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307章 覆灭蓝河帮(七)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 第307章 覆灭蓝河帮(七)
  • 下一章: 第308章 覆灭蓝河帮(八)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那位小弟急得大汗淋漓:“有一队巡逻的人发现了他们,双方已经交上了手。”三眼听罢,遗憾之余只能接受这个现实。战局稍纵即逝,来不得半点犹豫,他当场下令:“赶紧通知另外十一家老大,让他们提前动手。”

    “是三眼哥。”那名小弟胡乱擦了一下脸上的汗珠,转身离去。

    命令下达之后,他跟着十来位兄弟一起去了十八楼。格桑、胡涛,张娅婷等干部都在十八楼,只有他们兵合一处,才能发挥最大的能量。

    等到了十八楼,三眼看到数百名蓝河帮的**与洪门兄弟冲撞在一起。地上已经有不少敌人的尸体,想必刚开始交战的时候对方肯定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只是随着蓝河帮的人马越聚越多,双方的差距正在慢慢缩小。

    而且,三眼这边上来的人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如何在先失去地利的情况下稳住阵脚,这是三眼目前要做的最棘手的事。现在得赶紧和兄弟们回合才行,想到这三眼怒吼一声,道:“兄弟们,随我杀向中控室。”

    随着三眼话毕,蓝河帮数十位小弟一个个嘶吼,呐喊着,手持家伙朝三眼杀了过来。他们虽然不认识三眼,但从对方的言谈举止中不难看出此人应该是个不小的头目。洪门、文东会人也不惧怕,有老大亲自坐镇,即使使出十二分吃奶力气也要和对方一战到底。

    瞬间,三四十人冲撞在一起,不时有着惨叫声音响起,武器撞击声音,血雾飘荡在空中,不时有人被片刀砍到在地。

    十多位蓝河帮大汉手中有拿刀片的,也有拿钢管的,棍棒的,一各个大呼小叫,骂喊声连天,将三眼几个人围在当中。

    只见场中刀光霍霍,杀气冲天,蓝河帮人员个个两眼通红,满面狰狞,好象随时都会冲上前去把三眼这十几人撕个粉碎。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十多样武器齐齐轰向三眼。

    蓝河帮在数量上占据优势,可三眼这边的战斗力也不弱。

    尤其是三眼,经过的火拼实在是太多了,再多的敌人也见识过,何况是区区几十名蓝河帮人员。

    面对数十名蓝河帮帮众,三眼毫无惧意,挥舞开山刀格挡四周砍来的片刀和棍棒。

    双方展开了赤裸裸的厮杀,虽然人数不多,但场面却甚是血腥,眨眼工夫便见了红,洪门和蓝河帮皆有人员受伤,浑身是血,可依然疯狂的抡着手中的片刀。

    三眼像是一头饿极了的野狼,左突右杀,连砍带劈,又伤了蓝河帮数人,见他凶猛,蓝河帮的火力也主要集中在他这个点上,可是二十多人打他一个,非但没有三眼放倒,反被三眼干掉三人。

    这时候,楼上又涌下来四十多人,带头的一位是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先是观望了一番战场上的形式。见一个三十多岁的黄皮肤中国人正疯狂地砍杀自己的兄弟,鼻翼扇动着,提着一把特大号的马刀直向三眼冲去,同时高喝一声:“真是一帮只知道上chuang玩女人的废物,几十个人连个人都搞不定,都给我闪开!”(英)

    听到叫喊声,蓝河帮人员自动向左右退让,空出一条出路,中年汉子畅通无阻地冲到三眼近前,同时兴举马刀对准三眼的脑袋全力劈了下去。

    嗡!砍刀挂着劲风,划成一道利电。三眼反应极快,将手中的开山刀向上一横,大喝一声:“你真是来找死的。”

    当啷啷!脆响声咋起,刀锋碰刀刃,火星四溅。三眼受对方的冲力,噔噔噔倒退三步,而中年汉子也受反弹之力,身形晃动,忍不住退后一大步。表面上看起来中年汉子似乎占了上风,但他是先出手的,占有优势,实际上二人平分秋色。

    好大的力气!三眼和中年汉子心中同时惊叹一声。三眼甩了甩麻酥酥的胳膊,嘴角高高挑起,眼中跳动着兴奋又嗜血的光芒,箭步上前,开山刀横着扫了出去,大喝道:“再来。”

    唰!三眼的刀势丝毫不比对方弱,中年汉子见他来势逼人,吓得没敢硬接,忙弯腰低身,避其锋芒,随后马刀顺势向前一捅,猛刺三眼的肚子。

    三眼冷笑一声,左手突然打出一拳,正中对方的刀身,嘶,砍刀前刺的方向被他一拳击歪,刀身几乎是贴着三眼的肋下穿过,后者看也没看,反手一刀,猛劈对方的脑袋。中年汉子见状吓出一身冷汗,惊叫出身,身子向一趴,倒滚出两米多远。

