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85章 日本丰田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84章 谈心
  • 下一章:第286章 天字号头目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随着这些年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对汽车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为了扶持本土汽车行业,国家在这方面出台了许多惠民政策,比如免税和补贴。眼光独到的张保庆决定抓住这一商机,参与汽车的制造。他已经‘花’重金收购了一家汽车公司,可是生产出的汽车却不太尽人意。

    众所周知,日本的汽车行业非常发达。而中国的汽车业起步晚,相对比较滞后。‘精’明的张保庆就想到了盗取日本汽车公司的核心技术,他把目标定在了丰田公司。计划敲定后,他选了一个人携带高‘精’密间谍设备,前往日本执行该计划。只是没想到的是,那人在盗取丰田公司的核心科技的时候,被丰田公司的工作人员逮了个正着,直接将其扭送到本地的**局。

    其实张保庆并不关心那个人的死活,他担心的是那人把自己供出来。虽然那个人经过严格的训练,但难保不会因为种种原因开口。中日关系这几年本来就非常紧张,如果日本方面撬开了那人的嘴巴,再乘机炒作,说中方盗取日方汽车的核心科技,后果将不堪设想,自己的仕途也就完了。

    就是谢文东不联系张保庆,张保庆也会在这几天之内联系谢文东。

    现在事情的关键,就是如何找到那个人并把他灭口。要完成这件事对在日本毫无根基的张保庆来说很难,但对于谢文东来说却很容易。谢文东答应的干脆,让他听自己的好消息。

    之后,张保庆果然没让谢文东失望。中央派下来一个调查组,专查刘某某的经济情况。这一查不要紧,直接查出刘某某在全国各地共计五十八套房产,有现金五千两百多万、美金二百多万,港币五十六万无法说明其正当来源。最后,连带着秘书杜红军在内的十多位高管下马。那些被扣押的兄弟和查封的场子该放的放,该解封的解封。当然,这是后话。

    “金眼,订几张后天去日本的机票。”谢文东道。

    金眼忍不住说道:“东哥,这种小事只要通知思远就行了,你何必亲自去?”

    谢文东悠然道:“我要扶持子峰上位,养军千日用在一时,该是让他扬名日本黑道的时候了。”

    金眼吃惊地说道:“东哥要灭了山口组?”

    谢文东走到窗台前抬头看天,深意道:“日本人骨子里有军国主义的基因。别看咱们现在和山口组的关系不错,时间一长他们肯定是个大麻烦。而且山口组是老牌的黑道社团,势力非常大,故我们需要未雨绸缪。与其到时候等他们找到我们的头上,不如我们现在就动手。”

    金眼颔首:“东哥我明白了,这就去办。”

    高慧美听完为谢文东揪心道:“文东,你又要离开我们去拼命吗?”高慧‘玉’没有高慧美那么善解人意,心里想什么马上就表现在脸上。她很生气,很不理解:“我们都怀孕了,你也不知道好好陪陪我们。天天去打打杀杀,这什么时候是个头?”

    谢文东抓起二人的手,在嘴上亲了亲,歉意道:“美姐,小‘玉’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爱人也不是一个好父亲。人生如白驹过隙,短短数十载忽然而已。我们拿什么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来过,只有在年轻的时候好好奋斗。

    这虽然很危险,不过同样也是在创造一个奇迹,来自东方的奇迹。我们若是成功了,将会成为被无数人瞩目、被无数人效仿的对象,即使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仍有人在传扬我的事迹,只是想一想,就够让人热血沸腾了。

    年轻的好处,就是可以在没有看清楚这个世界之前,做率‘性’的事。荒唐也好,可笑也好,那是无悔的青‘春’。我希望等我老了的时候,可以坐在山顶上回忆年少的青‘春’。张开双臂,仍然能感受到心泉在涌动,那个时候我一定能感觉自己在飞,象雄鹰一样在天空翱翔!我答应你们,等哪一天我疲了倦了自然会回家,陪你们到地老天荒。”

    听完谢文东的雄心壮志,二‘女’在心痛的同时又有些自豪。她们爱这个‘迷’一样的男人,爱这个心怀大志的男人。正是由于他身上的这些特质,才让自己为其深深着‘迷’。两人都没有说话,一人趴在一个肩膀上闭上秀目,吐气如兰享受着这宝贵的一刻。

    此刻,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心口隐隐作痛。她抚‘摸’着隆起的腹部,尝试着下某种决心。终于,她摁动了‘床’头的呼叫器。时间不长,主治医生和两名**赶紧跑了过来。

    “彭小姐,你感觉怎么样?”主治医生关切地问道。彭玲朝医生一点头:“多谢医生的关心,我好多了。我的家人是不是在外面?”

