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52章 李爽vs谢文东(二)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51章 李爽vs谢文东(一)
  • 下一章:第253章 李爽vs谢文东(三)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砰!!!砰!!!

    铁锤轮砸,分别敲打在铁‘门’大锁和‘门’体上,震耳轰鸣轰然扩散整个堂口,看似坚固的铁‘门’砰然大开。

    铁‘门’开放的刹那,已然冲到最前面的李爽没有丝毫停止,迅猛擦身而入,如同猛虎下山,又似狼啸山林,率人狠狠杀进大院。

    “敌袭!!!”刺耳尖利的警报响彻堂口,负责警戒的美洪‘门’护卫总算反应过来,齐齐刹住脚步,赶紧往丢下伞掉头往堂口内跑去。

    一时间,前方办公楼顿时灯火通明。大量人影在窗口映‘射’,向着楼下迅速冲来。很快,留守一楼大堂的上百位兄弟率先冲出,很快在大‘门’前组成第一道防线。

    “蓝河帮的小崽子们,我们早就等候多时了。”为首的是为面向白净的青年,在他的手上握着一柄长约五尺的唐刀。

    任长风?!不少人认出了青年,心里一动。看对方的阵状,对方早就有准备。

    “李先生,我们应该怎么办?”有蓝河帮干部问道。

    李爽故作吃惊,吃惊过后再作坦然:“怕什么,我们有这么多人。快,往前面冲!”他没有傻到亲自动手,耸动后面的人往前冲击,自己却躲在大后方。

    他是教父尼古拉斯的红人,蓝河帮新任的高级会主。即使明知道前面的人有准备,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李先生有令,所有人往前冲。”(英)喊声夹杂着雨声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话音刚落,已经有数十名蓝河帮的先锋抡着刀、红着眼睛冲了过去。

    “滚开,我找的不是你们!!”任长风满脸狰狞与狠辣,唐刀狂指四方。

    一些不认识任长风的打手哪能把这个并不魁梧的男人放在眼里,四把刀如暴雨般顷刻而至。任长风面目一凝,大喝一声:“找死。”

    噗!!!!唐刀倏地划出,力量与招式的完美组合,刹那粉碎面前四人的所有招式。只一刀,就把四人的脖颈动脉切断。

    数道血箭喷‘射’而出,将任长风浇了个彻底。很快,雨水又将血水冲刷下去。任长风狞笑着‘露’出两排白牙,去势不减少。凶悍杀入人群,阵阵刀芒如同这肆虐的狂风,把敌人团团围住。

    任长风出刀刁钻,招式凶悍。只要被他的唐刀沾上,不死也是得残废。

    看到任长风连连突破己方攻击,愤怒的蓝河帮阵营人群中缓缓走出两道干瘦身影,狭细的眸子中‘精’光闪动,如同毒蛇般在前方战圈扫动。

    这是一对拥有相同的容貌、相同的装束,相同的体型,近乎完全相同的孪生兄弟。唯一不同的是,他们一个手持锁链,一个肩扛短刀。他们一个叫塔克,一个叫默克。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这两个人一个负责远攻,一个负责近战。二十多年的磨合,已经把他们两个人的默契淬炼的炉火纯青,道上人送外号“恶魔使者”。

    “他叫什么名字?”(英)塔克指着身形飘逸的任长风问道。

    “这人就是任长风,谢文东手下最厉害的用刀高手。”(英)身后有人赶紧解答,不过看着任长风的架势,心里不禁为两人捏了把汗。任长风的名声可是响当当的,折在他手上的高手没有五百,也有三百。那么多人都被他踩在地上,由此不难看出他的不凡之处。

    相比于那人的担忧,这两位双胞胎兄弟却是像打了‘鸡’血般兴奋。

    “哥,我要他的脑袋。”(英)

    “好,我要他的心。”(英)

    两人‘交’换了眼神,干瘦矮小的身躯出现几分蜷缩,条条肌‘肉’迅速绷紧,如游蛇般在全身蔓延,一股可怕的力感充斥全身。

    任长风是个绝顶高手,他能感受到周围浓烈的杀气。他把瞳孔凝缩,环视一圈最后把眼神落在这一对双胞胎兄弟的身上。从他们所有的家伙不难看出,这两人绝非泛泛之辈。

    任长风轻松解决掉几人,站定身形竖起大拇指,然后猛地向下一戳。这是挑衅的手势,是鄙视的动作,是狂气的约战。

    塔克和默克心里齐齐一骂,两人同时张口,右脚前迈。下一刻,两具‘精’瘦身躯如同脱弓之箭猛的窜‘射’而去。

    他们的动作似豹奔窜,似猿腾跃,迅疾灵活的在密集人‘潮’中和风云中游动,直奔任长风而去。

    “杀”任长风正前方的一个头目振臂低吼,冲了过去。只见塔克甩动锁链,锁链顶端的刀锋‘抽’向头目的喉咙。那名头目倒也不简单,在刀尖离他的脖子还有十公分的时候,突然出刀将其打开。头目刚要松一口气,一把短刀的刀尖瞬时从他的后心探了出来。动手的是另外一人,默克。

