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81章 无法无天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80章 打人
  • 下一章:第282章 原谅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黑眼镜知道谢文东的身份,不过他并不怕他。他是shengzhang面前的红人,也是HLJ省领导班子数一数二的人物。从来都是人巴结着他,就连死去的陈忠和**见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的。心高气傲的黑眼镜还不就不相信了,他一个黑道头子敢这么无法无天,敢直接挑衅政fǔ——也许只有他一个人认为自己代表政fǔ。

    黑眼镜很不耐烦地一甩身,想甩开谢文东的手。哪知谢文东的手牢牢地粘连在他的肩膀上,就好像长在他身体上一样。

    “谢文东,你好大的胆子。你想干吗,想对我动粗?!不要以为这样我就怕了你,今天我还非进去不可。”黑眼镜向周围的官员们递了递眼神,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哪知道这些官员人人自危,谁都不想、也不敢找谢文东的不痛快。

    不过此刻的谢文东真得不痛快了。他的目光一寒,五指渐渐发力。黑眼镜肩膀一疼,面目扭曲差点跪在地上:“你的话非常讨厌,尤其是你对我爱人那句‘嫌疑犯’的称呼。人总要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的,我要你道歉,跪下来道歉。”

    看事情要闹僵,范局长等不少官员纷纷过来劝阻。范局长慢慢把谢文东的手从黑眼镜的肩膀上拿开,打圆场道:“误会误会,都是一场误会。杜秘书,文东老弟,看在我的面子上算了。”

    “是啊。外面都是记者,要是闹得太大,政fǔ的面子上过不去啊。”

    “范局长说的对,误会一场。晚上一起喝个酒吃个饭什么的,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

    耳轮中响彻着各种各样的规劝之词,但偏偏没有一个声音是站在黑眼镜这边的。黑眼镜脸‘色’越来越难看,拳头也越握越紧。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黑眼镜听进去劝的时候,他突然一探手从**局长的腰间‘摸’出了一把手枪。

    黑眼镜将手枪的保险打开,对准谢文东的眉心,恶狠狠道:“谢文东好大的势力,连堂堂市**局长都帮着你说话。我告诉你,别人怕你我不怕你。你要是在阻拦我办案,我就以调查组组长的身份毙了你。”

    “东哥。”

    “谢先生!”

    “杜秘书。”

    周围人吓了一跳,这可不是演戏耍把戏,那可是真枪。要是枪走火把谢文东给毙了,那世界就要大‘乱’了。在场的所有人都将会被牵连,别说是他一个个小小的省长秘书,就连他上面的省长,也很难置身之外。

    众人中,属任长风和袁天仲反应最快。他们唐刀与软件几乎同时出鞘。两把武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架在黑眼镜的脖子上。尤以任长风的唐刀离皮肤最近,几乎要割破他的喉咙。

    任长风喝道:“放下枪,要不然你得死。”

    袁天仲:“我的剑绝对比你的枪快。”

    然后,是五行等兄弟兄弟掏出手枪对准了黑眼镜的脑袋。他们齐声喊道:“放下枪。”

    黑眼镜倒不是真的要毙掉谢文东,他虽然也不喜欢后者,但也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他只是想吓唬吓唬谢文东,哪知道会闹成现在势成骑虎的局面。

    “都把武器放下,要不然我把你们的老大给毙了。”黑眼镜情绪‘激’动道,看样子真的随时会开枪。

    任长风、袁天仲、五行,高家姐妹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别看他们表面上很强硬,心里也是虚的。就算他们能干掉黑眼镜,黑眼镜也会在他们差不多的时间内开枪。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万束‘精’光从眼眸中‘射’了出来:“长风天仲五行,把武器放下。我不想被人说闲话,说我们以多欺少。”

    众兄弟当然不肯:“东哥。”

    谢文东再次说道:“把武器放下,我的话都不听了?”

    大家听完,才很不心甘情愿地把手上的家伙放下。不过武器虽然放下,但都没有收起来,他们都在密切注视着黑眼镜的一举一动。

    高慧美和高慧‘玉’两人刚想上前,却被褚博拦住了。现在情况不明,这两人的安全也是非常重要的。

    被人用枪顶着,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不过谢文东脸‘色’平静,全然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紧张之‘色’。他淡然道:“好,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以为你手上拿着枪,就能把我毙了?”

    黑眼镜:“难道不能?”

    谢文东:“你错了,这个世界上好人不会死,坏人也不会死,只有一种人会死,那就是像你这样的蠢货。”

    黑眼镜:“你在‘激’怒我?”