    “是的。”主治医生点点头:“他们早就来了,只是彭小姐的身体非常虚弱,我怕他们打扰你的休息,故而没有叫他们来看你。”

    彭玲咬咬嘴‘唇’:“医生,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主治医生爽快地回答:“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到的。”

    彭玲:“帮我把他们叫进来。”

    主治医生:“这个简单,小乔去把病人家属叫进来。”那个名叫小乔的**答应一声,轻步离开病房。趁着这个空当,主治医生简单地给彭玲检查了一下身体,很开心地对彭玲说道:“恭喜彭小姐,你恢复的非常不错。术后能有你这样的气‘色’,已经算非常难得了。”

    彭玲朝医生一笑:“我和宝宝都非常感谢您。”主治医生:“彭小姐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正说着话,谢文东一个人风风火火来到病房内。生怕再刺‘激’到彭玲,高慧美和高慧‘玉’两人主动没有跟过来。

    “小玲,你感觉怎么样?”谢文东喊了一声。

    这一声,让彭玲心中一暖。她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谢文东:“文东,妈知不知道我出车祸了?”谢文东坐到‘床’边,一拍脑袋:“糟了,一忙我给忘了。”彭玲贤惠道:“千万不能告诉她,我不想她担心。”彭玲贤惠持家,非常讨谢母的欢心。她知道婆婆有高血压,要是让她知道肯定接受不了。

    谢文东听完很是受触动,相比于小玲他这个做儿子的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好,我不告诉她。”谢文东答应道。

    彭玲左右看看,平静道:“小美和小‘玉’呢?”谢文东不想骗彭玲,老老实实回答:“她们就在‘门’外。”彭玲:“帮我把她们叫进来。”谢文东愣了愣神,没有动。彭玲重复道,浅笑道:“文东,把她们叫进来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谢文东哦了一声,把高家姐妹叫进来。或许是心存歉意,两人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谢文东随手把病房的‘门’关上,和二‘女’一起站到了彭玲的病‘床’边。彭玲拍了拍‘床’沿,客气道:“慧美、慧‘玉’坐。”

    “不了,我们站着就行了。”两‘女’齐声回答道。

    彭玲嫣然一笑:“不用客气,你们站着我反倒是不自在,我们是姐妹就不用客气了。”

    姐妹?!彭玲在两人的身上还从来没用过这个词。包括谢文东在内,三人都感到很吃惊。

    既然彭玲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再不坐就未免不会意思了。她们把半片屁股落在‘床’沿上,另外半边屁股悬空,看上去很拘谨。

    彭玲突然抬起手,做出一个握手的姿势。高家姐妹也把手伸了过去,三只手掌紧紧握在一起,就再也没松开。

    彭玲看着两‘女’和谢文东,动情道:“自从发生车祸之后,我想了很多,也想通了很多。我知道你们也是真心实意爱他,爱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宝宝是文东给我们的礼物,最珍贵的礼物。既然他们来到这个世上,就没有任何人能剥夺他们出生的权利。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姐妹了,至亲的家人。希望我们之间的误会,从这一刻起烟消云散。我们一起把宝宝生下来,一起抚养他们长大**。相夫教子,‘侍’奉婆婆。”

    有人可能会说,彭玲刁蛮任‘性’,自‘私’自利,只知道为自己着想。但我却要说,彭玲是世界上最贤惠最大度的‘女’人。没有哪个‘女’人能容忍别人分走自己男人的爱,她的反应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不过她最终还是选择将这份爱拿出来,和另外的两个‘女’人分享,她不想自己的爱人痛苦,也让谢文东免于其难。这份气度、这份‘胸’襟堪称世间罕见。

    这是最好的结果,皆大欢喜的结果。

    这一刻,高家姐妹的眼眸中同时闪动着泪‘花’。她们感动、感‘激’、感谢,忍不住把另外一只手也盖了上去。

    六只手,紧紧叠合在一起。

    高家姐妹连连点头:“从现在开始,我们是姐妹,是至亲的家人。”

    看到三‘女’抱成一团,谢文东抬头望天‘花’板,闭着眼睛幸福道:“相亲相爱一家人,这一刻,我真的醉了。”

    人生最遗憾的,莫过于固执地坚持了不该坚持的,轻易地放弃了不该放弃的。这一次,四个人都可以不留遗憾了。

    (Ps:晚上两点半钟了,困得不行,手又在‘抽’筋,我得睡了,真的累了。再求月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