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55章 全线败退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54章 李爽vs谢文东(四)
  • 下一章:第256章 有惊无险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蓝河帮人想要以多欺少,洪‘门’这边当然也不会答应。双方人马在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又厮杀在一起。

    打了有四五分钟的样子,三眼和袁天仲等人返回堂口看望谢文东。在堂口大厅内,谢文东气若游丝地躺在沙发上。在他的旁边,还有挂着几瓶葡萄糖。有几名医生模样打扮的人正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离老远,就听见三眼等**声叫道:“老森,东哥怎么样了?”

    姜森一脸‘阴’霾地看了看谢文东:“医生说东哥的情况不太好,必须马上送医院。要不然。”他没有把话说的太明白,相信不用说大家也知道。

    三眼等人脑袋嗡了一下,好像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三眼哐当一声丢下手里的家伙,快步走到几名医生身边。几名医生都是洪‘门’的兄弟,医术都没有问题。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医术再高没有相关的设备也是不行。看到三眼气冲冲地跑了过来,主治大夫首先说道:“我们给谢先生注‘射’了葡萄糖,可谢先生还是处于昏‘迷’状态,这就说明他现在很糟糕,必须马上去医院检查。”(英)

    旁边有兄弟把英语翻译成中文。

    三眼想也没想,张开双臂把谢文东背起,指挥调令道:“现在东哥受伤,我就是代理老大。全体兄弟听我号令,我们杀出去。”

    “是。”包括任长风、袁天仲在内的干部们闻声而动。

    三眼继续说道:“格桑、天仲长风开道。老森老刘保护我和东哥的两翼,小褚强子压阵。所有人马呈锥形战阵,从正面突围。”

    没有人有异议,齐声说是。

    三眼:“去找一件雨衣,把东哥盖上。”

    “好,我这就去。”有兄弟答应一声。

    趁他去拿雨衣的这个空当,三眼动情道:“东哥待我们天高地厚之恩,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又有何颜面活在这个世上。记住我们的誓言,做兄弟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众位兄弟群起‘激’愤,发出雷鸣般的声音。一人拼命万夫难挡,堂口内简直可以用声势滔天来形容。

    正喊着话,有兄弟把雨衣盖在了谢文东的身上。三眼驮着谢文东,高喝一声:“杀。”然后迈开大叫往前‘门’杀去。

    堂口外双方‘激’战正酣,这时洪‘门’阵营后方一阵大‘乱’。然后,就见到格桑、任长风、袁天仲三人如三头发飙的犀牛杀出。蓝河帮不少人都见识过他们的厉害之处,纷纷避让。他们这一‘乱’,就把路给堵住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从他们的身体或者尸体上踩过去。

    只见格桑一伸手臂,突然抓住两名要从他面前溜走蓝河帮汉子,两人加在一起得将近三百斤,可没见格桑怎么蓄力,硬生生将两人抡了起来,接着又是一声大喝,将二人对准蓝河帮的人群,全力砸了过去。

    两名大汉带着撕破冲孔的惨叫,像是两颗被发出去的炮弹,直向蓝河帮人群最密集的地方飞去。

    耳轮中只听得扑通,哗啦啦,一阵响声,在看蓝河帮阵营,倒下一片,‘乱’成一团。

    格桑张开双臂,仰天大叫两声,随后腰身一弯,像只奔跑的犀牛似的冲了过去。

    有两名蓝河帮人员刚刚从地上爬起,晕头转向的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被格桑撞个正着,二人惨叫着飞出去,格桑从地上又抓起一人,如同挥舞棍‘棒’,抡了起来。

    在蓝河帮众人眼中,格桑简直不是人,是战神,是恶魔,是野兽,无论是什么,反之就不是人。

    好一个勇猛过人的格桑!任长风也不示弱,唐刀如毒蛇般探出,脚步下卷起杂草的碎屑升腾起一阵水雾,澎湃的气势如同长江流水奔腾而去。

    任长风突步到了一位大汉的身后,随意的一脚,将那人的身子踢飞。那人的身子还在半空中时,二话不说,甩手就是一刀。

    这一刀快如闪电,别说是背后突袭,就算是面对面对方也根本不可能躲开。那人哀叫一声,便被唐刀刺穿了喉咙。

    前面的敌人越来越多,任长风出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的身形毫不停顿,直向敌人的大后方地带冲去。所过之处,总有鲜血迸‘射’,惨叫连天。很多人中刀的人都是在他冲出好几米远后,才纷纷倒地。

