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78章 大闹机场(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77章 遮风挡雨的男人
  • 下一章:第279章 大闹机场(二)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很乐意为您效劳,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

    首都机场是中国三大空中运营枢纽之一,也是中国最重要的‘门’户。国家元首、其他国家元首、各级官员、各级军官在这里登机下机的现象非常普遍。而这些人,偏偏都是不能得罪的。

    像谢文东这样的官员他见识过不少,如果对方要求不过分他都会尽量满足。要是对方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也能用非常体面的话委婉拒绝。机场经理看人很准,眼前的这个人肯定“来者不善”。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疯狂,实在是之前的那些“同类”人绝无仅有的。

    谢文东没时间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我现在要包机去往H市的太平机场。”

    杨逍顿了顿,犹豫道:“我首先代表首都国际机场表达对您的歉意。是这样的,包机需要提前一天预订航线。我们需要把航线的时间、地点发往空管中心。只有得到空管中心的许可,飞机才能起飞。”

    “如果能等一天,我就不来找你了”,谢文东掏出支票本,洋洋洒洒在支票上写下¥1500000,后签上自己的大名与日期:“一百万是包机的费用,五十万是给你的。至于空管中心那边,那是你的问题。”

    机场经理并没有去接支票,他歉意地欠了欠身:“实在抱歉,这是航空管理局的规定。我们也没有办法,还请理解。”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兄弟,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任长风见对方拿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和谢文东‘交’换了一下眼神,得到后者的授意后,上前几步一勾杨逍的脖子,流里流气道。

    本来机场经理听了前台小姐的话,对谢文东上校的身份并无怀疑。现在看来,这里面肯定有蹊跷。堂堂一个国家部‘门’的上校,怎么可能带着这样一个随从。莫不是,他的上校身份是假的?他试探‘性’地问道:“谢先生是哪个部‘门’的上校?”

    谢文东没有回答,任长风抢口替他回答:“**部。”

    **部?机场经理摇摇头:“我并没有听过这样一个部‘门’,我只知道中央**局。”**部是国家的秘密机构,他一个局外人自然不知道。见对方怀疑东哥的身份,任长风不干了。他只轻轻地一用力,机场经理马上就呼吸困难。他挣扎着试图从任长风的手臂下逃开,哪知道后者的手臂跟铁钳一样死死地卡在他的脖子上。

    谢文东见差不多了,冲任长风挥了挥手:“如果你不信,可以给机场**局的局长打电话,他应该比你知道的要多得多。”任长风这才把手臂松开,大咧咧地拍了拍他的脑袋。

    机场值班经理剧烈地咳嗽几声,然后真的给机场**局的值班副局长打去电话。不过他打电话不是去问有没有**部这个部‘门’的,而是用暗语通知那名值班的副局长,机场内‘混’进了有可疑分子。

    “廖局长,给我带点夜宵(人手)过来,我在办公室。”

    首都国际机场是中国通往外界最重要的‘门’户之一,也是恐怖分子搞破坏的理想去处。所以,机场内的安保水平都是一流的。不但有**局、防爆部队,还有防暴犬等等七八个防卫部‘门’。

    而机场的管理人员和工作人员,往往是恐怖分子劫持的首选对象。劫持了他们,就可以彻底瘫痪机场的全部运营。虽然自首都国际机场建成开始,这里也发生什么恐怖分子入侵事件,但每个工作人员上岗前都受过严格的培训。

    值班的副局长听到暗号后,马上启动紧急预案,迅速联系机场的防爆部队。仅仅用了两分钟不到,‘门’外就聚集数支防爆部队和**部队。因为现在是凌晨,机场的旅客比较少。再加上这里属于旅客接触不到的办公区,并没有引起机场的恐慌。

    随着‘门’外一声令下,两名防爆部队士兵用重锤破拆开值班经理办公室的大‘门’。之后,数名手持短枪全副武装的防爆士兵冲进办公室内,对谢文东一众人高喊:“都举起手来。”

    整个“反恐”过程极端,一般的恐怖分子确实会被打得手足无措。不过在五行任长风这些‘精’锐面前,他们的动作还略显笨拙,行动也不是很干脆。要知道这些人可是常年在真正的枪林弹雨中‘摸’爬滚打过来的,反应速度绝对称得上是一流。只是令人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反抗,真的就老老实实举起手来。

    出现这种奇怪现象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这个原因就是——他们事先接到了谢文东不准动手的命令。

    机场执行经理的暗语,或许能瞒过别人,但断断瞒不过谢文东。不过谢文东并不当面点破,真金不怕火炼,他倒想看看这个值班经理能翻起什么巨‘浪’。

    “控制!”

    “控制!”

    “控制!”

    里面传出三声控制,值班的**局副局长这才领着人冲了进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是哪个恐怖组织的?”

    谢文东慢慢站起来,慢慢把手放向口袋。两名防弹士兵见状,齐声喝道:“不许动。”

    “你们不要紧张”,谢文东停了一下:“我只是要拿我的证件。”他的口袋瘪瘪的,的确不像是放了什么大块的东西。比如武器,遥控炸弹的控制器。

    副局长拿着枪,对身边的一名**递了递眼‘色’。那名**上前几步,从谢文东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证件,把它递给了那名副局长。

    因为首都国际机场这个特别的地方,他这个副局长和别的地方的一个厅长的职位相当。诚然,他也肯定记得当年**部引发的那场**部的大地震。要不是有当年的那场大换血,他也不会坐到现在的这个位置。也可以说,是**部帮了他的大忙。

    在仔细检查了谢文东的证件后,副局长突然全身一震,忙把周围防爆**的枪械压下来:“谢上校,对不起。这是一场误会,这真的是一场误会。”

    “谢上校?”值班经理傻眼了:“难不成真的有**部这个部‘门’。”

    “杨经理何出此言?当然有**部。”副局长做了一个撤的手势,反过头来问谢文东:“谢上校要去哪儿?”谢文东把证件收回,随口敷衍道:“执行公务。”

    既然是执行公务,那名廖局长也不好多问了。他摆摆手,说了声有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然后率领一众人离开。

    这些人来得快,去得更快。短短几分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文东冲金眼勾了勾手,金眼授意从身后拔出手枪(谢文东是上校,五行作为他的保镖有正规的持枪证,也就能通过机场的安检)来。谢文东接过手枪,啪嗒一声顶在那位值班经理的太阳‘穴’上:“因为你的愚蠢,耽误了我宝贵的时间。我现在很愤怒,愤怒得想马上扣下扳机。”

    值班经理吓得大汗直流,连连说抱歉:“不好意思谢上校,是我做的不对,我向你道歉。”

    “如果道歉管用的话,这个世界会比现在太平的多。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我要一架马上能从机场起飞的飞机。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值班经理一脸的为难:“谢上校,真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上面的规定是这样啊。”

    “那是你的问题,我数三声。如果你还没有想到办法,你就要为刚才的失礼付出代价。”

    敢在首都机场用手枪顶着值班经理的脑‘门’,谢文东还是第一个。他的狂妄与无法无天,势如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