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88章 三计连环之瞒天过海(2)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87章 三计连环之瞒天过海(1)
  • 下一章:第289章 三计连环之移花接木(1)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咯咯,两个俊俏的‘女’郎都笑了。那笑声之美之柔,听得让人的骨头都酥了。

    在声声感谢中,那个箱子被两个男人抬到了汽车的后备箱。箱子并不太重,对于两个小‘女’人来说或许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但对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来说,这点东西简直不值一提。

    等把大箱子放好之后,英姿飒爽的那位‘女’郎伸出右手感谢道:“我叫莎拉,她是我的朋友琳达。”(英)两个男人争先恐后和两个漂亮‘女’人握手,四个人好一番寒暄,什么问姓名,留联系电话,看上去无比亲密。

    他们的一举一动,被龙风的另外两个亲信看在眼里。后者那个羡慕嫉妒恨啊,怎么好事都让他们占了。呆在车里等实在是无聊,他们看了看手表,感觉还有充足的时间,也先后下了车。

    “温,杰克,有了新朋友就忘了老朋友了?”(英)

    “斯蒂文,史迪威,你们怎么也下车了,要是我们的客人提前下来了怎么办?”名叫温和杰克的人哪是关心什么客人,担心这两人把自己看上的‘女’人抢走倒是真的。

    “雾这么大,他们没这么快下来。怎么,不给我们介绍介绍你们的新朋友?”(英)名叫史迪威的那名亲信笑道。

    那个叫斯蒂文的亲信更是直接,直接上前去握莎拉的手:“你好,我们是温和杰克的朋友。”(英)

    莎拉莞尔一笑,抬手礼貌道:“你们好,我叫莎拉,她是我的闺蜜琳达。”(英)

    名叫琳达的白衣‘女’孩嫣然一笑,冲二人点点头。

    “我有话要对你说。”名叫琳达的‘女’孩冲最后下来的另外一个叫史迪威的人递了递眼神。

    史迪威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拼命咽口水:“你有话要和我说?”(英)

    琳达不停地点头。史迪威搓着手,心说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好。他走下去,俯下半个身子,道:“你说吧。”(英)琳达吐气如兰,声息吹得那个叫史迪威的人飘飘然。她轻喘着,一字一柔道:“我要”

    她的声音很小,又在喘息,史迪威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有俯身更低,将耳朵凑过去,道:“你要干什么?”(英,以下略)

    琳达喘息得更厉害,道:“我要杀了你!”

    说到“要”字,史迪威已经发觉不对了,“要”是开口音,这人的语气居然变了,变得无比‘阴’冷。但他发觉得已太迟了。

    琳达的手里忽然多了根绞索,说到“杀”字,绞索已套上了史迪威的咽喉,她双手一紧,尖刃般的绞索已进了史迪威的皮‘肉’和喉头。

    史迪威的呼吸立刻停顿,整个人就像是条跃出水面的鱼,弓着身子弹起半空。然后身子慢慢‘挺’直,“啪”的一声,死鱼般落了下来。

    太快了,从动手到杀人只不过二三秒的时间,一个好端端的活人就变成了尸体。另外的三人吓了一大跳,颤声道:“琳达,你这是在干什么?”

    ‘女’郎眯了眯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声音又恢复了刚才的那股柔美:“我不叫琳达,我叫张娅婷。”

    “是杀手。”三人如梦方醒,马上回手去‘摸’腰间的手枪。他们的速度快,旁边那位身穿皮衣皮‘裤’的‘女’郎的速度更快。她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三张A字扑克牌。扑克牌由‘精’铁打造,每一块都极其锋利。只听嗖嗖嗖三声,扑克牌准确无误地‘插’进了几人的咽喉。因为扑克牌的切面非常小,甚至没有看到鲜血流出来。

    只见这三人一次一次地重复掏枪的动作,本来极其简单地动作,在他们这儿却变得难如登天。他们浑身上下的气力好像被‘抽’得干干净净,直到他们死的那一刻,枪也没有拔出来。

    张娅婷和凌颜选择把他们引下车,又用最原始的手法杀人且没有选择用手枪其实是有原因的。御风者毕竟‘混’迹江湖多年,如果他察觉到车上或者马路上撒有血迹,肯定有所提防。她们不能冒险,也不想冒险。

    “扑扑扑”三具尸体仰面倒在地上。

    “咻”,张娅婷吹了个口哨。这时候浓雾之中又跑出来八个人。这些人手脚麻利地把尸体身上的手机和证件搜出来,把这些东西留下后,又抬上她们的汽车,除了另外两人外,其他人完成任务后一起上车,延长而去。

    留下来的这两个男人,分别是香港洪‘门’的地字号头目武昌发和澳‘门’地字号头目杨国斌。

    “小武,小斌,把接头暗号都记清楚了吗?”凌颜萧然问道。两个人点点头,说道:“都记清楚了凌姐。”凌颜也看了看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客人马上就下来了,我们上车。”

    四人默契地点点头,分散着坐上了蓝河帮的轿车。

    十分钟很短,八点整御风者一行五人准时出现在星级酒店的‘门’口。

    看到目标出现,张娅婷、凌颜、小武、小斌四人下了车。

    他们迎上前去,香港洪‘门’分会地字号头目‘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您就是我们的客人,御风者吧。”(英)