    至于袁天仲,这就更不用说了。他本不喜欢这种群战,可关乎谢文东的生死之战,他还是将一身本事发挥到了极致。他的身法敏捷多动,煞是好看。软剑舞动着剑‘花’,好像在舞剑一样。不过这种好看是要命的,很多人直到倒地的那一刹那都不知道自己是任何中招的。

    三人鼓‘荡’起巨大的气团,卷起一阵草屑残叶,威力惊人。

    仅仅十几秒钟,就被他们硬生生开出一条血路。

    看到他们三个人如此锐不可当,谢文东的人马‘精’神振奋到了极点,齐声咆哮,纷纷呐喊道:“蓝河帮败了,蓝河帮败了,兄弟们,杀啊!”(中、英)

    眼见着洪‘门’人马不但不坚守堂口,反而突围出来。龙风一时间琢磨不透,他转过身问一声伤痕累累的李爽:“李先生,你觉得谢文东这是想干吗?”李爽跟在谢文东身边多年,他应该可以从这反常的现象中觉察出一丝端倪。

    此时的李爽,已经完全没心思回答他的任何问题。在刚才的‘交’战中,保镖赵闯和权晓丽被身手高强的袁天仲和任长风所杀。要不是李爽逃得够快,恐怕连他也难逃一死。他们俩会战死,这完全在李爽的意料之外。这场惨剧也提醒着所有人,这不是儿戏,这是就是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

    以为李爽没听到,龙风又说道:“李先生,你要知道孰轻孰重。现在我要你告诉我,你知不知道谢文东这是想干什么?”(中)

    李爽正愁这股火没处发呢,见龙风找上‘门’来,他突然站起身双目直勾勾地看着他:“草,老子不要你来教训我,我是主帅,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中)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副教父无礼,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高级会主。”(中)龙风的一名保镖上前半步,大声呵斥道。李爽在蓝河帮的这段日子,战功卓著。

    正所谓“树大招风”,一些对李爽心生敬佩和希望借着这颗大树平步青云的干部、头目,甘愿投到他的‘门’下充当起了他的心腹。见那名保镖无礼,干部们知道到了自己表忠心和作出行动的时候了。他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纷纷表达出不满:“高级会主和副教父在讨论时间,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出来指手画脚。”(中、英)

    “就是,你们只不过是一群保安,一群唯命是从的可怜虫。”(英)

    “等你们什么时候坐到尼古拉斯先生那个位置,再出来指手画脚吧。”(英)

    说完后,龙风的其他保镖们也不干了。这下可好两人还没说话呢,两边的手下掐上架了。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将帅不和,龙风也明白这一点。为了大局着想,他赶紧呵斥手下众人,让他们闭嘴。他的率先示弱,也是为了让李爽服软。

    哪知道李爽并不领情,对龙风的表现无动于衷。看到老大并不买龙风的账,心腹们像得到了鼓舞,嘴上又不停地指责其对方来。当然,他们不敢去骂龙风,只能指桑骂槐地数落保镖们的不是。中国有句老话叫打狗看主人,他们这是典型得找主人的不痛快。

    也有人说,龙风大可撇开李爽,直接号令手下围攻谢文东一行。但有一个细节需要注意,这次报复行动是由蓝河帮的尼古拉斯教父亲自下令,让李爽为主帅的。换句话说,现在的李爽除了尼古拉斯可以调动外,就连龙风也不行。正是基于此,龙风才不得不放下身段,再三让李爽行动。

    战场上瞬息万变,有时候一个小小的‘插’曲就可能影响整个战局。蓝河帮这边的高层陷入了分歧之中,反观洪‘门’这边,可是一心一意地要护送谢文东离开。

    蓝河帮的人马远远超过堂口内的人马,打到现在洪‘门’众人也豁出去了前后都是敌人,

    打是死,不打也是死,还不如拼一回,碰碰运气。

    洪‘门’以衰兵姿态迎战,又有像格桑、袁天仲这样的高手开道、压阵,他们最强的战斗力‘激’发出来,双方在堂口院子内、‘门’口,街上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混’战。

    此时蓝河帮众人真顶不住了,各路头目带领手下人员,东一头,西一头,就是拦不住洪‘门’的疯狂进攻冲不出去,仿佛己方陷入一片汪洋大海之中。

    在三眼等人的一路护送下,谢文东被背上了一辆汽车。除这辆车外,另外还有八辆车先后发动。在车队的前方和后方,围着数不清的蓝河帮帮众。

    三眼帮谢文东把安全带系好,对开车的金眼道:“开车撞过去。”金眼重重恩了一声,把油‘门’加到最大,后一松离合器,汽车如离弦之箭冲向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