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12章 覆灭蓝河帮(十二)【二更】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11章覆灭蓝河帮(十一)【一更】
  • 下一章: 第313章 覆灭蓝河帮(完)【三更】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胡涛也不示弱,笑笑道:“我还有机会的,我先去了。”说完,不顾身上的伤势杀入战团。格桑当然也不会善罢甘休,挥舞着六米多长的灯杆杀入摩托车残阵。尽管胡涛使出浑身解数,还是输给了格桑。他输得毫无怨言,输得心服口服。

    随着他们的疯狂进攻,越来越多的报废车散落在四处。

    粗看之下,至少有一百二十辆之多。这些报废车就像一个个路障,将那些还没有报废的车死死拦住。至此,飓风飞车党的摩托车阵法完全失去作用。就算他们有再多的摩托车,也无法发挥效力。

    无可奈何之下,那名飞车党智囊只能放弃己方最擅长最有利的工具——摩托车,变骑兵为步兵。一千多号飞车党成员在那位智囊的指挥下,开始对三眼率领的洪门文东会兄弟展开厮杀。

    人的力气毕竟是有限的,三眼见状适时地把格桑和胡涛撤下来,让他们在后方好好休息休息。而他亲自率领人马,与飓风飞车党的人战斗在一起。一时间蓝河帮总部的大门前成了双方你争我夺的战场。

    三眼别的不找,直接找那位在战场上拿着扩音器大声指挥的中年智囊。混战中三眼杀得浑身是血,看不到本来面目。看到一个只有一米七五左右的“小个子”直奔己方而来。有几人一愣,接着笑了。其中一人囔囔道:“妈的,谢文东都是收些这样的残废,一个个都是矮冬瓜。”(英)

    ZG人普遍没有美国人那么高大,这是事实。不过这并不代表谁高谁的拳头就硬,拳头硬不硬还得靠实力来说话。三眼虽然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但知道后者肯定不会放什么好屁。他继续上前,看了看挡在中年智囊的十多位飓风飞车党的刀手,轻蔑地笑了笑。

    “小子,你笑什么,老子劈了你!”(英)看出他的轻视,一名飞车党**大怒,抡片刀向三眼劈去。

    三眼一晃身形,轻松闪开,喝道:“滚开,老子找的不是你。”(中)

    “马勒戈壁,还敢骂人。”(英)那人也听出了三眼的语气,把片刀舞得呼呼做响,一刀接一刀向三眼身上招呼。

    三眼躲闪一会,见对方仍没有要罢手的意思,他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说着,他猛的一转身,绕到那人的左手边,接着挥出一记手刀,正中那人的喉咙。只听咔嚓一声,这飞车党**的喉骨被他一掌切断,人仰面倒地,眼看是出气多入气少,活不成了。

    “啊?”另外十多名飞车党**大惊,先低头瞧瞧躺在地上的兄弟,再看看三眼,齐刷刷将片刀举起,拉开架势要和三眼拼命。

    正在这时,一个人快步从人群里走了过来,拦住正准备上前的众人。举目打量三眼两眼,下巴一扬,哼笑说道:“你叫什么名字?”(英)看到他出来了,十余人齐齐停下脚步,眼睛里闪出光亮。这个人浑身上下别的地方都很普通,唯一引起人注意的是他的嘴唇,这人的嘴唇厚得跟两根香肠挂在脸上一样。

    三眼虽然不太懂英文,但这句简单的“问候语”还是听得懂。他嘴巴一撇,竖起一根中指:“对一个死人来说,对手的名字有那么重要吗?”(中)

    香肠嘴即使听不懂三眼的话,但也能看懂这个手势。这个手势最早来源于古希腊,在中国意义多为鄙视,可在西方国家是一种常见的侮辱性的手势,相当于“***you”(中文译作操你妈)。

    香肠嘴看到这个动作,脸都绿了。

    突然间,他手臂一晃,一道寒光向三眼胸口刺去。

    很快,快得如同石火电光一般。

    香肠嘴速度如此敏捷,也大出三眼意料之外,时间上已容不得他再闪躲,他尽力将钢刀一挡。

    对方的速度太快了,手里的钢刀刀身还没到,寒光便已到了近前,只听当啷啷一声脆响,寒光正刺在离心脏不足三厘米刀尖的血槽嘴顶端。

    三眼身子一震,噔噔噔,连退三步,总算稳住身形,再看香肠嘴手中,多出两根峨眉刺一样的东西。

    ZG的峨嵋刺长约40厘米,其形状是中间粗、两头细的锥形体,头端略扁,呈菱形带尖,中间有一圆环。用时,将圆环套在中指上,左右手各持1个,运用抖腕和手指拨动,使其转动。

    用法主要有刺、穿、拨、挑等,特点是轻便和灵活,看看看去就好像拿了两根大号的钢针。现在的峨眉刺以表演居多,黑道上很难见到有人用这种东西杀人。不过,近在咫尺的三眼却在这根“峨眉刺”上发现了别的玄机。

