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23章 战国帛书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22章 战国帛书【四更求月票】
  • 下一章: 第324章 战国帛书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现在,本会拍卖最后一件产品,ZG战国时代的帛书。”(日)广播里,那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起拍价底价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五千万)。”

    本来大家以为这么高的价钱,就算有人买也不会有很多人。拍卖刚一开始,那些人便知道自己错了。虽然底价是五十亿日元,但叫价者比比皆是。粗粗估量,至少不下百人。好家伙,这么多人是冲着这玩意儿来的。

    谢文东来这里本来是为了消遣消遣,没想到一张帛书会有这么多人抢。他顿时也来了兴趣,吩咐刘思远:“思远,你好好听着。等差不多的时候,叫醒我。”

    周围兄弟很诧异:“东哥想把它拍下来?”谢文东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先看看情况。”“哦。”大家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谢文东交代完了之后,便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现场由混乱转为安静,好像叫价停止了。谢文东慢慢睁开眼睛,捏了捏鼻梁骨定神问道:“思远,现在什么情况了?”刘思远不停地擦着脑门上的汗,紧张道:“现在是中场休息,下半场继续拍卖。”

    谢文东:“拍到什么价钱了?”

    任长风忍不住插话道:“东哥,快两亿人民币了。”谢文东虽然财大气粗,但听到两亿元这个数字还是暗暗吃惊。任长风紧口为谢文东介绍:“东哥,现在就剩下了那三个人。坐在咱们后面两排的大金牙,一直在竞价。四十分钟喊了五十多次,几乎是每分钟加价一次。”

    谢文东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向后两排的那人,这人满嘴的牙都是金的,一副暴发户的样子。谢文东对这样的人没有好感,看过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任长风又指了一人:“这人是在中场休息前五分钟开始叫价的,他喊得次数虽然不多,但每次开出的价钱都非常高。”谢文东看向那人,那**约四五十岁的样子,右手不停地盘(古玩界的行话,其实是揉)着一件和田籽料的独籽把件。坐姿端正,一身贵气,俨然一副老学者加有钱王爷的派头。

    “第三人。就是那个带棒球帽的小子。这小子一直低头玩手机,是在中场休息铃响的同时,最后报出的价钱。也是他把那卷羊皮卷的价钱抬高到两百亿日元的。”

    因为离得太远,谢文东只能从他的轮廓中棒球棒小子的大致年龄。这人不会超过二十岁,浑身上下无半点贵公子的气质可言。谢文东觉得他不像是竞拍人,倒像是某个买主的委托人。

    因为休息了一会儿,谢文东的精神要比来之前好的多,双眸更是迸射出无以伦比的锐利精光。

    中场休息十分钟,下半场较量正式开始。为了节约时间,樱花拍卖行临时决定,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三亿日元。体质上做出一大改变,让三人的竞价次数少了很多,可同样硝烟弥漫。经过了五分钟的血拼,先是那个带棒球帽的小子败下阵来。又过了五分钟,那个王爷做派的人也不在加价。最后就只剩下了那个长得跟暴发户一样的大金牙。

    大金牙以两百七十五亿的价钱,折合人民币两亿七千万的天价,创下了本场拍卖单笔成交价格最高的记录。照例,他还是拿不走这件让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天价之宝。在拍卖会的三次喊价即将敲定的时候,谢文东直接喊出了三百亿日元。

    两亿七千万已经是大金牙的极限。他本来以为东西到自己手上已经成定局。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大金牙恶狠狠地盯着谢文东看了好一会儿,拳头握得嘎嘎作响。他一甩头,喊了声:“走。”(日)

    十多位保镖起身,跟着他离开。毋庸置疑,东西最后还是落到了谢文东的手里。这件东西拍完之后,樱花集团下属拍卖行本季度的拍卖到此便正式结束。

    不过很多人都没有走,他们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想看看这个出三百亿的金主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令他们失望的是,这人完全一张陌生人的面孔。他们纷纷在脑海里搜罗,也不曾见过这么一号人。

    在一片议论声中,谢文东一行人被请到电影院的办公室。在这里,他们将完成东西的交接。

    谢文东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来到办公室。刚一进门,就听到高山清司爽朗的笑声:“文东老弟,真是好久不见啊。”(中)谢文东一愣,迎上了高山清司的拥抱:“呵呵,高山兄的汉语说得越来越正宗了。”高山清司像多年未见的好友,揉着谢文东抱了会儿,这才把他放开:“这一切都是西协的功劳,她是我的中文老师。”

