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18章 逃出生天【四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17章 逃狱【三更】
  • 下一章: 第319章 拍卖会【一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想不到胡子峰会答应的这么爽快,那位狱长也有些诧异。诧异过后,他点头哈腰,九十度鞠躬连连道谢:“多谢老大。”(日)

    胡子峰:“这座监狱里应该有山口组的兄弟吧,给我选几个身手不错的到我住的那间牢房。”(日)知道胡子峰这么做为了帮助那个中国人越狱,狱长答应的非常爽快。给人换牢房这样的事,根本就是件小事。

    交代完之后,胡子峰在狱长的带领下返回牢房。

    在株县监狱,有不少山口组的成员。这些人被抓进来的原因很多都是跟胡子峰的情况相同——给日本政府做政绩。以这样遮羞布的方式来表明山口组在日本不是胡作非为,是受政府控制的。只要他们做的过火,**照样抓他们。真是对日本政府一种极大的讽刺。

    监狱生活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惨,当然这只是对特定的山口组成员。

    他们来到这里,每天吃饱喝足就是一群人打屁吹牛,家里还得着山口组发的巨额抚慰金,还有的人可以用这种办法躲避仇家的追杀。而且但凡是山口组的人,从来不用参加劳动,政府直接出面给他们开绿灯。

    用他们的话来说,这份差事给个首相都不换。

    这天四个山口组成员正在悠闲地打着扑克。突然接到监狱方面的消息,让他们换一个牢房。这让正玩得开心的几个混子特别不高兴。他们打着赤膊,提着衣服,露出大片的纹身,三个不平七个不忿地想给监狱方面一个下马威。他们正在四下找机会,看看能不能找个人出出心里的恶气。

    那名通知他的狱警也感觉到了他们的怒气,和他们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平时这个小狱警对他们还算不错,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们倒是没动他的意思。一行人在狱警的带领下,来到了胡子峰所在的那间病房。

    “咚”一位山口组大汉一脚踹在大铁门上,大铁门发出刺耳的响声。

    “这是你们的新住所。”(日)狱警把四名山口组成员让进牢房,片刻不敢耽搁把门关上,然后逃似的离开了监房。

    四人打量了一下这件牢房的环境,除了面积比自己住的那间要大一些外,其他的都比不上。更让他们怒火难消的是,这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外人。

    这两个外人正悠闲地坐在床上,见他们到来一点也没有起身的意思。

    一位年纪比较轻的山口组成员跨立在二人的床前,大骂道:“八格牙路(英译),见了山口组大哥还不起来?”(日)

    两“外人”看了看,没有动。

    山口组是日本当之无愧的霸王,旗下黑帮分子傲慢无礼,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是常事。那位青年得到了同伴的授意,弯下腰来就要去拉胡子峰,嘴里还特别不干净道:“看来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你们不知道好歹。”(日)

    他的手还没碰到胡子峰的胳膊,胡子峰倏然飞出一脚,将那位青年踹飞两米远。青年的身子重重砸在木桌上,发出一声哀嚎。

    好家伙,还真不长眼的人,连山口组的人都敢动。剩下的人咋咋忽忽就要对胡子峰动手,胡子峰抢在他们面前一人给了一个巴掌:“混蛋,你们是哪个组长、若头,或者舍弟的手下,居然这么有眼无珠。”(日)

    三人被大巴掌扇得站住了声音,一行人正要发作,突然有眼尖的看到胡子峰的左手——那是一只只有四个手指的手掌。所有的山口组成员在入会之前,都要向上级献上自己的一根小手指,以示忠心。这个习俗传承了上百年,但凡民众见到小拇指缺少的人,都会习惯性地躲得远远的。

    没有小拇指的人当然不可能一定就是山口组的成员,可结合这人刚才的那番话,面前这人十有**和他们同宗同门。而且,从对方的口吻上不难听出,此人的身份至少是个组长或者若头。

    四人中混混头大着胆子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在山口组是什么身份?”

