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84章 谈心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82章 原谅
  • 下一章:第285章 日本丰田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明白一个道理,有舍才有得。现在他的势力越来越大,大到甚至敢直接和某些国家开战的地步。这样的一股势力留在眼皮子底下,难保不让人起疑心。人红是非多,保不齐上面什么时候拿自己开刀。为了保护好千千万万的兄弟,保护好这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他就得时不时抛出一个分量不轻的甜头给国家。以此,来夯实自己的地位。

    表面上谢文东这是吃了大亏,实际上谢文东这是占了大便宜。国家繁荣昌盛,他也能跟着繁荣昌盛。国家衰败,他也跟着衰败。他把目光放得非常长远,不计较面前的得失。鼠目寸光非久远,**远瞩方无忧。

    谢文东正‘色’道:“是的,用不了几个月。到时候我会把通用公司的全部科技移‘交’给国家,师夷长技以制夷,助力中华腾飞。”

    这一刻,袁华听得热血沸腾。如果谢文东真的能接管通用动力公司,真的能把全部的高科技移‘交’给ZG。那么,ZG与美国的军事水平又将拉近几年,甚至后来居上。和国家的繁荣昌盛比起来,专机那件事可就真的不值得一提了。不管谢文东以后的发展怎么样,这种态度是袁华喜欢看到的。

    袁华收敛面容:“文东,你要知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说出去的话要是做不到,难堪的可是你自己。”

    谢文东笑了笑:“我虽然不是君子,但也是个男人。说出的话好像吐出去的东西,如果再咽回来,自己都会觉得恶心。”

    这句话当然也是因人而异,如果是对敌人,那就无所谓诚信不诚信了。谢文东是个为达目的什么手段都能用出来的。袁华不是谢的敌人,所以这句话是真心的。

    “整天给我找麻烦,就不能让我省省心。我还有要事要忙,对于你劫机的处罚,东方会亲自跟你谈。”袁华找了个由头,把问题抛给了旁边的东方易。当然,他这么说就意味着和谢文东达成了共识。不过碍于部长的威严,不好直接说明白罢了。

    谢文东多聪明,眉‘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他笑着点点头,变幻角‘色’和东方易谈起话来。聊着聊着,谢文东就把问题放到了HLJ省长和他的秘书杜红军身上。他问东方易道:“东方兄,你不认识一个叫杜红军的人?”

    “杜红军?”东方易顿了一下:“从来没听过这个人。”谢文东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东方兄知道HLJ省shengzhang吗?”身为**部的**,身处国家的拳头部‘门’。如果连位高权重的shengzhang都不知道,那就太愚昧无知了。

    东方易恩了一声:“好端端的,怎么提起他了?”

    谢文东如实说道:“就在今天晚上,他让人扫‘荡’了我在H市的全部地盘,抓捕了我几百手下。我之前和这个人并无‘交’集,有点想不通。东方兄,此人的‘性’格怎么样?”

    “有因必有果,人家要找你的麻烦,肯定是你的人在当地做的太过分了。”东方易猜测道。谢文东晃了晃头:“我很赞成你说的因果相关,但并不同意后面那半句。自从打败青帮后,文东会和洪‘门’行事就异常低调。近期,更是没有出什么大‘乱’子。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在这个节点上,给我玩这招。”

    东方易半开玩笑道:“想不到聪明绝顶的谢文东,也有不明白的事。”

    “这个笑话不好笑。”

    “好吧,你等等,让我查查他的资料。”东方易走到办公桌的电脑前,打开一个绝密的文档。

    他从文档里调出HLJ现任shengzhang的资料,快速地浏览了一遍:“刘某某,1950年出生。父母都是农民,参过军打过仗是一步步爬到shengzhang这个位置的。三个月前还是在SC省任shengzhang,是这几个月才调到HLJ省的。如果说他的‘性’格怎样,**部这边还真没有相关的资料哦,这里有条消息可能对你有用,他和杜老爷子的关系不错,情同父子。”

    杜老爷子!谢文东对这个名字实在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杜庭威的爷爷,原军方二把手。再联想到刘某某的秘书杜红军,也有可能是来自杜庭威的杜家。谢文东和杜家积怨已深,且杜庭威的爷爷在军方担任要职多年,他的‘门’生故里遍布全国,要想彻底肃清杜家的势力,永绝后患几乎不太可能。

    不过,这事也不用太过担心。杜庭威的爷爷早已退居二线,正所谓人走茶凉,杜家的影响力比之当年已经小了非常多。很多与杜家关系莫逆的权贵明哲保身,不愿意搀和杜谢两家的矛盾。如此,这才有了这么多年的偃旗息鼓。这次刘某某主动来找谢文东的麻烦,只能算是个个案。