    谢文东伸出手去,绅士十足道:“西协小姐,别来无恙啊。”西协和美听到谢文东的声音,不知为何心脏扑通扑通跳了起来。她玉面绯红,轻哝软语道:“谢先生好久不见。”谢文东握了握手,介绍道:“这是思远,你们应该很熟悉了吧。这是老森,这是老刘,这是长风。”

    高山清司和这些人都打过交道,两边人赶紧打招呼。

    看到谢文东带着这么多大将来的日本,高山清司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都说来这不善善者不来,谢文东来日本不会是想壮大地盘吧。他不久前就听说谢文东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和一个叫蓝河帮的闹得不可开交。

    高山清司试探道:“今天在这儿见到文东老弟,真是太意外了。对了,你来日本怎么不提前和我打个招呼啊,我也好派人去接你啊。”

    谢文东当然不可能直说这次来日本就是冲着山口组来的。他半真半假道:“高山兄有没有听过稻花集团?”

    稻花集团也是日本一个非常知名、财力非常大的集团。高山清司点点头:“听过,怎么了?”

    谢文东唉了一声:“前段时间稻花集团的总裁一行在中国遭遇了车祸,总裁无辜身亡。肇事者,就是我的妻子彭玲。我这次来日本,是来处理这件事的善后的。这不是件很光彩的事,所有就没有提前通知老兄。”

    谢文东这话半真半假,任凭高山清司再聪明,也听不出什么破绽。见他目光坚定不像是在说谎,高山清司松了口气:“原来是这样。日本是我的地盘,如果遇到什么困难直接和我打招呼,不用客气。”

    谢文东感谢一声:“那我就先谢谢高山兄了。”高山清司说了声客气,然后他突然回过神来:“刚才文东老弟说出车祸的是你的妻子,你结婚了?”谢文东点点头:“我都这个岁数了,再不结婚谁愿意嫁给我。”“呵呵。”高山清司点头而笑。

    他们这边聊得火热,西协和美却看上去很不高兴。她对高山清司和谢文东说了声:“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就不奉陪了。”不等两人答应,她扭头就走。

    谢文东感觉今天的西协和美很怪,疑惑道:“高山兄,西协小姐是怎么了?”高山清司大咧咧道:“女人总是很麻烦的,别管她我们聊我们的。哦,都别站着了,都做吧。”

    高山清司这个做主人的都没说什么,谢文东这个作客人的也不好深究。他和高山清司对立而坐,悠然地喝起了茶。日本的茶道和武士道非常出名,高山清司也是个泡功夫茶的高手。

    “文东老弟也对古董文玩感兴趣?”高山清司笑着问道。谢文东如是地点点头:“并不怎么感兴趣,就是闲的无聊过来看看。”

    “闲得无聊?”

    闲得无聊会花三百亿日元买一张羊皮卷?高山清司对谢文东的这个回答并不太满意。

    谢文东知道他对自己还抱有怀疑,继续解释道:“我最近发了笔小财。我们祖先又有破财免灾的说法,所以我来败败家。”他这是纯瞎说,不过对中文历史不是特别了解的高山清司居然相信了。

    “贵国的习俗有的真挺奇特。”

    谢文东懒得跟他墨迹,话锋一转道:“高山兄,我听说这家樱花拍卖行也是山口组的产业。想必我花高价拍下的那张战国时期的羊皮卷也在你这儿咯?”

    高山清司脸色一正,点下头。他拍了拍手掌,一个大汉便从随手携带的箱子里拿出了这张价值连城的羊皮卷。箱子里还有几幅白色手套。谢文东从上面抽出一双带上,把羊皮卷拿了起来。

    他对古物文玩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不过纵然是个外行,也能从这张羊皮卷上读出岁月在它身上留下的痕迹。谢文东忍不住问:“高山兄,这到底是件什么东西,怎么要价这么贵?”

    高山清司忍不住嗟叹一声:“先不说这东西本身的价值,我们为了得到它,一次性损失了八十七个人。”

    “八十七个人?”谢文东声调往上扬了扬:“这是怎么回事?”

    高山清司环视四周,谨慎道:“本来这些话我不应该对买主说,但文东老弟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你。其实这东西是三个月前,在ZG的一处大墓里出土的。那个大墓机关重重,我们一共进去了九十个人,最后只有三个人逃了出来。逃出来的三个人只带出了这张羊皮卷,那三个人出来不久也得怪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