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79章 大闹机场(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78章 大闹机场(一)
  • 下一章:第280章 打人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他的手枪调转,对准机场经理的脑袋就是一顿狠砸。机场经理没想到对方说下手,真的敢下手。实打实的枪柄砸在人的脑袋上,脑袋顿时开了‘花’。

    才几下,机场值班经理受不了了。他威胁着要把这件事的原委告诉给谢文东的上级。他哪里知道,谢文东最见不得别人威胁他。

    只见谢文东眯了眯眼,不但手上没停,下手的力气也更大了。值班经理被打得满脑袋的大包,有几处头皮还被打破,鲜血潺潺往下流。他抬起双手,连连改口道:“别打了,别打了,我有办法我有办法。”

    听到对方服软,谢文东这才住了手。有人会说谢文东这做的有点过分了,值班经理只是司其职,有必要把人家打成这样吗?但你别忘了,谢文东本就是一个坏蛋,是个为达目的不计手段的坏蛋。不管他的做法如何,至少你得承认,这种办法很有效。

    谢文东把一个香烟点燃,正‘色’道:“我想听听你的办法。”

    值班经理捂着脑袋,顶着大‘花’脸娓娓道:“飞机起航,确实需要预定航线,得到空中管理部‘门’的审批。如果没有得到空中管理部‘门’的审批,飞机就是一架‘黑机’,很可能会被击落。不过,有一种飞机可以例外。”

    谢文东:“我在听。”

    值班经理:“在机场的z跑道上,是ZHUXI的专机。如果它起航,空中管理部‘门’会优先安排它起航,对别的飞机实行临时空中管制。”

    他故意把ZHUXI专机搬出来,既完成了谢文东‘交’代他的任务,又给对方一个下马威。值班经理心里在想,你丫的不是横吗,不是打人吗,我看你能有多牛。

    他的那点心思,哪能瞒过谢文东的眼睛。后者慢慢站了起来,凌然道:“好,前面带路。”

    这次可不单单是值班经理傻眼了,就连五行兄弟都愣住了。金眼附耳过来,小声说道:“东哥你看咱是不是另想办法,真去坐ZHUXI专列恐怕会有麻烦。”

    就连一向高傲的任长风想得也与金眼的不谋而合。那可是ZHUXI专用的,上飞机容易,下飞机可就难了。连任长风都是这样想的,更别说其他兄弟了。

    然而,谢文东似乎早就打定了注意。他毅然决然道:“不用多说了,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他一指前面的值班经理,重复道:“前面带路。”

    金眼:“东哥三思啊。”谢文东瞪了金眼一眼,凝声道:“我的话你没听到吗?”金眼吓得一缩脖,倒退半步不敢再言。任长风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声。

    值班经理捂着脑袋,在原地呆立良久。确定眼前的这人真要坐ZHUXI专机,他的脑海里就剩下一个词:“疯子。”

    不是疯子,谁敢这么大胆,谁敢这么无法无天。见值班经理没有动,谢文东又抬起了枪:“我很讨厌你,相当讨厌。你要是再找理由耽误我的时间,我保证你会看到自己的脑浆。”

    值班经理差点吓得‘尿’‘裤’子,他擦了擦脑袋上留下来耳朵血,不敢做半点停留:“我带你去,我带你去。”于是,一行人离开了值班经理室。

    四位文东会驻北京联络处的兄弟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虽然和谢文东的接触时间不长,可他们对谢文东佩服的五体投地。能追随这样一个强势的老大,是他们一生的荣耀。四人对视几眼,同时竖起了大拇指,齐声喊道:“东哥威武。”

    值班经理先带着谢文东去了信息处理中心,通过信息处理中心把专机即将起航的消息通报给机组人员和空姐。

    这些机组人员和空姐共四批,全天二十四小时待命。仅仅不过十五分钟,相关人员就上机待命。ZHUXI日理万机,经常是在今天在这个国家,隔天就出现在另外一个国家。同时出于安全的考虑,这种凌晨起飞的情况也很普遍。

    “谢上校,飞机准备好了。”值班经理脑袋上缠着绷带,全然没有之前的强硬。

    谢文东一甩头,率人走入专机的特别通道。等他们一离开,值班经理马上给机场的总经理打去电话,总经理在得知这个情况后,马上给**部打电话告状。

    ZHUXI的专机,一共有两架,谢文东一行人上了左边的这架。在外观上,专机和普通客机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的机身上左右两侧贴着一个红‘色’的国旗标。

