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25章 战国帛书【三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24章 战国帛书
  • 下一章: 第326章 战国帛书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我收到消息,说有人要在拍卖会上抢这件东西,所以就亲自带人过来了。我倒是很想看看到底有谁敢这么大胆子,敢动山口组。”高山清司愤愤道。也难怪他心里不是滋味,山口组在日本是真正的土皇帝。敢打敢杀,有钱有势,敢抢他们的东西那真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知道是什么人吗?”

    高山清司:“据消息说是日本的神宗家族,世代盗宝寻宝,已经有四五百年历史了。这个家族的人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就是大活。这次算他们识相,没在拍卖会上动手,要不然我非发兵灭了他。”

    在谢文东的面前,高山清司给人的感觉是豪爽好相处。可在别人的眼里,高山清司给人的感觉却是心狠手辣难说话。能做到山口组组长这个位置的人,哪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人心叵测,混江湖的心里那根警惕之弦万万不能断,因为有时候麻痹大意真的会要了你的命。别看高山清司和谢文东称兄道弟,其实内心深处同样对文东会和洪门在ZG**的地盘虎视眈眈。真有合适的机会,他会跟谢文东一样毫不犹豫地撕破脸皮,露出本来面目在后者的心窝子上插上一刀。

    两个人心里打着各自的算盘,表面上还是装作无比的亲热,兴致勃勃地相互攀谈起来。

    门外的姜森、刘波等人见谢文东呆在里面都半个小时了,等得有些着急了。任长风抱着龙牙刀,小声嘀咕道:“真奇怪,东哥怎么和高山清司谈这么久,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刚一说完,周围就有四五双眼睛斜着看向他。姜森呸了一声:“乌鸦嘴,别乱说。”“放心吧,东哥那么聪明。就算出了事,也会让我们知道的。”刘波接口道。褚博也在劝任长风:“任大哥稍安勿躁,也许马上就要出来了。”

    正说着话,一个身穿和服踩着木屐的女人迎面走了过来。这个日本女人的脖子确实好看,白晰玉润的肌肤划出一道柔美的线条,恰到好处地将和服点缀的更加绚丽妖娆。

    突然来了一个不明身份的女人,两位大哥的随从马上警惕起来。一个山口组的补佐上前问询:“xiaojie,你找谁?”(日)

    日本女人优雅道:“我叫江户川海露纯子,请多多指教。”(英)“哦,你就是江户川海露纯子课长,是组长让我给你打的电话。组长就在里面,请进吧。”(英)一名若众上前,弯腰道。江户川海露纯子轻轻地点点头,正要往办公室进。

    突然,龙牙刀发出一声尖锐的出鞘声,如龙吟虎啸,震人心魄,离龙牙一米开外的人,都能感受那股强烈的戾气带来的彻骨寒意。

    拦路的是任长风,任长风瞥了一眼日本女人,不给面子道:“对不起,没有东哥的允许,谁都不让进。”(中)

    见引起了误会,高山清司的补佐和若众们马上围了过来,拘礼道:“江户川海露纯子课长是受组长的命令前来,请让她进去,拜托了!”(日)

    任长风才不管这是在哪儿呢,他向来无法无天惯了。这种无法无天不是盲目的,他也是为了谢文东的安全着想。只见任长风扛着龙牙刀,嘎声问刘思远:“思远,这帮小鬼子叨叨个啥呢?”

    刘思远刚准备翻译,哪知道那个日本女人竟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点头道:“我是奉了高山清司高组织的命令,来这里见谢老大的。我的名字叫江户川海露纯子。”

    “原来你听得懂中文。”任长风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从口袋里摸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点燃。

    “江户什么纯子?”任长风叼着烟卷,痞子气十足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户啊子啊的,没有东哥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

    江户川海露纯子眉头微蹙,但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如果先生你愿意的话,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徐露。”

