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76章 做我老婆好不好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75章 毁灭
  • 下一章:第277章 遮风挡雨的男人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极乐岛保卫战之后的第七天。

    此刻的彭玲正站在中国东北H室一家宾馆的房间里,呆呆地看着公路上那来来往往的车辆,脸上满是泪水。这里是她生长的地方,如今来到这儿却恍若隔世三千载。

    她轻轻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情歌,一遍又一遍:“走过多少路口听过多少叹息,我认真着你的不知所措,这种‘迷’茫心情我想谁都会有。幸运的是能分担你的愁,能不能靠近一点能不能再近一点,满足我心中小小的虚荣。

    其实你并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最美,就像风雨过后天边的那道彩虹。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儿走,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我不够宽阔的臂膀也会是你的温暖怀抱,如果你疲倦了外面的风风雨雨,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

    我一定会承受你偶尔的小脾气,或许我还能给你,一点意外一份欢笑,一个简单安心的小窝,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

    唱了几十遍后,她终于累了,躺到‘床’上脑海中却忍不住想起当日的场景。每回忆一次,她的心就痛一分。

    ‘女’人都是自‘私’的,她能忍受谢文东找‘女’朋友,却不能忍受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甚至还有爱的结晶。人前,她装作十分坚强坦然:人后,她哭得地老天荒。

    “文东,我还是爱你的,可为什么你偏偏伤得我那么深呢!我不反对你有别的‘女’朋友,可是你却也许,我们缘分已经尽了,也许真的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谢谢你给我的爱,我会记着它一辈子,也希望你以后能幸福。”彭玲‘揉’着隆起的腹部,‘精’神恍惚地走下了宾馆。

    “我要买车!”彭玲走到宾馆隔壁的一家兰博基尼4s店内,面无表情开口道。

    4s店的工作人员见有客人,马上笑脸相迎,介绍道:“小姐需要什么车,我们这里有”

    不等工作人员介绍,彭玲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张中国银行的金卡:“我要能马上提走的,最贵的。”

    4s店里的人见过不少富豪,可从来没见过这么爽快的富豪。那人不敢怠慢,忙给彭玲推荐了一款兰博基尼蝙蝠。办理了保险、临时牌照等一系列的手续后,彭玲‘挺’着大肚子,直接上了汽车。见她这么大身孕要亲自驾车,那名销售人员吓了一跳。等他反应过来想拦车的时候,彭玲已经一踩油‘门’驱车离开。

    她开着车漫无目的地行驶在H市市中心的几条繁华街道上。兰博基尼在中国比较少见,不少人停下脚步驻足观看。彭玲对那些羡慕的眼光视而不见,看着公路上映入眼帘的出租车液晶显示器上显示的话语,彭玲心里百味陈杂。

    也不知道有多久,天渐渐黑了。她把车停在了一家酒吧‘门’口,要了杯葡萄酒坐在吧台上喝了起来。

    酒吧里的人都在讨论外面那辆兰博基尼,就连吧台里调酒的‘女’孩也跟客人在讨论这个事情。彭玲一边听着震耳‘欲’聋劲爆的摇滚重金属音乐,一边自顾自地喝着红酒。之前为了孩子,她可以滴酒不沾。可以为了孩子,忍受爱人不在身边的孤独。现在这些统统不用忍受,一切都不重要了。

    或许是上天的眷顾,怀了孕的彭玲除了肚子隆起外,其他的地方一点也没走样,依然是那么美丽动人。mei‘女’,总是能聚集齐男人们的目光。

    有几个打扮光鲜,看起来非常正经的男人想凑过来跟彭玲说话,可彭玲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有的人还知道识趣的走开,可就有那种脸皮厚的,自恋的,非要在那里缠着不放。彭玲也很生气,似乎看到那个家伙就看到了当年的杜庭威。被他缠得不耐烦了,彭玲迫不得已给他说了一句:“喜欢殉情吗?跟我这样的mei‘女’一起去死,你愿意吗?”

    那家伙吓了一跳,不过短暂的惊恐之后他还以为彭玲是再跟他开玩笑,‘色’‘迷’‘迷’地说道:“mei‘女’,能死在你这里,我也值了。”

    彭玲实在是无奈了,过了一会,她忽然又了个主意,冲着男人一笑说道:“好吧,今天晚上你买单,待会跟我出去玩吧!”

    男**喜,拍着‘胸’脯说道:“没问题。”

    彭玲心中暗恨,随即点了几样酒,每种都在几百元,狠狠‘花’了这小子一笔。臭流氓,既然你想死,那就让你死。

    “走吧!我开车带你!”彭玲开口说道。

    这个带眼镜的男人顿时开心的不得了,以为今天一定是有‘艳’遇了,赶紧结账跟着mei‘女’出了酒吧。酒吧环境比较暗,等出了‘门’男人才看到了眼前的这位mei‘女’居然大着肚子。他有点扫兴,没想到‘花’了上千块钱钓到的居然是个大着肚子的**。

    他正要找借口离开,待看到mei‘女’竟然开着兰博基尼跑车,脸上的‘阴’霾顿时一扫而光。不过让他郁闷的是mei‘女’不让他碰一下。

    哼!孕‘妇’就孕‘妇’,老子还没试过这口的,没准还能捞个几十万的。待会我会让你**的,给我装纯洁!男人咬牙说道。

    眼镜男开始还在浮想联翩,很快他就受不了了,现在还不到晚上十点,路上的车还不少,可眼前这位mei‘女’就像疯了一样,开着豪华跑车在公路上狂飙,几次差点给别的车撞上。

