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80章 打人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79章 大闹机场(二)
  • 下一章:第281章 无法无天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这时候,一名四十多岁的**队长听到动静走了过来。

    “吵什么吵,不知道里面有病人啊。”**队长有些生气道。旁边的一位**马上解释:“他们是病人的家属,我们说没有上级领导的同意,我们不能放他们进。他们不但不听,还打人。”

    **队长看到地上还躺着几位手下,心说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这么多记者面前袭警。他拨开几位**,想看看**的人到底是谁。一看清来人,这名**队长下意识地倒退了半步,心说:“怎么是他?”

    他愣了片刻,忙命令手下放下枪:“都是一场误会,都是一场误会。范局长有事要问病人家属,放他们进去吧。”那位答话的**指着任长风袁天仲两人道:“队长,那他们打人怎么处理?”

    **队长挥挥手:“发生了这种惨剧,家属冲动是能理解的。索‘性’没什么大事,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们是病人家属是吧,可以进去了。”

    谢文东和**队长擦肩而过,微微点了下头。

    看到有个管事的出来了,记者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们伸出长枪短炮,问道:“现在病人怎么样了,有没有脱离危险?”

    “刚才那些人是什么来头,**被打为什么不把他们抓起来?”

    “听说死者除了市委**外,还有一位是日本稻田集团的董事长,车祸会不会造成中日关系的紧张。”

    “”

    这些当记者的可真是毫无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队长连连摆手:“刚才那是病人的家属,情绪可能有点‘激’动,说袭警有点过了。另外,这场车祸一个意外并不是谋杀,更不会造成中日关系的紧张。如果事情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召开记者发布会的。医院里还有别的病人,希望大家看在其他病人的份上,还是到医院外等候吧。”说罢,冲**们挥了挥手。

    **们组成盾牌阵,一步步往外压。记者们那肯放过头条的机会,依然不依不饶。不过,他们喧闹的声音倒是小了不少。

    耳根子终于清静了一些,**队长这才返回自己的岗位。两名**‘揉’着被打青的脸和屁股,跟在身边。

    一人自言自语道:“妈的,被两个‘混’蛋打了一顿。今天是看在记者的面上,要不然我要让他好看。”

    另外一人附和道:“就是,我就想不通了,咱们为什么不能以袭警和妨碍公务逮捕那两个人,就这样放过他们。”

    “绝对不行。”**队长停下脚步,对两人道:“我劝你们不要惹事。”两名**相互看看,低声问道:“队长认识他们?”

    **队长看看周围,压低声音道:“打你们的,一个叫任长风一个叫袁天仲。”

    “任长风?袁天仲?”

    “文东会的?他们怎么会在这儿?”

    **队长:“没错,他们正是文东会的。他们会出现在这儿,是因为谢文东到了。”

    “谢文东?你是说文东会的老大谢文东?”两名**倒‘抽’一口凉气。

    文东会这些年低调了不少,但依然是东三省当之无愧的地下霸王。他们一般不惹事,可要是谁敢惹到他们头上,保不齐那天有头睡觉没头起‘床’。他们恍然想起,在两人的身后一直有个年轻人。难道,那个人就是谢文东,文东会和洪‘门’的双料大哥。

    **队长看透了他们的心思,点头:“没错,那个穿中山装的就是谢文东。听说,他已经是世界第一黑帮的老大。在全球都有分会、据点。所以我才让你们不要惹他。”

    “咕噜”,两名**吞了吞口水,全身为之神经一绷。

    话分两头说,谢文东一行人往手术室走去。一路上,市委常委、省委的大小官员来了不下二十位。除了他们,还有为数众多的医生**进进出出。手术室的‘门’口被塞的严严实实的,只够一个人勉强穿行。

    这其中,还有不少人认识谢文东。他们走上前来,和谢文东打着招呼。也有一些不认识的,几人在一旁窃窃‘私’语。慢说来人到底是什么人,面子这么大。竟惹得众位官员争相招呼。在得到回答后,他们都‘露’出讶然的表情,想不到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谢文东。他实在是太年轻也太普通了,是属于那种放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

