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16章 株县监狱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15章 樱花集团【一更】
  • 下一章: 第317章 逃狱【三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金眼问刘波:“刘哥,那个特工叫什么名字?”

    刘波胡乱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喉咙,回答道:“张良辰。”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脑子却在飞速转动。看到东哥在想问题,他们也识趣地闭上了嘴巴,就连刘波咀嚼食物的声音也小了很多。突然,谢文东眼眸一闪,一双丹凤眼散发出无比闪亮、如刀子般的目光。他打了个响指:“我想到办法了。”

    刘波和金眼迫不及待地问道:“东哥,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谢文东响指一打:“既然我们不能动手,那就让别人去。”“让谁?”“正在监狱里服刑的子峰。”

    胡子峰,对啊,自己怎么没往这处去想。胡子峰是山口组地位第五位的骨干,就算在狱中杀了人山口组也会帮他擦屁股。更重要的是,他的身手高强,对付一个特工不成问题。至于如何让关押在普通监狱里的胡子峰,如何转到张良辰所在的重型监狱,那就太简单了。钱,只要钱画够了这不成问题。

    刘波欣然答应一声,赶忙起身:“东哥,我先去了。”谢文东叫住了他:“也不差这几分钟,先把早饭吃了吧。”刘波把一沓熟的鱼片揣在手里,急匆匆往外走:“这件事越早办完,对我们越有利。饭我到路上去吃。”

    谢文东拗不过他,在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提醒道:“监狱里人多眼杂,山口组的事暂时不要跟子峰提,等他出来再说。”刘波爽快地答应一声。等刘波走后,谢文东立马让金眼叫来刘思远。他在日本呆了这么多年,对山口组白道的情况应该了解的不少。

    谢文东这边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如何让樱花公司破产,刘波这边也在积极努力,安排和胡子峰见面和让胡子峰转监狱的情况。黑衣暗组兄弟的办事效率很高,早上谢文东定下的计划,在当天下午五点钟,胡子峰就被专车押运到坐落在东京北郊,距离城市中心近百公里的株县监狱。

    到了株县监狱时,已经是九点半钟。

    “434668,你就住在这儿。有什么事可以叫我,记住在牢房里不准惹事。”(日)年轻的狱警正说着话,一个相貌堂堂,身材挺拔的男人走进牢房。这人腰身提得笔直,看上去有三十来岁的样子,其实真实年龄是接近四十岁。

    说完了话,狱警便转身关上门走了出去。

    见狱警走了,原本安静的犯人顿时喧哗起来。其中一个满脸横肉,浑身上下纹着纹身的恶汉子走上前拍了拍胡子峰的肩膀道:“小子,犯因为什么事进来的?”(日)

    胡子峰是山口组的副总本部长,在山口组地位排名第五位,他更是谢文东这个世界第一雄主跟前的红人。这样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岂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胡子峰环顾了一圈牢房,这个牢房面积挺大。大概有40平米左右,两边摆满了床铺,一共七八张。

    一张床铺上睡两个人,这间牢房里差不多十五六个人。一番搜索后,他并没有在监牢里找到刘波说的那个张良辰的下落。他很奇怪,按理说暗组的情报不会错,可人到哪儿去了。这时,他注意到厕所里好像有人影闪动。难不成,人在那里!

    他没有理会恶汉的问题,径直朝卫生间走去。恶汉不被人待见,心里十分不悦,怎么说他也是这间牢房的“老大”,被这么个“新人”下了面子这叫他以后怎么混?朝周围的犯人打了个眼色,恶汉伸手挡住了胡子峰的去路。

    恶汉用手指戳着后者的胸膛,恶狠狠地骂道:“八格牙路。”

    胡子峰将收敛目光,将目光锁定在眼前这个恶汉身上,盯了几秒后冷声道:“别逼我动手杀了你。”(日)

    这时,其他囚犯也靠拢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胡子峰团团围住。

    “小子,你***以为你是谁啊?操你个妈的,这里老子才是老大,别在我面前给我装逼,你以为自己是个杀人犯就很牛逼了是不?老子告诉你,这牢房里个个都是杀人犯,瞧见那边蹲着的那几个没?他们刚开始和你们一样,但现在是啥结果?”说完还指了指角落里的三个青年,而那三个青年见恶汉朝他们看来,吓的缩了缩身子,显然是被打怕了。

    胡子峰怕吗?当然不,只见胡子峰皱了皱眉头轻声道:“真是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日)

    “鬼”字刚落,胡子峰就一拳在恶汉那有些吓人的脸上。

    “啊”被胡子峰打中的恶汉双手捂住脸哀号着,一股浓烈腥味的血水从指缝留了出来,周围的人被这一拳吓傻了,这恶汉可是监狱里的一霸,不但实力强横,和监狱里很多狱警也都是称兄道弟,打死他们也想不到平时耀武扬威的恶汉竟然被一个看似普通的人一拳**在地。

    “八格牙路,你们还愣着干嘛,干死他,给我往死里打。”(日)

    说来这恶汉也不简单,硬挨了胡子峰一拳而且还是在最脆弱的地方竟然还能挣扎着站起来,虽说胡子峰只用了五成力,可这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住的,要是一般人别说是站起来了,估计就直接见天皇了。