    “胡子峰!山口组副总本部长。”(日)

    “呀!”四人吓了一大跳。胡子峰?!眼前的人居然是胡子峰副总本部长。在山口组,胡子峰绝对是大佬级别人物的存在。普通小弟想见到他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不过胡子峰这个名字如雷贯耳,在日本混黑道的恐怕没人不知道他。

    胡子峰虎目一瞪,威严道:“现在你们该回答我的问题了。”(日)

    “部长,我叫青野哲也,长官是尾崎胜彦若头。”(日)

    “部长,我叫青木宏村,长官也是尾崎胜彦组长。”(日)

    “部长,我叫长官是根本辰男若头。”(日)

    “部长,我叫川岛金辉,长官是北岛虎舍弟。”(日)

    几名山口组一改刚才的嚣张跋扈,齐齐弯腰拘礼。就连那位被胡子峰踢飞的青年,也长得笔直,连连对胡子峰说对不起。

    这时,胡子峰的情绪才稍稍平复了一些:“这次叫你们过来,是要让你们办件事。”(日)

    “请副总本部长吩咐。”(日)四人低着头,恭恭敬敬道。

    胡子峰:“”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风和日丽,艳阳高照。

    株县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从监狱门外开进了一辆集装箱的大货车,车开进监狱后立刻从车的驾驶室中跳下两人人快速地跑到车后打开集装箱的大门,从里面又跳下六个人。

    这八个人都统一穿着蓝色的**,头戴白色的鸭舌帽,鸭舌帽的正中间用黑线绣着“都市ロジスティクス”(城乡物流)一串日文字。这间监狱一共关押着一千多人,物流公司三天往这里送一次食物。主要的有大米、鱼、肉、蔬菜。

    因为不是第一次来了,他们搬运货物一来轻车熟路。九点钟,也是监狱防风时间。这时候上千名囚犯正懒洋洋地躺在操场上晒太阳,不少人三五成群聊着天。在操场和食堂之间,有两道三米多高的电网。囚犯们想要从操场直接越到食堂的后门,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就见最开始下车的那个人,好象是个领导似的,和车上的七个人说了几句话。七人点点头,马上忙活开来。

    操场上的犯人看没有什么热闹可以看,又开始在操场上闲扯起来。但是有几个人的目光却始终没有从那辆大货车上移开,他们就是胡子峰和张良辰等人。

    这次的货物好像很多,他们装卸了一个多小时,才把集装箱大货车里的东西全部搬到了库房。又顺道把库房里用空的一些纸箱子,口袋等瓶瓶罐罐的东西转走。忙完了这些,又是十多分钟之后。监狱的狱长见他们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很友善地把他们请进食堂的办公室内,歇歇脚喝喝茶。

    他们前脚刚进去,后脚就有六个人不约而同地做着同样的动作。

    整理一下衣服,摆正一下自己的鸭舌帽,但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波人其实根本就不是刚才进去的那波人。

    六个人走到大货车后面,把后面的集装箱打开,然后一个接着一个跳上车。他们并非从操场直接来到食堂的后面,而是从食堂的正门来到食堂后面。如果没人帮忙,私下放水,他们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等所有人都上了车,他们又把集装箱大门从里面关上。

    有过了十来分钟,那批真正的工作人员从食堂办公室出来。他们感谢完狱长的款待,有六个人跳上集装箱,另外两人上了驾驶室位置。六个工作人员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在黑暗中被人打晕了。可惜,另外两人还全然不知。

    随着引擎的发动,大货车缓缓地朝着监狱的第一道防线大门走去。

    货车一鸣笛示意门口的人把门打开。门口的士兵是狱长的心腹,平时跟着后者也捞了不少,他装模作样地检查一番,然后冲挥手控制室里的管教挥了挥手,管教一按电钮,监狱的大门缓缓地打开了。

