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89章 三计连环之移花接木(1)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88章 三计连环之瞒天过海(2)
  • 下一章:第290章 三计连环之移花接木(2)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我的庄园,我说谁有资格谁就有资格。”(英)说着话,他的右手往张娅婷的大‘腿’根部又挪了半尺。

    张娅婷满面涨红,用力的推开御风者的手,窘迫地说道:“请您自重。”(英)

    御风者并不生气,笑无好笑,眼珠子骨碌碌地‘乱’转,在张娅婷的身上瞄来瞄去。他嬉皮笑脸道:“怎么,你们教父就是这样让你们怠慢我这个贵客的?”(英)

    张娅婷柔美道:“这跟龙先生没有关系。我我只是来接您的,并没有接到其他特别的命令。”(英)

    御风者的脸‘色’微变,一把抓住张娅婷的手腕,将她强行拉入自己的怀里,嘿笑道:“只要你们跟了我,我不会亏待你的。”凌颜大惊,当即反应过来,她赶紧去拉御风者的手:“御风者先生,请你放开我的姐妹,不要做的太过分了。”凌颜是‘女’人家,力气哪里能比得上御风者。张娅婷的手被御风者抓得死死的,衣衫也变得不整起来。

    御风者腾出另外一只手,像蛇一样勾住凌颜的脖子,大手顺着她的领口伸了进去。就在他的脏手要触碰到后者‘胸’前的那团酥软时,凌颜突然从对方的怀里挣脱开来。想也没想,甩手就给了男人一记耳光,怒气冲冲道:“你要是再‘乱’来,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英)

    御风者‘摸’了‘摸’脸上的五指痕,脸上虚伪的假笑再也维持不住。他冷下脸来,沉声说道:“臭娘们,装什么贞洁烈‘女’,你们教父叫你们过来,就是为了陪我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罢,放开模样柔弱的张娅庭,扑向看上去更加狂野、更加不好对付的凌颜。

    御风者的手脚‘乱’动,就要去脱凌颜身上的皮‘裤’。狭小的后车座根本避无可避,凌颜被御风者压得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开车和副驾驶的两个保镖不想错过这‘精’彩的一幕,甚至把轿车停了下来。前面的轿车见后面的车没有跟上来,在行驶了几十米后又往后倒车。

    “老大,脱光她们,把她们身上的衣服脱光。”(英)

    “老大,把她的‘裤’子脱了,我看到的是红‘色’,是老大最喜欢的颜‘色’。”(英)

    “老大加油。”(英)

    “老大你太‘棒’了。”(英,以下略)

    保镖目‘露’‘淫’光,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大声‘淫’笑道。

    有了手下兄弟的“鼓舞”,御风者‘欲’望更甚,他要立刻马上将二‘女’办了。就在御风者一步步实施自己的计划时,一直“吓得不轻”的张娅婷突然抓起车座后面的小干粉瓶对着御风者的后脑勺就是一顿猛砸。

    “放开,放开莎拉你这个‘混’蛋,王八蛋。”(英)

    御风者被砸得不轻,不过理智还在。他的心里突然腾起一团怒火,放开身下的凌颜,嘎声道:“该死的臭biao子,你敢打我。好,我放开她,我要你。”说罢,又反身压向张娅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愤怒的凌颜毫无征兆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将匕首完全送进御风者的后心。

    御风者只觉得后心一凉,反手‘摸’了‘摸’后背,垂眼看到的是满手粘稠的血液。他虽然还箍着张娅婷柔软的身子,但身子已渐渐软了下去,瞳孔扩散,脸‘色’也随之变成了死灰。

    张娅婷又惊又骇,怔怔道:“莎拉,你你杀了他,你杀了他。”

    凌颜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她的肩膀一塌,有气无力地靠在车‘门’上,看上去十分得惊慌失措:“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教父肯定不会饶了我的,他肯定会杀了我的。”(英)

    两位保镖怔了片刻,没想到老大居然会死在两个蓝河帮小妹手上。坐在副驾驶和驾驶位置上的两位保镖大声呼喊着老大,老大,然而他们的老大再也回不来了。

    在这时,张娅婷反倒先冷静下来。她对凌颜道:“莎拉,事到如今只有一个活命的办法。”(英)

    凌颜断断续续道:“琳,琳达什么办法。”(英)

    张娅婷眯了眯漂亮的丹凤眼,柔美的声音中带着杀机:“一不做二不休,将知情人全部灭口。”(英)

    “啊!”