    “真是‘阴’魂不散。”谢文东咕哝一声。

    东方易知道谢文东的‘性’格,典型的手辣心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眉心倏地一跳,吃惊道:“文东,你不会是想把他给干掉吧。他可是HLJ的shengzhang,他要是出了事你肯定脱不了关系。到时候别说我,就连袁部长,连zongli都保不了你。”

    谢文东两眼眯成一条线:“东方兄放心好了,我不会有那么笨。但我也不会任由他骑在我的脖子上拉屎撒‘尿’。”

    东方易:“你想怎么办?可不能冲动。”

    谢文东:“天机不可泄‘露’。”不等东方易再说话,谢文东道了声“再见”便挂断了电话。

    谢文东是记仇,可也不会盲目出手,一出手就是必杀技。他思前想后,突然想到了一人。此人,在zhongyang政法委担任要职。找他帮忙,可以将这件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保庆。张保庆的父亲是八大gwei之一,势力极大。

    而且此人心有大志,这么多年一直和谢文东有联系,且合作紧密。谢文东利用他在世界各地的关系,为张保庆打通关节拉拢生意,赚取巨额的利润。当然,谢文东得到的好处也很明显——暨得到张家的全力支持,是除了**部外在zhongyang的又一重保障。

    谢文东想了想,给张保庆拨通了电话。打电话的时候,张保庆刚刚参加完政法委的一个内部会议。

    接到谢文东的电话后,张保庆有些意外。他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接通了谢文东的电话。

    谢文东:“张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张保庆:“哈哈,谢老弟大忙人一个,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谢文东:“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打电话过来,当然是遇到了一点棘手的手。”

    张保庆:“哦?我倒想听听什么事,连谢老弟都搞不定。”

    谢文东:“我要张兄帮我解决掉HLJ省省长。”

    张保庆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道:“我说谢老弟啊,我没听错吧,你要解决掉HLJ省省长。那可是一个堂堂省长,我一个小小的政法委副主任,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谢文东:“如果张兄没有那么大的能耐,我就不找你了。”张保庆在政法委的职位虽然不低,但要是想扳倒一个shengzhang还是非常困难的,可是别忘了他还有一个权力遮天的老爷子。

    平日里,谢文东帮了张保庆不少忙。既然谢找上‘门’来,这个面子怎么也得卖。

    张保庆思忖片刻,问道:“我很好奇,他和谢老弟有什么过节,犯得着斗个你死我活的。”

    谢文东:“他在一天之内,扫‘荡’了我在H市全部的场子,抓了我的几百位手下。如果是一般人,为了求政绩关几天倒也无可厚非。让我下定决心的是此人的身份。”

    张保庆:“什么身份?”

    谢文东:“他和杜庭威的爷爷关系很深,情同父子。”

    张保庆:“杜庭威,那个艾滋病小子?哈哈,谢老弟你这是捅了马蜂窝了。”

    谢文东:“所以我得趁马蜂还没有炸窝之前,先把马蜂窝给烧了。”

    张保庆想了片刻:“好吧,我试试看。”

    谢文东:“那就多谢张兄了。”

    张保庆:“你我之前,说谢谢太客气了。说到这儿,我也有件事要谢老弟帮忙。”

    谢文东:“张兄但说无妨。”

    张保庆:“半个月前,我的一个朋友在日本旅游的时候,不小心闯进了日本一家企业的技术部。结果被人误当做是商界间谍,被日本的警方扣押了。我知道谢老弟在全球都有朋友,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把他给捞出来。不管‘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他说的轻巧,什么不小心闯进日本一家企业的技术部。如果事情有这么简单,就用不着求谢文东帮忙了。

    谢文东‘露’出一种‘洞’察一切的笑容:“如果张兄真把我当朋友,真的想要我帮忙,就得把事情的**告诉我。否则,我只能说无能为力。”

    “唉”,张保庆叹息一声:“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谢兄弟。其实那个人不是我的朋友,而是我的一个手下。”

    之后,张保庆把整件事的前前后后简单地说了一遍。

    (ps:今天是中秋节,大家节日快乐!吃月饼没,我可没吃,哈哈,不太喜欢吃。这是今天的第一章,第二张写完估计得凌晨之后了。为了不让大家一直熬夜等着,我会把第二张设定为明早九点钟整准时更新。希望大家在节日里有一个好心情,另外打滚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