    表面看这只是两根普通的峨眉刺,仔细一看它们又是两根微缩般的军刺。再每根军刺的两个尖端部分,其实是一个小小三角的尖锐。要被这东西刺中,伤口就是个三角窟窿,能给人体造成很大的伤害。而且峨眉刺的周身遍布细细的“花纹”,这种“花纹”似的凹槽不是为了好看,而是利于放血和进入空气,避免人肉将刺吸住而不能及时拔出。

    能将两种兵器结合成一种武器的东西倒是不少,比如朴刀(长棍与大刀的结合),再比如锁斧(铁链与斧头的结合),但是将峨眉刺和军刺融合出一种武器的,三眼还是第一次见。

    能把三眼逼得倒退几步的人,身手肯定不会差,地位也肯定不会很差。事实也正如此,这人是飞车党的执行教官。负责训练飓风飞车党的车技和杀人技法。

    三眼眉头皱了皱,一甩手臂,将整把拔出,嘴角挂笑,说道:“阁下也吃我一刀!”

    说道,他单脚一登地面,身子向香肠嘴射去,同时钢刀在空中画出一条美妙的弧线,斜劈出去。

    香肠嘴也想试试三眼的斤两究竟如何,横军刺招架。

    当啷,又是一声金鸣,三眼只觉得有臂发麻,身子站立不住,倒退三步。好强的臂力啊,这人应该不会是飞车党的普通头目!三眼暗暗佩服,刚要说话,哪知道香肠嘴得理不饶人,飞身又上,峨眉刺变正手为反手,顺势划出,向三眼的脖子抹去。

    三眼暗惊,钢刀向上一挑,将到了自己颈前的一根峨眉刺弹开。这根峨眉刺刚躲开,另外一根峨眉刺又呼啸而来。只听刺啦一声,峨眉刺勾住三眼的衣服将其拉开一道一尺长的大口子。虽然没有伤及皮肤,却让三眼倍感狼狈。

    三眼身子提溜一转,绕到香肠嘴身后,抬腿就是一脚步。香肠嘴全力向前窜出,可仍慢了半拍,大屁股和三眼的大脚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屁股的感觉神经相对较少,疼痛感不是很强烈,香肠嘴虽然没觉得怎么样,但他仍是老脸一红,心中火烧。

    他回手将屁股上的尘土拍掉,拉了拉有些褶皱的衣服,站直身躯,两眼射出怨恨的光芒。

    三眼并不将对方的目光放在心上,仰面大笑道:“彼此彼此!”

    这是一场针尖对麦芒的正面冲突,双方兵对兵,将对将,战在一处。

    香肠嘴亮出开山刀,单挑三眼。这两人,一钢一刺,打在一处,短时间难分高下。

    香肠嘴能暂时顶住三眼,可飞车党的一千多帮众却挡不住区区**百洪门帮众。失去了最有利的摩托车,飞车党的劣势马上就显现出来,他们根本不是骁勇善战千锤百炼的洪门、文东会兄弟的对手。

    双方短兵交接没过二十分钟钟,飞车党这边已显露出溃败之相。

    在大本营后方的中年智囊观察着眼前的战局,暗暗吸了口气,心中暗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倒是想退,可老大独狼还在龙风的手里。他若是不退,越来越多的兄弟就会把命留在这儿。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飓风飞车党后面汽车轰鸣,响声大作。争斗的双方皆是一愣,忍不住回头望去。

    只见道路上,行来一列车队,明亮的车灯在夜幕中几乎连成一条长龙。这支人马不是别人,正是由两个帮派老大组成的机动部队。在胡涛与摩托车交战的时候,三眼就让人给他们打去电话。两位老大倒也豪爽(更重要的是不想因为这个得罪谢文东)马上带着近千余的**杀了过来。

    嘎吱,车队接**出刹车的声音。然后,无数的黑帮混混、打手加入了战团。他们将飞车党一众团团包围。在前后夹击下,飞车党败得更快。又打了差不多十来分钟,飞车党这边便有超过百位的**被砍翻在地。

    中年智囊咬着牙,不忍看着飞车党就这样灰飞烟灭。思忖良久,终于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众兄弟不肯善罢甘休,掩杀到一举将飓风飞车党机会。

    经贸大厦的顶楼,当龙风看到飞车党的大军一泻千里时,龙风气血上涌又吐了一口鲜血。

    与洪门这一战,蓝河帮输得可算是一败涂地。不但大本营的据点全部丢失,就连总部也被敌人攻了进来,最后压缩在最上面的两楼。更让蓝河帮上下无法接受的时候,拥有两千余众的飓风飞车党居然连一个小时都没坚持住,就彻底被击垮。回头再来总结这场战役,龙风怎么也找不到失败的根本原因所在。好像,好像就跟命里注定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