    这两人联起手来,那名身手不弱的头目连一个回合都没有扛住。旁人见状,皆唏嘘感叹不已。只有任长风一脸不屑,轻哼一声:“雕虫小技。”

    塔克和默克两兄弟听不懂任长风在说什么,但是前者能从后者的眼神和表情中窥知一二。

    说话间,任长风也动了。挡在他面前有五人,这五人皆是蓝河帮的帮众。只听任长风大喝一声,锵!唐刀与一人的开山刀相碰。别看任长风身材瘦弱,但臂力惊人。那人的开山刀瞬间被打落两三米远,唐刀势道不减,由下腹刺入,‘洞’穿肠道,直‘插’心脏。

    噗心脏砰然破裂,最后一次的有力跳动喷涌出大量粘稠鲜血,在‘胸’腔内一阵席卷‘乱’窜。带着不甘,带着痛苦,大汉的两只眼睛瞪得滚圆,雄壮身躯无力坠地。

    一击索命,人常常风迅速‘抽’出军刀,带出一道猩红血线,甩向趁机围拢上来的敌群,唐刀大开大合间全力拦截。

    短短几秒钟,五名蓝河帮帮众接连要么惨死,要么重伤倒在雨水之中。看到任长风一脸斩杀五人,四周再次向这里聚拢人群,眼中皆充满恐惧。他们下意识地闪到一边,躲避任长风的锋芒。

    他们这一闪开,正好让出了一条通道。一条双胞胎兄弟与任长风‘交’手的通道。

    来了!任长风眼角余光猛然瞥见左侧人群中正急速滑进的两道黑影。

    诡异的身法,迅疾的速度!人未到,刀先到。塔克旋身挂刀,一记“风卷残云”带动呼啸劲气,直取任长风的脖子。这一招,正是刚才杀那名头目的那招。

    哗啦啦锁链在雨中震‘荡’,如同来自地狱的锁魂链,催动着周围人身体的每条神经。其势到如同铁鞭‘抽’打,又似钢棍直冲,狠辣刚猛又隐含刁钻,锁链直奔任长风脑袋而来,仿佛一记就要结果其‘性’命。

    任长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全力拦截,‘精’钢锻造的的唐刀让他毫无顾忌,生猛对击。趁任长风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手臂上,手持短刀的双胞胎兄弟的默克也挥舞着两把短刀打向任长风的肚子。

    锵!!两道铿锵‘交’鸣同时炸响,汹涌而至的力量如‘浪’涛般冲向双臂。就在短刀堪堪要剖开任长风肚子的时候。后者一吸肚皮,以不可思议的快速反应躲过来一劫。

    刚一‘交’手,三人眼中心中同时闪过丝惊异!

    看看“占据上风”的两人,四周美洪‘门’部众‘精’神大振。真是天外有山人外有人,任长风居然也碰到对手了。

    这个时候,袁天仲、格桑、褚博、蓝煜等兄弟也纷纷出战。在他们的带头冲击下,无数的蓝河帮**倒在了血水之中。不过蓝河帮这边仗着人多,前面的人倒地后马上又有大片的**补上。人的‘精’力总有耗尽的时候,蓝河帮大众打算用车轮战将他们活活耗死。

    雨越下越大,却丝毫冲刷不了‘交’战双方的战斗意志。只听噗噗噗的声,上百人倒在了没过人脚面的地面积水里。

    谢文东站在据点二楼的窗前,一双散发出‘精’光的丹凤眼认真注视着楼下‘交’战的众人。

    在他的旁边,站着五行和姜森、刘‘波’等七人。

    姜森轻笑道:“东哥,尼古拉斯这次可是被我们气得发疯了。长滩市的全部人马都出动了,是想一口气把我们给吃掉啊。”谢文东点头:“蓝河帮的势力本就不弱,再加上这段时间大力招兵买马,实力可见一斑。对付他们,我们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周围人齐齐点头。

    “东哥,刚刚有探子来报。蓝河帮还分出不少人马,去进攻我们的场子去了。”刘‘波’‘插’话道。

    谢文东说道:“让他们坚持二十分钟后,再自行撤退。”他慢慢来地伸出手去,任由雨滴滴落在他的手心上。

    姜森说道:“过了今天晚上,长滩市的地盘就要重新划归到蓝河帮旗下了。为了拿下这些场子,我们损失了多少兄弟,现在就这样拱手让给别人,说实话心里真不太是滋味。”

    谢文东再道:“这世上很多东西,都是有舍才有得。你放心,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会一分不少地拿回来。”大家对谢文东的话一直都是深信不疑。

    刘‘波’接着说道:“东哥真的打算和小爽对战?万一,万一伤着怎么办?不能不打么。”

    谢文东甩了甩手心的雨水,果断道:“非打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