    任长风不为所动,依然我行我素。

    两人的对话,引起了办公室内的谢文东和高山清司的注意。谢文东拉开房门,对任长风道:“长风她是我请来的客人,让她进来。”“知道了东哥。”听完谢文东的话,任长风才将龙牙刀收起,侧声往旁边挪了几步。

    江户川海露纯子对任长风一点头:“打扰了。”然后嘎子嘎子踩着木屐,进到电影院的办公室内。

    第一眼看到江户川海露纯子的时候,谢文东甚至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难道就是鬼影部队负责消息的课长。在他印象中,盗宝的人应该都是些邋里邋遢的,半个月不洗澡或者不刮胡子的大汉。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位温文尔雅的xiaojie。

    “组长!”江户川海露纯子恭恭敬敬对高山清司一施礼。高山清司恩了一声,为谢文东介绍道:“文东老弟,这位就是江户川海露纯子课长。你的问题,她应该能够解答。”说完又为江户川海露纯子介绍:“纯子,这位是洪门和文东会的双料大哥,谢文东谢先生。”

    江户川海露纯子双手交合,淑女道:“谢先生,请多多指教。”谢文东伸出手来:“纯子小姐的汉语说得真好,如果不是高山兄介绍,我还真的会把你当成中国人。”

    江户川海露纯子和谢文东握了握手:“其实谢先生说的也没错,我常年生活在ZG,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会以为我是ZG人。谢先生如果不记得我的全名,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徐露。”

    “哦,好。徐小姐,先请坐。”

    三人分主次落座。谢文东没有扯闲篇,直接盘问起这个鬼影部队的课长。

    谢文东旁敲侧击,多方套话,终于从她的口中问出了关于鬼影部队的一些情况。

    鬼影部队,一共分为大阪,北海道、京都、名古屋四个大队,每个大队又有五组行动小队。

    那支在陕西省境内,盗取战国帛书的队伍,就是北海道第一小队。

    据幸存(最后患怪病死亡)的三位鬼影成员介绍。他们下到一处四十多米深的墓穴里,这座大墓非常大是高人所建。虽然历经了数千年,可里面的机关还是能用。

    他们在队长的带领下,一路往大墓的主室走去,一路上不停地有人因为中了技巧弹簧之术死去。也有的人无缘无故的发疯,直接掏出枪来自杀的。更有甚者,走着走着就莫名地消失了,就好像整个人根本就没来过一样。

    按照以往的经验,值钱的陪葬品一般都会放在主室。一行九十人行动缓慢地小心越过那些机关暗道,慢慢往主室的方向进发。等他们磕磕绊绊来到主室时,九十人的队伍已经损失过半,只剩下了不过四十来人。

    不过,懂得等待的人终究会有好运气。他们虽然损失惨重,也没有在主室里的其他地方发现什么有价值的陪葬物,却在主室中央发现了罕见的“黄肠题凑”。

    黄肠题凑是中国春秋时期至汉朝时的墓葬型制,和玉衣、梓宫、便房、外藏椁同为帝王规格陵墓的组成部分。

    使用者主要是皇帝及其妻妾、宠臣及诸侯国国王与王后。但经朝廷特赐,一些勋臣贵戚也可使用。

    比如,《汉书》“霍光传”记载,汉宣帝曾赐霍光黄肠题凑入葬。

    黄肠题凑中的“黄肠”,指的是黄心的柏木,“题”指题头,即木材接近根部的一端,“凑”指向内聚合。黄肠题凑就是用黄心柏木在棺椁外垒叠起来,全部题头向内。到了东汉,黄肠石逐渐取代黄肠木,黄肠题凑逐渐绝迹。

    在那个遥远的时代,寻常的百姓人家要是敢用“黄肠题凑”作陪,得满门抄斩杀。

    在这座大墓中发现的“黄肠题凑”,从侧面上映衬了墓主人生前地位显赫,非侯即王。

    墓主人的棺椁被“黄肠题凑”团团包围。北海道第一小队的这些亡命之徒花了两天三夜的时候,又是用铁锹又是用撬棍的,才终于撬开几百根叠加紧凑的木头,挖出了墓主人的棺椁。

    棺椁是用来入殓死人的,却不曾想这幅棺椁里装得并不是死人。它入殓的,是一只“水鬼”。水鬼,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水鬼?这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怪事。

