话。他叫住了金眼,侧过头来说道:“听你话里的意思,这东西到了你们的手里,你们就能让它体现他应有的价值。你们知道怎么利用这东西?”

    两人面露讶然之色,好个聪明的年轻人,居然一眼就能看穿本质。有一个掮客如是道:“也可以这么说。”

    谢文东不禁心里一动,看来这两人可能知道一些关于帛书的事。好奇之下便问:“你们到底怎么利用这东西?”

    “这个其实我们也不太懂。我们只是说客,真正想买这东西的是我们的老板。”

    “你们老板是谁?”谢文东继续追问:“我能不能见见他。”

    两人皆露出难色:“我们老板的身份比较特殊,恐怕不太方便。”谢文东从这两人的语气中觉察出了一些端倪,不过他又不好追问。因为越是追问,越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

    文东身子往靠椅上一靠,淡然道:“三百亿日元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要我高兴把它扔到水里都可以。如果你们老板不想见我,那我也没有必要见他了。老刘老森,这里就交给你们了,金眼开车。”

    金眼答应一声,扭动钥匙发动汽车。汽车缓缓进入机动车道,后一加油门一溜烟而去。

    想不到对方说走就走,两位掮客有些着急了。姜森跟在谢文东身边多年,当然明白他后面那句话的意思。

    他拍了拍两位掮客的肩膀,笑着说道:“如果你们想通了,可以打我的电话。我的电话是+8615999998888。”

    楚姓掮客将这个电话几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那我去问问我的老板,这是我的名片。”姜森将名片接过,这张名片上只有姓名和联系电话。后者将名片收好,点头道:“看你们的诚意。”说完他一转身,对其他人道:“我们也走吧。”

    临走之时,两位掮客小心提醒道:“贵客这段时间要小心。我们知道已经有不下三支人马想打这份东西的主意,他们的脾气可不像我们这么好。”

    “呵呵。”姜森笑了:“脾气不好的人,我倒要看看他们的骨头够不够硬。”

    两位掮客对视了一眼,恭恭敬敬弯了弯腰:“那我们就告辞了。”

    姜森刘波等人上了车,追着谢文东离开的方向而去。

    车上。

    任长风喃喃问道:“东哥,要是那个人不来找我们,我们该拿它怎么办?”任长风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那只装着战国帛书的箱子。

    谢文东倒是一脸轻松,无所谓道:“能不能破解战国帛书,这并不重要。我关心的是如何灭掉鬼影部队,让山口组肉疼几年。但如果真有机会解开这羊皮书山的奥秘,我也会尝试尝试。人啊,天生对自己不了解的秘密感兴趣,真是让人头疼。”

    言外之意,他也不例外。

    简单的一句话,明确了谢文东的立场。

    他一开始并不想管这件事,但冥冥之中似乎有天定。谢文东注定与这份战国帛书,与那个惊天的秘密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有因必有果,有果同样必有英。

    谢文东既然和这份珍贵的战国帛书这么有缘,不可预期的麻烦同样跟着缘分来了。

    就在谢文东等人言谈甚欢的时候,坐在后面那辆车的刘波给谢文东打来电话:“东哥,我们后面多了几只小尾巴。”

    “有人跟踪?!”谢文东探头看了看后视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