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是怎样练成的4_最新章节无弹框

曹三少

第245章 海战(五)

设置字体大小:
  • 上一章:第244章 海战(四)
  • 下一章:第246章 海战(六)
  • zj_wap2();

    马上记住坏蛋书库,www.xz951.com, p>

    只见姜森慢慢地用枪顶着钢盔向左边的空隙伸过去,钢盔刚刚移出机泵暴‘露’在外面。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对方的狙击手似乎识破了这招被很多人用得快要烂掉的技俩,根本没有给姜森半点开枪的机会。

    “怎么办?”

    一位公认的枪王——前苏联超级狙击手瓦西里曾经讲过:“狙击手在战场上的任务就是发现而不被看见,杀而不被杀。”要做到这一点,关键是狙击手要懂得如何选择一个良好的狙击位置与隐藏自己。

    如果是在陆地上,姜森自信利用地形的掩护,自己最少有十种以上的方法引‘诱’敌人开枪。而现在的情况是自己这方完全被敌方锁定,根本没有一个可供他们选择的隐藏位置,这个地方已经成了一个死角。

    “可是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姜森抱着枪在钢板后面一动也不动,他一直在等着一个能进行狙击的最佳时机,此时他的眼中只有目标,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

    “不能再等了!”谢文东对姜森道:“我来吸引狙击手的火力,老森你抓紧时间开枪。”“什么?”姜森吓了一跳,他怎么能让东哥为他吸引火力。姜森赶紧抱住了谢文东,沉声说道:“东哥,要吸引火力也得是我去。”谢文东抹了一下嘴角的血水,坚定道:“别跟我争了,你的枪法比我的要好,只有你才能找机会干掉他。”

    姜森把谢文东拉得死死的,东哥这是去拿自己的生命冒险,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去。哪知道谢文东去意已决,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微笑道:“如果想我活着回来,就一枪干掉他。”

    之后,谢文东一把把姜森推开,往外面连续打了几个滚。

    “嘣……”久违的狙击步枪的枪声响了起来。子弹在谢文东刚刚滚落的地方留下一个大坑。一击不中,狙击手重新校准方向,准备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笨蛋”结果掉。他已经能够想象子弹穿过对方的身体,身体猛地向后一仰,扑通一声倒了下去的画面。

    差不多就在同时,姜森一个漂亮的转身,他的枪也响了,狙击枪子弹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从钢板后面上飞向前方的某个角落。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名狙击手亲自体会到了刚才出现在脑海里的画面。

    谢文东和姜森不会知道的是,此人是押运大军里面最‘精’锐的一名狙击手,在蓝河帮帮内有“猎鹰者”的诨号。

    等解决完那名厉害的狙击手,姜森抱着枪滚出铁板来到谢文东的身边,汗‘毛’耸立后怕道:“东哥,刚才太危险了。你知不知道万一我没打中,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兄弟们‘交’代。”

    谢文东一脸轻松,笑着拍了拍姜森的肩膀:“老森,你是我的兄弟,我相信你的能力。”

    “东哥,这种相信我宁愿不要。”姜森擦了擦额头上的虚寒,老老实实道。

    谢文东并不生气,哈哈笑道:“现在敌人被打懵了,我们要在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口气吃下他们,我们去控制室。”

    说完,换掉银枪上被打空的弹夹。身子如同灵猴一样,往甲板下面突进。甲板下面有客舱、是货舱,有厨房,有控制船体运动的控制室,是船员和水手工作生活的地方。这些地方本来都有灯,但在遭遇突发情况下,被人为得关闭了。

    “东哥,这次我来,血杀兄弟掩护我。”蓦地,一团黑影从谢文东身边向左侧飞出,夹着呼呼地声音打破了船舱的暂时宁静。

    “哒哒哒……”

    枪响了,黑暗中闪起六个火力点,两名血杀的兄弟迅速冲了上去,所有的子弹打向了外面晃动的黑影,但开枪的人没有听到意料中的惨叫声,与此同时他们却看一条黑影像敏捷的狸猫一样弓身从那里向相反的方向滚了出来,迅速跃起,然后整个人就象是一枝脱弦利箭般向前冲刺。

    姜森等人向M134怒吼的地方急起直追,同时一道火光从黑影身上喷出,那是手枪点‘射’的声音,他们知道上当了反应过来再准备调转枪口的时候时候,已经迟了那么一点点。

    就是那么一点点时间,两粒子弹从火舌喷出的方向,飞进了两名蓝河帮武装人员的眉心里。

    M134被新的主人接过,依旧在欢快地喷出它的火舌,虽然它的目标已经不知道躲在了哪里。

    但‘操’控它的人明白,在这样的火力压制下,别说是个人,就是一个苍蝇也没有办法从他前面的火力**中突破。果然,在如此迅猛的死亡之网‘交’织下,两名白衣血杀的兄弟殒命。无数告诉飞翔的子弹把他们打成了马蜂窝,其状凄惨无比。

