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21章 战国帛书(三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20章 战国帛书【二更】
  • 下一章: 第322章 战国帛书【四更求月票】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会场发出窸窸窣窣的低语声,那个充满磁性的声音便再次传了过来。那个声音介绍道:“第一幅拍品是日本江户时代的九谷瓷大名像。起价一亿日元(约合一百万人民币),每次加价一千万。

    日本江户时代。加贺之藩大圣寺藩的第一代藩主前田利志,以从其藩属内九谷村金山发现了磁土矿为契机。派遣其原在金山炼金的后藤才次郎前往肥前有田学习制瓷技术。后来引进技术开始在九谷建窑,生产瓷器。从此,九谷窑诞生。

    到1730年,不知何因九谷窑曾经一度停烧,原因迄今不明。后来将这一时期生产的瓷器称之为“古九谷瓷”。古九谷瓷器由于造型气势恢弘,彩绘纹样富丽等特色,被誉为日本彩绘瓷器的代表(日)

    三十秒刚过,第二副图片刷地映入众人的眼帘。这是一张龟票(日)

    那个广播声逐一介绍此次拍卖会的二三十件拍品,会场上不少人掏出纸笔,把自己看中的拍品名称及编号记下来。等接下来正式开拍的时候再与别家一较长短。谢文东等人对瓷器邮票什么的不敢兴趣,所以也没怎么听。

    一直介绍到第26号藏品的时候,任长风突然呀得一声:“龙牙刀,东哥你看,居然是龙牙刀。”

    见任长风反应有些过激,大家齐刷刷看向大屏幕。袁天仲是个行家,他看了几眼后有些不屑,“这不就是普通的唐刀吗?”褚博看完那串数字后,连连咂舌:“就这柄破刀,底价两千万日元?我滴个乖乖,什么刀值两百万人民币,怎么不去抢?”

    和袁天仲、褚博的反应一样,姜森刘波等兄弟皆一致认为这不过是把很普通、模样像唐刀的古刀。就这刀,还不见得比得上普通的唐刀。真是要模样没模样,要普通有多普通,还贵的要死。

    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唯独任长风不这么看。他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十分确定道:“你们不懂,你们真的不懂,这不是普通的刀,这是龙牙刀,真正的龙牙刀。它的模样虽然像唐刀,但却不是唐刀。”

    任长风擅长用唐刀,更喜欢收集各式各样的唐刀。你要让他上台演个讲,写个论文,接受个记者的专访他或许不行,却唯独钟爱这刀,可以说如数家珍。爱屋及乌,连带着了解刀的历史,现代以及古代有哪些铸刀大师都非常了解。

    见任长风一本正经,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谢文东扭过头来问,也同样正经地问他:“长风,听你的口气好像懂行。那你就跟我们说说龙牙刀是什么刀?”

    任长风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情绪激动地介绍道:“龙牙刀是上古三大邪器之一。另外两把刀的名字是虎翼和犬神。据传龙牙、虎翼、犬神,夏朝末期为君主桀所有。三刀被供奉于夏朝太庙,据史料记载,商汤攻入夏朝太庙之时,黑云蔗天,鬼哭神嚎,龙牙、虎翼、犬神三大邪刀化为三股妖风袭来,顿时商朝大军死伤无数。后来,商汤打败夏朝之后,这三把刀就从世界上消失了,有传说它们最后当了桀的陪葬品。我一直以为是这是个传说,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袁天仲斜眼看了看“龙牙刀”的照片,问道:“长风,你这是在讲评书吗?还什么上古三大邪器,这种骗人的东西你也相信。”

    “就是。就算你说的那三把刀真的存在,可你怎么能确定这把刀就是真正的龙牙,不会是仿品什么的。”姜森又给他破了一盆冷水。

    本来大家以为他说的头头是道,能说出一二和大家理论理论。

    没想到他老人家的一句话,差点让袁天仲和姜森吐血:“我能感觉的到,它在召唤我。待会儿,我要把它买下来。”

    “噗~~”众兄弟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花两百万人民币买一把破刀,长风你是不是疯了。”

    任长风一本正经道:“没疯,卖老婆孩子也要把它买回家。”

    扑,这还没疯,都要卖老婆了。刘波老神在在道:“要是小敏知道你说这句话,非得把你撕了不可,而且,你也没孩子可买卖啊。”

    灵敏昔日在北洪门号称探花,身手和头脑无可挑剔,正要发起狠来连任长风都要怕她三分。灵敏和任长风在极乐岛被轰成平地的时候,患难见真情。两人确定关系后,便一直留在极乐岛。

    见任长风真的对这把刀一见钟情,旁边的谢文东开口了:“如果喜欢的话,就买吧。不够钱问我拿。”

    “谢谢东哥,谢谢东哥。”任长风听完,激动的跟个小孩似的。谢文东对任长风很是欣赏,不单单是因为他的身手,还因为他这么多年来对自己忠心耿耿。

    正说着话,拍品鉴赏只剩下最后一件。

    这件东西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这是一张两尺见方,看上去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历史的羊皮纸。羊皮纸已经泛黄发黑,上面印有图案和古代文字。从字体的形状上看,应该是战国时期使用的文字,后世称为“籀文”或“大篆”。人们熟悉的小篆,就是秦始皇统一中国,统一度量衡的政策,由宰相李斯负责,把当时大篆籀文简化而来的。