    御风者今天的心情并不是特别好,可以见到张雅婷和凌颜,沉寂的心瞬间复苏。他瞪圆了眼睛,放肆地在她们身上扫来扫去。御风者见过玩过形形‘色’‘色’的‘女’人,可从来没见过像这二位一样,模样这么‘精’致,气质这么特殊。

    这二人的气质完全相反,皮衣皮‘裤’的这位‘女’郎给人以扑面英姿飒爽的感觉,穿白‘色’衣服的这位‘女’郎给人以柔弱妩媚的感觉。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也不回答也不问答。

    知道老大的**病又犯了,御风者的保镖头子干咳了一声,替主人回答道:“我们就是,你们是蓝河帮龙教父的人?”(英)

    “是啊,我们奉命过来接你们。”(英)

    保镖头子按照事先约定好,开始对暗号:“地是空虚‘混’沌,黑暗笼罩着深渊,上帝的灵在水面上运行。”(英)

    小武回答:“上帝视光为善,遂将光和暗分开。”

    保镖头子再答:“上帝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一日。”(英)

    小武再答:“到了第二天,上帝说,水与水之间要有苍穹,把水上下分开。上帝就开辟苍穹,称苍穹为天。这样又过了一个晚上,一个早晨。”

    这些话对很多中国人(包括张娅婷和凌颜在内)来说,是非常陌生的。不过对笃信**教的人来说,那就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因为这些内容,都是出自**教的《圣经》。

    对完了信号,保镖头子终于可以确定来人的身份。他对御风者说道:“老大,他们是蓝河帮的兄弟没错。”她们之所以对御风者的行程和两方约定的接头暗号这么了如指掌,和情报组织——黑衣暗组的高效率密切相关。

    此刻,御风者的注意力全部在张娅婷和凌颜的身上。他应付地答应一声,问小武道:“这两位是?”

    “哦,她们也是蓝河帮的成员。一个叫莎拉,一个叫琳达。”

    “莎拉,琳达。”御风者细细咂‘摸’这两个词语,突然仰天大笑:“好名字。”他一甩衣袖,把嘴巴凑到小武的耳朵边:“告诉龙教父,我喜欢这两个‘女’人,她们非我莫属。”说完后,径直走向两辆黑‘色’的轿车。

    小武在心里暗骂一声,嗜‘色’如命的家伙,我看你能嚣张多久。

    他跟着要上车,哪知道御风者的保镖拦着并不让他进。保镖头子深知御风者的怪癖,他冲前面的那辆车努努嘴:“你们坐那辆车,这两位xiaojie坐这辆车。”

    小武心中暗喜,却故意皱了皱眉头。保镖头子看出对方的不乐意,嚣张地一推小武的肩膀:“怎么,不行?御风者先生是你们教父龙风的贵客,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贵客的?”

    小武马上赔笑,不敢不敢。他赶紧冲张娅婷和凌颜一挥手:“琳达,莎拉,你们坐这辆车。”然后,就和另外一个兄弟上了前面那辆车。

    张娅婷、凌颜、与御风者和两名保镖坐后面这辆车,小武小斌和御风者的另外两名保镖坐前面这辆车。

    汽车的发动机开始启动,两辆车打开远光灯,一前一后行驶在浓雾之中的街道上。

    一开始,御风者还能保持所谓的“绅士风度”,以美国式的幽默来和二‘女’‘交’谈。才不过十来分钟,他就受不了了。二‘女’身上的体香一个劲地往御风者的鼻子里钻,让他心痒难耐。

    “两位mei‘女’,以前可听说过我的名字?”御风者试探‘性’地把手放在左边的凌颜的皮‘裤’上。凌颜看上去有些不自然,但并没有反对。她点点头:“当然听过,黑道上恐怕没几个人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呢?”御风者的胆子更大了些,他把另外一只手放到右边的张娅庭修长的‘玉’‘腿’上。张娅婷看上去也有些不自然,不过碍于御风者的身份,也没有反对。她微微蹙眉,柔美地笑道:“当然,御风者的大名如雷贯耳。”

    见二‘女’都没有明显的反抗举动,御风者的胆子更大了一些。他慢慢摩挲着二人的‘玉’‘腿’,舒服地靠在背椅上闭眼享受着:“哈哈。我在内华达州有一个庄园,不知道两位mei‘女’有没有兴趣去那儿玩玩。”

    张娅婷和凌颜的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厌恶感。不过她们还是没有动,要想一个人死很简单,但要一个人死得有价值,那才是她们需要做的。懂得等待的人,才会有好回报。

    张娅婷柔美一笑,她的声音总是那么轻,让人心生怜爱。

    “御风者大人说笑了,我们只是蓝河帮最底层的小弟,哪敢奢望哪有资格去您的庄园游玩。”

    (ps:凌晨两点半了,这一章又写了接近三个络作家因为熬夜写书猝死在电脑前了,为那位同仁惋惜的同时,不禁也想到自己,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累,真心很累。求各位兄弟的保底月票,跪求,泣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