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15章 樱花集团【一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14章 接管通用动力公司(四更)
  • 下一章: 第316章 株县监狱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赶到日本洪门才两三天,三眼这边便传来了好消息。当听到通用公司已经被接管的时候,更是连喊三声:“好好好。张哥和强子这事干得漂亮。回头你列一个单子,我要对兄弟们**行赏。”

    三眼也不客气:“那我就替那些兄弟们谢谢东哥了。”奖金倒是其次,能得到东哥的亲自奖赏,这可是份无比巨大的荣耀。要是说出去,能让别人肃然起敬,让人刮目相看。

    三眼然后话锋一转,说道:“听说东哥准备解决山口组?那里需不需要人手,要不要我们去帮忙?”

    谢文东悠然道:“先不着急,还没这么快动手,我们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山口组发展了上百年,是日本最大也是被日本政府公开承认的帮派,工农官商都有他们的人。本派加上分支、附属帮派的人马在几十万,我们要想一举端掉这个庞然大物,必须集合天时地利人和三项。你们先在美国把善后做好,顺便养养伤,山口组这边一缺人手我们会马上给你们打电话。”

    谢文东说现在还不是时候,自然有他的理由。

    前段时间,胡子峰被日本政府以涉嫌恐吓被日本政府抓了起来,被判了六个月。这是日本政府惯用的伎俩,偶尔抓几个黑帮头目提升提升本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目的是给国际社会造成“日本山口组是在政府控制下”的假象。其实这些假象是骗不过日本国人的,他们对帮派的容忍程度简直超乎人的现象。

    别说晚上,就连大白天都经常能看到帮派与帮派之间的火并。看到这一情景的人非但不会报警,反而会站在一旁看热闹。

    算算日子,离胡子峰释放还有一个来月。在这一个来月的时间里,谢文东不会闲着。除了做好张保庆的那件事外,他还需要日本洪门分会为大战做准备。

    两人聊了半个月多小时,这才意犹未尽地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后的谢文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就连进来给他送早餐的金眼都察觉到了。金眼把寿司和烤好的鱼片放到谢文东的面前,笑着问道:“东哥碰到什么喜事了,这么高兴。”

    谢文东动作优雅地把芥末酱抹在寿司上,道:“张哥和强子灭掉了蓝河帮和龙风,拿到了通用动力公司。”

    金眼一愣神,高兴地猛合了一下掌,大叫道:“真的,那实在是太好了。通用动力公司是我们的人,那可是全美第一大军火公司,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大公司。”

    谢文东吃完一个寿司,翻翻白眼道:“这样就满足了?通用公司虽然只有一个,但像通用公司这么大资产的公司却有很多。”

    感觉东哥略有所指,金眼却不知道他所指何方:“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一边吃着寿司,一边点了点手下的一份资料:“山口组的樱花集团。”

    樱花集团是山口组的白道企业,旗下有很多子公司,小到铅笔,女人用的卫生巾,到医疗器械,造纸,玻璃,电器,电梯,IT业。大到房地产,汽车,投资信托,银行,保险,石油开采只要是能挣钱的地方,无不涉及。山口组的年收入约为8.9万亿日元,约合800亿美金。其中百分之三十的收入来源于樱花集团。

    金眼一点就通,了然道:“东哥想拿下樱花集团,跟美国通用动力公司一样?”

    谢文东摇摇头:“樱花集团不比通用动力公司。我们是先解决蓝河帮,再得到的通用公司。如果这个办法用在山口组身上就太不明智了。我的意思是,想办法把它搞破产,先断掉山口组的两只翅膀。”

    金眼挠挠头,想了一会儿。他老实说道:“我以前没怎么听过樱花集团这个名字,这说明它跟洪武集团一样,是非股份制集团。想要拿下这个非股份制集团,除非山口组垮台,我想不到用什么办法才能把它搞得破产。”

    非股份制集团和股份制集团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不必公布自己的财政状况,而股份制集团每年都要向广大持股人公布当年的盈亏。消息一公开,外界便多多少少会了解它的一些情况。

    谢文东喝了一口牛奶:“我现在也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不过樱花集团必须破产。事在人为,万物皆有弱点,就看我们能不能找到它的弱点了。”

    见谢文东信心十足,金眼也恢复了自信。一直以来,东哥想办的事没有办不成的。这种信任是常年多次从现实中慢慢培养起来的,就算东哥说他明天能当上日本天皇,他也相信。

    聊完了樱花集团的情况,谢文东又问起了张保庆那位手下的情况:“老刘回来了没有?”

    知道他问的是什么,金眼回答道:“黑衣暗组的兄弟这几天陆陆续续到了东京,昨天下午有一个小队已经开始行动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张保庆的人关在那里。”

    谢文东对黑衣暗组,对刘波的办事能力还是有信心的。

    他们这边刚聊到这儿,刘波就风风火火从门外走进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嗬,来了。”谢文东冲金眼一笑。

    “东哥。”刘波走到近前,躬身施礼道。

    谢文东挥手示意他坐下:“还没吃早饭吧,先坐下来吃点东西。”

    刘波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随手抓起两段寿司往嘴巴里扔。他嘴里咀嚼着食物,囫囵不清道:“东哥,你让我找得人我找到了。不过,他关押的地方不是普通的看守所,而是一座防御特别严密的监狱——株县监狱。株县监狱坐落在东京的北郊,距离城市中心近百公里,关押的都是重型犯。杀人犯、强奸犯、盗窃犯等等所有罪大恶级却罪不至死的人都被关押在这里。罪行没有达到一定“级别”的话是进不去的。”

    在还没有判决之前,直接将张保庆的那位手下关押到防御比一般看守所强数倍的株县监狱,这种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丰田公司从中作梗。

    丰田公司是日本最大的汽车公司,也是世界第三大汽车公司,要钱有钱要关系有关系。把一个企图盗窃公司核心技术的特工送到这里,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从刘波的嘴里不难听出这件事有多么棘手,可是再棘手在难办也要想办法。谢文东喃喃道:“张保庆是我们的一个重要盟友,也是我们在中央的一张保命牌。他不能出事,必须把那个人灭口。”

    刘波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日本洪门在日本的实力非常弱。谢文东在ZG的根基深,要是这事发生在ZG,他甚至连面都不用出,就能轻易达到目的。可现在是在日本,谢文东再厉害也是鞭长莫及。

    (快月底了,兄弟们手上还有月票没,留着快发霉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