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95章 逃脱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94章 三计连环之浑水摸鱼(4)
  • 下一章:第296章 戏耍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凌颜、张娅婷等人看上去兴致不太高,实际上心里是乐开了‘花’。

    半个小时之后,数十位蓝河帮武装人员押解着十二位老大和他们的随从,秘密离开弗雷**市。等上了车的那一刻,张娅婷和凌颜思绪万千,差点‘激’动得哭了出来。历尽千辛万苦,终于从虎‘穴’龙潭里逃出来了,她们的计划成功了。

    这次的连环计,可谓‘精’妙绝伦。整个计划环环相扣,惊险刺‘激’,堪比美国大片。

    她们先是冒充蓝河帮的人,与飓风飞车党挑起矛盾。再冒充飓风飞车党的头目,搅‘乱’龙风与众家老大的联盟。再利用御风者的身份,将众位老大救出。如此,既破坏了龙风与老大们的联盟,又‘激’发了后者的怨气,实在是一举多得。很难相信,计划和执行每个步骤的,居然只是两个‘女’人。

    龙风有一句话说的很好:“谁要是低估了‘女’人的实力,他就一定会吃大亏。”(英)

    两个小时之后,三眼带人突袭了押运大哥们的车队。在一番打斗后,押解的大部分武装人员被杀,大哥们毫发无损地救出。他们对洪‘门’感恩戴德的同时,同时对龙风软禁他们的行为非常愤怒。既然各家的人马正在往弗雷**市集结,不如联合起来灭了蓝河帮,出出心里头的这口恶气。大哥们一拍即合,都同意这个计划。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好像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英)龙风一边吃着晚饭,一边喃喃道。左右听到了他的呢喃,俯下身子回答道:“龙先生应该是太累了。现在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英)

    龙风摇摇头:“不知道,就是感觉特别不好。对了,押运车队那边有什么情况?”

    左右回答道:“五分钟之前,我给押运队长打过电话,那边很平静。”(英)“平静就好,他们是我们的王牌万万不能有失。这样,你每隔十分钟打一次电话,要随时知道车队的情况。情况一有不对劲,马上报告。”(英)龙风小心叮嘱道。

    左右点点头,退到一边。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一顿饭还没吃完,麻烦事就找上‘门’来。找麻烦的不是别人,正是内华达州的飓风飞车党。

    “龙先生,‘门’外有人求见。”(英)一名手下禀报道。

    龙风把手上的红酒放下,抬头问:“什么人要见我?”

    那名手下:“他说他是飓风飞车党第二头目的使者,有要事要见你。”(英)

    龙风闻言,眉头锁紧。第二头目的使者?难不成他也是要自己帮忙除掉御风者的?龙风不是神仙,当然也猜不出来使的真实意图。不过既然是飞车党的人,就算看在御风者的面子上,见还是要见的。

    他吩咐那人把使者带到他的面前。

    使者一共有两个人,一胖一瘦。还未说话,龙风便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了愤怒。愤怒,愤怒从何而来。龙风不知道,但很快就要知道了。

    “你们有什么话要对龙先生说?”左右替龙风开口道。胖使者略带愤怒地将一沓照片摔到桌子上:“全体飓风飞车党成员希望龙教父给我们一个合适的‘交’代。”(英)

    左右对胖使者的态度很不满,出言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质问我们教父?”

    胖使者‘胸’膛一起一伏,脸上笼罩着一层严霜:“质问不敢,我们只是想要龙先生给一个说法。”(英)

    左右见对方服软,鼻子重重哼出一声。

    龙风怀着好奇,把桌上的照片捡了起来。这些照片一个有二十多张。每张照片上拍得都是,或远照或近照,或单独照或集体照。龙风见过的死人不少,按理说看了没啥反应。可是他正在吃饭,这么一堆照片摆在面前实在是倒人胃口。

    他忍住没有立刻发作,而是把照片放下,轻悠悠地反诘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胖使者捡起一张照片,递给了龙风:“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死的是我们大哥御风者,还有他的三名保镖。他们是在接头被龙先生的人所杀,难道龙先生没有一点责任,不该给我们一个说法?”

    “接头的时候?”龙风被胖使者说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的人不是和飓风飞车党的第三号头目接上头了吗,怎么御风者还会被杀。他顿时拉长了脸:“别在我面前打哑语了,把前前后后都说一遍。”(英)

    “今天早上八点整,龙先生派出两男两‘女’与我们御风者大人接上头。我们御风者大人只不过是跟两个‘女’人开开玩笑,没想到那两个歹毒的‘女’人居然把他给杀了。不仅如此,连带着他的三位贴身保镖也被干掉了。这件事虽然是我们老大有错在先,可龙先生管教不严,难道不应该好好给我们一个说法?”胖使者义正言辞道。

    听完胖使者的话,龙风和左右心头掠过阵阵凉意。

    左右接过话来,不可思议道:“你是说,御风者先生早上的时候就死了,这怎么可能?你们党内的第三号头目莎拉xiaojie,三个小时之前还跟御风者通过电话,让他调人过来。”(英)左右侧过脸来看了看龙风,很明显龙风对此也尤为吃惊。

    “什么三号头目莎拉小姐,我们飓风飞车党根本就没这个人。”(英)胖使者如实道。

    龙风心里咯噔一下,一骨碌站了起来:“你是说,你们飞车党根本没这个人?那今天来这里赴宴的是什么人?”