    这是大家第一次,也是谢文东第一次登上ZHUXI的专机。在众人的印象中,国家元首的专机应该像美国总统座驾“空军一号”那么奢华,进到里面一看,也不过如此。

    专机的客舱布局大致分为四部分。

    前半段是国家领导人使用的**席,包括客厅、办公室和卧室;中间是部长席,供主要陪同官员乘坐;再往后就是司局级官员的席位;最后的舱位安排给随行媒体记者和工作人员。此外,司局长席里面还设有警卫和医护人员的席位。

    前舱即zhuxi乘坐的舱段。它位于驾驶舱正下方的下层客舱前端,安置有10个可135°半平躺的座椅,呈鱼骨状排列。其座椅部置也会根据需要进行调整。

    谢文东等人随便找了个位置,机舱舱‘门’随之关闭。按照规定,空姐是不被允许进到头等舱的。所以,她们自始至终都没有见到谢文东的面。然后飞机像汽车一样倒退,转弯,之后缓缓驶向笔直的加速跑道。

    坐过飞机的人都知道,在飞机加速和拉高的那个阶段是最刺‘激’的。那种失重感好像坐过山车一样,令人难忘。

    靠在躺椅上,谢文东通过飞机舷窗看外面的夜景。飞机飞行在万米高的云层之上,这个位置的星星特别大特别亮也特别美,就好像他们在极乐岛上看星星一样。

    高慧美脱下外套,给谢文东盖上。谢文东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相看无言。高慧美偎依在谢文东的怀里,动情道:“文东不要担心了,小玲会没事的。”

    “希望如此。”谢文东把高慧美抱在怀里,闭眼柔声道。高慧‘玉’也坐了过来,她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张相片——彭玲的相片。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个半小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等到飞机降落太平机场,已经是早上六点钟了。

    六点钟,天刚‘蒙’‘蒙’亮。

    在机场的大‘门’外,停着十多辆奔驰车。四十多位身着黑‘色’西装、打着领带的文东会大汉坐在车里耐心地等待着。等谢文东一行人刚出,四十多人马上推开车‘门’,迎上前去。

    “东哥好。”众人齐声喊道。

    谢文东挥挥手,直接说道:“去市第一医院。”黑衣大汉们连连点头:“东哥,请上车。”

    车队一字排开,直接朝着市第一医院的方向驶去。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汽车抵达目的地。

    昨天晚上的那场车祸,轰动了全城。从昨天晚上开始,各路媒体蜂拥而至。各家电视台的汽车,把医院前面的停车场全部塞满。有的车停不下,还停到了外面。谁家都想挖到第一手猛料,从这个记者的反应中不难看出,要解决这件事很麻烦。

    谢文东在任长风、袁天仲的开道下,往人最多的人地方走去。为了保持秩序,市**局调来了上百名**。可就算这样,还是被天不怕地不怕的记者冲击得连连后退。最后**们没办法,调来了盾牌,把人群隔断在手术室二十米的长廊之外。

    谢文东一行人直接来到盾牌前面,任长风和袁天仲轻轻松松推开两面盾牌,打开一条通道。

    “你干什么?你是什么人?”两人的举动,惹得手持盾牌的**们连连不满。

    任长风脸上‘露’出邪邪、流里流气的表情:“我们是病人的家属,要见见她。”“什么家属,她现在是撞死市委**和日本稻田集团董事长的嫌疑犯。没有上级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见面。”

    在H市,文东会是真正的地下皇帝。再加上任长风脾气不太好,一听那位**出言不逊,他上前左右开工啪啪就是两巴掌。这两巴掌打得真重,那位**的两块脸被扇得红肿。

    “老子说要看,就得看。”任长风嚣张道。见同伴吃了亏,周围手持盾牌的**一声声重喝:“你敢袭警,把他抓起来,把手举起来。”

    哗啦,周围七八位**蜂拥而上,想要逮捕任长风。任长风怎会把这样的角‘色’放在眼里,他和袁天仲轻轻松松就把一众人放到在地,七八个人居然不能近他们的身。

    看到病人家属和**发生了冲突,盾牌外的记者们连忙摁动快‘门’。从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上看,他们的来头应该不小。豪‘门’小姐撞死市委**,家属打**这样重磅的身份将很快出现在明天的报纸和杂志上。

    想不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厉害,又有五六人涌了过来。他们一个个掏出手枪,对准任长风和袁天仲两人:“不许动,举起手来靠墙趴着。”

    任长风、袁天仲两人没有动,不过也没有举起手来,更没有靠墙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