    “八格牙路,你***敢偷袭我,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日)说罢,忍着疼痛冲向胡子峰。

    说着,没有一点预兆,胡子峰直向恶汉冲过去,抬起腿,膝盖狠狠撞在对方的小肚上。恶汉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动手,冷不防肚子被重击,痛得他一弯腰。胡子峰顺势按住虎恶汉的头,接着用膝盖猛顶他面门。

    那恶汉也是打架老手,很快反映过来,用手臂挡住胡子峰抬起的膝盖。胡子峰见膝盖对他不起作用,改用胳膊肘狠击他露在自己下方的后背。人的肘部是人体最坚硬的地方,胡子峰用尽全力一砸,恶汉受不了了,感觉后背象是被雷击一般,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胡子峰和谢文东一样,不动手则已,一动手就是狠手、死手、辣手。

    现在的他眼睛里放射出野兽般的光芒,已经不把倒在地上的恶汉人来看。抓住他的头发向地上猛撞,只一会恶汉已经满脸是血,神志模糊。这是,其他囚犯也动起了手。

    胡子峰弯腰躲过迎面一拳,顺势把对方拦腰抱住,猛一抬头,脑门狠狠的撞在对方下颚。那人身子晃了几晃,摔到在地爬不起来了。虽然击倒对方一人,但因为牢房的空间太过狭小,胡子峰的后背被人狠踢了一脚。

    被人挨了一脚的胡子峰更加疯狂、更加肆无忌惮,这时一人又抬腿踢来,胡子峰不想再纠缠,身子一躲,把他的脚抓住向后一拉。那人站立不稳,摔在地上,胡子峰一步串上前,向他的面部狠踢了一脚。那人连叫声都没喊出来就晕了过去,鼻梁骨深深的陷进面部里。

    才两分钟不到,十多人就被放到在地。地下哀嚎一片,有骨折的有昏厥的有眩晕的。

    胡子峰伤了人后,旁若无人地坐到一张床上,双眼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卫生间。卫生间里人影晃动,却始终没人出来。胡子峰很有耐心,就这么悠然自得地等着。

    人影没出来,倒是听到动静后的狱警马上冲了进来。有十多人拿着电棍,打开监牢的大门冲了进来。一个狱长模样的人厉声喝道:“你们这是在干吗?”

    一位伤势比较轻的囚犯强颜欢笑,嘴角挂血道:“没事没事我们在这儿闹着玩的,闹着玩的。”(日)要是承认**,非但没人会同情他们,还会多受一顿皮肉之苦。在监狱里,什么**什么弱者都是狗屁,外面的法律根本管不到这里。

    狱长看了看胡子峰,又看了看地下哀嚎的众人,心说好个厉害的人。一个人打四个五个他倒是见过,不过一个人打十多个的他还真没见过,老话说此人嘴软拿人手段,纵然知道胡子峰在**,他也假装没看见。

    他低下头厉声对地上横七竖八的囚犯道:“既然你们这么有力气,从明天开始每人加餐一次,为期一个礼拜。”(日)

    囚犯们听到“加餐”,脸都绿了。那可不是吃真的食物,而是新鲜的牛粪。这个狱长非常**,就喜欢用这种办法来警告那些不老实的囚犯,让他们知道这是他的天下。

    囚犯们连连求饶:“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日)

    狱长对他们的求饶置若罔闻,对身边的狱警道:“带他们出去疗伤。”(日)

    等囚犯们被全部带走,狱长这才坐到胡子峰的身边,低声说道:“老大,你不要让小弟难做啊。”(日)胡子峰拍拍他的肩膀:“去吧。”(日)“唉。”(日)狱长叹息一声,转身把监狱的大门关上。

    他前脚刚走,平日里被欺负的三个瘦弱青年马上簇拥到胡子峰的身旁。一个个献媚道:“老大,你太牛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我就是你小弟好不好?”

    “老大,累了吧,我给你捏捏脚。”(日)

    “老大,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矢野,来自大阪。”(日)

    “”

    胡子峰表情漠然,没有回答他们。他微微侧了侧身子,对着卫生间里的人说道:“你准备在里面呆多久?”

    卫生间里的人犹豫了一会儿,慢慢把卫生间门打开。虽然被折磨的很惨,但还是能从他凌乱胡子和污秽的双脸中看出他本来的面目,胡子峰心里一亮:“果然是你。”(日)

    他沉住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不等对方回答,旁边一个青年谄媚地回答道:“他叫张良辰,来自中国。听说好像是去偷丰田公司的发动机的核心资料被人抓了个现行。这段时间,狱长几乎每天都要派人审问他,让他供出幕后主使人的下落。可这小子嘴巴够硬,半个字也不说”(日)

    胡子峰朝他勾了勾手:“你过来。”(中)

    听到对方张口居然是中文,张良辰很是诧异,问道:“你是谁?”(中)

    “我是张保庆先生派过来了,来救你出去。”(中)胡子峰说道。张良辰啊了一声,疾步走到胡子峰的身边,激动道:“张先生,你真的是张先生派过来的。”(中)胡子峰点下头:“当然。张先生很记挂良辰兄的安全,特意让我给你安排一次逃狱。”(中)

    因为他们用的都是中文,牢房内的另外几人半句也听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