    这一刀没把他脑袋削下来,却在他的额头上划出一条半尺长的大口子。中年汉子从地上站起身,瞬间,额头流出的鲜血便将他整张脸染红,他倒吸了口冷气,惊声问道:“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英)

    三眼的招法利,刁钻难缠,肯定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中年汉子这时候才想起摸摸对方的底细。

    三眼对中年汉子的问话置若罔闻,紧握开山刀,大步向他走去,到了近前,挥臂就砍。

    中年汉子无奈,只得横刀招架,当啷啷,在金鸣声中,中年汉子站立不住,倒退两步。

    身形还没有稳住,三眼的刀又到了,没有办法,他只得继续横刀硬接,又是一声脆响,中年汉子这回边疆倒退三步,刚勉强稳住身子,开山刀如影随形的又呼啸而来。

    如此数次,中年汉子直被三眼连续不断的追砍劈出十多米之远,握刀的手虎口崩裂,鲜血直流,整条胳膊已不听他的使唤,只是机械性地向上高高抬着,再看他手中的砍刀,刀身上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豁口。

    两旁的蓝河帮人员几乎都看傻了,这中年汉子是他们的一位低级会主,在蓝河帮里虽然不能算一等高手,但也是百里挑一的。

    想不到今天竟然被人家打得如此之惨,毫无还手的余地,众人愣在这里,也不知该不该上前出手援助。

    可是还没有等蓝河帮人员考虑清楚,中年汉方已经顶不住了,半边身子被震得使不出力量,人也到了强弩之末,脸上又是汗水又是鲜血,混在一起组成一张无比扭曲的大脸。

    三眼对他颇感失望,本以为碰到一个强劲的对手,哪成想只是一个空有一身蛮力的废物。

    三眼不再客气,再次向前跨出一大步,接着,身子高高跃起,手中的开山刀抡圆了,随着他一声大喝,猛的劈了下去。

    这一刀的力道太大了,三眼自身的力气加上身体下落的惯性,其力道何止百斤。

    耳轮中只听咔嚓一声,中年汉子的马刀应声而断,可开山刀下落之势不减,连带着将中年汉子半个脑袋硬生生劈了下来,鲜血掺杂着脑浆,飞溅了一地。

    “啊——”周围响起一片惊呼声,蓝河帮人员个个脸色大变,数十人乱成一团。

    这时候电梯叮咚一声,又有十多名兄弟乘坐电梯上来了。三眼阴阴冷笑,大喝道:“杀,一个不留。”

    听闻他的命令,几十名洪门、文东会帮众齐举武器,对走廊里的这些蓝河帮人员展开了疯狂的砍杀,而被蓝河帮所味的三眼等人气势如虹,从内向外冲杀,在内外夹击的情况下,蓝河帮很快就顶不住了。

    先是一角出现溃散,时间不长,蓝河帮便开始全面溃败,有些人眼看着周围的同伴一个个身中乱刀的倒下,心中再无斗志,满面惊慌,只想尽快逃离战场。

    可是洪门和文东会的的帮众早已经将战场围得严实合缝,他们这时候想跑,哪还能跑的出去。

    战斗进行得很快,前后加一起没用上二十分钟的时间便宣告结束了。当三眼带着兄弟们进到中控室内时,场中残留的是一片狼集,地面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兵器,鲜血和横七竖八的蓝河帮帮众,有些人死了,有些人没死,呻吟声,哀号声,呼救声此起彼浮连成一片。

    看到三眼,张娅婷格桑等人兴奋的同时,又不免担心起他的安全来。他是行动的主帅,东哥的兄弟,要是他有个什么意外,在场的众人都难辞其咎。

    张娅婷上前几步,关切地问道:“三眼哥,你怎么来了?”

    三眼耸肩一笑:“你们都上来了,我再不来夜宵都赶不上了。”

    “呵呵。”众位干部听罢,齐齐发出一阵笑声。

    三眼从衣服上撕下一段衣服条,用衣服条把刀和右手绑在一起。他冲众位兄弟点头道:“大家加把劲,趁蓝河帮混乱的时候,将蓝河帮的人击垮。”

    众人答应一声:“是。”

    然后,格桑、胡涛、张娅婷、凌颜、张欣晴等干部如猛龙过江,冲出门去。

    刚开始,他们的这种乱战却是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不过这种光景很快就到了头,聪明的龙风通过迷雾看到了本质。胜负的关键就在十八楼,准确地说,是在十八楼的中控室。只要中控室夺了回来,就能切断电梯的电源,开启楼道内的红外线网和自动机枪。完全阻断敌人援军的往上输入。

    一旦切断了他们的后援,打入大厦内部的敌人就成了瓮中之鳖。没有了后顾之忧,蓝河帮就能腾出手来将这些敌人全部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