    如果解释清楚,这怪事也就见怪不怪了。其实“水鬼”是真实存在的,不过现在的人们更喜欢叫它“水獭”。

    水獭昼伏夜出,以鱼类、鼠类、蛙类、蟹、水鸟等为主食。它们善于游泳和潜水,一次可在水下停留2分钟。捕起鱼来像猫捉老鼠一样快捷,捕食前常在水边的石块上伏视,一旦发现猎物,即迅速扑捕。

    由于水獭是一种肉食性动物,人们在江河游泳时,如果不慎遇到,有可能会因此致命。水獭犬齿锋利,而且肌肉发达,在水中力量特别大。它们往往会先咬破脚,放血,然后撕扯进水,由于**力量较大,逃生几率相对大,但小孩就容易轻生了。这也是为什么水鬼传说,拖得基本上都是小孩。

    棺椁里的这只水獭,比他们任何时候见过的都要大,跟一辆小汽车差不多。鬃毛披散,非常厚实,四肢像大象腿一样粗壮。虽然“水鬼”已经变成了干尸,但锋利的爪子、牙齿还有黑洞洞的眼睛,都让人看了毛骨悚然,脖子后面嗖嗖直冒凉气。

    正当大家都陷入巨大的恐惧和震惊中时,有人发现这具水鬼的肚子隆起,好像里面装了什么东西。难不成,这只水獭怀孕了,肚子里有只小水獭?真是好奇心害死猫,有人壮着胆子把水鬼的肚子剖开后,映入大家眼里的是一个巨大的木盒。木盒一遇外力,就散成了木屑。那张战国帛书正是在木盒之中,它这才得以重见天日。

    从找墓、到挖墓、在到“黄肠题凑”里面的水鬼棺,如此繁杂的寻宝过程,简直可以拍一部盗墓的电影了。这就是为什么,这张羊皮纸的战国帛书要卖的这么贵。

    听完了徐露的讲述,谢文东心里也得出了一个大概的结论。

    首先这份羊皮卷战国帛书,的确非常珍贵。如果只是寻常的陪葬品,根本不需要藏得那么严实。

    其次,鬼影部队也不知道这份战国帛书的秘密所在。他们只是一群替人卖命的可怜虫,死了那么多人只换来区区的一张羊皮纸。

    再次,要想破解这份羊皮卷上的秘密,就得先找到让他们寻找这张战国帛书的委托人。这个委托人目前处于消失状态。

    谢文东表面上在思量如何破解这份战国帛书的秘密,其实心里根本不这么想。

    那个所谓的“比宝藏还珍贵的东西”离他太远,也太虚幻了,他对这些东西的兴趣是有,不过并不算大。

    相比之下,不过找机会干掉鬼影的四支大队,让樱花集团乃至山口组肉疼几年,谢文东倒非常有兴趣。

    在谈话结束后,谢文东向高山清司告辞。他带着那只装着战国帛书的箱子出了办公室的门,大家呼啦一声围了上来。

    谢文东左右看看,见山口组的人都进了办公室。这才低声对刘波道:“派人跟踪那个穿和服的女人,找到鬼影部队的大本营。记住,不要打草惊蛇。”

    刘波嘴巴动了动,声音微不可闻:“明白。”

    谢文东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快到十一点了:“我们回总部。”“是。”周围兄弟答应一声。袁天仲从谢文东的手里接过那只装着战国帛书的箱子。一行人乘坐电梯,从帝国大厦的顶楼直接下到一楼。

    一路无话,就在一行人准备上车离开的时候,有两个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这两人看上去都是天生的说客,一张脸上始终挂着笑容。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样的人用来做公关交际是再好不过了。

    (ps:这一章是四千字的大章哦。明天继续三更,时间和今天一样,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