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77章 遮风挡雨的男人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76章 做我老婆好不好
  • 下一章:第278章 大闹机场(一)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谢文东很少有惊慌失措的时候,这次是个例外。不是因为彭玲把谁撞死了,而是因为车祸。现在彭玲可是有近七个月的身孕,如果发生流产,不但会危及到孩子的‘性’命,更会危及到大人的‘性’命。如果母子俩因此有个三长两短,他绝不会原谅自己。

    他急忙问道:“彭小姐怎么样了?她人有没有受伤?”

    范局长说道:“彭小姐和车内一位叫杜宇的男人都进了医院,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男人?”谢文东凝声问道:“还有别的男人?”

    范局长恩了一声:“根据‘交’管部‘门’发的协查通报,车上除了彭小姐外,还有一名叫杜宇的男人。”

    男人,小玲的车上怎么会有男人。此刻的谢文东心情一团糟,他想了一会儿,马上说道:“我马上去H市,你现在要帮我一个忙。”

    范局长和谢文东的关系不错,和文东会也走得很近。他爽快道:“文东老弟要我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做的,我一定在所不辞。”

    谢文东眯了眯眼:“我要你务必保证小玲和另外一个人的生命安全。不要怕‘花’钱,要用最好的‘药’,请最好的大夫。如果办好了这件事,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文东对“自己人”一向说话算话,他答应的自然不会是小数字。这些年范局长从文东会得到的好处不少,更根本连忙都不算。而且,撞死市委**这可是顶天的大案,就算彭玲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市政fǔ也会出钱想尽一切办法把他救活的。

    范局长借坡下驴,拍着‘胸’脯回答道:“放心,我这就去医院。无论如何,也要想会想尽办法保证彭小姐的安全。”

    “如果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个,务必保住大人。”

    谢文东这不是危言耸听,车祸最容易导致孕‘妇’大出血。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医生就面临这样的选择。不过那个时候需要家人的签字,否则医生是不敢擅自作决断的。谢文东事先把这个决定告诉范局长,就是防备出现这种意外。

    其实谢文东是想多了,真要是到了那一步医生是肯定选择保大人。七个月的婴儿就算生下来,存活的概率也是非常非常低。不过从他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孩子和彭玲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范局长怔了怔,失声道:“你是说,彭小姐怀孕了,孩子的爸爸是谁?”

    说到这儿,谢文东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彭玲怀孕七个月我又没有陪在身边,我真算得上一个十足的‘混’蛋。他重声说道:“是,孩子的爸爸就是我。”

    是你?!范局长本想说声恭喜,可现在哪是说这话的时候。他点头保证道:“放心吧,文东老弟。弟媳‘妇’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会让医生不惜一切代价,把孩子和大人都保住。”

    谢文东真心说道:“谢谢,谢谢。”‘交’代几声后,谢文东这才挂断了电话。

    旁边的高慧美和高慧‘玉’两人齐声问道:“文东,发生什么事了?”

    谢文东抓起旁边的中山装,对两‘女’道:“路上说,我们得马上回H市。金眼,金眼。”

    喊了几声后,金眼推‘门’进入:“东哥,有什么吩咐?”

    谢文东问道:“坐什么到H市最快?”

    金眼回答道:“坐飞机一个半小时,”

    “马上定十一张到H市的机票,要最近的航班。”谢文东从房间里走出来,径直往电梯间走去。高慧美、高慧‘玉’两姐妹跟在两边。

    金眼答应一声,忙掏出电话。这时,随行的任长风袁天仲褚博三人也听到动静,从隔壁房间里走了出来。他们刚要发问,谢文东一伸手:“小玲找到了,路上说。”

    大家默默点下头,急匆匆而去。他们拦了几辆出租车,直接去了首都国际机场。

    在路上,谢文东给找人的姜森刘‘波’两人打去电话,让他们以尽快的速度赶到H市。两人听到彭玲出了车祸,还撞死了H市的市委**,皆吓了一大跳。他们不敢耽搁,马上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带领手下赶往目的地。

    谢文东十一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于凌晨两点钟抵达首都国际机场。在机场‘门’口,四名文东会驻BJ联络处的兄弟早早地等候在‘门’前。订机票的任务,就是‘交’给了他们。

    看到金眼等人下车来,四人马上迎了过去。木子他们下意识地伸手入怀,小心保护着谢文东的安全。金眼说了声:“自己人。”木子、水镜四人这才放下警惕,注视着来人。

    四人扫了扫谢文东等人,又把目光落到金眼的身上,似乎不敢确定谁是东哥。这很正常,谢文东在ZG的时候就行事低调,这几年又常年在国外,底层兄弟认识他的寥寥无几。

    谢文东‘露’出‘洞’察一切的目光,直接道:“我是谢文东。”

    “啊?”四人齐齐发出一声惊叹,从眼前人的模样上看,倒是和传说中的东哥有点相似。不过他比众人想象的要年轻的多,如此才让他们犹豫不决。现在这个人果真说他是谢文东,四人马上‘挺’直身子,恭恭敬敬鞠了个躬:“东哥好。”

    谢文东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机票买好了吗?”

    四人中的一个圆脸中年人从口袋里拿出一沓机票:“买好了,是明早六点四十的飞机。”谢文东没有去接机票,反问道:“你们联络处是不是没钱了?”

    圆脸中年人挠了挠头,不知道东哥为什么这么问。他如实回答道:“有,联络处的行动资金很充足。”

    “既然很充足,为什么不遵照命令买最近的航班?”谢文东那双丹凤眼中刹那间‘射’出万道‘精’光,让人周身的寒‘毛’顿起。那一刹那,圆脸中年人感觉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个人,而是一匹饿极了的孤狼。那幽幽的眼神,让人忍不住连连打寒颤。

    圆脸中年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老老实实道:“东哥,这,这就是最近一趟飞往H市太平机场的航班。”

    “既然这样”,谢文东冷声说道:“那就让飞机提前起航。”说完,头也不回地直往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大厅走去。高家两姐妹、任长风、袁天仲、褚博等人紧随而上。

    只听过航班晚点或者取消的,哪有听过航班提前起航的。圆脸中年人‘摸’‘摸’后脑勺,后怕道:“金眼哥,我是不是犯了大错?”金眼拍了拍那位负责人的肩膀,宽心道:“东哥急着去H市救大**,所以有些着急,我了解他的脾气,没事。”

    听完金眼的解释,那位负责人这才长长舒了口气。他们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谢文东进入T3航站楼的大厅,来到咨询处。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帮您?”漂亮的前台小姐欠了欠身,礼貌道。

    谢文东伸手入怀,把一个红‘色’的小册子递了上去:“我是**部的谢上校,我要找你们机场的负责人。”

    前台小姐翻了翻小册子,轻轻点下头双手把证件递过去,柔声道:“您请稍等,我给我们的值班经理打个电话。”

    大约过了五分钟,一位五十多岁的高个子男人来到咨询台前。那人伸出手来,客气道:“您好,我是值班经理杨逍,有什么事能帮您。”

    谢文东和杨逍握了握手,左右看看:“我们去办公室谈吧。”杨逍一引手:“好,这边请。”

    众人来到经理办公室,值班经理杨逍亲自给谢文东倒了杯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