    车内的另外三人同时怪叫一声。他们还没找她们算账,她们倒要先杀了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坐在驾驶位置的那名保镖反应最快,右手往腰间一抹就要开枪‘射’击。他的速度很快,暗道对付两个蓝河帮底层的小妹绰绰有余。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坐在他眼前的那是什么小妹,她们的真正身份是洪‘门’分会的天字号头目,在当地跺一跺脚地都要震三震的人物。

    身穿皮衣皮‘裤’的凌颜比保镖的速度还快,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出一张A字铁牌。锋利的铁牌深深‘插’进那人的手背,然后又一张铁牌携带着死神的诏令飞进了后者的喉咙。后者仰面一栽,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最后一名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保镖目睹了眼前的一切,吓得差点‘尿’‘裤’子。想不到这两个疯‘女’人真得是要灭他们的口。他刚要反击,张娅婷突然从腰间拉出一根绞索。绞索往保镖的脖子上一套,然后开始松紧拉紧。不一会儿,这名保镖就口吐白沫,眼珠翻白,舌头吐得老长。他的脖子一歪,马上晕了过去。

    张娅婷身手高强,她当然明白‘弄’晕一个人和‘弄’死一个人所需要的力道和速度。但她并没有杀死这名保镖,因为有时候活人比死人的价值更大。她们留下这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他作为见证人,把御风者的死嫁祸到蓝河帮的身上。当然,这只是张娅婷连环计中的一环。接下来,她们将冒充“飓风飞车帮”的骨干,去蓝河帮总部见龙风。

    此为连环计的第二环,移‘花’接木。

    两‘女’整理好衣衫,开‘门’下车。

    凌颜问道:“婷子,这个**概能昏‘迷’多久?”(中)张娅婷:“至少五分钟。”凌颜从皮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副黑‘色’眼镜戴上:“我有在担心一件事。”

    张娅婷柔声接过话头:“你是担心龙风会识破我们的身份?放心好了,龙风并没有见过御风者。而且就算见过,也无关我们的计划。只要我们坦然应对,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凌颜一甩秀发:“希望如此。”

    正说着话,前面那辆轿车倒回来了。他们是四个人上车,下来的却只有小武小斌两个人。不用说,他们已经干掉了另外的两个保镖,**完成了张娅婷和凌颜‘交’给他们的任务。

    小武探头往里面看了看,担忧道:“婷姐,颜姐,要是这个舌头带着御风者的尸体去找龙风讨个说法,那我们冒充“飓风飞车党”骨干的计划就彻底落空了。”

    “要不,杀了他们。”小斌试探‘性’地问道。

    张娅婷和凌颜齐齐摇头。张娅婷先开口,她娇笑道:“杀了他倒是容易,可那样的话我们就没有观众了,演的戏就没有意义了。并且飓风飞车党的人肯定会把这件事和我们联系在一起。三眼哥和强子哥曾经三令五申,不能在这个当口横生枝节。”

    凌颜接着说道:“婷子说的没错,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试想就凭他一个人,他有胆子去向龙风讨说法?他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御风者和其他保镖的尸体返回内华达州,去叫帮手。”

    听完张娅婷和凌颜的解释,地字号头目小武小斌齐齐竖起大拇指,暗道张娅婷的计划‘精’妙,考虑得周到。

    临走之前,她们四个人拿走了御风者一行人身上的证件、财物,手机。

    “走。”张娅婷和凌颜没有耽搁,很快消失在‘迷’雾之中。

    过了有七八分钟的样子,那位昏‘迷’的保镖终于醒来。他下了车,到另外一辆汽车里外一看。不出意料,那两位保镖也被人灭了口。

    这名保镖在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的同时,怒火也充满了整个‘胸’腔。他的眼中满是恨意,咬牙切齿地说道:“龙风,你***找得都是些什么手下。你的人杀了我们老大,这件事要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代,我们跟你没完。”(英)

    果然,正如张娅婷和凌颜料想的一样。这名保镖并不敢直接去找龙风的麻烦,他驾驶者一辆汽车,把另外四具尸体跌落在后排座位上,直接返回飓风飞车党的大本营内华达州。

    内华达州的二把手绰号独狼,是御风者的亲弟弟。

    在听到哥哥去赴约的时候,因为车上发生矛盾被龙风的手下所杀,他的怒火直冲向脑‘门’。他握着拳头,狠声道:“龙风,这件事虽然是我哥哥有错在先,可是你管教不严,致使手下杀人灭口。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我就派人‘荡’平你的蓝河帮。”(英)

    说着话,他招了招手,叫来左右,说道:“招集人手,我要去弗雷**市!”(英)

    “是!”那人干脆地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这时,在独狼身旁的一名中年人摆摆手,将那人叫住,说道:“先等一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