    在官员中,有一个戴黑‘色’框眼镜的男人引起了谢文东的注意。这个人谢没有见过,不过从周围官员对他的恭敬程度不难看出,此人的身份应该不低。这时,一个大肚子男人从人群中挤了过来,把谢文东拉到一边:“文东老弟啊,你终于来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给谢文东报信的**局范局长。

    谢文东点点头,问道:“范局长,小玲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范局长一脸难‘色’,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开口:“情况不太好,人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了。我已经让市第一医院最好的专家团队不惜一切代价救治彭小姐,如今七八个小时了,还没有什么消息。希望她吉人自有天相。”

    谢文东听完,心里一紧。虽然他心里早就有了准备,可真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他伸出手来,重重地握住了范局长的手:“范局长,你费心了。”

    范局长神‘色’黯然,重重握了握手:“文东老弟,事已至此想开点。”谢文东点头,把手‘抽’出去。这时候范局长才猛然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多出了一张纸。他把纸打开来,马上就愣住了。那是一张两百万的支票。六个零,七位数,让人目眩。

    谢文东是个懂得感恩,也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这笔钱是范局长应得的,也是他的一点心意。不等范局长说什么,谢文东装作完全不知情。他话锋一转问道:“现在上头是什么意思?”

    H市是省会,听说省委常委已经接管了这件事。谢文东当前最关心的是,政fǔ那边是个什么态度。

    范局长冲那个黑眼镜做了个眼神:“这个人叫杜红军,是省长的秘书。除此之外,此人还是H市新城区开发办的主任。是省长直接任命,代表省委常委全权处理这件事的核心人物。”

    “哦。”谢文东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人。

    “对了”,范局长补充道:“文东老弟要小心这个人。听说这个人很有背景,来这里当秘书其实是镀金的。他在这件事上表现的非常强硬,硬是把陈**的这件事和黑道报复联系在一起。”

    他的言外之意,谢文东就是黑道头子。他很可能是上头派下来找谢文东的不痛快的。谢文东发展得太快,也太迅猛了。人红是非多,肯定有不少人眼红现在的谢文东,也可能有人与谢文东有经济上的矛盾,想把他拉下马来。

    谢文东仔细品味了一下范局长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听他的意思,莫非此人也是个官二代,甚至是军二代、红二代。他印象最深的官二代就是杜庭威和张保庆。前者被他设计干掉,后者是他重要的盟友,两方有很密切的经济、生意往来。

    正说着话,手术室的大‘门’嘎吱一开。几位医生擦了擦汗珠,长舒了口气。

    “医生,嫌疑犯怎么样了?”黑眼镜最靠近手术室的大‘门’,第一个开口问道。医生摘下口罩,一脸欣喜道:“大人和孩子都保住了。差一点,两个人都完了。”

    黑眼镜道:“我是省委办公室的,我想和嫌疑犯谈一谈。”

    医生顾忌黑眼镜的身份,同时又担心病人的安全。他为难道:“病人清醒倒是清醒的,不过她现在的身体非常虚弱。作为医生,我不太建议您现在跟她说话,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黑眼镜听完了医生的答复,有些不太满意道:“我只问她几句话,不会耽误她休息的。嫌疑犯撞死了市委**,我得给上级,给记者,给民众一个‘交’代。”

    医生思考了好一会儿,才咬着牙答应道,把道让开。

    没有了医生的障碍,黑眼镜抬起脚就要往里面进。哪知道,他的双脚动了上半身却没动。他扭头一看,一只手死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可是省长的秘书,新城区开发办的主任。除了省长外,还没有谁敢搭他的肩膀。

    他眉头一皱,不悦道:“你是什么人?”

    手的主人是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年轻人,一双丹凤眼散发出锐利的‘精’光。

    年轻人淡淡道:“谢文东。”

    黑眼镜回过头:“你想干什么?”

    谢文东:“不干什么,只是让你留在这儿。”

    黑眼镜:“你好大的胆子,敢管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谢文东呵呵一笑:“你是谁不重要,我倒想让你知道我是谁。”

    黑眼镜:“你是谢文东!”

    谢文东:“我还是病人的丈夫,孩子的父亲。刚才医生说病人需要休息,现在,任何人也没权利打扰她。别说是你,就是省长亲自来了也不行。如果你硬要闯进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黑眼镜:“你这是在威胁我?”

    谢文东:“我这是在陈述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