    这种文字非常古老,必须专业的文字专家才能解析。

    拍卖会上绝大部分人看不到这种古老的ZG文字,他们惊呼的是这件东西的价钱。底价50亿日元,换算**民币的话差不多五千万。五千万,买一张羊皮纸,这不是疯了吗。

    谢文东现在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高山清司和西协和美会亲自到场。如果他所料不错,他们是来保护这件东西的。起拍价就有五十亿日元,真正成交价那还不是个天文数字。这东西要是被人抢了,那就不是打脸那么简单了。

    就在会场上议论纷纷的时候,广播里照例响起了那个充满磁性的声音。相比于其他的拍品,有关这件东西的介绍就要少得多。

    谢文东拍了拍刘思远:“思远,帮我翻译。”刘思远说了声好:“这是ZG战国时代的一张帛书于五十年前在ZG陕西省境内被发现传说它能指引人们解封‘木渎山庄之印''。解封“木渎山庄之印”找到的不是宝藏,却是比宝藏更加珍贵的东西。”

    谢文东:“什么是木渎山庄之印?什么是比宝藏还要珍贵的东西。”

    刘思远摇摇头:“他没说别的,就说了这几句。怎么听上去没头没尾的。“

    解封“木渎山庄之印”?!找到的不是宝藏,却是比宝藏还珍贵的东西。那是什么,什么东西会被宝藏还珍贵。谢文东内心久久不能平静,陷入了沉思。

    会场中也为这件东西争论不休。有人以为这是樱花拍卖行在故弄玄虚,是在卖故事而不是卖东西。也有人对这件东西深信不疑,他们就是冲着这东西来的,就算倾家荡产也要把这间东西拿下来。

    这时候,那个磁性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现在我们开始拍卖,请肃静。”(日)

    数千人收敛情绪,把嘴巴闭上。

    接着,拍卖正式开始。

    别看鉴赏的时候唏嘘声不断,到了动真家伙一个个都不带犹豫的。

    那些懂文玩的富豪们对这次樱花公司拍卖的东西期望值很高,加价不断。就拿第一件拍品江户时代的九谷瓷大名像为例,底价是一百万人民币。最后的成交价居然是五百六十万人民币。

    再拿一件,日本银雕花虫纹香炉为例。底价约合五十万人民币,成交价居然是二百一十万人民币。约合日元两亿一千万。

    看到竞争如此激烈的拍卖现场,任长风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虽然有东哥作保,但他还是忐忑不安,真不知道自己看中的龙牙刀最后会以一个什么价格成交。他偷偷看了旁边的谢文东,只见东哥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前面的拍品陆陆续续被人接走,很快就到了龙牙刀。

    “这柄龙牙刀,底价两亿(日元)。现在开拍,每次加价一千万(日元)。现在开拍。”(日)

    “两亿一千万。”(日)

    “两亿三千万。”(日)

    “”

    拍卖价一次比一次高,才十几个回合,就被拉高了一百五十万人民币。随着这十几个回合的鏖战,竞拍人人的数量也大大减少。最后只剩下两个人。

    天啊,居然肯有人花三百五十万买一把刀。任长风咬了咬牙,恶狠狠道:“该死的混蛋,想抢我的宝刀。要是老子没得到,你们也别想得到。”他用手捅了捅刘思远的腰眼:“思远,给我叫次价。”(中)

    刘思远吞了吞口水,心道这些人都疯了。现在已经这把刀已经飙升到差不多四百万人民币了。他给自己壮了壮胆,喊出了个数字:“四亿一千万。”(日)

    刷刷,他这一加价,几百道目光都射了过来。一个竞拍人终于放弃,不再加价。现在就剩下了一个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那人好像不那么轻易妥协。任长风让刘思远喊出一个数字,他立马又会在那个数字上加一千万(日元)。

    现在,那把龙牙刀的价钱已经到了五百五十万人民币了。

    任长风气得够呛,大骂一声:“***,今天碰上个比我还疯的死老头子。不要了,老子不要了。”

    随着他不在加价,那个老头也暗暗舒了口气。在这样斗下去,自己可真吃不消了。他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一勾旁边一位脂粉味道特别重的女郎:“宝贝,满意了吧,你老公棒不棒。”(日)

    “老公,你真棒。”(日)那位女郎很享受周围艳羡的目光,狠狠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留下一朵嫣红。虽然她叫他老公,但谁都能看出来两人的年龄至少差了不下四十岁。

    人们在羡慕那个女人的同时,也骂那个老头傻逼。花五亿五千万买一把刀,真是脑子里进了水。这种水,又叫做红颜祸水。

    见场面上没有人再加价,那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还有没有人加价了,还有没有人加价了?”

    场面上一片安静,确实没人再加价。

    “好,五亿五千万一次。”(日)

    “五亿五千万两次。”(日)

    就在最后这一关键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这个声音虽然不大,但霸气十足:“我出六亿日元。”(英)

    刷!会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声音的方向射向说话的青年。只见这位青年普普通通,相貌充其量只能算清秀。但他的眼睛非常亮,就好像两盏小灯泡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