    姜森就拎着手枪靠在这个机枪组的掩体前面,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特别大的喘息声,刚刚的冒险成功绕过了对方的‘射’击范围,却也是让他的体力大大的消耗。

    机枪的怒吼震‘激’得地上都似乎在发颤,姜森抬头看了看,灼烫的枪管就在他的头顶。

    对方藏在一块带有空‘洞’的掩体中,感觉就好像日本鬼子的碉堡一样,他们的掩体是一块巨大的钢板,钢板上就只有五六个篮球大小的‘射’击孔,枪管就从那里升出来。

    姜森把手一甩,习惯‘性’的‘摸’了‘摸’背后,却连颗手雷也没‘摸’到。

    可以想像一下,头顶是六管的机枪正‘激’烈的喷着火舌,前面不时还会有冷枪打过来,这种死亡的气息多么得浓烈。

    姜森现在必须找出时间差。趁对方更换弹夹的这个空当,从钢板上翻过去,并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一组枪手。

    当然这需要极端的冷静,优秀的‘射’击水平,还有拿命去拼搏的勇气。这几项少一不可,否则就等于自杀。

    躲在掩体后的六个机枪手不知道这个敌人已经在无声无息到了自己的跟前,黑暗中看不出敌人的动静,但是他们非常的自信,他们体内的热血正在机枪的怒吼声中沸腾,他们要做的是将敢来打军火注意的每一个不速之客撕裂。

    他们从这机枪声中感受到一阵阵发泄的快感,那是一种舍我其谁的锋芒毕‘露’,他们还在幻想着将来犯之敌死死地阻挡在面前。

    “不对劲,停火。”(英)黑暗中,突然传出一个声音。他们发现除了刚才除了那两声惨叫外,并无敌人伤亡。那个声音明显具有命令的作用,这一组的五六位枪手几乎在在同一时间内停止扣动扳机。

    正当他们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时,姜森纵身翻过一米长的钢板,直接跳到了敌人的阵营里。两把枪,左右同时开杀。

    枪口的火舌无情的打碎了他们的疑‘惑’,就像打碎了他们的身体一样,这么近距离的‘射’击,几个人很快就被卸掉了战斗力。腥臭的鲜血喷洒在他们刚引以豪情风发的M134机枪上,喷洒在他们的同伴、兄弟的身上。

    见旁边有个哑光的电箱,姜森把电箱打开,把电闸合上。

    顿时,整个船舱灯火通明。借助电灯的光亮,姜森皱了皱眉头开始打量起这个地方。这是一个人工的掩体,说白了就是一块高半米宽两米厚三公分的钢板。钢板上有数个大小不一的孔‘洞’,正好可以放机枪的枪管。在钢板这边,还有数箱满打满实的子弹。

    如果不是姜森用特别的方法端掉这个火力点,就算他们有两百人也休想从这里踏过去一步。

    “安全!”姜森把那血糊糊的几人踢开,提起M134看看了,思索了一下觉得这东西有点大不适合突击。又强忍着恶心将两个身体翻了过来,果然从每个人身后‘摸’到了两把手枪和四个弹夹。他毫不客气把枪弹全部‘插’到自己的腰和口袋里。

    这时候,谢文东也带人赶到。

    “先控制驾驶室。”谢文东果断下令。

    一群人铿锵而上,往驾驶室冲去。驾驶室里有船长,副船长、大副等十多人。见谢文东等人冲了过来,这些人连反抗都没有,果断举手投降。

    谢文东用流利的英语说道:“关掉油轮上的一切无线电。”(英)关掉了油轮上的无线电,就相当于切掉了油轮和外界的联系。如此一来,他们就彻底地任对方摆布了。

    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

    谢文东眸中寒光一闪,举枪将一人当场‘射’杀:“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英)枪声响过,一人双目圆瞪着倒在血泊中。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十多人吓得屁股‘尿’流,缩成了一团。

    谢文东再次把枪口移到那名船长的‘胸’膛上,冷声说道:“刚才是他,接下来就是你。”(英)

    “好好好,我照办,我照办。”(英)船长抖索着身体,颤颤巍巍道。谢文东补充道:“不要耍‘花’招,我的手段不是你们能承受的。”(英)

    “是”(英)船长连连点头,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他走到码盘前把全部的通讯设备关掉。

    谢文东一甩头,吩咐道:“把他们捆起来,留下五个人看守。其他人随我一起,去接应长风小褚他们。”

    干部们各取一道,在甲板下的客串、货舱、动力车间等紧要设施里展开地毯式的清扫。