    胖使者也站了起来:“赴宴是绝密,只有御风者和二把手独狼少数几个人知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冒名顶替我们的人,到这里来赴宴了?”

    “呀,我们上当了。”(英)左右怪叫一声,一阵见血道。

    龙风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情绪‘激’动道:“把整件事情的过程详详细细说一遍,一个字也不要隐瞒,一个细节也不能漏。快说。”(英)

    左右也纷纷开口:“快说,快说。”(英)

    胖使者被龙风的杀气‘逼’得倒退半步,然后冲另外一名瘦使者:“他就是保护御风者大人的其中一位保镖,也是幸存下来的唯一人。你有什么问题就问他吧。”(英)

    然后,瘦使者慢慢把御风者一行人抵达弗雷**市后发生的所有事都说了一遍。瘦使者毕竟是亲眼目睹了一切的人,他说的比胖使者更加详细。不过,他好像不善言谈,费劲力气和时间才终于把御风者的那点勾当说清楚。

    通过他的描述在自己的猜测,龙风这才把当时发生的事大致地串联起来。

    如果他所料不差,杀死御风者一行的人,正是所谓的莎拉xiaojie一伙儿。冒名顶替他们的也是所谓的莎拉xiaojie一伙儿,搅‘乱’自己与其他大哥们的同盟的更是所谓的莎拉xiaojie一伙。

    龙风想通这件事后,整个人都傻了。

    他重重地坐回道沙发上,由衷道:“好可怕,好歹毒的连环计。策划这个计划的人,把一切意外都考虑在内。执行这个计划的莎拉,更是将其做得滴水不漏。自己多次试探,对方都坦然以对。放眼整个蓝河帮,都找不到一个像莎拉一样能瞒过自己的人。谢文东,这个计划肯定是谢文东制定的。谢文东我不如你,真的不如你。”(英)

    龙风虽然拼命想做出淡定从容,若无其事的样子,却偏偏做不出,忍不住气得全身发抖。

    他怒睁着双眼,似乎正在思念着什么。突然,他的眼睛又扩大几倍,转过头赶紧对左右道:“快,快给车队打电话。让他们立刻抓住莎拉一行人,转道去新墨西哥州。哪里有我的一个好朋友,把他们安排去哪儿。”(英)

    如果莎拉是敌人的话,那些大哥就彻底暴‘露’在洪‘门’的面前。如果他们落到了敌人的手里,己方的数千万美金打水漂不说,他们肯定会反过手对付自己的。可是,现在还来得及吗?左右对视数眼,终不敢把后面这句话说出口。

    有人马上给押车的队长打去电话,大声问道:“车队发生什么事没有?”

    电话那头,押运队长回答道:“一切正常,怎么了,刚刚不是问过了吗?”

    左右捂住电话筒,神‘色’兴奋道:“教父,车队还是安全的。敌人的速度应该还没有那么快。”(英)

    龙风一拍桌面:“太好了。你让他们赶紧抓住莎拉一行,并掉头放弃去旧金山,转到去新墨西哥州。”(英)左右答应一声,把龙风的话传达给押运队长。押运队长爽快地答应一声,并吩咐车队停车控制莎拉一行。

    “做得好。”张娅婷眯了眯漂亮的丹凤眼,收起了手上的枪。

    押运队长怔怔道:“我都按照你说的做了,是不是可以放了我?”(英)

    张娅婷嫣然笑道:“当然,只要你不耍‘花’样的话。”

    押运队长:“不敢,不敢。”

    旁边一位全身皮衣皮‘裤’的俊俏‘女’郎很好奇:“婷子,既然计划都成功了,还留着他干什么,杀了他算了。”(中)

    张娅婷白衣飘飘,声音极柔极轻:“就算给龙风制造点小麻烦吧。”(中)

    凌颜点了点头,吃吃笑道:“你这个小坏蛋。”(中)

    正说着话,三眼和一众大哥走了过来。还没走到近前,三眼哈哈大笑道:“婷子,颜子,你们这件事做得漂亮。我要向东哥请功,大大地奖赏你们。”(中)

    二‘女’齐齐弯了弯柳腰:“三眼哥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分内的事。”(中)

    “更何况,这不单单是我们一个人的功劳。要是没有黑衣暗组兄弟的情报,三眼哥和强哥的领导,这个计划是很难完成的。”(中)

    三眼摆摆大手:“好,不骄不躁,日后前途不可限量。”(中)

    张娅婷和凌颜对视了一眼,柔然而笑。这时候,张娅婷突然想起一件事。她如实说道:“三眼哥,这次我们从龙风那里套过来一千多万美金。你看,什么时候把钱转到社团。”(中)

    “对,那毕竟不是我们的钱,应该归社团所有。”(中)

    听完二‘女’的话,三眼对她们更加刮目相看。他点点头,对身边的兄弟道:“我做主了,从那些钱里提出两百万美金,重赏婷子和颜子等立功的兄弟。”(中)

    “是。”(中)旁边人答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