    她疯了,要不就是喝醉了!不能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就算不撞死,也要被吓死了。男人终于开口求饶了:“mei‘女’,我想起了我还有事呢,您能不能在这里把我放下,求您了。”

    “放下?可能吗?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吗!咱们一起去殉情!”彭玲冷冷地说道。

    “对不起,我以为你是在开玩笑的,姐姐,我还没结婚呢,家里还有老爸老妈,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奶’‘奶’,您放过我好吗?”眼镜男实在是受不了,要是真殉情,他就亏大了。

    现在的彭玲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对不起’这三个字,一听到它心里就难受的不行。现在男人说起来,明摆着是在挑‘弄’她的心理底线,冲动的mei‘女’在此加快了开车速度。

    ‘啊!’没用的男人再次惨叫,因为刚才汽车又差点跟旁边的一辆本田撞上。眼镜男的‘精’神都快崩溃了,在一帮求爷爷告***哀求着。

    终于到了一个车辆相对多的地方,彭玲放满了速度。这里是一个大酒店,进出的车辆很多,眼镜男连忙说道:“mei‘女’,让我下车吧!我真的还有事!”

    “把你的钱留下,然后脱下你的上衣,光着膀子下车,不然我不会停车。”彭玲冷冷地说道,她觉得捉‘弄’这个男人很好玩。

    好、好!男人竟然一点都没犹豫,把皮夹里的钱都拿出来放到车里,然后把上衣脱掉:“mei‘女’,这可以了吧!”看到他那个狼狈样,彭玲直想笑,可是却偏偏笑不出来。

    她本想停车让那个眼镜男离开,哪知道因为脑子里还想着谢文东,错误地把油‘门’当做了刹车。兰博基尼跑车的特点就是加速度快,能在相当短的时间内加速到最大速度。

    汽车发出一声轰鸣,然后失控地冲向面前的一群人。

    日本稻田集团董事长一行来H市考察,事关一个价值十多亿元的大项目。市委**等十多位官员亲自到场,在本市五星级酒店“天下第一家”摆下酒宴。酒宴刚刚结束,一行人出了酒店大‘门’,正要上车。

    这时候,一辆兰博基尼轿车急速地朝人群冲了过来。因为车速太快,稻田集团董事长一下子被撞飞六七米,头栽到公路那边,活命的机会已经不大了。市委**陈忠就在他旁边,要不是因为旁边的秘书舍命把他推开,他也步了后尘。陈忠和整个人倒在一边,所幸的是没有生命危险。

    “你这个疯婆子。”眼镜男还以为彭玲真的想让他跟着去殉情,吓得屁股‘尿’流。他赶紧去抢夺彭玲的方向盘,试图夺取汽车的控制权。

    忍受着巨大的疼痛,陈忠和撑起胳膊正想骂几句,哪想到那辆兰博基尼跑车竟然又倒了回来。他想躲都来不及了,用力超前爬了一步,就被倒回来的汽车拦腰压了过去,红的、白的溅了一地。整个过程不过十几秒,远处看着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这两个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车祸撞死了人,还是稻田集团的董事长和市委**,彭玲闯下大祸了。

    晚上十点钟,谢文东还没睡觉。准确的说,自从和彭玲摊牌后他就没好好休息过。那天下午,彭玲利用去达尔文检查身体的空当(岛上也有医生,不过达尔文医院的设备更加齐全一些),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

    这段时间,他一直组织人手找寻彭玲的下落,忙得是身心疲惫。然而茫茫人海,出身警校的彭玲又有很强反侦查本领,要想在短时间内找到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经过几天的努力,暗组的兄弟得到了一些线索。他们对达尔文机场的录像逐桢逐桢进行筛选,最后确定彭玲化作成了一个阿拉伯国籍的‘女’人上了飞机。通过查询当天航班的旅客信息,他们查到了一个叫“库马萨第”(彭玲的化名)的‘女’人乘机去了ZG北京。至于她现在还在不在北京,谢文东就不知到了。

    至于为了不放过一切蛛丝马迹,谢文东一行人已于当天上午抵达首都国际机场。

    劳累了一天谢文东、高慧美、高慧‘玉’三人沉默地坐在沙发上,脸‘色’特别的难看。

    “文东,都是我们的不对。”高慧美哽咽着,体贴道:“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们宁愿”

    谢文东摆摆手:“这件事不能怪你们,一切错都是我造成了。”

    高慧‘玉’安慰道:“现在不是论谁对谁错的时候,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把玲姐找回来。”

    奇迹出现了,谢文东的手机忽然响了,谢文东赶紧伸出朝手机抓去。只是手机上显示的不是彭玲的号码,而是H市**局沈局长的号!文东会崛起的时候,这个沈局长帮了谢文东不少忙,所以手机里至今还保存他的电话号码。

    一种不幸的预感立刻笼罩了他们,谢文东犹豫了一会儿按下接听键。

    沈局长的声音急促而深沉:“是文东老弟吗?”

    “哦!是的,沈局长,您有什么事情吗?”

    “刚才在H市的‘天下第一家’酒店‘门’口发生了一起车祸,市委**陈忠和同志和日本稻田集团的董事长身亡。肇事车辆和司机都抓到了,正是谢先生的朋友彭玲彭小姐。现在这件案子已经惊动了省委**,我想帮忙也帮不了太多,你还是抓紧时间想办法吧。”

    (ps:手习惯‘性’地‘抽’筋,已经痛到难以打字的状态,如果明天还是这种情况,估计得看医生了。大家急迫的心情,我完全能理解。不过还是请大家耐心,理解,支持。唉,闲话不多说了,说多了显得我矫情。曹三少鞠躬,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