    谢文东:“我在称赞你。蠢货用在你身上太不值当了,你连蠢货都不如。”谢文东一步步把黑眼镜‘逼’退。黑眼镜一直退到墙角,才抖擞着手枪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真的要杀了你。”

    “杀了我?用它?”谢文东哼笑一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个弹夹:“你在用别人枪的时候,怎么不看看是不是有没有有弹夹。”

    “啊?”黑眼镜顿时吓得魂都没有了,谢文东是什么时候取走手枪的弹夹的,他怎么一点也没注意到。别说是黑眼镜,就连任长风、袁天仲、五行、褚博都觉得不可思议。东哥是什么时候把弹夹拿过去的,难不成他也跟“鬼手”李松达学了魔术,能够以特别快的手法取走手枪里的弹夹,而不被人发现。

    他们齐刷刷地盯向黑眼镜手里的枪,顿时恍然大悟,事情的**原来是这样。

    黑眼镜颤抖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从脑‘门’上渗出,滑落。本来他还以为可以用手枪把谢文东吓住,哪知道谢文东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他的弹夹。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的‘精’气快速地丢失着,已近到了边缘的状态。

    谢文东伸手手去,慢慢将“空枪”拿了过来。在手里掂了掂:“你还不承认你是蠢货,枪在你的手里能干吗,杀人?!呵呵,真是可笑。”

    因为视线死角的关系,黑眼镜刚才根本就不能看到手枪的情况。现在他才注意到谢文东手里拿的那个弹夹,根本就不是自己手枪的弹夹,因为“空枪”上的弹夹根本就没有动。他是在诈自己,用他自己的弹夹来诈自己。好个恐怖的谢文东,居然没‘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现在枪已经被人夺走,自己也就失去了唯一的筹码。

    谢文东把枪丢还给范局长,把自己的弹夹收到口袋里。从腰间拔出一支银枪,反对准了黑眼镜的脑袋:“蠢货,我要你跪下来道歉,否则我毙了你。”

    黑眼镜被手枪指着,吓得魂飞魄散,双脚发抖。他没有跪,嘴里却不受控制地绊话道:“对对不起,我失言了。”

    谢文东还不肯放过他,冷厉道:“我让你跪下。”

    这时候,范局长等官员再次充当起了和事老的角‘色’。范局长劝道:“文东老弟,算了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不犯错。”

    “对啊,杜主任也是破案心切,谢先生就算了吧。”

    “”

    听完众官员的话,谢文东点了点头,把手枪收了起来:“今天我看在范局长和各位父母官的份上,就放你一马。你回去告诉你的上司,就说这件事已由**部接管。我会亲自处理好这件事,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告辞。”黑眼镜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头也不回地动身离去。等出了医院大‘门’,他才发觉背上的衣服全都被汗水浸透了。他扶着墙根缓了会儿,才总算镇定下来。

    “谢文东,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没完。”黑眼镜转身坐上政fǔ的专车,狼狈而去。

    等黑眼镜离开,周围人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平时这个杜秘书(杜主任)仗着有shengzhang撑腰,谁都不放在眼里,脾气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冲。现在好了,被谢文东好好奚落和教训了一番。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强中只有强中手啊。

    范局长忧心忡忡道:“文东你得罪了他,以后可得注意点。我听说他的来历不简单,又有shengzhang撑腰,把他惹恼了恐对你不利。”

    谢文东不以我为然:“男人有四样东西不容任何人侵犯。脚下的土地,家里的父母,身边的兄弟和怀里的‘女’人。他对我的‘女’人不敬,就别怪我给他什么好脸。什么狗屁秘书,狗屁办公室主人,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在场的不少人在谢文东崛起之时,就与之相识。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他倒是一点都没变,依旧是我行我素、无法无天。

    见大家各有心事,谢文东摆摆手:“大家没事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给陈**的家人、给你们、给外界一个‘交’代。等孩子出生,到时候一定都要来喝喜酒啊。”

    “一定一定。”众人客气几声,离开了手术室‘门’口。

    范局长刚要走,就被谢文东叫住了:“范局长请留步,我有事要问你。”

    范局长转过身来,问道:“文东还有什么事?”

    谢文东:“之前你说,和小玲在一起的还有别的男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绝对相信彭玲的为人,但不搞清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点膈应。不是那句话说得好吗,爱你,才不希望别的男人靠近你,才会为你吃醋。

    经谢文东这一提醒,范局长这才想起来。他拍了拍脑袋,笑着说道:“那小子啊,他伤了‘腿’,就在前面左转那个普通病房。”

    他可不是彭玲,可没有一流专家、特护病房的待遇。

    (ps:第二章正在写,可能会在凌晨之后才能写完。那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大家可以明天早上看。弱弱地求下月票,月票已经被人爆菊了,咳咳,奋起直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