    大货车一加油门,径直往一公里外的第二处防线驶去。

    就在大货车驶离第一道防线的那一刹那,山口组的四名成员差点发出一阵欢呼。虽然在里面什么都不缺,但唯独缺少自由。自由,能让人向往,开心、高兴。虽然这种自由是短暂的。

    就在大家的兴奋剂还没过的时候,就听见前方传来大喇叭的声音。

    “停车检查,停车检查。”(日)

    居然这么快就到了第二道防线的大门口。

    众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尤其是张良辰。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帽檐压低,谨慎对待。

    第二道防线的士兵例行检查。

    因为有了第一轮防线的搜查,这第二轮防线的搜查要相对马虎一些。他们只是点了点人头数,便对货车放行。

    想不到事情会进展的这么顺利,就连胡子峰也有些意外。四个山口组成员除了顶替人头数外,还有一旦发生变故夺枪杀人,强行突围的作用。只可惜这些安排都没有用到。

    一路的颠簸,车队终于停了下来,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这里是那。

    “前面怎么了?”副驾驶室那位工作人员的声音清晰的传进胡子峰等人的耳朵里。

    “好象是车子坏了,我们的车太大,过不去。”(日)

    “哦,你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时间能好。”(日)副驾驶室的那位负责人让开车的司机去看看

    “好的。”(日)货车在离那辆“坏了的面包车”不到五米的距离停下,声音落下,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

    他刚要开口,面包车突然冲出两名黑色衣服的蒙面大汉。蒙面大汉抬手一枪,将司机干掉。另外一人枪法也不在这人之下,抬枪就把里面的人副驾驶座上的那位日本人干掉。杀掉知情人,这是谢文东办事的一贯主张。

    两人的速度很快,动作非常娴熟地拉开车门。胡子峰听到动静第一个从车内跳了下来,接着是张良辰,再后是四名山口组成员。

    “子峰,你没事吧。”(中)

    “老姜?”(中)胡子峰听出了一个蒙面人的声音。没错,这人正是血杀的组长姜森。跟在他身边的是血杀的一个副组长。

    蒙面人撕下面罩,露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憨厚笑容:“没错,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胡子峰和姜森抱了抱,好一阵寒暄。寒暄过后,胡子峰指着张良辰道:“他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图纸也在他的手上。具体的情况我昨天已经打电话跟老大说了。”

    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提及谢文东三个字。张良辰还以为来接头的是张保庆的人。

    “好。”姜森点点头:“你真不打算走,这可是个很好的机会。”他指的是假戏真做,乘机越狱。

    胡子峰摇摇头:“这是山口组和日本政府签订的一个协议,是做做样子的。还有不到一个月,我很快就能出来了。”姜森叹了口气也不强求:“好吧。那子峰你保重。”

    “保重。”

    姜森不作任何耽搁,将张良辰押上面包车,面包车很快扬长而去。

    之后,胡子峰一个人杀掉了所有的人,开车卡车返回监狱“自首”。狱长和胡子峰沆瀣一气,把他越狱出逃的这件事瞒了下来,又把八名搬运工作人员的死,全部推到了逃得无影无踪的张良辰的身上。

    事后,丰田公司的总裁气得差点吐血,直骂株县监狱的管理人员是废物。防守那么严密的一座监狱,居然会被犯罪嫌疑人开着车大摇大摆地混出去。气归气,可人都已经跑了,只能将这件事作罢。

    极为戏剧性的事,谢文东把丰田公司的发动机图纸转卖给了丰田公司,轻轻松松两亿美元进账。而他也**地完成了张保庆托付给他的事,让前者没有了后顾之忧,两人的关系因此更进一步。至于那个特工张良辰,则不出意料地被谢文东灭了口。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谢文东不得不这么干。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ps:这一章同样是四千字的大章,今天兄弟们的月票和打赏非常给力,三少在这里表示感谢。明天,继续四张。更新时间依然是九点,十三点,十八点和二十三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